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要不,泡酒精里面?酒腌烤肠?”
“呦呦,施莐你这个不纯洁的孩子,想哪去了。”
我擦汗,“然后就不知道老师讲什么了?”
“我在家睡觉呢,手机……恩……好像一直在充电。”
那只企鹅好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我只好又耐了性子把CNKI找出来,结结巴巴的勉强翻出三句话,抱着电脑想泪奔。
“睡到现在?”
然后我想关闭那个窗口,忽然看到薛问枢的地理位置是在上海,惊了一下,“等等,你怎么在上海?”
一瞬间,我惊喜的连手都在发抖,仔细看了几遍才敢确认这样的好运真的砸在我的头上了,我连忙开企鹅点开薛问枢的头像,“我要去新西方面试!”
“八级啊,大哥,我三月份就考八级了。”
“……还是水好了。”
我娘仰头想了半天,一巴掌拍到我头上来,“你还问我,你自己没脑子啊!”
我心想,我比你想象的还不纯洁呢,你这个嫩嫩的小白脸,迟早会被姑娘我震惊的。
“我忙呢。”
“你才回来?”
我认真的回答,“太好玩了,非常天雷狗血,我的前男友的前女友嫁给了他的最好的朋友,我等被炮灰了。”
我仔细想了想,“睡了三天,确切的说是在床上度过了三天。”
“上海。”
可是,我看着那些无聊的网页,就想和*图*书着那个吊死在网上的男人,我忍不住的去挂着他,想问他干嘛的,想跟他找有趣的话题说,想了解他,走近他。
我把企鹅潜了水,点了综述出来看,看了两行就头晕眼花的,冲着薛问枢大吼,“你那篇综述怎么不去死啊,我看不懂,不干了!”
“八毛啊,管他呢啊,说定了啊,反正到时候信息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望着屏幕目瞪口呆,“你能不能把字体变大一点,我是小本本……”
他抛来一个网站,我打开一看原来是赫赫有名的某个校园BBS,名字比较让人遐想一点,我沉吟了一下,“为啥不叫小菊花……”
那边顿了一下,“来吧来吧,小施老师,对了,你教啥?”
他故意换了一个超级大的字体,赫然显示着HBT,我颤抖,“High BT?……”
“上课啊。”
“不是啊,那个ISSUE听的我们云里雾里的,然后那个老师就说,大家为什么用这么漠然的眼神看着我?没有听懂吗?唉,为什么大家每次都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的英语发音……于是我就把水喷出来了……”
其实我这样一个连保研都被黑了的衰人,根本不能指望有什么好运降临在我的脑袋上,而我递的几个简历偏偏都是那种小有名气的公司。
和*图*书转头一看,原来是陈奕,他提着两个大购物袋跑过来,劈头就问,“你丫的跑哪里快乐去了?”
“你真是不睡则已,一睡惊人啊……”
“前几天回来的,回家就睡觉的,也没开手机。”
那只企鹅跳了两下,“哦,好。”一个文档传了过来,我打开一看,傻眼了,除了白痴的in,with这些词,那些该死的专业名词我一个都不认识。
“是啊,嘴巴都跟烧起来一样。”
他一副“我服了你”的表情,“改天同学聚会啊,你肯定去吧。”
“新东方,GRE。”
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敲开了企鹅,惊奇的发现薛问枢还在线,我试着敲他,“还在看书?”
“你上课没听懂?”
然后还有他的QQ号码,我开电脑加了他,恩,在的。
“什么课?”
终于好半天薛问枢爬了出来,“MBE是分子束外延,PLD嘛,激光脉冲沉积—Pulsed Laser Deposition,mosfet 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场效应晶体管……”
简直跟当年我对付徐可林的心思一模一样,进化论在我身上简直就是一个失败,我懊丧的干脆把企鹅给关了,想起我放假前在学校做的网申,不知道有没有结果了。
“对了,施莐,你知道怎么降火吗?这和*图*书几天天热,又干燥。”
“……”我已经十分无语了,对待某些人的无耻。
我纠结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好吧。”
耻辱啊。
“……我忙着把嘴放在茶杯里……”
他立刻就回到,“没,在逛论坛。”
我从南京回来之后大睡了三天,天昏地暗的睡,饭也不想吃,浑身上下倦怠乏力,好像处在要生病的边缘,我隐隐的觉得我生命中的某个东西在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剥离出来,我想,那一定就是徐可林。
“……”
“……”
“南京啊。”
“哪里的新西方?”
“请你吃饭好了。”
“……!!!嗯啊!!!”
“烈焰红唇吗?”
并且是VIP部的单独面试。
“还好不是GRE,这就是说你上课的内容我应该能听的懂吧!”
“……好像是。”
“双极型晶体管。”
“参加婚礼好玩不?”
“薛问枢找你呢,说是发信息给你你都没回,我们也奇怪呢,这几天都没见你人。”
“我还很圣母的纠结了很久。”我叹气,“算了,不说了,我去看看你那综述。”
那时候我这样想的,很久以后,我欲哭无泪的看着薛问枢禽兽不如的脸,才知道原来他比我不纯洁多的去了,我被骗了。
“……”
临近春节,每个人脸上都洋溢欢喜的笑容,每个人手上都是满满的年货,除了和-图-书我,抱着一堆英语八级的参考资料悲哀的默默在心里流眼泪。
到了家,我就把手机从沙发里面拉出来,开机一看果然是薛问枢找我,“施莐你回来了吗?我有篇综述想让你翻译一下。”
我忍不住对着屏幕笑了出来,烈焰红唇的薛问枢,真是喜感有爱啊,我认真的给他建议,“这样你每天上新西方课的时候,带一个水杯子,倒一杯冷水,然后把嘴巴泡在里面……”
第二天我又睡到中午才起来,找了点东西填肚子,然后习惯性的把电脑开开,薛问枢的脑袋依然挂在网上,我想想没什么事情跟他说,就依然潜水着。
“对了,妈,啥时候考试?”
看着那群年轻的脸,我就不由的愤恨,为什么专业八级是在三月份考,害得我连春节都过的如此纠结不安,正想着,听到后面有人喊我,“施莐。”
我恍然大悟,“哦,对啊,我是英语专业的。”
可是我竟然没有翻译那些晦涩英美文学时候倦怠的感觉,还有些兴奋,看那些句子在我手下敲打出来,满足感慢慢的溢满我的心里。
“快去看书去。”
“……射出来了?”
“你上火了?”
“啊,找工作?”
“好囧啊……”
真是有理也说不清,我点点头,“知道了,我尽量。”
“……哎呀,施莐你太不纯洁了,因为首任站长喜欢的和*图*书女生ID叫LILY嘛……”
“看不懂,都是专业名词。”
我恹恹的打开邮箱,一个个的翻过去,有的公司礼貌的回给我一个拒绝的,有的根本不理睬我这样的人,我看着看着忽然发现那所很牛的英语培训机构——新西方居然让我参加面试。
“嗯啊。”
于是我就抱着那本厚厚的阅读书做了一个晚上,发现正确率低的可怜,实在没有勇气再自我虐待了,开了电脑硬着头皮把剩下很长的综述翻了个大概。
我掩了一下面,“高中英语,写作。”
“还好不叫汪汪……”
“哦,好。”
“忙毛啊?”
等我睡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家暴虐的娘亲已经无法忍受饲养了一只半死不活连白饭都不吃的懒猪,硬是把我从床上拖下来,“有你这么懒死在家里的啊,八级,你的八级怎么办?”
“……”
“我再给你本物理学大辞典。”
“什么好帖子?”
我承认我想接近他,不管是用什么方式。
“MBE是什么,PLD是什么,根本找不到嘛……”
终于把综述里的该死缩写搞定了,我也没任何情绪去看任何一个单词了,道了声改天见,就匿了,我把八级书翻出来看了两眼,差点吐血。
“好,88。”
我无语中,“新西方,好吧,你加油背红宝,综述我后天给你,回来请我吃饭。”
“综述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