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二记 执子之手

舞曲缠绵回旋,念卿小心跟着他的步子,低头等着被他责问。半晌未见动静,他只是轻轻揽着她,舞步趋止流连,专注而沉默。她与顾青衣相见,他瞧在眼里,心中自然是明白的。但是他一笑揭过,并不过问,仿佛只当是两个女人的闺阁闲话。可见,他是真的信她了……念卿心中感动,悄然握紧了他的手,静静依偎在他臂弯,只觉四肢百骸都是绵软。
迷离变幻的灯色下,她仰起脸来一瞬不瞬望着他,似乎被他语声吓住,隐在浓睫阴影下的眸子透出一丝紧张。霍仲亨见她这般神情,越发忐忑,暗自又将许铮骂了一遍——这小子的馊主意若是搞砸了事,定要踢他去马房,刷上一个月的马!
该回答她什么?依着一副傲骨,冷冷反击说:“天地之大,我自有干干净净的去处”;又或者说:“所谓名分,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这些话盘旋唇边、心头,是这样想着,却无法这样说出口。对着一个同类,一个或许看穿了她肺腑的人,念卿说不出这般冠冕堂皇的话。
冰冷的硬东西套入无名指上,念卿怔忪低头,见银白指环托起光华璀璨的一粒石头在指间闪闪发光。无名指,他将这石头套在她的无名指……耳边突然静了,连乐声也不见,仿佛一切声音都静止了下来。他怎么能套在这里,这可要闹笑话的……念卿下意识便要摘下戒指,却被霍仲亨一把攥住。他声色俱厉说了一句什么,念卿没有听清,一时间只觉仓皇尴尬。见她低了头还要去摘,霍仲亨终于暴怒,“给我收下,不许摘!”
念卿敛了笑容,被他突然端肃的神色惊住。
见沈念卿转过身来,顾青衣松一口气,却见她定定瞧着自己,原本一双眼里嗔笑怒骂皆是文章,此刻却浮上一层空寂冷意。这神色,顾青衣并不陌生,因为每日镜中她也常见。不同风光底下,她们有着一样的软肋。于是顾青衣笑了,“你可知道北平的动作?那帮子人只会靠钱贿选,一说要打仗怕都怕死了,哪能真同霍仲亨翻脸。内阁已经放出话来,本省地盘奉上之余,还请督军大人赏脸入阁……老实说,这价码比之我们这头也不逊色。只是南边海阔天空,什么都是新的,由得你从头来过;而回了北平,入了内阁,霍督军就不是现在的霍督军。霍氏在北平有头有脸,人家元配虽没了,儿子家眷却是在的。沈小姐,敢问一句,您跟去北平打算屈身为妾,还是继续做个不见天日的情妇?”
和图书论应变见识,念卿自然不是常人,一窍开而百惑解——既然“中国夜莺”可以是红颜诱饵,南洋阔少实则军人出身,那么风流红粉顾青衣为何不能另藏机窍?
念卿扬眉一笑,“我向来不是。”
宴会才刚开始,众人都忙于同新朋故友寒暄应酬,休息间里还没有人。念卿悄无声息避入帏幕后,从桌上银烟盒里抽出支烟,却发现装洋火的小匣子是空的。原本纷乱的心绪越发不安宁,心头盘桓着“重刑室”三个字,似一团湿冷的寒气罩着。那是重犯死囚关押的地方,每每想起记忆里阴森森回荡着老鼠叫声的监狱,仍会不寒而栗……母亲就是死在那种地方,感染伤寒,最后也不知道葬在哪处公墓。
到底是同类,或者说物伤其类,这一声“甘心”硬是绊住了念卿的步子。
饶是如此夺目,却只有那些个洋人和几个留洋回来的新派小姐肯同她们寒暄说笑。风尘女攀上再高的枝头也还是风尘女,仕绅夫人们是万万不屑与她们结交的。在场男士俱是城中头面人物,再是神往也不敢在今日场合下流露殷勤。只有顾青衣的男伴陪在二人身边,态度殷勤,风采焕然,时有妙语如珠引得佳人展颐。
顾青衣的眉目隐在袅袅烟雾后面,瞧不真切,越发透出若即若离的神秘。云漪与顾青衣,两个红极一时的名字,同是夜幕下幽艳暗放的花,红蕊绿萼下同样潜藏着不可见的刺。今日两人终于狭路相逢,只是“云漪”已不存于世,两个倾城名伶从此再无交锋机会。
她想象不出薛晋铭在重刑室是什么样子,也不敢往明白里想。他那样的一个人,若置身满地污水横流、灰老鼠四窜的地方,会受得了吗?无论如何,他总是没有害她,自始至终都顾惜着她。念卿立在窗后,凝望外面花园出神,想来霍仲亨正忙于周旋应酬,顾不上找她。
“一朝恩尽红颜老,你真的不为自己打算?”顾青衣语声轻微,念惯戏文的人总带着些妩媚腔调,幽幽眼神更似有蛊惑人心的力量,令念卿一时恍惚,疑是身在戏中。
当日北平内阁迫于外交压力,严令霍仲亨释放日商,更要求他向日本领事公开道歉。一连三道密电终于令霍仲亨动了真怒,回覆电文只一句话:“如此政府,焉能代表国民之意愿。”
虽是神机妙算,可这番漂亮手段,也不是霍仲亨一人之力办得到的——
“于是你便找上我?”念卿深睫闪闪,惊诧神色好似听到最不可思议www•hetushu•com的笑话。顾青衣怀疑她没听清楚,又将出任陆军总司令这回事重说一遍,却只见念卿哑然失笑。
加上本省在内,四省地盘都已落入霍仲亨手中。四省战事全面停止,无异于隔断了全国战局,哪一头想再闹大都是不易,要么就此僵持,要么坐下来和谈。
一曲间歇,舞池里人丛尚未散开,却见顾青衣与沈念卿款款相携而来,两个女子或柔媚或清丽,一似庭花,一似秋月,映得满堂华彩尽失颜色。
话音落,全场静,旋即掌声如雷。
可是她的戏,早已经唱完了。戏台上的云漪已经谢幕,往后活在世间的是沈念卿,真真切切活在这凡俗世间,识进退,知得失,做一个简单女子。
念卿一时间忘了心中震动,情不自禁为他鼓掌。
生死契阔容易,人间烟火难挨,相爱是两个人的事,相守却是另一回事。
稍停,舞曲又起,严氏公子朝念卿翩翩一欠身,含笑邀她共舞。念卿莞尔将手递出,猝不及防却被一人从身后接过。霍仲亨不知何时离开了众人层层簇拥,已来到念卿身后,正目光温润地瞧着她,一点笑容若有若无浮现。他这副神色瞧在旁人眼里只道是温情款款,唯独念卿暗自叫苦……霍仲亨笑着向严公子说声抱歉,却将念卿的手紧紧攥在掌心,不由分说携了她步入舞池。
“众位,本人在此宣布两件事情。”霍仲亨开门见山,半句场面话也没有,“其一,解除本省戒严,恢复南北交通,全面停止四省战事。无论南北,都是中华版图,手足相争伤在自身,本人衷心希望停止内战,重启南北和谈!”
两位女士在此休息,严先生便识趣地告退。顾青衣伸出手给他,他欠身行了个老式吻手礼,翩然转身出去。见念卿饶有兴味地瞧着,顾青衣耸肩一笑,“南洋阔少,做金主最适合不过。”念卿点头笑,“尤其是拿枪的金主。”
“原只当他是个武夫,不料还是奇货可居。”念卿戏谑地摁熄了香烟,站起身来看着顾青衣,“如果你想让我劝说仲亨,那可抱歉了,你怕是高估了我,也低估了他。”话不投机半句多,念卿歉然一笑,转身便要离开,身后顾青衣只不紧不慢补上一句,“你就这么甘心?”
一定有人不乐意,但也一定有更多人额手相庆——譬如眼前众人神色各异,或震动或激越或失望,掌声却依然久久不息。毕竟,期望战事平息,南北统一才是国民真正的意愿。
霍仲亨转头看她,微hetushu•com微一笑,蓦然将她的手牵住。念卿一窒,只见他面向众人朗声说道:“其二,宣布一件私事——本人与沈念卿小姐正式宣布订婚。”
“无端便宜了臭男人。”顾青衣自嘲地笑笑,重又点燃一支烟。她撇嘴的样子很是特别,泼辣里透着媚色,鲜有男子抵得过这样的诱惑。念卿发觉自己开始欣赏这位顾小姐,未及开口,却被她抢先说出来,“你比传闻中可亲,我瞧着喜欢。”念卿莞尔,“我们原是同类,何不相亲相爱?”顾青衣脆声大笑起来,艳艳蔻丹指了念卿,“我真喜欢你,同聪明人讲话果然不费劲,这可省了工夫。”念卿笑容不减,徐徐吐出一口烟,静候她的下文。
若有人问,被刀子割上一记再撒满盐粒是什么滋味,那便是此刻的滋味了。
众人都被霍仲亨这一声怒斥惊住,乐手们不敢再弹奏,众人面面相觑,四下里鸦雀无声。念卿终于魂魄归位,一口气还未喘过来,已被霍仲亨一手拽住,阔步登上大厅前方台阶。
“我说了不算,定要亲眼见过才相信。”霍仲亨虽是笑着,言语却毫不留情面,“这下眼见为实,该安心了?”顾青衣这件事上,原本没有谁理亏,被他这么一揶揄倒叫念卿啼笑皆非。
“方才顾小姐问了一句话,倒让我答不上来。”念卿眸光莹然地瞧着霍仲亨,看他扬眉静听下文,便学着顾青衣的懒懒语调说,“若是当日换她先遇上你,不知又会如何。”霍仲亨一怔,旋即朗声大笑,“孩子话,这种事又不是论资排辈,还讲究个先后。”念卿低头但笑不语,良久却叹息道:“到得太早是错过,到得太晚也是错过,冥冥中或许真有天意。”霍仲亨眉头一皱,听到这话颇不是滋味,什么叫到得太早也是错过!当下臂上一紧,将她箍在怀中,冷冷斥道:“哪来那么多错过,整日尽会胡思乱想!”他光火的样子看得念卿窃笑不已,越发同他戏谑起来,未说几句却见他拉下脸色,闷声道:“别闹了!”
如何能再骗自己,若说不想跟着他,那是假的,再多自由,再广阔的天地,没有他都是徒然;若说什么都不在乎,也是假的……劫后余生风波定,戏文里的英雄美人从此便可鸳鸯双栖,不问红尘,只留风流佳话在人间。可她呢,不见光的夜莺被高悬在阳光底下,唱罢了,歌完了,是躲回金丝笼里,还是振翅投向天空?
劫狱,究竟是谁干的?难道不知这样做只会害了他吗?薛晋铭原本不是重罪和*图*书,若因劫狱而负上更多罪名,只怕才真是在劫难逃。想着那人笑貌言语,只觉深深无奈,也没了心情装扮笑颜。窗外夜色恬美,隐约可见城中灯火,念卿把玩着指间香烟,却听身后有人笑道:“这么巧。”
但是霍仲亨说,不打,哪一边都不打。
“彼此彼此。”念卿毫不含糊,单刀直入将场面挑明,笑吟吟瞧着顾青衣脸色的转变。震动之色却只在顾青衣脸上一掠而过,随之却是失望。顾青衣闷闷掐灭了烟,唇角轻俏地一撇,“真无趣,我讨厌太聪明的女人。”念卿很无辜,扬起右手给她看,“南洋阔少手上握枪的老茧一大圈,假装看不见都不行。”
好端端学什么洋人做派,这种事拿来大眼瞪小眼地问上一遍,还有什么意思。中国人讲的是含蓄,花前月下终身暗许,何其美好的意境。偏偏许铮一口咬定沈小姐是新派人,要当面弄上这么一套才叫罗曼蒂克……见鬼的罗曼蒂克!霍仲亨黑着脸,斩钉截铁开口,“念卿,我有礼物给你!”
“譬如霍督军。”顾青衣似笑非笑地挑眉,目光却已转为锐利。
“我没什么打算。”念卿笑得恬淡,脸庞逆着身后变幻光晕,悄敛了明媚容华,“顾小姐是有志向的人,我很佩服,多谢你替我设想周到。念卿孑然一身,去留无足挂齿,往后若有机缘,我们或可成为朋友。”顾青衣凝视她,惋惜之色溢于言表,“我本以为你是聪明人。”
“其二更是优厚。”顾青衣叹口气,“总理连委任状也已备好,只待他点个头便出任陆军总司令,统领北伐军事。一旦完成统一大业,军事大权握于谁手不言自明……这样的好事,偏有人还不识货。”
那男子上前替她点烟,态度殷勤而恰到分寸。烟雾升起,念卿目光扫过他双手,抬眸只是一笑。顾青衣倚了紫丝绒沙发,亦将一支烟点着,笑着介绍那男子是南洋华商,姓严,有个拗口的洋名叫作Danna Yan。
顾青衣不知何时进来的,懒洋洋环着臂微笑,一身素淡旗袍,梅子色口红艳得别致,衬了她白净肤色,袅袅眉眼,别有一种清幽情调。身后跟着个男伴,肤色略深的瘦高青年,样貌风度俱佳,却不似风月场里的人。两人相视,念卿晃一晃手里香烟,闲闲笑道:“可不是巧么。”
当日方继侥联合亲日派阁员,暗中截断了霍仲亨调兵的通路。然而一夜之间,浩荡军队仿佛从天而降,致命一击令方继侥溃不成军,自此全省都在霍仲亨控制之下,令www.hetushu.com北平鞭长莫及。
竟有人送礼送得如临大敌,念卿愕然之下,却听得他问,“当日你在这里送我两件礼物,可还记得?”当然,她当然记得,一件礼物是她弹给他的曲子,另一件礼物便是她自己。霍仲亨将念卿左手一握,“这便是我的回礼!”
女人之间的战争往往无声而微妙,有时尚未谋面,暗流已起;有时急流汹涌,复又惺惺相惜。两个女子彼此审视,一般的玲珑水晶心肝,滴水不漏的笑容下,谁也窥不破对方心思。今日境地,说来是念卿的上风,却是顾青衣抢了先机。狭路相逢或可偶遇,此时的巧合,显然是有备而来。似顾青衣这样的女子,至少不会浪费时间在争风吃醋上。
这一次,周遭是真的静了下来。
话虽如此,女人终究是女人,顾青衣正色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我总好奇,若是当日快上一步,令他先遇上我,不知还会不会输给你。”原来两头都是同样的招数,各使一出美人计,不知算不算英雄所见略同。念卿认真想了一想,“那也真未可知。”
只有不爱打仗的百姓,没有不爱打仗的军阀。有仗打,才有地盘可抢,有钱财可刮。人人都猜霍仲亨到底会帮北边打南边,还是帮南边打北边,不管帮哪一头,都少不了他的好处。
“其二呢?”念卿平静开口,对顾青衣道出的内情多少已经猜到,对南方的好感此前也听仲亨略略提过,只是不知他究竟与南方订下了什么条件。
念卿低了头笑,在这样的时候仍有心情自嘲。偏偏顾青衣一张嘴似淬毒的匕首,生生要将人凌迟,“薄命怜卿甘作妾,沈念卿这名字果真要一语成谶吗?”
此时南方派遣专使,化名南洋严氏富商密见霍仲亨,适时递上橄榄枝,游说他投效南方。其间引线搭桥的人,便是南方设在此间的秘密棋子顾青衣。此次南边诚意非凡,给出条件有二,一是出借海上通路及舰队,助霍仲亨秘密调兵入境,布下制胜一棋。兵变之后,南方政府立即发表公开宣言,支持霍仲亨铁腕平息日商事件,承认其代省长身份。
事实上,今晚一见到顾青衣,念卿已觉出奇怪。这样的场合下,别人或许不清楚底细,霍仲亨却不会乐于让念卿见到她,即便她是某位富商要人的女伴,也会从来宾名册上剔除……除非,她以特别的理由或身份来出席晚宴。这个疑问,直至见到她的男伴,方才豁然明朗。严先生点烟的时候,手上硬茧被念卿瞧了个分明,这显然是握枪多年才会留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