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一记 占尽风流

不是山盟海誓,不是你侬我侬,仅仅只是他的家国之志。
“好不好笑,我这样的人也肯认命赴死,却是为这样一个缘由。”她明眸微睐,自嘲地挑起唇角,笑容里透出深切的凉,“你都不曾有半些好处给我,若真是那样死了,到阴司里也被判官笑话,竟有这样奇蠢之……”这番胡话到底没能说完,便已给霍仲亨一手钳住了下巴,再也说不下去。他的面容冷冰冰,倾身俯近她,“我说什么你便信吗?”
吴议长致辞已毕,众人都等着霍仲亨的讲话,他却毫无这个意思。一声清越铃响,侍者托了银盘鱼贯而入,宴会正式开始。众人俱是愕然,散开后各自窃窃议论。念卿亦觉奇怪,转念一想,以仲亨的性子怕是有极重大的决定,才会留到最后宣布。然而来不及探问,舞曲已悠扬奏起,四散空出的圆厅中央,只剩她与霍仲亨二人。刹那间时光流转,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光影,她第一次将手交到他掌心,第一次同他共舞。
一语惊醒梦中人,兜兜转转到此刻,转念想来,谁说不是为他!换作旁人,说什么家国,说什么共和,只怕她也不肯信的。原来,她不似自己想象的凉薄,她爱他竟也这样多。
“督军!”身后一声通禀,令两人迅速回过神来。霍仲亨转头,怒视不合时宜冒出的许铮:“说!”许铮上前一步,语声压得极低,念卿却还是隐约听见了——
这样的阵仗是念卿不曾见过的,往日她只同他出席非官方的交际场合,而正式宴会上,以她的身份是不合宜的。念卿静默下去,侧目看窗外景物飞逝,心绪无端迷离。手上忽觉一暖,被他紧紧握住,他的拇指从她光洁修削的手指上摩挲而过,竟停在了无名指上。念卿心上没来由一紧,回头看他,却见霍仲亨微阖着眼,似在深思又似心不在焉,并未看她一眼。
“念卿!”霍仲亨眉头一皱,伸手拽了个空,身后却是一众官员围了上来,将他簇拥在了中间。
仿佛果真是这样,许久以来,她已习惯了事先想好最坏的可能。念卿低头不语,良久才淡淡道,“你想偏了,顾小姐那回事我还真未细想过……当时只道是末路,也就无心理这闲事。”
众人看得呆了,起初还有守旧的夫人们看念卿的男装不惯,暗自等着看她跳舞时尴尬。然而她竟不顾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与督军相携起舞m•hetushu.com。二人舞步洒脱有行云之逸,却无流水之潺。在各色裙袂飞扬的舞池里,唯这二人洒脱自如,刚柔相宜,携走无穷惊艳。
爱,他说所爱。念卿呆了一刻才回过神来,耳边却是如潮掌声涌起。
华灯照耀,沿途警卫士兵立正向霍仲亨座车敬礼。远远已见灯火辉煌,宴会厅外满满的豪华轿车一字排开在草坪上,穿黑色燕尾服的侍从每三步一人侍立在侧,俨然升平盛世,繁华无边。车门开处,吴议长领着一众高官早已迎了出来。念卿将手递给霍仲亨,甫一站定,两侧隔栏外顿时有耀眼白光闪动。念卿下意识抬手去挡,却被霍仲亨一手揽住,不由分说挽住她步上大门台阶。
许铮悄然退下,虽引起不少人注目,倒也并无太大动静。念卿被霍仲亨挽在臂弯,随着未完的舞曲,继续舞步蹁跹。然而心神一乱,舞步屡屡出错。霍仲亨仍是笑着,也不多说,只将她揽得更紧。念卿忍了片刻,索性单刀直入,“薛晋铭会判重罪吗?”
念卿笑了,款款步下阶梯,将手交到霍仲亨掌心,任他将她挽在臂弯。
此起彼伏的白光闪得人眼花缭乱,被拦在远处的中外记者不顾一切想要靠近,纷纷高举了照相机朝他们揿动快门。如此场面念卿并不陌生,站在光环中央展示美丽羽翎与歌喉,本就是她的天赋。然而此刻站在霍仲亨身边,迎面一道道探究叵测的目光,却似丝网绊在足下,令她迟疑了步伐。霍仲亨觉察了她的凝滞,回身站定,迫着念卿与他一同直面镁光灯闪烁处。他熠熠目光环视四下,用只有她听得见的语声说:“往后,这便是你的舞台。”
霍仲亨一笑,“这不由我裁定。”
念卿凝眸,旋即微一颔首,唇畔笑容加深。
“嗯,有点事。”霍仲亨竟语塞起来,脚下一不留神踩错了拍子,险些踩到她足尖。堪堪一收势,却将念卿抱了个满怀。四目相对,两人同时脱口道:“我……”
念卿这副怔愣神色落在霍仲亨眼里,却令他七窍生烟,几欲发作——什么冰雪聪明、七窍玲珑,原来她是这么个糊涂的东西,一直跟他拧着劲,假装未曾泥足深陷。都到了这地步,他肯俯首称臣了,她却还妄想全身而退!霍仲亨不动声色,语声越发醇和温润,“这些风波都过来了,往后你有什么心愿尽可以告诉我,上天www•hetushu•com入地,我总会为你办到。”
“不,你不知道。”念卿平静地抬眸看他,迎上他深深目光,“你在那时,即便真的弃了我,也不要紧。我那样做,并不是为你。”霍仲亨目光变幻,温柔神色敛进深不见底的眼瞳里,却仍是笑着,“那是为了什么?”
霍仲亨挑眉笑看念卿,似终于猜透了极难的谜题,“你在气顾青衣那回事?”他就这么大大方方将顾青衣三个字提起来,倒叫念卿啼笑皆非,明知他想岔了,却偏不否认,倒看他要说什么。霍仲亨哈哈大笑,环在她腰间的手臂一紧,反倒问她:“既然知道这回事,为何不直接问我,你又不是那等小心眼的女人。”念卿哑然瞪了他半晌,终是无奈而笑,“你同什么人做什么事,总有你的道理,我又为什么要问。”
“如果会呢?”霍仲亨淡淡看她,“你便去劫狱吗?”
“嘴硬!”霍仲亨笑斥她,“我不信世上有全然不吃醋的女人。”念卿静了一下,淡淡笑道:“那么,等到新人换旧人那天,我再吃醋不迟。”霍仲亨摇头笑,将她揽得更紧些,“念卿,你的毛病就是心重,什么都不往好处想。”
“怎么回事?”霍仲亨眉头紧蹙,“又是什么惹你不痛快,不痛快就说出来,哭什么?”什么心思被他直来直去地嚷出来,都变成没意思了,念卿窒了片刻,不由笑起来。霍仲亨见她这样笑,越发不安,耐着性子问:“是想你妹妹,还是担心别的?”念卿抽出手笑道:“别胡猜,沙子迷了眼罢了。”霍仲亨看看她,转头闷声不语。车子拐过一个转弯时,他蓦然啊的一声。司机一惊,慌忙减速下来,见霍仲亨摆手示意无事,才又继续行驶。
随他语声落地,有纯澈光彩从念卿眼底掠过,湛莹的眸子几乎夺去身后灯色。
霍仲亨眼里霜色融开,暖暖地看她,“还说不是为我?”
宴会是为庆贺霍仲亨就任代省长而举行,规矩上应由国民议会吴议长来主持。如今议会虽是个虚设,台面上却是少不得的。吴议长年过六旬,早年曾追随康梁,多年混迹政坛,一番欢迎词讲得滴水不漏。既讨好了霍仲亨,又不失面子上的堂皇,时时引得掌声如沸,群情热忱之至。每有赞颂之语,左右便是一片附和之声。霍仲亨却只是含笑听着,神情似有所回应,又似全然未曾看在眼m.hetushu.com里。
念卿呆了一呆,也是,“志在家国”不过是冠冕堂皇一句口头话。可她信,真的信,自始至终不曾怀疑。霍仲亨冷冷诘问,“或许我是欺世盗名之辈呢?”念卿说不出话,却决然摇头,眉目间尽是不肯伏低的倔强。他松开手上钳制,她脱口便说:“那我也信!”
“今晚不适合这个话题。”霍仲亨拒绝得十分干脆,令念卿哑口无言。可重刑室三个字着实怵人,令她无论如何也不忍心,明知不智也要再问一句,“他会不会被刑讯?”
“有不明身份之徒混入第一狱所,欲救出薛晋铭,当场事败。狱警击毙三人,逮捕一人,现正审讯中,薛晋铭已转移至重刑室看押。”许铮一叩靴跟,低头听候指令。念卿惶然望向霍仲亨,在他脸上看不出半分喜怒,只见他略略颔首,“知道了。”
整天昏睡着,果真是睡迷糊了,竟想到哪里去了。念卿侧首一笑,仿佛觉得有沙子掺进身体里,粗粝地磨在某处,分不清是不是痛。下意识去揉眼,却觉出真有沙子,怕是从车窗外吹进来的。霍仲亨见她低头揉眼,便伸臂揽过她,俯身小心吹去沙子。念卿眼里红红,有泪水涌出来,霍仲亨一面笑着,一面拿手帕给她拭泪,那泪水几番拭去却又涌了出来。他顿住,抬起她下巴细细审视,见她眼里有泪,唇边却带笑。
念卿低了头笑,鬓旁拂到他暖暖气息,一时心悦神驰。
心愿,她的心愿……念卿震动,万般滋味都在这一刻涌上心头,曾经无数次午夜梦回,或卑微,或奢侈,或渺茫的希望如潮水而至。偏偏到了今日,却只剩下无边惆怅。他掌心覆上她手背,含笑凝望她,“念卿,说你的心愿!”
她的舞台,原以为永远只是一个人的舞台,不管有没有人喝彩,都要将一生一曲唱完。可是他来了,他在这里,他的肩膀、他的手、他的影子……无处不在。明灭闪烁的光芒里,念卿缓缓扬起脸庞,白衣皎洁,独立于霍仲亨身旁。戎装的督军雄姿英发,如伴木兰,如携红玉,端端是“美人如玉剑如虹”,一双璧人,占尽风流。
念卿一震,仿佛重回初次登台的那刻,耀眼灯光穿透身体,直抵灵魂。
圆厅里翘首久候的众人为之目眩,纷纷让向两旁,向今晚的主角致意。
隔了人丛,二人目光交汇。
他说什么都是可信的,他不是旁人,他是霍仲亨。纵m.hetushu.com是人皆负我,也总有一个人值得豁出所有去信上一回。不若此,人生岂非太过苍凉。仿如母亲遇着她的绅士,人人都会遇上那么一劫。而她的劫,便是他了。
“仲亨。”她忍不住开口,轻细地唤了他一声。他淡淡应了,她却不知要说什么,只是诧异于他的沉默。“在想什么?”念卿抬眸看他,却在他脸上发现了一掠而过的尴尬神色。霍仲亨侧过脸,却躲闪不开念卿探究的目光。原本就未想好的话,更是乱了头绪,连事先想好的句子也忘了。念卿看他脸色古怪,越发觉得不安,“有什么事?”
入暮,厅中华灯渐次亮起,扶梯顶上水晶吊灯投下璀璨光芒,将她婀娜身影映得似真似幻。霍仲亨凝望阶上的女子,心头却兜上初见她的幕幕光景,穿修女黑袍的她、华服耀眼的她,与眼前素面朝天的她……纷纷叠印在一起。有一种人是天生的明星,即使不施脂粉,隐于人群,也会有华彩从骨子里透出来。而他的念卿,恰是这般女子。霍仲亨欠身一笑,稳稳向她伸出手。她抿一丝笑意在唇边,并不将手交给他,语声亦清冷,“督军在等谁?”这话来得奇突,霍仲亨却没有半分迟疑,朗声清晰地回答,“我等的是沈念卿。”
只是,他未想到,这个女人偏就坚贞不二,偏就肯为他舍命。他一直都看低了她,直到那一刻,他的念卿光芒四射,夺尽众人风采,比任何人都高贵。当她说,“从前是……一直是……”他便知道,倾此一生也不足以报她了。
“我的心愿……”她恍惚笑笑,终于记起很重要的事情,“对,我想从此自由自在,去我想去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和念乔一起回我们从前的家,把妈妈喜欢的院子再修起来。”她闭眼想了半晌,犹自喃喃呓语,“我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在没有人认得我的偏僻山村,养很多猫和狗;或者,住在海边的屋子,春天的时候种下很多花……啊!”念卿猝然痛呼,被霍仲亨猛地攥紧手腕,抬眼见他面色铁青,一张脸上乌云密布,似有雷霆暴雨将至的征兆。
不错,从此她是洗尽铅华的沈念卿,再不是浮华环绕的云漪。旁人不明白的心思,唯他能懂,唯有霍仲亨懂得沈念卿——男装素颜非为夺人眼目,只不过,是她挥别过往的一点心迹。
他这么说,定是不会用刑了,念卿总算松一口气。再偷眼一看霍仲亨的脸色www.hetushu.com,顿知沉默为妙,最好一晚上不要说话,等他气头过去——对付他的坏脾气,她早已驾轻就熟。恰这时舞曲渐杳,霍仲亨一呆,最紧要的话还没说出口,不觉恼怒这舞曲也太短。念卿见他神色不对,当即眉眼弯弯笑得似只狐狸,“我去补妆,一会儿回来。”
霍仲亨沉默片刻,想说什么,却只叹了一声。原本,他没指望她怎样,也不认为她应当坚贞不二。尽忠效死是男人的事,小女子辛苦求存已属不易,是个男人便不该卷她进这浑水里受累。薛晋铭旁的还好,唯独这一件,他是不原谅的。
可你一句话便能左右裁定人的意志,念卿不敢直接说出这句,只委婉地笑笑,“你不是说过他迷途知返吗?”
她说了半天的心愿通通都是乱七八糟,竟没有一句提到他,竟没想过要同他执手到老,却说什么自由自在,要去很远的地方……霍仲亨冷冷瞪住她,只觉这辈子都没这样失望愤怒过,正待开口时,车子却是一缓,稳稳驶入了灯火辉煌的迎宾道上。
“为了四个字。”念卿轻忽地笑。
那是一场精心安排的相遇,辅着衣香鬓影,辅着酒色迷离。
穹顶上流光溢彩的巨大水晶吊灯,照得四壁灿然生辉。置身此间,每个人都似镀上了一层光环,光影又织成面具,覆在千人如一面的谦谦笑脸上,如一出天衣无缝的表演。人群中不乏昔日熟悉面孔,念卿从他们面前一步步走过,目光掠过诸人,既不回避亦不驻留。唯独在看见顾青衣的一刻,脚步为之略缓。远远立在人后的顾青衣,衣饰素淡,毫不张扬,高挑身姿仍似寒梅独秀。
霍仲亨神色凝重,却听她柔声开口,“志在家国。”
副官许铮和侍从长郭培中俱是军服鲜亮,率六名高级侍从早已候在门外。霍仲亨座车的白底红字一号已换为黄底黑字一号,警戒车辆在前开道,侍从车辆随后,雪亮车灯齐齐打开,一行车队仪仗鲜明地驶出督军府。
明知这些溢美之词不无阿谀,念卿听在耳中,却仍是欣悦。他们褒颂他,无论如何夸大,在她听来都是理所应当。霍仲亨察觉到她目光,侧首看来,与她相视而笑。他忽而低头,在她耳畔悄声问:“什么是对男人最高的嘉赏?”念卿一怔,他并未期待她的回答,径自说出了答案,“一定是所爱女子的崇拜。”念卿大窘,忙不迭垂眸,已来不及收回眼里崇拜之色,引得霍仲亨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