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雨时陨落

“厌离,别闹了!”夏平生眉头微皱,只见厌离君手中拿出一件小型法器来,浑身翠绿,透着玄光,夏平生认出那是多年前自己赠与厌离君之物,专为收拢对手神魂而用。
燕开庭抹了一把眼泪,点了点头,他哪一次,是不曾相信付明轩呢?
“这是雨时的意思,他用他的走,换取了你的完满。”探虚何尝不知道呢?夏雨时一心求死的目的,这种秘辛中的秘辛,整个世间也不过他们四人知道而已。
“若是不这样,又何以平息怒火呢?”沈伯严回道。
苍穹之上,一袭白衣,闪耀着旭日之光华的厌离君缓缓睁开了眼睛,在他身下的那层积云,出现了一阵又一阵的波动,砰地一声,从下方缓缓升起一道身影来。
“年纪大了,也是必然。”夏平生微微垂下眼眸,细细感受着那道温柔和风。“可你依旧没变,还是那样年轻……”
“你的头发白了……”厌离君轻声说,一道清风将夏平生的一缕白发轻轻扶起,好似一双温柔至极的手,轻轻抚摸着。
“庭哥儿!”付明轩抱起燕开庭,就开始给他运气。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眼泪哗啦啦地掉着,却是哭不出一点声响。
对于这种弯弯拐拐打着燕府和天工开物主意的招数,燕开庭是要比那个望岐渊还要不耐烦一些。
此人话还未说完,嘴巴就被人捂住,一人道:“不可多话,不可多话啊!”
然则在天上,风云涌动,两人如纠缠着的两道风一般,看不见彼此身影,光影交错之间,阵阵铿锵之声犹若雷鸣,携带着一道道闪电,叫地上之人紧紧捂着耳朵,不敢直视。
“仙君……仙君……”就在燕开庭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时,就只见夏师从府内高高升起,直奔苍穹。
燕开庭站起身来,道:“我有夏师,门派于我,已是无用,还请望上师请回吧。”
再次醒来时,燕开庭躺在付明轩的床上,付明轩坐在一边,正拿着一条毛巾为他擦拭嘴边的血迹,这一幕是如此熟悉,竟又让他想起夏平生来。
厌离君与夏雨时的较量,永远都在神魂层面。
“你都看见了?”燕开庭脸现尴尬,挠了挠头傻笑。
刹那间,这一世的回忆犹如画卷一般在眼前展开。
“与你一起,进入小有门。”
忽而两人又分开,均是爆发出一阵洒脱长笑!望着彼此,这么多年的追寻,这么多年的隐蔽,仿若一瞬间,全部化为云散!
不是燕开庭不敢迈出步子追上去,而是他真的是完完全全被定在了原地,怎么都动不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一时之间,城中纷纷炸开了锅。燕开庭和付明轩还有一些不少门派高人均是飞向半空,一边留意着天上战斗,一边又细看着地面异象。
“为什么……为什么……”厌离君抱着夏平生缓缓下降,直到穿透云层,立定于半空之中。
“哈哈!”后面传来了一阵轻笑,燕开庭转身看去,只见到付明轩站在身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一切。
燕开庭点了点头,望向付明轩,道:“你们这几个门派互相盯的也是紧,望岐渊才走不到片刻,恐怕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只见自己的那一击如同穿透一层薄膜一般,毫不费力地就穿过夏平生的那团光晕,直直冲向夏平生。
燕开庭望着雾苓院,只见院子三周院墙都升起着一道无形屏障,透过这层无形屏障看过去,里面的景物都是扭曲着,模糊不清,也不听见任何声音。
“厌离……”不知道有多少年,探虚真人未曾这样叫过厌离君。只是看着厌离君此时怀抱着夏雨时的模样,仿佛又回到了那么多年前,是如此的久远啊,久远的快要让人忘记我们本身的模样啊。
面对燕开庭这样突然的决定,付明轩也是微微一惊,随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便问:“那你呢?”
沈伯严点了点头,道:“我想仙君他有必要知道。”沈伯严神情淡然,补上了一句:“仙君洞察通明,我们是瞒不住的。”
毕竟两人,都是仙君身边之人,仙君想要什么,两人自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哈哈哈!”厌离君爆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笑声,原来夏平生使出了这一招!这是二人在少时,经常练出的一招!
“夏师?!你能一辈子依靠夏师么?!要是仙君来了怎么办?!”付明轩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动怒。
“燕主何须自谦,谁人不知你在十五岁结合神兵泰初锤,一举步入到上师境,这等修为,在散修当中,也是极为罕见。”
地上,随着两人之间越来越激烈的缠斗,各种异象层出不穷,竟然还有了各种不稳定的波动现象,似是处于一种极端的撕扯当中,可见天位大能的决斗,对整个天地之间,有多么大的震撼!
燕开庭一脸不解地转身,望着付明轩问:“怎么了?”
一字一句,字字铿锵,厌离君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毅,只听他随之而来浑厚的声音响彻云霄,道:“师兄,跟我回去吧……”
“那又如何呢?身为君者,外部时间就像停止了一般,不再带走我的容颜,可是内里,却在疯狂流失……师兄,我也老了……”厌离君似是苦笑一般,一只手轻轻捂住了胸口。
和-图-书完,燕开庭便如一阵清风一般,飘出了议事厅。
扑通一声,目睹了夏平生死去的这一幕,燕开庭瞬间掉落在地,就连一旁的付明轩也没能及时挽住他,生生将地上砸了一个大坑!
说完,顿时积云汹涌地翻滚起来,犹如滔天之势,将两人裹挟其中。在城中的人眼里,此时的积云好似一团漂浮在天上的浪潮,滚滚而来有滚滚而去,电闪雷鸣之间,豆大的雨点啪啪啦啦就掉了下来。
“不要再说了!”夏平生摆手道,“你且回去吧!今日就当咱们没有见过!”
“你答应了吗?”付明轩直直望向燕开庭。
秘境小通道一次又一次显现,就连一直未曾出现过的星极门,也渐渐浮上水面。令人惊讶的是,星极门已经在暗里收拢了大部分当地小势力,而这些小势力也是明面上看不出,背地里且活动频繁的组织体,也不知道星极门是采用了何种方法来收拢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避人耳目潜藏在玉京城这么长时间,人们只是对星极门的看法,又有了一次改观。
“怎么?还要跟来吗?”谢无想冷哼一声,就朝前走去,燕开庭留在原地,看着谢无想远去的身影,却是迈不动步子来。
是以,就连星极门的人都开始来拜访燕开庭了。
“厌离啊……”夏平生的脸色前所未有的苍白,他感受到自己的内在已经是一团混乱,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眼前厌离君的面庞,都模糊起来。
两行清泪顺着厌离君的双眼低落在夏平生苍白的脸上,夏平生笑了一笑,仿似解脱一般,双手缓缓垂下,整个人都软了下来,神态安详地躺在了厌离君的怀里。
“那望上师的意思是?”
笑着笑着,声音却如撕裂一般,极端的忧伤充斥着天地,化做一场瓢泼大雨,似要洗净这世间所有的悲喜!
谢无想仍旧是一袭青衫外罩着层白纱,脚步轻盈,从院里走来,刚出院门,就看见燕开庭一脸痴痴的模样站在自己面前。
没想到夏平生这次居然不动,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便直直向下坠去。
说着说着,燕开庭竟有笑了起来,这笑,竟与当时的厌离君有那么几分相似,“他是故意的,他根本就不想活了……哈哈,想不到夏师是如此决绝,也想不到,我在他眼中,是如此不值一提……竟是连一声告别都没有的。”
“这……这是秘境将开的显现么?”
在议事堂中,由元会门的探虚真人和小有门的元籍真人两人共同主持,只见他二人共同坐于议事堂的上座,探虚真人恢复了原有清明而庄重的神色,微皱眉头听着下方人小声议论着,元籍真人则是一副丝毫不掩饰喜悦的模样,心里就在盘算小有门此次可以拿到多少名额。
光绳好似细蛇一般缠绕着夏平生,夏平生却也是岿然不动,就那样直直看着厌离君,厌离君神色清明且坚毅,看来这一次,他是下足了十分的决心。
“好。”付明轩淡淡地答应了一声。
“这……这是师兄的宿命……”
“也是你,告诉仙君的?”
“我还有夏师……”燕开庭嗫嚅道。
不久之后,暗红色漩涡的事情被其余门派人相继发现,人们都开始意识到,秘境的通道正在向他们缓缓打开,只是如今通道仍是呈现出一个不稳定的状态,就是连顶级真人,都不敢贸然进去。
“燕主何不入我星极门呢?”望岐渊直直盯着燕开庭的眼睛,只要里面有一丝心动的神情,那么望岐渊便是有机可乘。
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夏师将他紧紧护在身后,这一护,便是从小到大,便是这十几年来的每个日日夜夜。
“师兄……”
轰!
随着这场战斗的结束,云层渐散,玉京城内不断涌动的空间通道似乎变得稳定起来,并且以一种诡异的轨迹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着,最后,令人意外的是,在燕家祠堂废墟之上,形成了一个极为稳定的空间通道。
而在下方的人,一边时不时留意着身边的空间通道的动静,一边却是时时刻刻紧紧关注着上方天空的战斗。如此战斗,许多人一生之中也难得见上一回。
苍穹云层之上,厌离君望着夏平生,冷道:“雨时师兄最喜雨雪,那我便让这场大雨,来为师兄送行。”
呼……燕开庭长出一口气,心想谢无想那一眼真是厉害,活生生的把自己困在这里这么长时间。
“厌离!这么久你还是没变!”夏平生露出久违的笑容,这种笑容,自从来到玉京之后,便从未有过!
一边说,燕开庭泪如泉涌。
夏平生微微一笑,笑容之间多了些怀旧,多了几分苦涩,只听他道:“我也是……”
一阵缠斗过后,两人随即分开,夏平生收了神魂之剑,望着厌离君,道:“这么多年,还是你赢了。”
付明轩哈哈笑了两声,道:“当然!不过那么望岐渊跟你说些什么了?他这个人城府颇深,还是要小心为妙。你看着星极门看似毫无动静,实际上已经潜伏已久,望岐渊在里面可是领头人物。”
“不要燕府,不要天工开物,我只要你……随我一起,于小有门,也好过,你在这里做上一个傀儡!”
厌离君和_图_书望着夏平生,淡道:“只是输赢又有何用呢?我只要师兄你……”
“若我说,想要你过来……小有门呢?”
该来的总归是来了,他苦笑几分,整个人便是冲天而起,向那团积云冲去,直到深深扎入到积云之中。
夏平生竟是躲也不躲,挡也不挡,如同赴死一般,任由厌离君那携着天地之势的一击,狠狠地撞击在自己的身上!
“师兄何不是一样呢!”厌离君大笑一声,神色飞扬,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君位之人。
一上一下,光芒对击,恰若灿烂的烟花绽放于天际。
通道既现,各大门派们也加紧了自己的步伐。白秋亭又去燕府找过燕开庭几次,但每次都被燕开庭以身体为由而拒绝了,燕府有一个夏总管坐镇,白秋亭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望岐渊也是一笑,望了一眼燕开庭,只见他虽是佯装出一副惫懒神情,但是眼里的精光,是怎样都掩饰不了的。
就在燕开庭望着院子里兀自出神时,院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付明轩和沈伯严相视几眼,彼此点了点头,也没有过多交谈。而白秋亭却是紧皱着眉头,显然他仍旧对于没能拿下燕府耿耿于怀,望岐渊则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显然正在为某些事情而苦恼。在场,每个人几乎都有着自己的心绪,除却那些小门小派们,是一门心思想看到最后结果,四大门派中人似乎已经心中了然了。
夏平生静静地看着他,看向这位天地间的君者,眼神温柔,荡漾着久违的暖意。
付明轩就这样静静看着他,突然之间,一片阴影将两人罩在了其间。大约是云遮住了太阳吧……燕开庭心想。
“师兄……”厌离君望着夏平生,突然大笑起来:“雨时啊,雨时!枉我厌离如此心系与你,你却如此狠待我!”
只是这庇护,这关爱,这引导,从今以后全没了,就像一道青烟,消逝在天际,无影无踪。
带走了神魂,那么区区一件肉体,又有何难呢?
突然。整个议事堂都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暗香,随着清风袭来,竟让人想到了夏夜荷塘中的凛凛月光。
“难不成望上师以为,我还需要进什么门派,你是把我们燕府夏总管放在哪里了!”
“无……无想仙子……”燕开庭赶忙缓过神来,向谢无想行了一礼。
望岐渊只是轻笑几声,问道:“哦?那其余人的目的是什么?燕主还未听在下说上几句,就已经猜出了吗?”
燕府内,街道外,半空中,破旧房屋内,甚至人群当中,都纷纷涌现出了类似于空间通道一般的异象,从空间通道里面涌出来的力量,牵扯着人群,叫人不知怎么是好,只能远远避开,而异象遍布,却又不知能够退让到哪里。
听到这里,付明轩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停了下来。
付明轩眼神坚毅而诚恳,直直迎上了燕开庭的惊讶目光,这么长时间,他终于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他继续道:
燕开庭不断运起体内真气,想要挣脱这种无形的禁锢,可是无论燕开庭怎么用力,他却是越发被能动起来,直到半炷香之后,燕开庭才感到身上蓦地一松,整个人就像重新获取了自由一般,能说能动了。
虽然燕开庭态度不佳,但是这位男子并不恼,向着燕开庭拱手,道:“在下望岐渊,乃星极门第四十三代首座弟子,再次跟燕主有礼了。”
说完,厌离君伸出右手,手上便出现一柄有若实质的光剑,那剑却非真的剑,而是由厌离君体内的神魂之光形成。
“厌离……你还不明白吗?”夏平生直直迎上了他的目光。“你的劫是我,我又如何能在你身边,继续待下去?”
此时按照收拢势力的范围以及大小程度来看,小有门因为吞了燕府和付府还有陆府毫无疑问的排名第一,其次便是收拢了涂家的元会门,再就是并列第三的诸生门与星极门,其后便是一些小门小派。
“跟我回去吧……”这句话,厌离君这些年来,最为期盼想要说的这句话,就是“跟我回去吧……”
“无想仙子,无想仙子!”燕开庭赶忙跟上前去,笑脸道:“也不知道无想仙子要去哪里,就让我来陪你走一段可好?”
“不回……”厌离君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身影疏忽移动到百尺之外。“师兄不回么?那厌离便亲自带你回!”
“师兄,你且随厌离回去吧!”厌离君将手中法器朝上空一扔,顿时法器绿芒四射,一阵吸附之力就朝着夏平生而去,似是要将他的神魂与身体分开。
夏平生定了定神,不做多想,就是一掌轰出,轰的一声,犹若雷鸣,城中的人皆是一惊,仿佛从天而降一座大山一般,每个人都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天上,就只见那只翠绿法器发生一声清脆的爆裂之声,随后嘭的一下,数年化为齑粉。
一片厚厚的积云,就这样出现玉京城的上方。洁白,浓郁,似乎还透着隐隐光华,缓缓地从远处飞来,停立在玉京城的上方。一时之间,几乎全城内的人,无论是修道人士,还是寻常百姓,在内心之中,都感到了一阵隐隐的震撼。人们纷纷涌上街头,望着天上那团开始普通却深hetushu.com知不凡的积云,议论之声响彻全城。
素衣,白发,这些年来一直惦记的那双眸子,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燕开庭笑道:“还能说什么?!不就是打着我燕府和天工开物的主意,说什么要收我进门内做弟子,哈哈哈!”
眼泪倏地就涌了出来,付明轩也知道燕开庭此时面对的是多么沉重的悲伤之情。
厌离君神情一怔,就知道夏平生所说的另一人并不是自己,而自己心中的另一人,却始终是他。这么些年了,他似乎一直耿耿于怀。
片刻之后,燕开庭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望着付明轩道:“明轩,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谢无想!
夏平生冷冷地看向他,问道:“厌离,计玉死后,我的心便是已经死了……”
死在身边的胞妹,元会门的玄清山,计玉如花儿一般灿烂的笑容,孤独傲慢却又孩子气的厌离君,满眼忧伤的探虚……还有那将悲伤与孤独深藏于心的燕开庭……一幕一幕,就在自己面前展开,夏平生顿时觉得自己放下了所有,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
一时之间,空间通道四周,就汇聚了大量的门派人士。人们都好奇的朝里张望着,只见这通道看似非常一般,恰如一口闪耀着光芒的水井一般,但是其中蕴含的空间能量却是前所未有的浓郁与强大,叫人不可轻易进去。
燕开庭在议事厅接待了这位首座弟子,他耷拉着眼睛,懒洋洋地望着他,恨不得他赶快把话说完赶快走,别耽误燕开庭的时间。
虽然燕开庭并不想跟这为什么星极门首座过多言语,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行到了,回礼之后,燕开庭便道:“也不知望上师前来燕府有什么要事?若是和其余那些一样,那也就别怪燕某无礼,就请望上师请回吧。”
但是为了应对这种极为危险的空间能量,四大门派早就制造出来了能够与之抗衡的秘宝,接下来,就是要根据四大门派在玉京城所收拢的势力大小比例来进行分配,从而获取进入秘境的资格。
“当然不同,”望岐渊直直望着燕开庭,道:“旁人都是为了你这燕府和天工开物而来,而我星极门,却是为了燕主而来。”
“那便是一具躯体,也且让厌离带回去吧!”说完,厌离君又幻化为一阵光影,向夏平生掠去,伸出一只手来,向夏平生抓去。
就在光绳即将收拢的刹那,夏平生一跃而出,顿时光绳收了个空,厌离君紧随其上,疏忽便出现在夏平生的面前。
说着,厌离君手里顿时幻化出一道白光,犹如细绳一般从厌离君手中飞出,飞速射向夏平生的左侧,然后就欲将夏平生束缚住。
“罢了,罢了!”探虚真人挥了挥衣袖,也不再回头。
另一边,付明轩和燕开庭负手而立,两人均是望着天上的动静,对下方的异象倒是不怎么在意。燕开庭明显有些着急,虽然夏平生接近天位,但始终不是天位,而厌离君,却是君位已久,掌管着大陆第一大门派元会门。如此实力,明显要高于夏平生太多。
如今看来,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便也只有付明轩了。
厌离君缓缓站起身来,他只觉得怀抱中的夏平生犹若一片羽毛一般,是那样轻飘飘的,一步一步,犹如走在平地上,厌离君就这样抱着夏平生走向了远方的虚空之中,没人知道他们走向了哪里,只是此时的厌离君的背影,是那样的落寞与悲伤……
想到这里,厌离君也是一掌轰出,闪耀着璀璨光华的一拳,便向着夏平生轰去!
“计玉去世了……”夏平生缓道。
说完,两人又重新奔赴向对方,一时刻居然没分出个高低来!看来这些年夏平生待在玉京城,并没有丝毫耽误修炼。这种长进,就是厌离君也觉惊讶起来。
“不,未必,我记得一本古籍上曾说,君位显灵,大约是这种规模吧……”
燕府议事堂,四大门派以及一些有些名气的小派的领头人物第一次聚集在了一起,共同商讨着进入秘境的相关事宜。
“师兄!”厌离君如光一般,飞向直直往下坠落的夏平生,就像接住一片羽毛一般,抱住了夏平生。
燕开庭叹息一声,便觉得十分困倦,又缓缓睡了过去。或许,此时消解或者逃避悲伤,就是沉浸在梦乡之中。
“小师妹啊……”夏平生喃喃道,雪一般的发丝缭绕着千百愁绪,随着他的气息渐趋无力。
下方,分别坐着沈伯严以及一些元会门弟子,付明轩还有洛长苏等小有门弟子,白秋亭等诸生门弟子,还有望岐渊以及一些从未谋面的星极门弟子。在靠议事堂的外面,就坐着一些小门小派的掌事以及弟子们,每个人都是翘首以盼,想看看自己门内究竟能分配到多少名额。
燕开庭摆了摆手,道:“谁搭理他们?!我有夏师,还需要进什么星极门么?!哈哈哈!”
夏平生笑了几声,心想他还是一点都没变,即使成为了仙君,还是那么小孩子气。那么,还要自己怎样来照顾你呢?
“师兄!”厌离君的眼中突显愠怒,“你说我在纠结,可是你,又在纠结什么呢?”
“什么事?”付明轩耐心地问,此时只要他能够做到的,便一定会为www.hetushu.com燕开庭去做。
“或许,夏师的心,从未在过玉京吧……他来到这里是因为计夫人,他离开这里是因为厌离君,我们……我,或许只是他躲避之中不可选择而遇见的吧……”
“庭哥儿……”
至于一直觊觎着燕开庭的火种的花神殿向瑶等人,因为夏平生一次又一次的震慑,使他们也不得不暂时放弃,况且,目前明显上元会门和诸生门都在争抢燕府以及天工开物,别说花神殿这种雍州地界的小势力,就是连之前一直打着歪主意的多宝阁,都要退让三分。
“不要恨师兄……你的执念,终将要由我化解……”
黑水河之上,站在船舷上的沈伯严和探虚真人望着那团积云,沈伯严眉头紧皱,而探虚真人则是深深叹息了一声,转身便向厢房内走去。
“明轩……我看见了……”忽然之间,燕开庭的神色又软了下来,整个人仿佛又陷入到了那种悲伤之中,“他本来是可以躲开的……”
谢无想立定,清冷犹如寒冰一般的眼神就落在了燕开庭的身上,燕开庭不禁打了个冷噤,顿时就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砰地一声,光晕在夏平生猛然身上炸开!
但是很明显,这也是一个进入秘境的空间通道。
“夏师……夏师……”燕开庭顿感浑身无力,也不觉得丝毫疼痛,此时他的心在极端的悲伤之间已经完全麻木,他只看见夏师的面庞在自己眼前疏忽来又疏忽去,一行行热泪从眼中渗出。
燕开庭悻悻地点了点头,近几日心情实在烦闷,他总觉得自己见一见谢无想心情或许会好些。
“夏师……”燕开庭嘴里喃喃道。观察积云片刻,付明轩就对他说,可能是仙君莅临于此。
刹那间,燕开庭的思绪又回到了少时,夏师那比父亲还要多的训诫,自己当时是有多么讨厌。整个燕府里,他燕开庭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夏师,只要夏师说他不对,他便是反驳也不敢,因为在他内心,他知道夏师永远是为了他燕开庭着想,从无私心。哪一次身受重伤不是被夏师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哪一次夏师不是在对他说,要好好活着?
“这云也太大了一些!!我看足有整个玉京城这么大!若是君位的话,那么便是……”
而地上的燕开庭,却是无法面对这一幕,他将头埋进了灰尘之中,仿若风雨中唯一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就此被人砍伐了一般,燕开庭只觉得体内真气涌动,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燕开庭低下了头,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如今形势之下,燕府和天工开物何去何从,自己何去何从,都是他一直躲避的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想回答。
“第一,遣散天工开物,第二,燕府归于你小有门,家印就在我的厢房里……”
船舷之上,沈伯严抬着头,眼神仿佛穿透了云层,来到了厌离君和夏平生的之间。
“若清的死法,有点太残忍了……”探虚真人缓缓道。
前来的当然是他们的首座弟子,一身淡色绛紫长衫,腰佩玄铁雕花长剑,乌发飘飘,剑眉星目,典型的门派弟子打扮,比起其余三派的首座弟子,气质上稍显普通了起来,看起来年纪和付明轩相仿,但是一双似乎蕴藏星辰大海的眸子,则是让人不得不注意到他。
两团光晕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就在这时,笑容瞬间就僵在了厌离君的脸上!
探虚真人长叹一声,道:“就如你当初与我说的一般,他……有他的选择。雨时从来,都不会听任何人的……”
谢无想眼神飘过燕开庭,向他微微颔首,便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结束了,全部结束了,漫长的等待,漫长的追寻!全部都结束了!
玉京城内,也是异象频出。街道上莫名其妙出现绿色光晕,里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不久之后便又消失;天空之上,突然一只巨眼一般的东西,仿佛在俯视着众生;有些损坏了的房子里面涌动着来自另一空间的暗流,路过的人若不小心的话极有可能被吸进去。
夏平生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你又何必纠结呢?若没有计玉,我也一样会选择离开。”
在这一次的玉京之行中,小有门可谓是收获最大,虽然最后收拢的解散掉了天工开物的燕府差不多只是一个空架子,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些年来燕府在玉京城中的经营可不仅仅限于这天工开物,一些商铺还有各种街头势力算下来,也是不容小觑。
原来悲伤到极致,竟是如此感觉。
燕开庭内心里一阵惊呼,惊叹自己竟是有这等好运气,本来不抱希望,却真的见到了谢无想!
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的肩,道:“庭哥儿,你放心,随我入小有门,定将有更好的结果。”
“为什么!”厌离君忽地站立起来,化为一道虚影便站在了夏平生的面前,两人间的距离,也不过咫尺而已。方才还是神淡如水的厌离君,此时脸上微微愠怒,直直盯着夏平生。
离开议事厅之后,燕开庭径直来到了付府,他也不去找付明轩,只是站在雾苓院前来回晃悠着,心想自己那甚为烦恼的心绪,也只有能见一见谢无想才能安抚了。
厌离君的m.hetushu•com脸上突然转变出一缕玩味的笑容,他望着夏平生,道:“想不到师兄这几十年来已经是接近天位,那么,厌离便和师兄好生切磋一番!!”
“师兄……”厌离君望向夏平生,淡如水的眸子里现出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来。
令人意外的是,燕府祠堂废墟之上也呈现出的红色漩涡来,这红色漩涡竟然和荒野之上的有些相似,只不过范围小上许多,颜色也淡上许多,牵引力弱的不仔细感知都不会发现。
厌离君道:“若是因为你的离去,我放可有长进,那么我宁愿永远留在原地。”
夏平生恍若宣判一般,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回。”
“我从不关心她……”厌离君迎上了夏平生的眼睛,道:“虽说我们一行四人,可对我来说,只有两人。”
往日里,二人切磋不在少数,是二人都非常热衷之事,从年少到中年,再到夏平生的离开,厌离时时刻刻都会缠着夏平生与他较量一番,整个元会门,也只有夏平生能陪他玩上一玩。
人们纷纷跑到躲雨的地方,但目光始终不离天上那团积云。人们都知道,在云层之上,一定爆发着一场天位间的战争。可就在这时,城中顿时响起一片尖叫声与惊呼声,只见原先那些由于秘境即将开启而显现的异象,此时犹如花开春时一般,全部一起涌现出来。
付明轩叹息一声,道:“我想,这些年来,夏师是关怀你的……你这条命,不还是他从废墟里捡回来的吗?你这一身的本领,不是他一一授予你的吗?他若是完全不在意,又怎会像对待亲儿子一般,对待你呢?”
“雨时……”看着厌离君怀中神色安详,仿若解脱了一般的夏雨时,泪水便直直涌向他那双浑浊的眼睛。
夏平生微微叹息一声,便伸出手来,一柄白色光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上,俨然也是一柄神魂之剑。只有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的高手,才可将内在神魂抽脱出来具象化,变成专属于自己的神魂之间。
“我恨她,她带走了你。”厌离君淡淡道,垂下眼眸,神情温柔至极。
下落的过程中,夏平生忽地就睁开了眼睛,仿若少时一般,向着厌离君坏笑一声,一掌既出,一团白色光晕便直直向厌离君冲去。
燕开庭心里冷笑几声,想到这个望岐渊还真是在跟自己装傻,便道:“哦!那望上师便说上一说,您此次前来,有什么不同?”
而在众人眼里,只是一点耀眼白光,以不可匹敌之势,从燕府内高高升起,冲向了积云之中。
夏平生也是无奈,看来不陪厌离打上一场,厌离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探虚真人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又是一阵长叹。他是君位,却亦有凡心,只是随着这牵动凡心的人的消逝,那么这凡心,还有什么存在的依凭呢?
燕开庭神色淡然,仿佛不是在做一个决定,只是随口说一件事一般。只是他的眼神坚定,又让人不得怀疑。
“可是……”厌离君缓缓抬起头,眼神之中又向儿时那般无助,闪烁着泪花,对着探虚真人道:“可是师兄他……又何曾考虑过我的心意……”
看来,这就是真正的空间通道。所有的人方从刚才的那场大战所带来的震撼与悲伤中抽离出来,就又为了进入秘境的空间通道稳定打开这一消息激动起来。
黑水河之上,沈伯严立定于画舫船舷之上,遥望着远方,探虚真人正从后方,缓慢向他走来,然后立定于他的身旁,目光同样看向了远处的粼粼河面。
“师兄!”厌离君疏忽一停,便紧随其下。
画舫厢房内,探虚真人蓦地一惊,冲出厢房,一跃升空,站在了厌离君与夏平生旁边。
付明轩点了点头,走到燕开庭身边,拍了拍他的肩,道:“叫你别来这雾苓院瞎转悠,谢无想岂是寻常女子?”
燕开庭这几天来一直回避的问题,就这样被付明轩撕开来呈现在自己面前。
燕府雪域院内,夏平生手中的一杯茶盏,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他走出木屋外,站定在雪原之中,朝着天空望了一望,微微叹息了一声。
“听说星极门的望岐渊去找你了?”一边走,付明轩问道。
探虚真人长叹一口气,沈容照说的却是事实,他们是瞒不住的。仙君的神通遍布,只要他们见到了夏平生,不出多久仙君便会知道,还不如就先行禀报。
议事堂里不时有着窃窃私语,会议却迟迟没有开始,只看见两位主持的真人也是一点都不着急,时不时交谈一番,但更多的也就是坐着静静喝茶。
这样看来,四大门派手中的筹码已是相当,只是燕府这块肥鱼,还摆在他们面前,谁要是吃到了,谁就能一跃成为四门之最。
燕开庭虽然是对这提议微微一惊,但是当即又大笑起来,捂着肚子大笑丝毫不顾及形象,下方的望岐渊脸上虽是一抹笑容,内心却早就是不耐烦起来。
燕开庭神色微微一怔,随即又恢复原先那副惫懒模样,道:“哦?是吗?想不到我这样的一个纨绔,居然还入星极门的眼,星极门又是想要我的什么呢?”
“夏师不在了,我一人待在燕府还有什么意思,天工开物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人,真的是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