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四十七章 寻人

“那我……要在你这儿干多久才能还清那一壶茶水啊?”燕开庭问道。
“五六七,我还叫八九十呢!”燕开庭哈哈道。
劈了一天的柴,睡在茅草房里,燕开庭竟还觉得无比香甜,一夜无梦。
秘境入口位于一处沙漠地区,此时,这一片区的沙漠就像天穹一般正呈现着旋涡状朝着一个中心慢慢流转而去,指着漩涡的中心,张维时道:“就是那里了!”
直到掌柜抱着冰灵消失在院子尽头的厢房里,燕开庭才觉得浑身一轻,又能走动起来,看着这一堆如小山似的柴垛,燕开庭对着掌柜腹诽道,“真是厉害,居然将冰灵给抱走了,这下自己是想逃也不能逃了!”
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燕开庭也是不得不从,老老实实接受了接受了这个称呼,尽管他十分不愿意。
付明轩笑道:“也是也是,萧然,你就先放手吧!”
燕开庭道:“贝壳?”
说完,付明轩就拿出一个钱袋子,往桌子上一道,起码有几百个壳子就散落出来,看的燕开庭都惊了。
清微尊者也被燕开庭的举动下了一跳,本来一开始就知道燕开庭是小有门弟子,也大概知道燕开庭来到秘境当中的企图,于是突发奇想,把他留了下来正好帮一帮自己店里的忙,毕竟,小魔怪还是不如人好用啊!
听到“清微尊者”这四个字,跌倒在地的燕开庭不敢相信得望着那中年掌柜的,脸上市侩气息十足,眼睛当中除了钱就是钱,对他除了剥削就是剥削,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清微尊者??
燕开庭收起那一枚壳子,道:“这是茶钱!”
云天韶傻笑道:“进入秘境前阁内给的!”
听到燕开庭回答,那掌柜的才喜笑颜开,道:“那好,那好,你跟着我到后院去一下。”
说完,燕开庭就伸出了自己因为劈柴磨得满是血泡的手。
清微尊者指着躲在后面看好戏的五六七还有八九十,道:“我走了,这个店谁来管?我还不得好好安排一下才是。”
“这么多?!”在燕开庭面前,是足有他一般高的柴垛啊!
五六七愣了一愣,道:“八九十还在前面收拾呢,你认识他?”
燕开庭喝完一壶茶,心下也有了自己的打算,寻思着向着那个什么管制阁打听打听,若是清微尊者长居于此地,想必也是在那个什么管制阁有所登记。
清微尊者道:“这萧然喝了我的茶,现在还是我的人呢!”
听到这里,燕开庭就对小有门基地当中的人一阵腹诽,这也太不靠谱了吧!多宝阁都还知道壳子呢,怎么都没听那些人说过!
按照燕开庭接到的消息,秘境最早也是在三日之后开启,为何今晚就毫无征兆地开启了?
燕开庭落在地上,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掌柜听了这话,微微一愣,随即轻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是我的伙计,只有我问你的份儿,我干嘛回答你!赶快把这些柴火给我劈了,不然今晚不许吃饭!”
燕开庭顿了顿,道:“你有壳子吗?”
“哼!”掌柜哼了一声,道:“你们这些外乡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要换一个壳子,至少也得这么大的黄金才是!”
“你有多少?”燕开庭问,手就伸向了云天韶。
那狼魔哼哼两声,道:“新来的?新来的还不去管制阁报道?!想在我们流沙镇待下去,就得去管制阁登记?!”
“萧然弟子,萧然弟子,你快起来~”
燕开庭还没来得及把这小二的嘴捂上,就只听见后厨里传来一阵低沉浑厚的声音,“是谁敢在老夫的地盘上喝茶不给钱啊!”
可谁知这燕萧然是个大户人家出生,干起活来虽然动作快,但居然生出了满腹的怨念,如今当着首座的面子闹出这么一出戏来,清微尊者的脸涨得通红。
云天韶脸一红,紧紧捂住自己的钱袋子,道:“不多了不多了!!”
清微尊者望了望付明轩,哼了一声,道:“真是个小怪胎!”
“真的?”燕开庭问道。
付明轩笑了笑,道:“这好办,我给您买下来就是。”
缓缓下降时,燕开庭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城镇。
“这……?”燕开庭看得惊了,仿佛这个漩涡没有边境,迟早有一天也会将处于地面上的人给吸入似的。
张维时此时仍然站立在院中,就像方才一般抬头望着星空,看到燕开庭站立在门前,转过头来,道:“看见了吗?”
“这……”清微尊者干咳了两声,道:“这不还是在磨练你么……”
就如噩梦一般,那幕景象缠绕在韩凤来的脑海之中,好不容易将其压制住了,但他知道,总有一天,沈伯严会找来,而那一天,就是自己的死期。
鼠魔小二笑了笑,对着外边指了一指,道:“客官,您顺着这条路直走个半个时辰就到了,近的很!”
燕开庭虽然心中蛮不愿意,但是思来想去,这也不算耽误自己寻找清微尊者的办法,自己在这茶馆里干活儿,没事儿就向着客人们打听打听,总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付明轩轻哼一声,道:“让他弹完吧。”
“哼!那也又不得你!”
燕开庭刚准备走,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付明轩现在还没有回来!
那鼠魔连连点头哈腰地对掌柜道歉,燕开庭抱起了冰灵,站到了掌柜的后面,那掌柜看燕开庭还算是听话老实,就道:“走吧。”
只是沈伯严已是接近真人,付http://m•hetushu.com明轩也比韩凤来高了那么一两个境界,虽是全盘避开攻击不易,但是想要通过这点阵势就伤到他们两人的话,还是困难了一些。
一边跑着,张维时就将此间缘由向燕开庭缓缓道来。
付明轩却将脸撇向一边,道:“萧然说的没错,若是放了,大概您又会偷偷溜走!”
不过,望着人来人往的行人,燕开庭有些疑惑,自己明明和张维时一同进来的,怎么根本就不见他人影了?
再说,就算现在自己想走,好不一定走得了。
与燕开庭躺在床上的,还与呼呼大睡着的冰灵,这一路上作为燕开庭的坐骑,冰灵也没少出力,甚至有时候,他不得不载着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高速飞行。
这还不说,自己被定在原地时,那掌柜将冰灵从自己怀里一把夺了过去,道:“主人干活儿但也不能委屈了这小玩意儿,就先交付于我吧!”
清微尊者点了点头,道:“本来这次就打算回去的,上一次魔神大战,我不是已经将自己的投影送过去了么?!”
鼠魔点了点头,道:“你叫燕萧然?”
就在他准备关上房门的刹那,他的动作突然停住,望着院中,整个人就愣住了。
燕开庭长叹一声,内心里从来都没有这么想念过付明轩!
张维时点了点头,道:“后来在门内的洛水尊者和青华君的共同探测之下,才发现清微尊者竟是已经到了那秘境之下,谁人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进去的,也不知道他提早进去的愿意如何,总之,我们此次三人前来,就是要把他请回去。”
这沙漠下沉之处,就是流沙,但是很奇怪的是,燕开庭跳了进去却感受不到任何沙尘,好似有什么将自己包裹在内,隔绝了周围的沙尘,直到感受到整个人变得轻飘飘时,燕开庭才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已经出在秘境之中。
韩凤来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望向付明轩个沈伯严,沉声道:“我就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燕开庭整个人就愣了神,一个就够了?现在他身上什么都有,可就是没有这什么五彩贝啊!
云天韶赶忙将嘴闭上,小声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燕开庭想起了刚才自己向掌柜介绍自己时鼠魔也在一旁,于是点头道:“恩,你叫我萧然就好。”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付明轩站定,转过身来,看向沈伯严,道:“那可由不得他!”
掌柜的也干咳两声,将头转向一边,嘴里喃喃道:“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付明轩没有说话,沈伯严却是冷笑一声,道:“看来萧韶的记性不大好。”
燕开庭哭诉道:“谁知道这些个地方,连茶馆的掌柜都是摸不透猜不明的强大存在,不然我早溜了,况且,况且冰灵还被那掌柜的给扣了!!”
谁知冰灵也不挣扎,竟在掌柜怀里一阵蹭啊蹭的,燕开庭心中就是一阵暗骂,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啊!
“哪里来的?”燕开庭问道。
燕开庭轻笑两声,没想到这小二还有这么大的胃口,冷眼道:“怎么,嫌少了?”
再次望向两人,韩凤来那双鹿眼之中就充满了狠厉神色,燃起了熊熊烈火,嗖的一声,韩凤来腾空上天,取出古琴,一阵拨弄,阵阵声浪就向着付明轩和沈伯严涌去!
那鼠魔看明白了燕开庭的心思,道:“既然是这里的伙计了,和谁吃饭的自然是不要钱,你就放心吧。”
看见燕开庭为自己断了一壶热茶上来,云天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燕开庭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个……是我养的宠物,不伤人的。”
燕开庭望了望那小二,犹豫着没有去接,谁知道喝了这碗水,自己又得打多长时间的工才能还上?
好似也看出了燕开庭的窘迫,这鼠魔小二神色一转,好似质问道:“客官,您不会没有壳子吧?!您可知道在这种天气下一壶水的价格?何况还给了您上好的茶叶?”
突然,燕开庭一阵大哭,站起身来就冲向掌柜的,冲到一半又开始大笑起来,扑倒在地,抱着掌柜的双腿又是哭又是笑,道:“真的是……得来全部不费功夫啊!!!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呜呜呜呜呜!!”
韩凤来仰头看天,此时嘴角渗出一缕鲜血,他自嘲地笑了几声,喉咙里便传来一阵血腥之气,浑身的剧痛让他脸色苍白如纸,喃喃道了句:“竟是这种结局!”
燕开庭是记得那鼠魔小二是这么说来着。
但这次的确是自己理亏,燕开庭也没不好狡辩什么,对着那掌柜拱手道:“在下燕萧然,初来乍到,不知这地方的习俗是要用壳子,若是掌柜的实在不收金银钱财,那萧然变悉听尊便就是!”
沈伯严转身便朝着黑暗深处走去,他只觉得在这黑暗之中,仿佛一片光亮。
这句话看似是为清微尊者说话,实则是暗讽清微尊者像个小孩子一样,清微尊者的脸更加红了。
燕开庭一愣,使劲儿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好似不敢相信一般,道:“您说什么?宠爱?有您这么宠爱的吗?”
这中年男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境界,燕开庭竟猜不透他的修为。
“我说,你对他这般好,他若是知道了,可不一定会接受你!”
两人几乎是化作两道飞影,缠绕在韩凤来身边,只见剑光纷飞,剑意膨胀到每一处角落!
“五和*图*书六七?”燕开庭一时没有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不过韩凤来也不是个软柿子,他虽然长相人畜无害,平日里一副纯真无暇的模样,可是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他走的路子,却是大杀的血腥路子!
沉默而诡异的气氛僵持了片刻,付明轩突然将燕开庭抖落在地,干咳了两声,对着掌柜拱手行礼,朗声道:“小有门首座弟子付寒州拜见清微尊者!”
付明轩收起一剑光寒十九州,也不再看掉落在地上的韩凤来,在空中如履平地一般,走到了沈伯严的身边,道:“这件事情算你欠我一个人情,我现在不能再和你走一起了。”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一剑光寒十九州的剑光倏忽而至,韩凤来根本来不及格挡,整个人便被这凛凛剑意推到了后方的墙上,直接撞破了墙壁,整个人便从这三层小楼滚了下去!
燕开庭擦了擦嘴边的水迹,道:“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是很远很远的地方。”
五六七道:“当然!这不,掌柜的回来了!!”
“我给你说,这茶钱,我一定会付,只不过我现在身上没有壳子,等我去弄上一些,再给你好不好?”
燕开庭嘶了一声,道:“金子!这可是纯金!金子也不要?!”
“五年前,开发这个秘境时,坐镇的是一向放荡不羁,不愿意接触世人的清微尊者,然而就在这秘境的基地简历不到一半时,清微尊者却无故地消失了。”
“维时师兄?”
付明轩和沈伯严相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点了点头,两人边急速朝着韩凤来飞去!
清微尊者被燕开庭闹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就可怜巴巴地望向付明轩,道:“寒州弟子,嘿嘿,上次见你你连核心弟子都不是,如今都是首座了啊,快点,帮一帮忙,听话嘛~”
“你到底来自什么地方?”鼠魔坐在了燕开庭的身旁,道:“我发现最近今日外乡人突然变得多了些,感觉那些人都和你有几分相似。”
云天韶摸了摸头,道:“到底是小有门,来了秘境竟是宝贝都不稀罕的,一心在这里当了伙计,我看着店子里怕是有个大宝贝吧!”
掌柜的哼了一声,对着那鼠魔道:“胆子这么小,要是来个猫魔客人,你还不伺候呢?”
此时,付明轩和沈伯严两人并肩走在一条空旷的街道上,顺着一道悠远空灵的琴音,两人来到了一间客栈前。
燕开庭一脸无语,却毫无办法。
燕开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都不知道张维时在说些什么了。
“付首座……沈首座?”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他从来就知道金子银子,还不知道壳子是个什么鬼东西。
清微尊者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看着燕开庭是在无可奈何,于是道:“好好好,我服了你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溜走了!!我发誓,以小有门的名义,可以了吧!”
说着,掌柜就用手比划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形状,燕开庭惊讶的是嘴巴都合不拢了。那么最重要的问题就来了,自己得在这里打多少天的工,才能将那一壶茶水的钱还清?
一只穿着小二服装的鼠魔就跑了过来,对着燕开庭就是一阵点头哈腰,燕开庭问道:“你们这儿的管制阁在哪个地方?”
燕开庭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正欲还嘴,就被付明轩制止,道:“好了,毕竟是长者,我们就忍一忍吧!”
这还是燕开庭第一次见到如此魔怪。
吃完这一顿,燕开庭就被五六七带到后院的一个茅草房,五六七道:“没办法,你只能在这里先住一晚了,明日我和八九十把柴房给你打扫打扫,你再去住吧!”
云天韶缩了缩头,连连道:“是是是,我不说话就好了!”
等到太阳完全落了下去,燕开庭终于将所有的柴劈完,瘫坐在地上直喘气,从前门走出那个鼠魔小二来,递给了燕开庭一碗水,道:“给你!”
见燕开庭回答不出来,掌柜就道:“你先前拿出来的黄金,就那么小的一块儿,半个壳子都换不到!”
“秘境……开了?”
“就是你,喝茶不给钱的?”掌柜看了看燕开庭,燕开庭竟感觉一双手上上下下地摸索着自己,正欲说话,没想到那老板哼了一声,道:“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倒是不少,就是没有一个壳子!”
燕开庭皱着眉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道:“你是什么人!为何知道黄金?”
“那你叫什么?”燕开庭问这只鼠魔,鼠魔顿了顿,道:“我叫五六七。”
鼠魔点了点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贝壳,这是五彩贝,永不朽坏,永现光芒。您这一壶茶,一个就够了。”
燕开庭点了点头,正欲回答,面前就现出了秘境的身影。
北荒的夜晚不似小有门飞灵峰之上那样安静,整夜朔风呼呼作响,风沙最盛时,就连房门都关不住,是以人们在入寝之前都要将门好好拴好,这一夜,燕开庭睡得正舒服,房门却嘭的一下就打开了。
眼见着清微尊者就闹起了小孩子脾气,付明轩却是笑了笑,道:“不卖也行,那我和萧然便在这里等着尊者,看什么时候能够处理好,我们就什么时候走。”
“你什么你,还不快把你那张臭嘴给闭上!”燕开庭没好气地道。
那鼠魔疑惑地看一看燕开庭,又瞧一瞧这沉甸甸的金子,摇了摇头,道:“客官,我们不和*图*书收这个,您就别开玩笑了。”
燕开庭将手上的湿抹布朝水桶里一甩,就扑身向前,一把抱住了付明轩,喊道:“我的哥啊!!你终于来了,小弟住在这里快要被剥削死了啊!!”
“天啊!我为了一个在这里做苦工整整五天!你居然有这么多!!”燕开庭此时恨不得找一个柱子撞死算了。
燕开庭一把抢了过来,倒出来看,竟然只有一个!
这样想着,燕开庭感到自己有了希望,苦笑几声,继续站起来劈柴。
他进入秘境之后便与随从走散,这几天一直是一个人活动,单枪匹马的,见到燕开庭这个冤家,他心里一阵打鼓。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不是么?此次的任务?”
“挺勤快的啊!”
那鼠魔顿了顿,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要。”
掌柜缓步走到燕开庭的面前,笑嘻嘻地道:“你就别挣扎了,干满了三个月,我迟早会让你走的!”
长舒一口气,燕开庭终于觉得舒坦了一些。流沙镇天气炎热干燥,燕开庭老早就想喝上一杯水了。
掌柜的狡黠一笑,道:“不长不长,三月足矣!”
地上,半睁着眼睛的韩凤来的衣衫被朔风吹起,不久之后,就从客栈冲出许多人来,围绕在他的身旁,一阵啼哭。
张维时和燕开庭的速度还不是最快的,两人刚靠近秘境入口,就看见有一两个身影跳了进去,虽辨认不出是谁,但想必也是四大门派当中之人。这一个秘境的包含程度非常之广,从上师到真人,都可以进去。
沈伯严轻笑道:“这小子还挺有雅兴。”
客栈内的一件厢房之中,韩凤来弹完最后一个音符,拿起一块湿布擦拭着自己的古琴,就在这时,付明轩和沈伯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说完,付明轩转身便走,脚步就开始急促起来。
一边说,掌柜的就开始骂骂咧咧起来,朝着茶厅里走了过来。
那岂是……寻常凡人所能行的事?
环顾四周,身边魔怪来来往往,遇见象魔这般体格大一些的魔怪,燕开庭还不得不给他让出道路来,各种各样的魔怪此时就像是人类一般地匆匆行于路上,面目之上的表情也是与人类相差无几,燕开庭望着他们都发起呆来。
燕开庭睁着惺忪的双眼,抬头望了望被打开的门,风沙正往门内灌着,他可不想明日一早起来整个房间里都是砂石灰尘,于是站起身来,朝着房门走去。
“这会儿,估计你也已经在管制阁上登记了吧……”五六七向着外边儿张望着,“掌柜中午就去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得了付明轩的话,燕开庭才将手放开,清微尊者长出一口气,道:“你们这些小辈,越来越没有礼数了,不要仗着我宠爱你们,就不依不饶了!”
结果刚出现在燕开庭的面前,那掌柜的猛然一惊,站定在原地就不动了。
这样一问,燕开庭就哑然,这该找个什么参照物呢?
“你……”
随后,韩凤来便如一片羽毛一般,飘落在地,眼睛半睁着,却已无任何生气。
燕开庭深呼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平静,要平静。
韩凤来仰天一阵长笑,手中的古琴仿佛有了灵魂一般,随着他那托着虚影的双手,爆发出阵阵声浪,每一道声浪,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夹杂着千万柄光刃,朝着付明轩和沈伯严飞射而去。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伸手朝着店小二招了招手,道:“结账!”
这间客栈当中住了不少冶天工坊的人,为了避免动静闹得太大,二人已是设下了结界,但是时间拖得太久,风声就越容易走漏,还不如速战速决。
清微尊者一直扶着燕开庭,想要将他给拉起来,可没想到燕开庭就像是耍赖一般,死死地抱住他的双腿,嘴里使劲喊道:“不让你走!不让你走!!我要是一松手你逃了该怎么办?!”
跟着掌柜来到了后院,掌柜指着后院堆着的犹如小山一般的柴垛道:“没别的,你先把我这堆柴火劈了再说。”
掌柜笑了几声,道:“我看你也是一身的力气,要不就在我这店子里帮我打个几天的工,工钱就抵消你那一壶茶!”
燕开庭一愣,难不成自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这掌柜的目光当中了么?
这些居住在城镇当中的大多数魔怪身形和人类差不多大小,四肢与人类差不多,只是要更加粗壮一些,有一个是人身蛇头,与街边摊贩讲价还价之时还吐着长长的信子,然而那人类摊贩却也是丝毫不惧,就像是和一名普通人做生意一般,觉得价格不合理就开始推拖起来。
“好的,好的,小弟现在就去!”燕开庭满面堆笑,实则心里却没打算到那个什么管制阁去,自己来这个叫什么流沙镇的地方,只要找到清微尊者就好,根本没准备在这里待下去。
鼠魔笑了笑,道:“不知道客官在说些什么,您要付账,还得给我们壳子才行。”
燕开庭接过那碗水,向那鼠魔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谢,就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没有办法,堂堂燕主,小有门的核心弟子,在秘境当中的一处茶馆因为付不起钱只能给店家打工劈起柴来,这一劈,就从早晨劈到了日暮时分。
燕开庭是欲哭无泪啊!!
只要有人能够找到自己,拿出一个壳子来,自己就能够重获自由了吧!
“消失?”燕开庭愣了一愣,尊者境界,只有大君级别的大能才能将其压制,若是m.hetushu.com无故消失的话,很可能就是那尊者自己的个人举动。
燕开庭“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哪里奇怪了?
“吵什么!”掌柜转过身来,这才看到了冰灵。
听见这话,付明轩便将一堆壳子推向了清微尊者,道:“这些,够赎下他了么?”
就在这时,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一道传讯符迅速向着自己飞来,燕开庭伸手一抓就将那传讯符抓在了手中,只见是付明轩的符咒,上面写着他已经奔赴在进入秘境的路途之上,叫燕开庭也抓紧时间进去。
燕开庭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中年人类男人出现在用自己面前,这男人约有四五十岁左右,面目威严,说话浑厚有力,四肢十分健壮,穿着一身干粗活儿的棉布麻衣,一只手还拎着个算盘,盯着燕开庭就上上下下打量了起来。
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肩膀,望了望身旁那一堆劈好了的柴垛,燕开庭瘫坐在地上,嘴里也不知道在嘀咕着一些什么。
付明轩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道:“你怎么这么听话,不应该啊!”
沈伯严轻笑一声,与付明轩向着相反方向避开,随即腾空上天,一左一右地将韩凤来包围!
付明轩冷笑一声,道:“将死之人,无需知道这么多!”
那小二一把接着金子,左看右看,竟疑惑地将这金子放在了燕开庭的桌子上。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问道:“真的?”
“壳子??什么壳子?”
摩挲着手中的那颗珠子,仿佛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这个城镇有着典型的北荒风格,房屋均是由黄泥土制造,街道之上人来人往,带起一阵阵黄沙飞扬,各种摊贩商家叫卖其间,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凡间城镇。
“赶快喝完这壶茶,到外边,看见是外边儿来的人就说燕萧然在这里!懂了吗?”
按照之前的了解,那秘境处于半环形基地所包围的中心地点,是以每个基地与秘境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如今秘境开启,各个基地里的人便像蚂蚁一般,迅速朝着秘境的开后之处跑去。
“哦?竟是如此厉害?”付明轩微微皱眉,心想这下要是强行将燕开庭带走就不容易了。
眼珠一转,燕开庭又道:“那掌柜叫什么?”
沈伯严在后方道。
“真的?”燕开庭可怜巴巴地抬起头,望着清微尊者。
“喏,您看,那就是壳子啊!”燕开庭顺着鼠魔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客人掏出了一把好似贝壳一般的东西,数了三两个,递给了一名小二。
燕开庭愣了一下,自己方才的确盯着这名狼魔好久,他心想原来一只狗站起来走路就是这副模样啊!
张维时愣了一下,道:“抓人?”
“什么时候回去?”付明轩道。
三个月,三个月……若是付明轩和张维时一直没有找到自己该怎么办?不行,不能一直呆在后院劈柴,怎么说还得在茶馆前面晃一晃,好歹让自己曝光曝光,也好放出一些风声出去。
燕开庭的下巴就要掉在地上,这个秘境还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燕开庭侧耳倾听,只见远处,传来一阵轰轰隆隆,好像有什么在下陷一般,顿时,整个基地,不论是小有门,还是其余门派,都是炸开了过一般,叫嚷之声就涌到了燕开庭的耳里。
付明轩道:“也多亏了你没带一个壳子,我们才能找到清微尊者不是?”
再次分开时,沈伯严和付明轩都长舒一口气,提着长剑望着已是满身伤痕的韩凤来,道了一句:“怪就怪,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若不是其间行走的行人人魔混杂,燕开庭还以为自己真的就来到了一个北荒城镇。
燕开庭恨不得将云天韶摁在地上狠狠踩上一顿!
五六七耸了耸肩,道:“奇怪?我不知道,反正我们一生出来,就会在管制阁中登记,给我们编上号,这号码也就是我的名字。”
燕开庭追上张维时之后,便问道:“我们是要去抓什么人?”
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更大的来。
顿时,好似一盆冰水浇在了韩凤来的身上,顿时,他整个人都是一颤,森森寒凉就顺着他的背脊攀爬向上。
看来,最大的希望要寄托在这个傻大个的身上了。
夜晚,客人们渐渐也少了起来,掌柜,五六七,八九十,再加上燕开庭三四五四人,一同便在茶馆大堂吃起饭来,伙食还不错,总归是还有几片肉,燕开庭也算是开了荤。
云天韶愣愣地点了点头,喝完一壶茶就逃也似的溜出去了,看着他的背影,燕开庭一阵叹息。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在这里帮您干几天活儿便是!”
鼠魔点了点头,道:“不然把你弄病了掌柜还得负责。”
燕开庭傻笑几声,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台,对不住,对不住,小弟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请兄台不要介意!”
北荒多高人,燕开庭也不是不知道,但是要是每一个茶馆的掌柜都是卧虎藏龙般的存在的话,燕开庭还真觉得有点受不了。
燕开庭脸一红,支吾道:“要你管,我门任务,竟是你也可以知道的?”
几乎是一进房间,燕开庭整个人便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十日的旅程,已经让他疲累不堪,今晚还跟多宝阁的人打了一架,越发觉得吃不消了。
“……一个壳子?”
燕开庭顿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三四五……三四五……要不要这么蠢的和-图-书名字啊……
燕开庭满脸无语,这尊者怎么跟个小孩子一般,动不动就玩失踪呢!
看到冰灵的那一刹,这掌柜眼神微微动了一下,虽然是非常微不可察的一动,但还是被燕开庭收在了眼里。
就在这时,一直蹲在桌子上的冰灵喵了一声,这鼠魔循声望了过去,顿时一阵叽叽哇哇地怪喊,看来老鼠怕猫原来是天生的。
只是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也有付明轩。
燕开庭看这鼠魔虽然生的一副老鼠的面庞,但是模样还挺招人喜欢的,便从袖子里拿出一小块纯金子,扔给了那鼠魔,道:“拿着,余下的都是小爷赏给你的!”
挂在付明轩身上的燕开庭也能够感受到付明轩在见到了掌柜的同时也是晃动了一下,眼睛当中明显就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清微尊者道:“我在这里经营两三年,也不过谋了这样一个茶馆,你说买我就卖吗?哼!”
燕开庭老老实实地跟在掌柜的后面,只见那鼠魔对着燕开庭一阵挤眉弄眼,好似在幸灾乐祸。
那掌柜轻笑两声,道:“那你又可知在流沙镇这种根本没有河流的地方,一个壳子,是个什么概念?”
张维时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一次天现异象,也是跟那秘境突然开启有所关联,既然已经开了,我们也再没有等待的道理,走吧。”
朔风夹杂着砂砾,吹拂在韩凤来白皙的面庞之上,可他永远不会再感受到疼痛,断了弦的琴,摔碎在他身旁,人与琴就在这寒冷的夜晚,随风陨灭。
燕开庭拍了一下他的头,道:“再在这里乱猜,当心我把你的脑袋打开花!”
燕开庭也是拉下脸皮给这小二说起了好话,只是这小二根本就不听,转过头去就是一声大喊大叫,“掌柜的!这里有人喝茶不给钱啦!!”
燕开庭退向街道的一边,走进了一家小茶馆,点了一壶茶,仔仔细细观察起来。
张维时哈哈大笑几声,道:“萧然师弟,我怕你是误会了,我们小有门在此处经营多年,定不是仅仅为了抓一个人这么简单,其实,这一次进入秘境,我们三人的任务是要找到一个人,然后请他出来。”
付明轩笑着道。
一个!!
掌柜一边摆手一边笑,道:“这不来了新伙计么?!哟,还挺能干,都劈完了?那就一起来吃饭吧,三四五!”
鼠魔沉吟片刻,道:“真是奇怪的名字。”
说完,脚步加快,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沈伯严冷哼一声,心下就沉了下来,说别人,那自己呢?
既然这样,燕开庭也不再犹豫,转身朝着房内喊了几声冰灵,就追着张维时的身影,一路跑出了基地。
说罢,张维时就是几个箭步,跳了进去,燕开庭也不含糊,抱着冰灵紧随着也跳了进去。
转眼几天已经过去,燕开庭终于跟掌柜好说歹说将自己调到了茶馆里面工作,只要能端一端茶,上一上菜,燕开庭就有机会将自己的消息给放出去!
燕开庭抬头,只见整个苍芎好似要陷入某个看不见底的黑洞当中,呈现着漩涡状,被一个中心缓缓吸入,就连月光,此时也融进了这个黑暗漩涡当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态。
站起身来,韩凤来向着二人行了一礼,道:“不知二位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恩,的确有不少门派中人。”燕开庭虽然不认识,但是那些人的行为和动作以及衣着,一看就知道不是这秘境当中的居民。
就在这时,后院里传来了掌柜的声音:“三四五!三四五!你的柴还没有劈完,别以为可以到前面送水了就可以不劈柴了!!”
燕开庭算是服了,问道:“那你们要什么?!本小爷要金子有金子,要银子也有银子,法器也多的是!”
知道燕萧然的人多,而知道燕开庭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一般人听到燕开庭肯定不会感兴趣,而付明轩听到了,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来找自己吧!
张维时点头道:“要开始了,你听。”
燕开庭脸顿时就红了,活了将近二十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掌柜转过身来,看着燕开庭好似和蔼地笑着,道:“你可知在流沙镇一壶水要多少钱?”
“小子!再看我我就把你的头给扭下来!”一名狼魔对着燕开庭道,露出了森寒的獠牙想要威慑一下燕开庭。
燕开庭连忙摆手,道:“不认识,不认识,我说,你们的名字为什么都这么奇怪啊?”
张维时却笑了笑,道:“你且不用担心,我们虽然是弟子,但是清微尊者一向喜爱后辈,就是他那几个师兄,他有时都不放在眼里,但是对我们后辈,却是疼爱有加,等你见到了清微尊者,便明白了。”
果然,两天之后的傍晚,燕开庭正在擦桌子收拾茶具,就听见身后一阵干咳,转过身来,付明轩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三个月!!”燕开庭听到了这句话,第一个反应就是拔腿就跑,只是自己刚转过身来,脚下就好似被钉子钉住了一般,竟分毫不能移动。
“掌柜!饭菜都准备好了,要不端到您的房内?”远远地看着掌柜来了,五六七大声道。
“一一一!”
燕开庭一愣,道:“那我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名字了?”
好巧不巧,刚被调到前线的第一天,燕开庭就遇见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云天韶!
回忆就飘回了曾经在雾口秘境当中,他见到沈伯严做的一些事情。
云天韶点了点头,道:“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