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寂寞意

听到这话,墨姝整个人精神就是一振,完全就是受宠若惊,从付明轩手中接过剑,望着剑的表情就像是收到了一份惊喜的礼物。
燕开庭飞到了一片叶子上,果然,安说对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安将手上的红薯放在一边,头就低了下去,也不说话。
果然,这里的环境十分奇特,让燕开庭不自觉地就想起了翡翠山的无名谷,当真是参天大树,燕开庭行走期间,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
“啊?”
“咳咳!”
墨姝低着头,还在微微喘着气。付明轩接过一剑光寒十九州,就按照墨姝方才演练的那套剑法又重新演练了一遍。
燕开庭也来了兴趣,饶有兴趣地问:“哦?那有多么不普通?”
至少也得等安好起来,可以帮忙照料婴儿,自己也才放心离去才是。
怀中,婴儿也朝他露出甜甜的笑容,肉肉的小脸蛋儿,看起来可爱极了。
不管那个强大存在有多么厉害,自己一定要战胜它!
不过置身林中,燕开庭抬头望去,只觉得这些树都是非常之大,根本看不出那一颗是最大的最高的。
回到安的茅草屋,燕开庭就将那叶茎从储物戒中取出,骄傲地摆在安的面前,道:“看到了吧!!别说给你做一个帽子了,就是做十个帽子也成!!”
付明轩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两本道法秘籍来,递给墨姝,道:“你且将这几本道法看完,琢磨一阵子,便离跨过第一境的距离不远了。”
说完,雪女的右手一转,手中便现出一个罗盘来,递到燕开庭的面前,道:“它会引导你,找到我们雪乡最为强大的力量,你要做的,便是与这力量争战。”
但是妖神好似一只盘旋在婺城却从未进去过,自从那一日感受到了叶南霜突如其来的暴躁之后,妖神便再也不敢以身犯险。此时在婺城周围转一转,既能使叶南霜的灵魂得到满足,又不会使他太过激动,只要叶南霜的灵魂有那么暂时的平静,他就可以一点一点将其压制。
墨剑英望着自己的女儿,长叹一声,谁知道他有多久不敢碰小有门的那柄长剑,只要一触碰到,寒冷的感觉便像是一条蜿蜒的蛇从他的手心爬往全身。
演练完毕,付明轩收起长剑,面不红气不喘地看着墨姝,道:“看清楚了吗?”
燕开庭拿着那罗盘摆弄一番,再次抬起头来,眼前便是空空如也,雪女早就不见身影。
安满脸黑线地看着燕开庭,仿佛看见了村头的大傻子。
说完,墨姝便挥舞起一剑光寒十九州,使出了一套完整的剑法。
“明日我就要起程,去寻找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打败他,然后回到自己的世界。”
一套剑法演练完毕之后,墨姝微微喘着气,脸色潮红地望向付明轩,将一剑光寒十九州双手递到了付明轩的面前。
墨姝从墨剑英怀中抬起头来,一双泪眼盈盈地望向墨剑英,道:“可是爹爹,你也是剑修,为何对母亲如此有情有义?”
“爹爹……我……”
这个罗盘只有手掌般大小,中央是一个圆形天池,外面是铜面黑底金字的活动转盘,是为内盘。盘上一圈圈地堆满了字,一层写着二十四个方位,最外面的是一个方形盘身,好似是花梨木制造而成。最中央的磁针此时指着一个方向,按照燕开庭所在世界的标准,应该所指的方向就是北方。
雪乡之中,燕开庭按照安的指示找到了那个生长着巨树的域界,燕开庭想都没想,直接就跳了进去。
燕开庭哄好婴儿后,自己也喝了一大碗汤,随即就坐到一边准备自己的修炼,这段时间在域界之中燕开庭的战修进步不少,但是在悟道之上却是有一定的懈怠。
付明轩也不多说话,转身就向院外走去,却在走到门口时被墨姝叫住:“付首座!”
面对着安疑惑不已的表情,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你可知道雪女?”
安望着燕开庭,道:“你要是死了怎么办?”
燕开庭的脑袋里马上就蹿出一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可是这里燕开庭上哪里去找一只能听自己话的鸟儿呢?这话不说,那鸟儿该有多么大,才能吃下这有两个自己大小的虫子呢?!
而此时,在外界,妖神此时正在荆州婺城之外盘旋飞行,凡他所到之处,均是红光漫天,一时之间,整个婺城都是人心惶惶。
难道还真的有一眼便爱上了的情愫?
燕开庭笑了笑,安的这番反应便是对自己手艺的一番肯定,便将安扶了起来,盛了一碗汤送到她的嘴边。
墨姝的眼睛就闪烁起亮光来,付明轩看她的样子,就将一剑光寒十九州递给她,道:“我看你也是剑修,平日里对剑道也算是有所研究,今日便将这剑借你用一用,你就此练一套招式,我来指点一下你。”
安却拉着燕开庭的手,道:“天已经黑了,外面风雪正www.hetushu.com盛,我明日再告诉你吧。”
安缓缓摇头,显然完全不知道雪女是谁。燕开庭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自己的梦给骗了,或许根本就没有雪女这个人,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这样叶子的茎,该有多么大啊!
墨姝如获珍宝地接过那两本书,心里顿时小鹿乱撞。
燕开庭只觉得心里一阵痛,但还是摇了摇头,道:“安,不要明白,在我的那个世界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他们因为我的离去,会终日以泪洗面,我也是一样,没有一天,没有思念他们。”
燕开庭行走在树叶之上,就像是走在有些起伏的地面上,有时吹起风来,燕开庭根本就站立不稳,非得两只手紧紧抓着叶子上的一些白毛才行。
燕开庭也是惊讶,这么多珠子,每一个都有拳头大小,每一个所蕴含的能量都足以让一个陷在瓶颈的修士一举迈入上师境,安竟然有满满的一箱,这是得杀多少怪物才行?并且,燕开庭杀了那么多的怪物,还没见着这么大颗的灵魂之力珠子。
什么雪乡?雪女?罗盘?
“你要走了吗?”安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直直盯着燕开庭,叫燕开庭有些说不出话来。
“安……你这些都是哪里来的?”
可是燕开庭没有想到,自己发出的一道雷火落在那巨虫的身上,却好似完全没有作用一般,巨虫完好无损,咔嚓咔嚓剪着两根铁钳子,就朝着燕开庭快速飞来。
没想到这个叶茎,居然做出了二十几个帽子来,燕开庭还特意为那小婴儿做了几个尺寸小的,留着以后用。安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正常出门,但是燕开庭却注意到了一个问题,安似乎对这个小婴儿并不怎么上心。
“这个……总之他就是你的弟弟,你叫安,他叫全,你俩一起就是安安全全!!哈哈哈哈!!”说着说着,燕开庭就傻笑起来,虽然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名字实在蠢得很。
难道,这汁液有毒?
燕开庭此时的心中充满了信心,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战胜那个强大的存在的,自己也正好在照料安的这段时间里,养精蓄锐一番。
行走在巨树林中,燕开庭又想到了冰灵,“唉,此时若是冰灵在就好了,两人嬉闹其间,该是多么畅快!”
“他走的,可是大道啊……等你以后就会明白了,他要成为的,是一个什么都可以摒弃的人,爹爹做不到,所以现在还是一个上师,而他……那种眼神,可是寻常世人可以拥有的?”
安转身过来,望着燕开庭,道:“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些珠子里的灵魂之力其实都是各有所用,不要意味的没有目的地去吸收它们,比如,你看这个……”
燕开庭眉头一皱,难道说自己要和雪乡中的强大存在打上一架么?这么直截了当的?燕开庭接过罗盘,这罗盘也不过他的手掌般大小,制作得十分精细。
“你可真好。”
“他是你的弟弟……”
安好似听懂了什么一般,望着燕开庭道:“你要走了吗?”
若是有一棵巨树的话,这样的视角应该比较容易发现吧。
“付首座。”
燕开庭道:“全是你的弟弟,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直到他长成和你一般,坚强又独立……”
“剑修多无情,你这又是何必呢?”
可是谁都知道,叶尊是因为叶南霜的改变而变成这样的。望着那漫天红光,他们也是极为担忧。
燕开庭心念一转,变飞升上空,站在高处四处寻看着。
安从燕开庭的怀抱中站起,走到房间的一角,找出一个积满了灰尘的箱子来,拖到了燕开庭的面前。
低下头来,安见着自己的衣服已经换了,穿着的是一套宽大的男服,便问道:“这是你的衣服吗?”
顶多就是费点力气罢了。不过,至于雪女所说的强大的存在,燕开庭可不敢掉以轻心,那可是影响到自己是否可以回到自己世界的重要因素。
这哪是一棵树?完全就是一个世界嘛!
安道:“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域界中,生长着一棵非常高大的巨树,我帽子,就是用巨树里面的茎做成的。”
燕开庭道:“明日一早。”
“付首座,您这长剑实在是厉害,乃是墨姝生平所见之最了。”墨姝笑盈盈地望向付明轩,这段时间由她一直照料着付明轩,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不少,尤其是墨姝向付明轩讲述了自己在翡翠山的经历之后,付明轩对她的态度,柔软不少。
燕开庭也是无语,看来安完全就是靠着蓑衣和帽子才能在域界中来往穿行不受袭击,自己本身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在一些凶险的域界中,饶是燕开庭还得费上一番力气,别说安这样一副瘦弱的小身板了。
但是燕开庭才不是那种轻易就会放弃的人,戴上面罩之后,燕开庭取出泰初锤来和图书,高高飞起,对着叶片就是一阵乱轰。
燕开庭也挠挠头,无奈道:“我小时候不爱读书,也不知取个什么文雅的名字来……不过这不是重点,你愿意怎么叫他都成,但是,安,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知道了么?”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燕开庭整个人就冲天而起,快速向一个地方闪去,几乎是毫不犹豫,泰初锤就对着前方发出一道攻击。
站在那棵树的近前,燕开庭整个人都惊呆了。
燕开庭想着,一想到有机会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燕开庭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在燕开庭的怀里拱着,燕开庭觉得此时的安就像是正在撒娇的冰灵一般,让人感到一阵黏腻的甜蜜。
安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有怪物。”
这剑法,看起来温柔,实则蕴含极大的力量,有着一股以柔克刚之意,非常适合向墨姝这般外表看起来柔弱,内在却十分坚强的女子。这剑法虽然有着无穷奥义,但是在墨姝的演练之中却有些平淡无味。
“因为你给了我希望。”
安抬起头来,燕开庭第一次发现她的眼中有了泪水,顺着脸颊,就向下淌着。
原本他以为,墨姝和一些攀龙附凤的女子一般,接触他都是为了一些目的,毕竟自己自小都处于一种养尊处优的身份和地位,如今身为小有门的首座弟子,不知让多少人眼红。
燕开庭便停下手中动作,不断闪避着,并不着急攻击,等他想出一个好法子了,再给出致命一击也不迟。
鸟儿!!
“……捡……捡的?为什么?”
仿佛看见了燕开庭的疑惑,安道:“这些珠子,都是怪物们自然死亡之后,流落在域界当中的灵魂之力,比你杀他们所得来的,定是要浓郁地多,也要好看的多。我只是不忍心他们没有一个归处,就将它们捡了回来。”
墨姝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的情绪,片刻之后,一股浓郁的失望气息从心底升出,墨姝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两道清泪就流了下来。
燕开庭干咳两声,道:“这个……我可什么都没做啊,你,受了很严重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大是大了点,比你那满是补丁的衣服还是好得多,我这可是江南上好的蚕丝料子,还有荆州的长绒棉混织而成,要质感有质感,要保暖有保暖……”
“那你的帽子怎么办?要不要我再帮你做一个?”燕开庭看安的帽子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草编织帽子而已,心想自己也能为她做上一个。
若是被付明轩看到了,肯定要笑话死自己了吧。
仔细感知着自己的内在,燕开庭只觉得里面充满了浑厚的灵力,但都是散乱一团,没有做很好的规整,也没有细细打磨,燕开庭便将这些灵力一一规整好变成能为自己随便调用的灵力之后,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青华君的道法。
燕开庭很是无语,虽然这缠绕着他的巨虫暂时伤不了他,但是如此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等风停后,燕开庭站立稳当,便从腰间拿出一根匕首来,直直地就朝着叶片刺了下去。
燕开庭在这棵树的面前,简直连蚂蚁都不如。树干粗壮地根本看不见有多粗,燕开庭隐隐觉得将一个城市建造在其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每一片叶子,都似乎有一个小村镇那么大,挥舞之间,带起一道道狂风。
按照尚元悯的安排,他们还不准备回小有门,毕竟泗水城离荆州比较近一些,妖神有什么动作,他们也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面对燕开庭的提问,安也不回答,静静地擦拭一番,将木箱上的灰尘清扫干净,然后便将其一把打开。
燕开庭赶忙将这罗盘拿起来左右观看一番,分明之前在安的茅草屋里,根本就没有见过的!如今却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这……”拿起这个罗盘,燕开庭竟发现这罗盘竟然和自己梦中出现的罗盘一模一样。
墨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到墨剑英的怀抱中就哭了起来。
燕开庭叹息一声,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根据安的说法,在此巨树林之中央有一棵十分高大的树,用他的茎叶便可以做成保护安的帽子。
燕开庭才不惧怕这个看起来好似很厉害的东西,他对付过的怪物多了去了,尽管这巨虫嘴前方的两根铁钳子足以将他拦腰咬断。
她抬头侧着望过去,只见墨剑英将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走过来,用另一只宽厚的手掌为她擦拭着眼泪。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这……这是什么?”
燕开庭自小到大,哪里做过这个?若不是安在一旁细心耐心地教他,恐怕他是连一个帽檐都做不出来。
只有叶尊,在叶府里终日闭门不出,不见任何人,也无心吃东西,急坏了叶府的上上下下。
淡淡地吐出这几个字,付明轩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和*图*书
安也不理会,继续道:“这里珠子里的灵魂之力对我来说着实无用,但对你来说确实非常有用,即使现在用不着,以后拿着用便是……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切断之后,燕开庭抱着那一人多粗,半人多高的叶茎飞出窟窿,将其收在了储物戒之中,便高飞上升,直直冲破了天际,飞出了这个域界。
一想到这里,燕开庭就不自觉地兴奋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跟着这罗盘上的指示,去寻找那个强大的存在。
燕开庭看了看手中的罗盘,看了看安,最终下定决定,现将安照料好了才是,再怎么说,安也救过自己的性命,不可能就将受伤的她丢在这样一个没有人照料她的地方。
“弟弟??”
这些道法燕开庭早就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但是每一次调出来咀嚼一番,燕开庭便有明显的长进,其中当真是奥义无穷无尽。
安扑哧一声就笑了,道:“什么烂名字!”
燕开庭回头一看,床上的安已经坐起身来,正安静地望着自己。
不过自己分明看见了雪女赠予自己用于寻找强大存在的罗盘,这个燕开庭就有些说不清了。
这个法器可以在小范围内改变四周的气候和季节,燕开庭一直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转念一想,这虫子到底就是个虫子,一般都生活在温暖湿润的夏秋季节,若是下一场大雪的话……
“捡的。”安平静地答道。
“安,安,好些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说完,又拿起一颗橙色的珠子,道:“而这一个,则是做修补之用,无论你是外伤,还是内伤,其中蕴含的能量,均能通过灵魂来修补你的肉体。”
喂安喝好汤后,安又沉沉睡去,燕开庭便又抱起那婴儿一口一口喂着汤,俨然就是一副奶爸的模样。
“安……”围坐在炉火旁,燕开庭前所未有地严肃,望着安,火光之下,他的眉头微皱着,眼神里有着非常坚定的决心,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忧。
安正在啃着一个红薯,抬起头来,道:“怎么了?”
安道:“风把帽子吹走了,怪物就看见我了。”
燕开庭又注入了更多的一丝法力在四季梭上,雪便下得更大了一些,转眼间周围的温度就是燕开庭也有点承受不住了。
燕开庭转念一想,不对,虫子一般害怕什么?
燕开庭一边切割,一边傻笑,只是笑着笑着,他的表情就严肃了下来。
翻来找去,燕开庭也没有找到什么具有杀伤性质的法器或者宝物。倒是有一件法器引起了自己的注意,那就是在雾口秘境中,在土著乌乌的石堡群中所获得的一件能够调节四季的法器。
“谢谢付首座!”
墨姝沉默片刻,低下头来,将头埋在墨剑英的怀里,久久无语。
顿时,整个叶片都剧烈地摆动起来,带起一阵狂风,燕开庭得非常努力才能保持自己的位置不变,好继续对着自己方才的攻击持续进行。
燕开庭面容严肃,道:“我决定的事情,就是有生死阻挡在前面,我也一样会去做。”
毕竟,自己就要走了,总得给她留下一点什么。
“不要走……好不好?”
燕开庭再次无语,安根本就吸收不了这些灵魂之力,这些珠子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难道她真的就是为了好看,将这些珠子捡回来的吗?
燕开庭将自己的感知四放在自己的芥子袋和储物戒之中不断翻找着,兴许还可以找出什么东西来,有制服这个巨虫的东西。
“那是你帮我换的衣服么?”安低下头来,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衣服。
在燕开庭轰出的那个大窟窿里,清清楚楚地暴露出了这片叶子的叶茎,最细的也最有一个成年男人那般粗,燕开庭跳进那个大窟窿旁,抱起一根最细的叶茎,就狠狠向外拔着。
燕开庭将罗盘收进储物戒之中,便走向那团炉火,添了几块柴火进去,不一会儿,火势就大了起来,整个屋子都被暖意充斥着。燕开庭找到了安的篮子,里面还有一些野味,燕开庭便拿了锅,烧上水,住上一锅野味汤来。
说着,安就拿出一颗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珠子出来,“这个,可以振奋你的精神,让你在战斗当中不会感到疲累。”
不知何时,一道熟悉和温暖的感觉便出现在了她的肩上。
燕开庭高举那法器,大喊了一声,顿时四周环境就有了变化,天色渐渐变暗,空气渐渐变冷,不久之后,竟然在这叶片之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来。
燕开庭猛地坐起,只听得睡在床上的安一阵咳嗽,自己睡着了吗?燕开庭揉了揉眼睛,好像还做个了什么梦来着。
燕开庭接连轰出几团雷火,但对于巨虫好像真的没有效果,这就有些麻烦了。
在雪乡之中,根本就没有方向可言,若不是天上还有这大大小小的域界可以组为标准物的话,茫茫雪原里燕开庭还真是觉得哪个方向都一样。
和_图_书燕开庭赶忙从储物戒中找出一个面罩给自己戴上,那是出发前特意在小有门带出来的。
燕开庭听了这话,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般,脸颊一红,脖子一朵,嗫嚅道:“我可不是故意要杀它们的……谁叫他们一个二个都想吃了我……”
看来自己是太想回到自己的世界了。站起身来,燕开庭伸了个懒腰,眼睛朝桌子上一望,顿时整个人的动作都僵在了那里。
想到这里,燕开庭便有了动力起来,看到正在熟睡的安,燕开庭轻轻叫了叫她。
一阵狂轰乱炸之后,燕开庭也气喘吁吁了,眼前的叶片已经被他轰出一个大窟窿,待到叶片静止之后,他才缓缓落下来,站在叶片之上,对着自己的“成果”看着。
点了点头,燕开庭决定坦白。
手里紧紧攥着那两本道法,墨姝低下头来,眼泪一滴一滴便落在了地上。
只是燕开庭望着躺在床上身受重伤的安和那一个婴儿,燕开庭就犹豫起来。怎么看那个雪女作为母亲就是不靠谱,自己若是走了,安和男婴该怎么办?
付明轩并不明白。
傻是傻了点,但寓意还是挺好的!
一剑光寒十九州缓缓落下,今日的剑修练习已经完成,付明轩站定在院中,一旁的墨姝为付明轩递上一杯清茶。
燕开庭挠了挠头,拿着罗盘便随意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渐渐地,他便消失在了这镜面大地之上,不见踪影。
这个世界,还真是麻烦呐。
燕开庭大笑几声,道:“不就是棵树么!!我一定给你弄来,给你多做几个,风刮跑一个你再戴上一个!”
果然,在茫茫树海之中,有那么一棵树非常突兀地矗立其中,好似伸入了云端一般,比其余的树林都不知道要高到了哪里去。
付明轩小饮一口清茶,道:“这可是青华君曾经的佩剑。”
看来燕开庭赌对了,这还真的不是一只能生活在冬天的虫子!
墨姝就在院中舞着剑,付明轩就坐在一旁看着。
墨剑英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女儿,只能将她抱在怀中,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长叹一声,道:
说到这里,只见到安怔怔地望着自己,显然不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燕开庭也只好住嘴。
难道,自己真的要按照梦里的雪女所指示,去打败这个叫雪乡的地方的强大存在,自己就可以出去回到自己的世界当中吗?
燕开庭惊讶地下巴都快要掉在了地方,一副你怕不是在逗我的表情。
燕开庭研究罗盘片刻,就将其收好,这一夜,他也不打算入睡,而是入了定,继续修炼。
“你好好休息吧,告诉我是哪一个域界,我现在就给你去做。”
雪女点了点头,笑着道:“就这样。”
“也不是很难嘛。”燕开庭自言自语道,“可能是因为自己太厉害了吧,哈哈哈!!”
顿时一阵光芒就充斥在茅草屋里,燕开庭凑过去一看,竟是堆满了蕴含着灵魂之力的珠子。
安不说话,就在燕开庭的怀中静静蜷缩着。直到片刻,才发出声音来:“你什么时候走?”
桌子上,赫然放着一个手掌般大小的罗盘!!
不过燕开庭却知道,这里即使有危险,但也会比无名谷好得多。雪乡之中的危险,最多只能伤到安,对于燕开庭这种等级,根本就造出成任何的伤害。
有胆大的人远远地看到了妖神的容貌,认出了那是叶家的大公子,顿时整个城里都炸开了锅,有的说叶南霜走火入魔,有的又说他是被什么附了身……
大约有半人多长,燕开庭左右看了看,做一个帽子,怎么都应该是足够了,便拿起匕首出来,耐心地切割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燕开庭缓缓吐出一口气来,睁开眼,发现外边的天已经开始暗了下来,今天,又这样过去了啊!
而在离燕开庭不远的地方,一只巨型飞虫正摩擦着嘴前方的两个闪亮的铁钳子,浑身甲壳泛着银色的玄光,一双翅膀飞速地颤动着,就朝着燕开庭扑来。
之后,安便沉沉睡去,燕开庭实在是闲得无聊,就从储物戒里拿出了雪女所赠的罗盘,细细观察起来。
但是燕开庭已经闪避太久了,都没有想出什么好点子,这个巨虫身上的甲壳实在是太为坚固,雷火根本拿他没有办法,难道自己就只能一直这样躲避下去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燕开庭就和安将那一根粗壮的叶茎分成一根根十分细的细条,就开始编织起帽子来,燕开庭当日夸下海口要给安做出一顶帽子来,如今原材料弄到了,可是在制作上却是犯了难。
“安……”燕开庭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对于安来说很重要,毕竟自己是唯一一个,陪伴过她的人。
付明轩沉默一阵,没有说话。好似在思考一般。
墨姝两颊一红,低下头来,道:“为……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嘿嘿!”燕开庭坏笑着http://www.hetushu.com,就将那个梭子一般的法器取了出来。
好像闻到了香味一般,安点了点头,道:“喝汤……”
“好些了吗?”燕开庭走过去,坐在安的身边。
戴上这个面罩之后,燕开庭才感觉好了许多,那种眩晕的感觉渐渐消失。燕开庭又有些明白安的意思了,看来要取出这样一片树叶的叶茎,还真是不容易。
飞行的途中,往下一望,自己所在的那片叶片上的雪已经有了减弱之势,那只被冻僵了的虫子,逐渐变成一个看不见的黑点……
燕开庭道:“你不是有那个蓑衣吗?”
燕开庭的天生神力,在这里终于起到了效果,他将双腿蹬在叶子的创面之上,用力向外拔着,整张脸都因为用力变得通红,随着一声怒喝,偌大一根叶茎还真的被他拔出了几分。
燕开庭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挠头傻笑道,自己真的太有才了!
而自己这几日受伤卧倒在床,墨姝这样一个墨家大小姐的身份也不比他作为付家大公子的身份差了,竟然很多事情亲力亲为,照顾他的所有起居,是完全是心甘情愿,不求回报。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呀?”燕开庭抱着婴儿问道,自己想了想道:“若是你母亲还没给你取名字的话,那么……你便叫全可好?正好你姐姐叫安嘛……哈哈哈,你俩安全安全,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
那巨虫也是呆了,一时之间便没了动作。
那棵树看起来不远,实则非常之远,以燕开庭的飞行速度,直直飞行了小半天,才飞到那棵树的近前。
“希望?”
付明轩转过头来,脸色淡然,道:“怎么了?”
虽然已经是一名上师,墨姝却是在悟道上很是懈怠。
这几日,尚元悯一直都在荆州地界活动,但都远远避开了婺城,因为他能够很明显地感知到,妖神就在婺城的周边。为了避开正面冲突,尚元悯则是绕着婺城周边的城市不断转着圈。
“春夏秋冬……冬!!!”
想到这里,燕开庭也不耽误,就在炉火旁席地而坐,闭上眼睛,将自己陷入了深沉的思想之中,就此入定。
安望着燕开庭,不说话。燕开庭走了过去,将安拥入怀中,轻声道:“我也不能带你走,这边,有你的亲人,全,还有你的母亲,雪女,他们都是爱你的人,你要相信,安。”
燕开庭挠了挠头,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给安解释,思来想去,燕开庭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这样短的时间,对于墨姝来说,好似过了漫长的年月,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喉咙跳出来,自己完全不能呼吸了。
墨姝望着付明轩离开的背影,少年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独和寂寞,但在他浑身所散发出来的那种不可使人靠近的气息又让人觉得这是必然,如此行走于世间,他真的就不感受到寂寞么?
墨姝一愣,连连点头,此时她就像是一个初识剑法的小女孩一般,道:“看清楚了。”
看着燕开庭如此爽朗的模样,安也笑了,一笑身上便有疼了起来,眉头就皱了皱,燕开庭简装赶忙将她扶着躺下。
安轻笑一声,道:“那可不是普通的帽子哦?”
“哈哈哈!!”燕开庭爆发出一阵大笑,显然是被自己的智慧给征服了。他也不耽搁,径直就走向那根叶茎,拿着匕首,将最后一点连接之处给切断了。
燕开庭听外面呼呼作响的风雪,点了点头,道:“也好,你就好好休息吧,明日你在与我说。”
“就这样?”燕开庭问道。
那么应该就是那棵树了,燕开庭便毫无犹豫地朝那棵树飞了过去。
只不过在付明轩的演练当中,那套剑法的无穷奥义全部显现在一招一式当中,剑光所及之处,浓浓剑意扑面而来,直叫站在一边的墨姝看得呆了。
而在泗水城,付明轩已经能够下床,此时正在院子里练剑,活动筋骨。
怀中的婴儿好像听懂了燕开庭给他取的名字一样,神情一愣,随即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以为你睡着了。”安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燕开庭,道:“他是谁?”安指着在一旁熟睡的婴儿问道。
算起来,已经足足一月了。
“因为好看。”
很明显,那巨虫的动作就变得有些缓慢了,嘴上的两根铁钳子也没有像方才那般狠狠道剪着,随着雪势越来越大,那虫子竟然慢慢掉落在了叶片上,再也不动,也不知是死了,还是睡着了。
安看着那叶茎,两眼放光,一时之间就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伤,就朝着燕开庭扑去,一把钻入燕开庭的怀中。
这叶片何等之厚,燕开庭的短刃刺了进去,什么也感受不到,只流出一道青色的汁液来,散发出的浓郁的青叶味道,让燕开庭一阵眩晕。
一开始,燕开庭还准备带安一起走的,可如今又来了一个婴儿,在梦里她的母亲雪女又向自己显现,那么,将安带到自己世界中,也许并不是一件很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