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章

那一刻,我真想吼过去说,“丫丫个呸的你才没事!你全家都没事!”或者哭的梨花带雨的告诉他,“我舍不得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那句话说的很对,我喜欢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喜欢你,你说你是什么。
他抓抓头发,“做实验累死了就睡着了。”
有一次薛问枢对我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知道你会没事的。”
薛问枢。
薛问枢离开我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是八月的第一天,上海的夏天炎热暴躁,兴许还有些被热气蒸腾而上的水汽,笼罩着这座城市。
“我又不是研究这个方向的。”
在这样一个热闹的夜晚逛街其实很难有收获,甚至因为人多有些无端的恼人,任何一家饭店快餐店都人满为患,饥肠辘辘的我们排了好久的队,终于吃上了一盘热气腾腾的水饺。
又是一年的春节,一样热闹的同学聚会,可是步入社会的我们都知道,有些属于青春的东西流逝了就再也不会回来,原本单纯的同学关系却因为社会上的工作职务关系,而变得有些复杂。
我连忙把门打开,瞬间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薛问枢刚进屋就倒在床上,他脸颊有些微微的泛红,好像很疲倦的样子,他低哑的声音伴着几声咳嗽,“施莐,怎么办,我好像生病了。”
薛问枢生病的三天,我基本上也是被折磨的身心疲惫,常常半夜时候被他推醒了告诉我身体的不适,以至于白天上班的时候都瞌睡连连,天天找秦可书要咖啡喝提神。
我摇摇头,顺势倒在床上,“太晚了,很累了,明天再戴。”
我很少见过男生生病,在我印象里只有爸爸因为胆囊息肉而开过刀,在我想象中男生总是比女生坚强很多,即使是在巨大的病痛面前,他们也表现的很坚强。
我打开装着耳钉的盒子,薛问枢探过头来不住的问,“好不好看?”
整一个寒假我基本和薛问枢在一起,有时候找一家很好吃的面馆,慢慢的耗着时间,有时候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最有趣的是除夕那一天小城降了一场大雪,白皑皑的把四通八达的道路都封死了,我和他坐在公交和图书车上,跟着车辆慢悠悠的挪动,不过五百米的距离,大约走了近四十分钟,可是两个人都觉得十分有趣。
“你就盖这么点被子不会感冒?”
可是薛问枢生病时候却像个孩子,一个麻烦十足的小孩子,吊针时候要看篮球杂志,要喝汽水,发烧没有胃口就赌气不吃饭,病迟迟不好就抱怨医生水平太差,他就像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药包,总是在我面前不住的翻滚。
所以,再见。
“你就知道吃。”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忽然我就不知道用什么话题来继续了,我看着窗外急速飞驰过的风景,我希望我们乘坐的不是磁悬浮,而是一个永远不会停站的老火车,慢慢悠悠的驶向未知的远方。
“肯定会想好吃的,唉,米饭面条春卷。”
因为这一切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他的错,只是我们恰好错开了,就错了。
“恩?”
“吃饭,唱歌,老一套没什么新意。”
那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场景,并不是因为城市的繁华和美丽,而是住在这个城市中的人们,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奋力的拥挤,很多人都手拉手,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在人潮中失散,也许我们就是在这座城市里奋力挣扎生存的一群人,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伴,在人潮拥挤的时候,那个人会紧紧拉住你的手。
我似笑非笑的打开他的手,“谁要你陪我玩了,我自己有乐子。”
果然薛问枢是因为扁桃体化脓而发烧咳嗽,从小到大我也没少得过这样的病,可是薛问枢却紧张兮兮的问我,“要不要紧啊,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以后每每我想起来这句话,都会觉得有一丝温暖在心底。
我不禁有些奇怪,“你这两天去逛玄武湖了吗?”
“我没不高兴啊。”他摸摸我的头发,“因为实验的机器还开着,所以我要早点回去取数据,省得又被人关掉了什么都没有。”
因为我很坚强,所以永远看不到我的脾气我的任性我的眼泪,就算流完了之后还要擦干净冲着别人微笑。
“去!”
那一刻我都没觉得任何离别的痛苦,好想很笃定他像是牵在我手中的风筝一和*图*书定会回来一样,只是他想要飞,那我就把线放的长些。
“没什么,忽然觉得你要走了,觉得美利坚还挺远的。”
我有些惊讶,“放假还做实验?”
他不吱声了,我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我想这几天他能陪着我,随便吃吃玩玩,因为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了,换算成每个小时都稀少的可怜,我只是想把那些时光留住多一点,记忆再深刻一点。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难道不是?你天天摆个老爷脸,把我当奴才使唤。”
“因为这么大的磁场是需要大电流的,大电流要耗很多能源。”
意志永远违抗不了现实。
世界上最无力的借口大概就是顺其自然。
等到我们终于走累了要回去时候,却发现已经十点多了,最后一班地铁已经错过,只好挤上一辆公交车,在漫漫的街道上伴着拥堵的车流缓缓前行。
“放假没有人用机器啊,对了,我明天去南京,到我弟弟那里去,这两天没人陪你玩了。”
他摇摇头,“我睡我奶奶家的,她家冷的就跟冰窖一样,可能是那时候冻感冒了。”
半瓶水下去之后薛问枢精神好多了,我去超市给他买了白菜包子 和豆浆当晚饭,自己跑去吃了顿热乎乎的麻辣烫,如此强烈的反差待遇气得薛问枢直瞪眼。
我在这座城市生活了有些时日,不见得多爱,也没有怨恨,只是我觉得,没有了薛问枢的地方,日子也会继续,可是究竟会怎样,仍是未知。
我叹了一口气,“走吧,看病去,薛宝宝。”
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跟他说,我想问他我该怎么办,我不是那个看上去那么坚强无谓的女孩子,我也会想很多,也会软弱,也会流眼泪耍脾气,只是我太坚强。
“……你有乐子都不带我玩。”
一月份是上海最冷的月份,零零星星下了几场雨,但是都没有飘雪,这样糟糕的天气,连人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差,开会的时候因为打瞌睡几次被钟宝瑶掐起来,正好对上主管如炬警告的目光,那几天让我的运势跌落到了极点。
“有点冷,还好,应该不会感冒。”他从床上爬下来,顺手和-图-书把那只小盒子递给我,“送给你的,节日快乐。”
也许是累了,薛问枢只是很沉默的看着窗外,他兴致有些索然,我跟他说话都有些敷衍,我只是有点委屈,闷了声也不想理他,忽然薛问枢问我,“怎么了?不高兴?”
我的手指都被冷风吹的没有了知觉,薛问枢的手心很热,暖暖的,我感到一丝丝的热度传来,很暖和,也很熨帖。
而我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谈一场异国的恋爱,到底要什么样的结局,他不跟我说,我猜测不到,跟无法预料。
我白了他一眼,闷闷的说,“没有啊,是你不高兴好吧。”
他眯起眼睛笑起来,我又叹了一口气,“你要是病还不好,我就给你去买烧纸烧了,你知不知道你生病起来真的很烦人。”
我静静的不知道坐了多久,等到身上的热度已经褪去,才感觉到彻骨的凉意,我看见薛问枢动了两下,然后微微睁开眼睛,他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睡眼朦胧的问我,“几点了?”
“薛问枢……”
可是很久以后,我在寒冷的冬夜发烧,一个人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仿佛一座可怕的冰窖,寒冷的让人 快要失去知觉,我蜷着身子,哭也哭不出来时候才明白,有些话只是说说而已,即使是刻在磐石上的山盟海誓,也是会被岁月磨成细沙,随风逝去。
我哼了一声,“那是谁要去南京的?”
当薛问枢转身进入安检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看我,他一直是这样,永远看着前方,透明的玻璃外是广袤的天空,一架架的飞机从这里驶向各个陌生的国度,我不知道在这个机场承载了多少人的离别,我只是希望离别不会是永别。
薛问枢忽然开口,“磁悬浮很耗能的。”
“好看。”我掩饰不住笑意,“节日快乐,对不起啊,我没给你准备礼物。”
“真的很烦人?”
我们终究是要离别,离别前的记忆越多越好,是幸福,也是折磨。
一生之中,很多瞬间,经历的时候我们都不以为然,等到过些日子在回眸时候,却发现这一天这一秒,像是一道清晰的分界线,截然的分开我们的生活。
可是我却不和_图_书想跟薛问枢发脾气,他的病一直反反复复好的不彻底,每次看到他倦怠的病容我心头的火气一下子就烟消云散,宁愿满足他任何无理的要求,我想这辈子不会再有人像我这样宠他了,而我这辈子,也许还会以这样的方式宠其他的人。
我拿出体温计一测果然发烧,只是温度不太高,薛问枢身体一向很好,于是我就找了一些感冒药给他先吃了睡觉,原本以为只是吹风受凉了,岂料到了晚上温度越来越高,我摸摸薛问枢的皮肤滚烫的,而他却一直在喊冷。
其实我想告诉薛问枢,我听见一首歌叫《独家记忆》,我想让他好好的听一听,可是我不敢,我害怕自己因为喜欢他而变得矫情,自私,和处心积虑。
“没事,也就吊两天水就好了。”
因为有什么比一个人在生病最脆弱崩溃的边缘,得到冬日暖阳一般的关爱更加珍贵,我那时候只是笑笑,“胡说什么啊”,但确是极其欢喜的。
可是我没有,我只是笑笑说,“嗯,我会没事,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吊针打完之后他似乎好了一些,可是晚上的时候又发起了高烧,薛问枢睡的昏昏沉沉的,而我提心吊胆的坐在他身边给他测体温敷冰块,生怕一不小心这位“实业救国”的国之栋梁就烧糊涂了,变成个青年痴呆。
我们两个一点都看不出会是很久不会再见的样子,从二号线上了地铁做到龙阳路,四十分钟的路程我们还有说有笑的,他的父母因为有事没来送他,上了磁悬浮我还戏谑的问他,“你到美利坚之后会不会想家?”
我张开嘴刚想回答,才发现嗓子干哑的厉害,就着桌子上放的冷水喝了一口,冰凉的寒意顺着喉咙滑下去,一直滑到心里,“还没到十二点。”
浦东机场很大,宽敞的连小声说话都似乎会有回声,我静静的站在离柜台不远的地方,看薛问枢站在一群白皮肤里等待换登机牌。
圣诞节过去就是元旦,大概所有忙碌的人都在期盼这一天的来临,从而让短暂的过渡的时间更加肆无忌惮的浪费,我也是这样,总是会想到放假,然后把堆积如山的工作在节假日慢慢的和图书消磨完毕。
“恩?”
“哦。”我冲着他笑笑,“你去美利坚再研究吧,我又听不懂。”
可是我的如意算盘打空了,三十一号的下午就收到薛问枢的信息说要去人民广场逛街,纵使有百般个不情愿我也跟了他去了,元旦前夜的人民广场到处都是汹涌的人潮,南京路上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十里长街蔓延起一道流动的霓虹。
他的病一直拖了一个星期终于不再反复发烧,晚上给薛问枢量过体温后,我摸摸他的头发,“不烧了,差不多快好了。”
最后的那个告别吻一点也不深刻,淡淡的浅浅的,像是蝴蝶扇动翅膀,他在我额头上亲了亲,有时候就回来——我一定对他这么说了。
因为我很坚强,所以远远的把我丢在寂寞的城市我也会生存的很好。
所以我们都知道,有时候我们违背不了一些什么,不想结束,不想离开,终于还是要妥协。
他也凑过来,“你们聚会玩什么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像是沙子漏过无辜的指缝,我努力的去记得每个场景,而总是边记住边遗忘,转眼之间我就在一片沙漠之后了。
坚强是一种罪。
他没说话,一直看着我,眼眸里闪动些我看不懂的情愫,过了好半晌他轻轻的说,“施莐,要不你也生一场病吧,我就像这样照顾你,好不好?”
他摸摸我的头发,声音也变得柔软起来,“没事,现在交通那么发达,大不了你努力点,每天运点砖头把太平洋给填了。”
医院的急诊室里还有不少病人,大多都是感冒咳嗽,空气里弥漫了一股消毒水酒精的味道,薛问枢歪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任小护士扎针,我忽然想起言情小说里面都是女主角感冒发烧,然后被男主角嘘寒问暖、悉心照料,怎么一切到我这边就反过来了。
放假三天,我和秦可书、钟宝瑶混了两天,无非是吃饭唱歌逛街看电影,第三天在家里写写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叫外卖,写课件,快到晚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我有些奇怪,就听见薛问枢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传来,“开门。”
他满不在乎,“你不是藏了好多蛋糕给我的?要不要戴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