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四十六章 沙之眼

付明轩笑着道:“进去了你就明白了。”
燕开庭听了这话,冷笑两声,心想这人居然是比当年的自己还要嚣张。
燕开庭听到了多宝阁,也是眉头一皱,想起之前在玉京时和多宝阁结下的梁子,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多宝阁的少东家。
是以在这个集市之上,以物易物的方式更受人青睐,燕开庭和付明轩行于其间,左看看,又看看,好似就在逛着一个普通集市一般。
由此也可以窥见,多宝阁此次应该是派了不少的力量,想要进入探寻北荒,只不过这些上师的修为比燕开庭要递了个一两曾境界,再加上燕开庭有泰初锤在手,心下也不是很惧。
“维时师兄?”
这见这温润尔雅的少年分明就是冶天工坊的少东家,韩凤来。
“再说,”燕开庭望着韩凤来道:“我说过要把你送回基地。”
“你们先在这里住下,几天之后,秘境就要开启了,你们也好稍作调整。”
韩凤来苦笑几声,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付明轩笑了笑,道:“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名二重上师,正在荒野当中勘察,这沙之眼就倏忽而至,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毕竟人在其中,站也站不稳,不过,我却找到了另一个办法。”
付明轩点头道:“当年,不少门派弟子都殒命于此,不过,还是有人出来过的。”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随着付明轩朝着一处从上空看着稍大一些的聚居地飞了下去。
喵呜~冰灵望着谢无想叫唤了一声,谢无想望着它,眼神之中也是饶有兴趣。
进入庭院自后,冰灵从谢无想的怀里挣脱出来,就向着位于中间的大殿跑去,跑到门口,冰灵突然止身,坐在了门口,双眼紧紧盯着大门,却再不上前。
几乎走上几步路,就有人停立在付明轩面前行礼,一阵寒暄,付明轩虽然烦不胜烦,仍旧是顾念了礼数,一一行礼,燕开庭站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一个透明人。
付明轩道:“我看你这段时间整日待在藏书阁内,整个人的境界该是有上了一个层次,怎样,现在离第四重境界还远吗?”
“妖怪们进来了你负责?!”
燕开庭转过头去,看向外边,只见所有的摊贩和行人都是忙作一团,纷纷往房子里钻,而在聚居地之外的荒野上,一道滚滚黄沙之墙好似接天一般向着聚居地袭来。
“付首座!”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边慢慢寻找便是,切勿急功近利,根基一定要打好。”
云天韶此言既出,燕开庭和韩凤来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只见从云天韶后方走来几个黑衣大汉,居然都是几个上师境人物!
两人行礼之后,便走出茶馆,腾飞上天,掌柜目送着二人离去之后,转身看向二人坐过的桌子,一枚金块被笼罩在一层结界当中,闪耀着绚烂的金光。
“然后,我们要进去?”
一边说,燕开庭就走进了厢房,抱着冰灵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而此时,燕开庭正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从藏书阁走了回来,刚巧就碰见冰灵落在了萧庭院中,正蹲在青石桌上,舔着自己的一只小爪子。
“下山?”
燕开庭行走在基地内部,一边走着,一边在慧然真人的介绍之下仔细观看着。
“他不会心生芥蒂吧。”沈伯严问道。
那三名上师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又看一看那被韩凤来放倒在地的其余两名同伴,就逐渐靠拢,向后慢慢退了过去。
燕开庭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凤来顿了顿,便道:“不知燕兄有没有事?若是没事儿的话,可否陪我在这集市上转一转?我看了看,这集市还挺大哩!”
“有一种人,无论你与他多么亲近,你却觉得自己对他好似一无所知。”
有了秘境,自然就是要进去,只不过为何只有自己和付明轩两人?
看着燕开庭不高兴的模样,付明轩笑着道:“好啦!休息一会就随我去集市上逛一逛吧,这里原先也是一个小城镇,今晚的集市,应该是热闹得很。”
付明轩走在前,将孟尔雅送到了付府之后,也不停留,转身便和燕开庭继续飞行。
“哼!”云天韶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好,我爹还不依着我呢?告诉你们,等老头子一死,这多宝阁还不就是我的?!我看你们,是打不过人家才找借口的吧!”
燕开庭哼了一声,道:“我燕萧然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虽不说为你两肋插刀,但是既然处在这种情况之下,就不得不插手了。”
换了以前,燕开庭早就对那些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女子感兴趣了,只是现在心中都是谢无想,就算是原汁原味的美女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燕开庭也没什么心思了。
看着冰灵就欲离开,谢无想轻笑几声,道:“你真傻,给了你自由,你竟然还会自己找回来。”
燕开庭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将冰灵往怀里一抱,就道:“走吧,今日还是要早些休息,明日一早明轩还有话要对我说呢!”
燕开庭在后方唤了一声,蹲在青石桌上的冰灵吓了一跳,转过身去,连忙跑到了燕开庭的身边,一阵亲昵。
燕开庭心想也是,飞到北荒,以他们现在的速度也得要个十日左右,还是一路顺通,若是在路上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指不定还要耽搁到什么时候。
这片集市位于聚集地的西边,不在任何门派管辖之内,是以在那个地方,可以见到任何任何门派当中的人。
听付明轩又在卖关子,燕开庭就哼了一声,道:“不告诉就不告诉,都到这里来了,你还没说我们要带什么人回去。”
“走了。”身后的付明轩道。
总觉得经常见到她,特别是在仰望天空之时,无数个月夜,望着那掩映在云层之中的庭院之时。
燕开庭心下有些郁闷,但是也无可奈何,走着走着,路边一个表演吞吐火焰的节目引起了他的注意,停下脚步观看片刻,冷哼一声,道:“都是些骗人的小把戏!”
看到云天韶就准备砸门了,客人们都是一阵骚动,燕开庭也欲起身阻止,没想到刚站起身来,就被付明轩制止。
少有的孩子气般的得意神色出现在付明轩脸上,也只有在燕开庭面前,付明轩才会展示出符合这般年纪一样的神情来。
望向付明轩,只见付明轩摇了摇头,道:“不可。”
这一次,付明轩御剑飞行,为了节省付明轩的体力,燕开庭选择骑在冰灵的身上。
付明轩一笑,道:“那是因为我们让你看见的。”
燕开庭几乎是和孟尔雅一同喊出这句话来。
燕开庭道:“他给人的感觉十分温润和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奇怪。”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怕是此次行动,不仅是我们要和他分开,你我也要分开。”
“公子……”也传来了孟尔雅的声音。
付明轩道:“在那里有着一个秘境,已经到了开启之时,各大门派已经在那里建立起了自己的基地,已是经营了多年。”
循声望去,只见一袭白纱,手摇折扇的沈伯严笑着望着自己,燕开庭微微一愣,便转过身来,朝着沈伯严行了一礼:“沈首座。”
“就是骗人的小把戏,人家也是台下十年功呐。”
燕开庭望了望张维时,内心里道:“真是个细致敏感的人,这m.hetushu.com天空,难道还会有什么变化么?”
燕开庭心想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冰灵刚好废了这几天,累倒在了厢房之中,呼呼大睡也不陪自己玩,刚好与这韩凤来在集市上转一转。
按捺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孟尔雅恨不得抱着燕开庭一阵欢呼!燕开庭也感受到了孟尔雅的激动,便道:“你救过明轩的命,他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明轩,”燕开庭问:“张维时,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燕开庭一惊,竟然是多宝阁的云天韶!
三人在街上向前走着,这一次,不仅是付明轩,就连燕开庭都觉得轻松了许多。
韩凤来笑着道:“燕兄客气了,你可不是寻常弟子,小有门的核心弟子,我能与你说上几句话,已是高攀了。”
“你呢?”燕开庭问道。
“这里便是你们居住的院子。”推开一扇门,一个简陋的院子便出现在二人眼前,北荒地区多干旱,在这个院子当中,有一口水井,已是十分不错。
付明轩道:“这里,便是我们最后一个歇脚之处,下一站便是小有门在秘境旁建造的基地了。”
众人都甚惊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有人指着掌柜的一只手猛使眼色,众人才看了过去。
燕开庭也拱手道:“在下燕萧然,见过慧然真人。”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边好,有一事我要与你说一下,你这几日也好好准备一番。”
谢无想望着冰灵道,好似一人一猫,从前认识一般。
直到落地的那一刻,燕开庭才放开孟尔雅。
付明轩笑了笑,道:“不然你以为给核心弟子这么多资源干什么?要完成的任务自然是不一般。”
那几名上师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望着云天韶,面色阴沉如水,方才那名说话的上师哼了一声,就朝着云天韶拱手道:“是,我们五人是不才,无法战胜这两名上师,那就请少主另谋高就吧!”说完,那名上师就对着身后四人道:“我们走!”
张维时低下头来,看了看燕开庭,道:“集市好玩么?”
两人转过身来,只见从集市边缘的黑暗之处走出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轮着一个大锤子,扛在肩上,嘴里叼着一根茅草,望着韩凤来眼中饶有意味。
“燕兄好眼光,这个石雕,当真是栩栩如生。”
云天韶正欲松一口气,就感到一股大力击打在自己的左脸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就从嘴里飞了出去,自己整个人也腾空上天,轰的一声,云天韶就感到脑袋一晕,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两人用过饭菜之后,喝了点茶水,付明轩便道:“想必张维时也要到了,你看这院子有三间厢房,有一间应该就是他的。”
“维时师兄,有什么不对劲吗?”
谢无想蹲下身来,将冰灵抱在了怀中,冰灵先是一阵挣扎,随后就温和下来,缩在谢无想的怀中。
慧然真人虽然在门内不为长老,但也是资历较深的真人,就是付明轩也要给他行礼,燕开庭又怎么敢端着架子。
付明轩淡笑道,向燕开庭扔了一个馒头来,燕开庭接住后,傻笑道:“昨晚睡得有些晚,不过倒是很安稳。”
这一次,两人划了两天两夜的时间飞行,便看到远方出现了一片片好似聚居地但是规模更大,划分的更加整齐的居民区,付明轩指着一块较大的片区道:“那里,便是小有门的基地所在。”
转过头来,云海翻涌,清晨的曙光照耀在其上,金光灿灿,燕开庭朝着二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望着脚边的冰灵,冰灵会意,跳到了他的肩上,三人便向着云海跳了进去。
此时,面对着三个上师的燕开庭决定不再与这些初级上师耗下去,于是化身为一到飞影,迅速冲到一名上师面前,一拳便轰在那上师的肚子之上,本来燕开庭的神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这一拳还加持了几缕真气,顿时那上师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就连燕开庭和付明轩也皱起了眉头,这小子也太不识相了!
“越往北荒,人烟就愈发稀少起来,当日我门中弟子前来探索寻找秘境时,也吃了不少苦头。”
修道人士往往一高兴,出手的就不只是钱财这么简单,扔出几个法器或者一些稀奇玩意来,这些戏子到了别处,就能以更高的价格卖出。
“走吧,燕兄。”笑着走到燕开庭身边,韩凤来道。
行于其中,周围人声嘈杂,一些摊贩贩卖了一些充满了异域风情的货品,往来的行人也不多,但一看就知道是来自中原的人士,当地的居民虽然很少,但是也非常显眼,他们男的都缠着头巾,留着络腮胡子,女的则全部带着面纱,身穿颜色鲜艳的裙子,身姿婀娜,面纱之下的面容,想必也是风情万种。
只见张维时负手而立,望着天空那个仿佛若有所思。没想到张维时已经来了,望了望付明轩的房间,没有灯光,看来还没有回来。
燕开庭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孩子气,没想到这韩凤来竟是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一般,在集市之上这也惊讶,那也赞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乡下来的小少年,谁能想象他竟然是冶天工坊的少主。
付明轩接过之后,整个人就顿了顿,随后神色就安定下来,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地道:“终于清静了。”
“喵呜~”冰灵又是一声叫唤。
两人短暂的歇息之后,又开始出发,这一次,他们飞了整整三天三夜,才找到一处城镇歇脚。为了赶时间,这一次两人也没有歇脚很长时间,补充好体力,睡了一觉之后,两人又连续飞了三天三夜。
北荒是如此遥远,遥远的燕开庭从未有过想法,自己在某一天也会到哪里去。
只见这掌柜脸上毫无惧色,迎上了云天韶的目光,脸上仍然挂着毫不失礼的笑容,道:“方才也说过了,若是贸然打开门的话,这一屋子的客人不可避免地都要沾染上邪气,那些妖怪们很可能卷土重来。”
走到掌柜面前,云天韶恶狠狠地问道:“我再问一遍,你开不开门?!”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当然要进去,不过,这一次进去可不是拿什么宝贝,而是要抓一个人回来。”
“走吧,集市现在该是热闹起来了。”
想到这里,燕开庭在心中又将付明轩骂了一通。
“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自己的少东家被如此对待,那些彪形大汉也着了急,抄起武器就朝着掌柜冲了过去,只是还未冲到掌柜跟前,就一个二个地飞了起来,随后也像云天韶一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说完,沈伯严便从袖间拿出一个香囊出来,递给了付明轩。
“燕兄不必客气,叫我萧韶便好。”韩凤来望着燕开庭,一双鹿眼之中尽是他乡遇旧识的惊喜之情。
怀中的冰灵,也蜷缩在燕开庭的怀中,在这一片温暖之中,冰灵也渐渐进入了睡眠之中。
只听谢无想一边抚摸着它,一边道:“你哪里需要面对,这来四面八方的恶意,或者是不屑呢?人们看到你,均是惊叹,看到我,却更多的是嫌恶。”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燕开庭天天泡在藏书阁,冰灵又觉得无聊起来,整日地在飞灵峰上到处乱跑,这一日,它在后山跑着跑着,猛地就停下身来,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和_图_书
“还记得这一切吗?”谢无想缓步走到冰灵身边,冰灵转头望了一下她,喵呜了一声。
只见他仍是不依不饶,道:“我可是多宝阁的少东家云天韶!哼,你们都不知道多宝阁吗?”
燕开庭冷笑几声,道:“说这么多干什么,有这闲工夫,还不如一块儿上!”
“喂!韩凤来,怎么见了本小爷就往回走啊?!”
但是两人心中确实明白得很,集市虽然简单,但是行于其间的人,并不简单。
“不过,公子我听说那北荒凶险异常,此去也不知道是完成什么任务,工资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他……有点奇怪。”
冰灵蜷缩在谢无想的怀里,发出低沉的叫声,好似在回应着谢无想。
掌柜却是满脸堆笑地招呼着伙计们上热茶,不知不觉时间过去,掌柜又靠着门听了听,便道:“过去了,过去了。”
慧然真人点了点头,道:“在下接到门内的密令,据说付首座将会和维时弟子和萧然弟子一同前来,那维时弟子在下自然是认得的,只是这萧然弟子入门时间尚浅,在下还未见过,还请见谅。”
燕开庭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也就不让张维时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便好了。
两人降落在小有门的基地当中,顿时有一批人前来将他们簇拥在内,为首的一个年纪有些大的穿着小有门制服的中年男子走到付明轩面前,望了一望付明轩还有燕开庭,便拱手道:“付首座,想必这位是萧然弟子吧!”
“付首座,今日来的可真早!”
张维时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好似是一模一样,却又有几分不同之处,可是我看不出来。”
沈伯严望了一望付明轩,行了一礼,便道:“付首座既要,容照又岂有不给的道理?”
集市上人声鼎沸,许多门派弟子平日里难得有机会在这种地方放心玩闹一番,就连赌场青楼什么的,虽是简陋,但仍是门可罗雀,客人络绎不绝。
围绕在一个杂耍艺人周围的,全是白衣青衫,一眼便知是门派中人的弟子,其中不乏有许多付明轩熟识的人,付明轩向来不爱寒暄之事,为了避免麻烦,就绕开了走,只不过怎么走,这街上到处都是相识之人。
“妖界?”燕开庭睁大了眼睛。
沈伯严点了点头,付明轩也道:“你若是真累了,早点回去也无妨。”
燕开庭愣了一愣,哦了一声,道:“好的。”
燕开庭就欲说自己准备回小有门基地了,就看到韩凤来的脸颊红了起来,于是便想到了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找不到路的窘况。
年轻男子却是不依,道:“我说打开就打开,你听到没有?!他们怕,本小爷可不怕,耽误了小爷的事儿,你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燕开庭眼珠一转,“难不成是元籍真人?”
向着慧然真人行了一礼,两人便目送着慧然真人离开。
此言既出周围的客人们都是一阵哗然,道:“你又是何人?!”
看到了这么丰盛的肉食,不止燕开庭,就连冰灵眼中的蓝光,都愈发闪耀起来。
燕开庭摆了摆手,道:“无妨,你忘了?我和从前已经不一样了,连雪乡那种地方我都可以生活下去……”
客人们都点了点头,已经是等了大半天,也不在乎那一时半会了。
说完,谢无想就腾空上天,朝着空中庭院飞了过去。
“你……又迷路了?”燕开庭问道。
在把韩凤来送到冶天工坊的基地之后,走在回小有门基地的路上,燕开庭轻笑几声,心想韩凤来那小子还挺狠的,都是三大炼器工坊的少主,他竟然将云天韶打成那副熊样,完全是不给多宝阁一点面子。
两人点了点头,便在慧然真人的带领之下,朝着基地内部走去。
付明轩仿佛看出了燕开庭的疑惑,道:“越是荒僻的地方,越是卧虎藏龙,还是将好奇心收起一些,以免惹祸上身。”
两人一猫几乎是狼吞虎咽地将面前的一大盆肉全部吃完,冰灵还不满足,抱着一大块牛骨头就在上面磨起了牙齿来。
与韩凤来虽然交情一般,但是在玉京城那一次与花神殿的对决当中,韩凤来多少还是帮了自己的忙,若是就此走掉,恐怕违背自己的道心,如此想着,燕开庭是如何都不会走了。
虽然燕开庭速度快,攻击也没有怎么给那三名上师多么大的伤害,但是足以震慑那三名上师,燕开庭拍了拍手,道:“不是还要进秘境吗?在这里落得个重伤,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孟尔雅笑着给付明轩倒了一杯热茶,付明轩看她气色甚好,便道:“你幼弟最近在付府已经开始上私塾了,你自从进了小有门便从未下山,你这几日收拾一番,与我们一同下山吧。”
燕开庭走过不少城镇,也去过一些聚居地,但是这种建立在戈壁荒野之上的聚居地,还是第一次去。
孟尔雅还是皱着眉头望着燕开庭,道:“无论如何,都要记住,照顾好自己。”
“怎么,还在装么?”
怕只怕那些上师跟燕开庭玩起命来,自己负了伤,接下来门内的任务就没那么好办了。
“那你呢?”燕开庭问道:“你虽然比他们修为都要高,但总归人单力薄……”
云天韶狠狠地瞪了一眼掌柜,就欲走到门前,准备一拳轰在门上。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和付明轩一同朝着集市走去。
沈伯严关切地问道,燕开庭打出来的半个哈欠顿时就止住了,转过身来,向着沈伯严拱手道:“多谢沈首座关心,如今我也是小有门的弟子,就叫我的皓‘萧然’便好。”
燕开庭点了点头,望着孟尔雅笑了。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好好准备着,燕开庭唯一的盼望就是在离开之时,能够再见到谢无想一面。
沈伯严轻笑两声,正欲说话,就被刚从人群当中钻出来的付明轩插了一嘴,道:“沈首座有如此避身好物,也不给在下分享分享?”
云天韶可不认识燕开庭,但既然燕开庭执意要插上一脚,那么他也没办法,于是用锤子指着燕开庭道:“哼,既然你这么想插上一脚,那么本小爷就叫你们二人一同好看!”
燕开庭冷笑一声,瞥了一眼云天韶,瞬时又将一片雷火带了过去,那云天韶赶忙就躲在一个店主早就跑了的摊子后,结果还是被雷火狠狠地轰到了一边。
这茶馆的老板一看就知道不为凡人,虽然和客官们点头哈腰,但是燕开庭居然感知不到他的修为。
燕开庭点头道:“他的确没有和我们分开住的道理,只不过,我们进入秘境之后,还要一同行动吗?”
韩凤来涨红了脸,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道:“实在是……不该一个人出来。”
“冰灵!”
韩凤来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转身向着燕开庭道:“燕兄,今日对不住,这是我和云少主的恩怨,着实与你无关,你就先请回吧。”
竟是谢无想!
付明轩微微皱眉,道:“如今也是没有办法,若是不让他跟着来,依着他的性子,劝都劝不回去了。”
燕开庭问道:“应该不远了吧?”
付明轩笑了笑,朝着门外抬了抬头,示意燕开庭朝外面看,道:“你看,什么来了?”
冰灵点了点头,望着大殿许久,才缓缓转过身来和_图_书,向着院门走去。
飞行的过程中,燕开庭紧紧抓着孟尔雅的手,孟尔雅的修为还不到上师,如此高速的飞行恐怕她掌握不好平衡,伤了自己。
“要找死你一个人去死好了,别拖上我们!”
哎哟一声,云天韶站起身来,衣服头发都被烧得焦黑,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灰头土脸的,望着燕开庭,忌惮神色已然掩饰不住,这人也不过就是个上师,为何在对付三个上师的同时,还有余地来对付自己?
付明轩也朝着这中年男子行了一礼,道:“慧然真人。”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不远了,只是我们暂时还需在这个聚居地待上一待。”
“维时师兄?”
冰灵转过头来望了一眼谢无想,随即就头也不回地走出院外,跳入云海之中,准确无误地落在了萧庭院中。
以前自己不为门派中人,沈伯严的身份对于自己其实就是一名上师,什么首座的他根本不关心,而如今自己也入了小有门,若不顾念自己和付明轩的交情,怕是连话都跟他们说不上吧。
付明轩点头道:“是的,下山。门内这一次派遣的任务,我和你,需要去一次北荒。”
望着这一行人离去的背影,燕开庭和付明轩转过身来,向着掌柜拱手道:“多谢掌柜的,这些人,是该得到一些教训了。”
燕开庭看着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从沈伯严身边走来走去,竟然好似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就算望了望他,也就只当他是一个普通人一般。只是按照道理来讲,沈伯严作为第一大门派元会门的首座,认识他的人自然要是在付明轩之上。
听到燕开庭这样说,韩凤来才收起窘迫的表情,孩子般笑了起来,道:“麻烦燕兄了。”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燕开庭扛起了这名上师,朝着另外一名就要攻击燕开庭的上师扔了过去,那名上师避无可避,就与那吐血的上师滚倒在地,此时,燕开庭已然冲到了另一名上师面前,一拳就打在那上师的下巴上。
其中一名上师皱了皱眉,望着云天韶道:“云少主,我们本来是要去秘境完成门内任务,不是来帮你打架的,这让老阁主知道了该多不好?!”
听见有人说话,燕开庭蓦地转身,只见一抹明媚笑容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袭白袍,头戴凤翎,手摇折扇,对着燕开庭拱手道:“燕兄,好久不见。”
燕开庭茫然地摇了摇头,道:“不知。”
“北荒?”燕开庭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道:“那可是大陆的边界,传说中人妖两界的分界之地。”
望着燕开庭,云天韶就有些忌惮起来,看来,这个人的锤子,才是最厉害的!
“竟是香焚?”
燕开庭望了望付明轩,道:“当真有这么厉害?”
“……”
云天韶狠狠地瞪了一眼燕开庭,抬起手来,对着后方的五六个上师道:“我们上!”
只不过,有一个人站起身来,道:“既然马上就要过去了,那便把门打开,小爷我还着急着赶路!!”
只要付明轩一被人围住,燕开庭便钻出人群,就准备自己四处看看。
望着有着不输于自己速度的冰灵,付明轩笑了起来,道:“你可知,我们此去北荒有什么任务?”
付明轩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沙尘暴,其中不知有多少魑魅魍魉,就算是真人,在这沙尘之中,也不敢贸然前行,何况是我们呢?”
顿了一顿,付明轩道:“对了,张维时也会到来,本来你二人应是一同,只是我不放心罢了。”
看着自己的手下有了畏敌之心,云天韶就急了眼,站起身来,就冲着那几名上师喊道:“喂!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他们两个给我打趴咯!”
韩凤来转过身来,道:“如此也好,有劳燕兄了。”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伴随着一声尖叫与周围客人们的惊呼,云天韶好似被一双手给紧紧握住,不断地腾空,然后重重摔倒地上,不断重复着,不到片刻,云天韶就被砸的七晕八素,口吐鲜血了!
走着走着,燕开庭感觉两人竟是与基地所在之地越来越远,环顾四周,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集市的边缘,燕开庭叫住韩凤来,道:“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基地吧。”
燕开庭正欲发问,付明轩就摆了摆手,道:“先不说这个,路途遥远,咱们还需节省体力才是。”
燕开庭和孟尔雅相视一眼,望着付明轩笑着点了点头。
燕开庭仍是不解,道:“那又为何,我看得见你们,还是如以前一模一样的?”
拱了拱手,燕开庭转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收起了自己刚想要释放出的神识,不知道为何,在他收起的那一刹那,正在和一些客人们开着玩笑话笑着的茶馆掌柜好似望了一眼自己,燕开庭一愣,便收回了目光。
顿了一顿,付明轩又道:“这几日你们俩都好好准备一下吧!”
燕开庭点了点头,他倒不是畏难,只是有点惊讶罢了。
他总觉得,谢无想和以前不同了。至于哪里不同,他也有些说不清楚。
燕开庭也懒得跟这些上师废话,回头一看,只见韩凤来已经和两名上师缠战在了一起,燕开庭也抄起泰初锤,几团雷火就轰了过去,那三名上师虽是躲得快,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一点轻伤。
燕开庭哑然,不解地抓了抓头,道:“这是个什么宝物,居然可以让别人不认识你?”
几乎就是在门打开的那一刹,云天韶和他们的手下便像麻袋一般被扔在了大街之上,那些手下们赶忙爬起身来,搀起云天韶,屁滚尿流地就跑了出去。
“你看!”付明轩指着一些小聚居地,对着燕开庭道:“那些,以前都是没有的,只不过随着北荒秘境的发现,为了方便前去秘境之人,这几年才建立起来的。”
燕开庭摆了摆头,道:“说不清楚,不过这一次既然要和他一起进入秘境的话,我还是想要了解了解他。”
这少东家名字听起来温文尔雅,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没有眼力见儿的粗犷汉子,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哦?为什么?”燕开庭倒不是害怕一个人行动有什么,只不过和付明轩十分默契,两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真的?!”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道:“那你是怎么逃脱出来的?”
付明轩道:“当时也是运气,这戈壁滩上到处都是风化了的巨石,我被吹到一方巨石之下,刚好有一个石洞,我便钻了进去,升起结界,也就躲过了这一劫。若是没有一个藏身之处,就是我也没有办法。”
燕开庭笑着点了点头,道了声知道了,就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心想这张维时说话怎么就和付明轩一模一样,没事就开始训诫自己了。
没想到燕开庭竟然一上来就发出此大招,云天韶在一旁侧目看这,看见燕开庭手上的泰初锤眼睛就眯了起来。
无论是四大门派,还是其余七派,还是各个大大小小的门派,只要想在这北荒秘境当中分一杯羹的人,都可以见到。
沈伯严点了点头,两人便朝着一间小茶馆走去。进入茶馆的刹那,一道无形屏障便将整个茶馆笼罩在内。
付明轩轻笑两声,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心里这么想,嘴上,燕开庭还是问了句:“那师兄看到有什么不同http://www.hetushu.com了吗?”
说完,那身后的五六个上师顿时就将燕开庭和韩凤来包围,眼中尽显狠厉神色,一看那装束,便知道是多宝阁门下的上师,自然听从云天韶的指挥。
说着,围坐在少年身周的一群彪形大汉都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盯着周围的客人们,有些客人们听到是多宝阁,便敢怒不敢言起来。
“抓一个人?”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道:“抓什么人?”
燕开庭的心思还未完全透露出,就被那掌柜的给感知到了,燕开庭心下暗惊,老老实实地就收起了目光,专心喝着茶,逗一逗冰灵,和付明轩聊一聊天。
“哦?什么?”燕开庭凑上前来,问道。
天色一暗,付明轩便过来敲门,燕开庭从入定中醒来,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就前去开门。
“什么?”燕开庭好似在听说书一样,充满了兴趣,要是自己一不小心进了沙之眼,先赚取一点经验也是好的。
“好不容易等到你落了单……我看那个姓钱的老头子,我看你怎么逃?!”
付明轩哈哈大笑几声,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便是你兄弟我!”
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这名男子不过是一个刚过了“离”境的初级上师而已。
客人们点了点头,有的就道:“那若是万一暴露在了沙尘之中,该怎么办呢?升起结界可有作用?”
“都是一些杂碎,怕他们干什么?!哼,你若不开,就别怪小爷将你这破店子给砸咯?!”
韩凤来笑了笑,道:“竟然是云少主,萧韶在此有礼了。”
谢无想道:“那好,我便带你去见一见他。”
沉默片刻,谢无想又问:“你想去见一见他么?”
燕开庭无语地撇了撇嘴,道:“那我便陪你转一转吧,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冶天工坊离我们小有门的基地并不是很远。”
韩凤来露出一个孩子般的纯真笑容,道:“不干什么。”
看见是燕开庭,张维时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应了一声:“啊,是萧然师弟啊。”
谢无想道:“他闭关已经很久了,在这里,全是他的气息,就好似见到了他本人一样。”
虽然自己也是个上师,但是那也是在门内的各种秘法的加持下将自己强行突破的,否则这一次的北荒秘境,自己能不能来就还要另说。
集市看起来和普通集市差不多,摊贩们贩卖着北荒特色的商品,琳琅满目,街边都撑起了彩灯,还有不少杂耍的艺人戏子,摆着台子博客人一笑,赚取着在别处赚不到的金银财宝。
被燕开庭提起来的冰灵感到十分委屈,喵呜了一声,两只水蓝色的眼睛就盯着燕开庭,眨了一眨。
燕开庭点了点头,到底是首座,玩的路子就不一般。不知道为什么,燕开庭总觉得和两人走在一起,自己蛮有压力的。
“各位客官,这关上门,风暴中的妖怪就进不来了,他们只会抓那些完全暴露在沙尘之中的人,接触到那沙尘,等如说是沾染了邪气,最容易招惹妖怪了!”
两人点了点头,掌柜的便笑着道:“近些天来,去那边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多亏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们的生意也好做起来了。”
怀中冰灵抬起头来,望着谢无想,竟像一个孩子一般点了点头。
燕开庭撇了撇嘴,道:“一般般,只是遇到了点麻烦。”
付明轩道:“进入秘境之前定是会告诉你的,只不过这还有几天时间,人多眼杂,不方便。”
燕开庭又打了几个哈欠,走到了张维时身边,只见张维时也不回答他,仍是怔怔地看着天空。
燕开庭也顺着张维时的目光看向天空,一轮皎月挂在天边,没有云层遮挡,也没有什么星光。
“师兄何时到的?我和寒州师兄方才去集市了,因为困倦,就先回来了。”
沈伯严笑了笑,道:“人还是原本的人,只不过在别人眼中,我们已经变换了音容了。”
“燕兄,是否困倦了?若是困倦了,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掌柜笑了笑,道:“这沙尘完全经过少则一天半夜,多则就是几天几夜,再加上那沙尘之中据说有着极为强悍的风力,人能够站稳就已经是不错了,升起结界,还是有些困难。”
“有些时候,我宁可和你换一下……”
燕开庭循声望过去,只见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长得虎背熊腰的,操着一口中原口音,朝着掌柜叫道。
付明轩点头道:“他……平日里无论是对师长,还是对弟子们,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在门内的风评十分好,看起来好似一无所求,但是,接触过他的人,从来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看着云天韶这么嚣张的态度,燕开庭也皱了皱眉,还没说话,就只听见云挺少望着自己,道:“你又是谁?哦!小有门,哼!看在你是小有门弟子的面子上,今日我和韩凤来的恩怨不牵扯你,你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燕兄……”韩凤来还欲再说,却被燕开庭制止道:“好了,不用再说了……”
那五名上师说走就走,云天韶简直傻了眼,想要开口,又拉不下那个脸皮,只是自己面对着燕开庭和韩凤来,又更是心虚起来。
张维时轻笑两声,道:“啊,没什么,只是第一次到这里时还是五年前,那段日子,也这样望着这片天空,现在想看一看,现在的与过去的有什么不同。”
酒馆的掌柜一边点着蜡烛,一边对着茶馆中有些愣神的客人道。
只见掌柜脸上仍然挂着笑容,站定在原地不动,望着云天韶,而他的右手,却做出抓东西的姿势,小幅度地上下摆动着。
“这人……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还未想起是哪里听说过燕开庭,顿时一团雷火就朝着自己飞来,云天韶一声怪叫,屁滚尿流地就躲在了一旁。
付明轩道:“他就是这种人。”
不过有着尚元悯这样一个三十岁出头就成了二重真人的天才在前,无论是张维时,还是付明轩,光芒都黯淡了几分。
付明轩话语刚落,这间茶馆的店家就招呼着伙计们赶快关门关窗,顿时茶馆里也忙作一团。门窗关好之后,店家点起蜡烛,对着客人们一阵点头哈腰地道歉。
自从进入小有门之后,孟尔雅真的从未下过山,一想到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和幼弟,孟尔雅就有些开始坐不住了。
燕开庭笑了笑,回礼道:“韩少主,好久不见。”
两人并肩向回走着,只不过还没走上几步,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叫声。
听到这番话,付明轩和燕开庭愣了一愣,随即会意,便向着掌柜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
打了一个饱嗝,燕开庭傻笑着望着付明轩,道:“这边的肉可真好吃!”
回到小有门基地时,已是夜半,推开院门,燕开庭打了一个哈欠,便看见有人负手站在院子中央,抬头望着天。
看着燕开庭消失在了街道的付明轩和沈伯严,相视一眼,均是叹了一口气。
两人刚进屋,两名童子就端着一些热茶水和饭菜进了院子,说是慧然真人提前为二位准备的。
燕开庭却是摆了摆手,道:“如今物是人非,我已不再是燕主,入了小有门,也就是一个寻常弟子罢了。”
掌柜哈哈大笑几声,道:“指导谈不上,不过,有些事情多加注意一些就是。”
“醒了?”
“呸!”云天韶重重和_图_书地啐了一口,道:“上次你把我打了的事儿还没找你算账,我就不信这一次,你能逃出本小爷的手掌心!”
众人哪里还有意见,感谢还来不及,连连道谢,燕开庭和付明轩也朝着掌柜拱了拱手,行了一礼。
“这……?”燕开庭惊讶地望着沈伯严,不知道为何周围人都好似不在意他一般。
“哦?为何?”
好像长舒一口气般,付明轩和沈伯严看着自己,燕开庭心中虽有些不舒服,但他想到付明轩和沈伯严的身份,做到这里,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这是沙之眼,来自妖界。”
两人坐在院中,孟尔雅起床之后看见二人,赶忙为二人沏了一壶热茶过来。
“你又到哪里去了!”燕开庭将它拎起来,道:“成日在这小有门中乱跑,是不是又到处去找女弟子了?”
付明轩笑了笑,道:“前几年来这里荒芜一片,现在这么热闹,我还想还好看一看。”
这茶馆掌柜,看起来四五十岁左右,身材不胖不瘦,满脸的和和气气,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道线,和客人们说起玩笑话来妙趣横生,一看就知道是个十分圆滑的人物。
沈伯严笑了笑,对着燕开庭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道:“可别这样叫我,以免这些人发现我,叫我也落到付寒州那种境地。”
那与燕开庭缠战在一起的上师们一个二个都不比云天韶差,听见雨天少如此喊叫,都是无语的表情,谁不知道他锤子厉害?还要你说?再加上,抢人家锤子也得靠的近才是啊!
十七岁的话,能成为核心弟子应该已是高阶上师,这种年纪的话,已经可以算作是天才了。
坐在茶馆之中,燕开庭喝了一大碗茶,随扈,小二又端来一大盆牛肉,羊肉过来。
翌日清晨,燕开庭刚醒来,走出院子,就见到付明轩已经站在了院子中。
“哦?怎么说?”
掌柜的被叫住,转身过来向着那名年轻男子笑着拱了拱手,道:“这位客官,现在外面风之眼虽然声势减小,但是终还是没有过去,我这门一打开,外边的魑魅魍魉不都进来了么?!”
燕开庭笑道:“不远了,只是觉得,存在着什么东西被我打破,但是还未找到那个东西罢了。”
见众人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掌柜又道:“总之,误入了沙尘之中的人,不论是何等修为,就没有见过有人出来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子外的簌簌响声渐渐变小,也没有那种敲打门窗的声音了,那掌柜的走到门前,将耳朵贴在了门上,片刻之后就笑着向客人们道:“各位客官,您们真是好运气,这一次的沙之眼过去的还挺快,半个时辰之后,应该就是完全过去了,还请客官们再耐心等待片刻。”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不知前辈是否有什么建议指导一下我们这两个小辈,我看前辈在这北荒居住已久,经验应该也是极为丰富。”
说完,转身就欲离开,只是还未走上几步,眼前就出现了韩凤来的身影。
面对着满地哎哟叫唤的人,掌柜收了手,朝着后方惊讶的合不拢嘴的客人们行了一礼,道:“还请各位客官不要见怪,本店免费赠送大家一些热茶,权当做赔礼道歉。”
只是三人对这些风月场所不感兴趣,燕开庭虽然不知道一向喜爱清净的付明轩为什么想要到这集市上逛上一逛,但是看到了沈伯严,他就觉得付明轩自有打算。
刚从人群当中钻出来,燕开庭喘了一口气,丝毫不理会付明轩求救的目光,燕开庭便笑着向着街边的一处卖着各种造型石雕的摊子走了过去,刚拿起一个约有手掌大小的石雕起来把玩,就听见身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掌柜看了看付明轩,又将目光移到了燕开庭的身上,最后又瞧了瞧冰灵,笑着道:“二位也是去那北荒秘境的?”
付明轩沉默片刻,饮了一口热茶,道:“他自小生长在小有门,十七岁那年,便成为了核心弟子,一直到现在。”
燕开庭望过去,整个基地呈现成一个半环形,而小有门的基地就位于这个半环形区域的中心位置,根据付明轩的介绍,小有门基地的一边是元会门,而另一边毗邻的,居然是多宝阁。
燕开庭笑了笑,道:“大概是师兄旅途劳累了吧,休息一日,明日再看,或许那不同之处就清晰起来了呢!”
“只因为你的外在是一只猫,而我的外在却是一个人罢了。”
“这……这是?”燕开庭看得呆了,就算是沙尘暴,也不至于庞大到了如此地步吧!
慧然真人看着燕开庭也是知事达理,便道:“二位辛苦了,先到基地里面再说吧。”
这边走一走,那边看一看,付明轩和沈伯严两人之间讨论的都是一些连燕开庭都觉得无聊的话题,什么这串珠子的产地在何方,有个泉眼在沙漠百年不枯竭等等等等,燕开庭走着走着就打起了哈欠来。
付明轩狡黠一笑,道:“你猜猜是谁?”
两人飞到傍晚,便在一个城镇当中歇了下来,坐在茶馆里,两人听着周围人讲着一些奇闻轶事,喝着茶,飞行一天的疲惫,也渐渐散去。
燕开庭望了望付明轩,又看了一眼沈伯严,两人眼中居然都是希望他能够早些回去的眼神,他心下就明白几分,点了点头,道:“好。”
燕开庭道:“哪里的话,真人在外辛苦经营,自然不识我这个进门不到半年的弟子。”
不过燕开庭也是毫不在意,自小付明轩就是万人瞩目的焦点,他似乎也喜欢躲在付明轩的光芒之下,享受自己的自由。
听店家的口音,应该也是中原人士来到此处做生意,看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吧。
掌柜的嘿嘿地笑了几声,道:“此去北荒,一是戈壁,二是沙漠,戈壁之上防风,沙漠之上谨慎流沙。”
只是到了要离开的那一天,燕开庭却还是没有见到谢无想。
燕开庭点了点头,茶馆里一片安静,窗外风声呼呼作响,时不时还会传来敲门声,一些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瑟瑟发抖,生怕外面的魑魅魍魉都钻了进来,但是燕开庭知道不会,一道结界已然将整个茶馆都包围在内。
站在悬崖边,他望向背后的小有门,望了望空中庭院,他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好像是少了一块什么东西。
燕开庭仔细看着,这天空也没什么不同嘛。
张维时点了点头,道:“都是门派中人,小小摩擦都是难免的,不过,还是要保重好身体,免得还未进入秘境,自己就先出了问题,完成不好门内的任务,当心回去不好交代。”
看着韩凤来笑着打出那一拳,就连燕开庭也觉得自己的左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那在地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的云天韶,嘴里的牙齿都该是要少了一半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云天韶便站起来冲着自己的手下喊道:“抢他的锤子!抢他的锤子!”
谢无想哼了一声,道:“你与我,也并无二致,都是被造之物,可是相比之下,我比你要可怜太多。”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钻进了自己的厢房中,入了定,权当做休息。
韩凤来望着燕开庭,点头道:“谢谢燕兄。”
云天韶顿了顿,捏起了拳头,转过身来望着燕开庭和韩凤来,涨红了脸,道:“今天就先放过你们!他日再见,定要你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