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8 太阳喷嚏人

第三节

“这不……”我话还没说完,倏然发现电话没在手上,再下意识地摸羽绒服的口袋,也是空的,电光石火间,才想起给刘启打了电话之后,顺手放回了双肩包里。
“为什么?”我诧异。
转瞬之后,笑容又恢复到他的脸上。
小径右边是小水渠,不能往下跳,何况即使我跳下去,也要被发现的。左边是一人高的灌木丛。我的脑子了飞速地思考着,最后下定决心拖着行李跳到花丛里,躲在灌木背后。
叶子尖端的边缘,略微泛黄,所以有点卷曲了。
原来,刚才他只是想要替我拿掉它。
跟刘启说话,和在那个人面前完全不一样。哪怕是撒谎,也是这般简单。但是慕承和不同,我表面上的任何的掩饰,在他眼中似乎都是多余的。
于是,我赶紧换了一个哀怨的眼神回敬他。
“找手机?”
“你妈妈挺着急吧,有没有让你到处相亲啊?”我想揶揄他。
刘启一边叫我,一边从那头迎面赶来。
不知道慕承和*图*书和是不是在笑,却是未接话。
“不会吧,你真这么想。”
只是,从今往后,我不再需要了。
“寒假打算怎么过?”
哪知道,就在等待中,又有脚步自远而来。我仔细分辨了下,是单独的一个人。这个人最后居然在靠近我的地方停下来,随即定在我躲藏的万年青前面驻步不前。
他收回手,问我:“你准备一直站在里面,继续践踏我们学校的花草?”
“找到工作了?”
为了打破这个寂静,我主动问:“工作忙吗?”
慕承和说:“还好。”
他站在外面,我站在里面,中间隔着一颗半高的万年青。这个时候,只见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然后走进一步。
刹那间,我看到慕承和的双眸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飞速地闪过。
话题在这里,戛然而止。
“上个月,我去B市开会,遇见过你母亲。她那张嘴啊,还是年轻时那么厉害,就因为你,我现在都害怕见她。”
我有点狐疑地和-图-书盯着他。
我的心骤然加速。
“哎——”我兴高采烈地应着他。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竟然有一种被解脱的感觉。
“嗯。”我说,“正好收拾点下学期用不着的东西,拿回家去。”
还好他俩跟闲庭信步似的,走得慢。
以至于后来我想,我这么粗线条的人,是不是永远也搞不懂一些事情。
“放假了?”
慕承和闻言笑了,眼睛眯起来,然后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唇角的弧度更深。
然后,鞋子的主人居高临下地说:“薛桐,你蹲在这儿做什么?”
我听着他俩的谈话声渐渐远去,想站起来确认下,却又不敢贸然前进,只好对自己说:再等等,再等等。
一尺,半尺,一寸,半寸……
他无奈地笑了下。
“在这儿干嘛?”
“我……我……等人。”
我俩面对面站着,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我蹲在万年青的背后,透过草叶的缝隙,紧张地注视着路面。
“嗯?”
“我刚才偷听到你http://m.hetushu•com们讲话了。”
小小的,墨绿色的,万年青的叶子。
“我先想的是,要是你不来接我,我就把它藏在里面,等你晚上来拿。”
我心虚地改口说:“这不……放回包里了。”
“你在找东西?”慕承和勾起嘴角问。
就在要触到我的前一刻,我下意识地将头偏了一下。就是这么微小的一个角度,就避开了他左手的手指,让它们很尴尬地停在了空中。
“你母亲最近身体好吧?”那人又问。
“还行。”
“是啊。”我附和。
“当然。”我扬起下巴说。
霎时间,我慌了神色,想找地方避一下。可是这下硬着头皮继续走也不是,往后退也来不及。要是我撒腿往回跑,也许来得及,但是箱子怎么办,总不能扔在这儿吧。孤零零地放在这里,有点像搞恐怖活动的工具。
没想到的是,他却忽然抬起左手,朝我伸过来。
“你也别太挑剔了。”我突然又说。
它消逝得是如此之快,完全没有给我www.hetushu•com机会和时间,将它弄懂。
我迅速地仰起脸,触及慕承和目光后,噌地一下站起来,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一时间脑子短路了,恨不得像日本忍者一样扔颗烟雾弹就能就地消失。
我盯着那双鞋子,有点狐疑,觉得很眼熟,好像就是刚才见过。这么一想,脸色倏地就白了。
“妈妈要我下个星期去她那儿,和她一起过年。”
他示意了下我的额头。
“在哪儿?”他侧了下头,问我。
我这下才反应过来,是不是他给我下套了?先替我编了个谎,再让我自动现原形。瞅着他那双溢满笑意眼睛,我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结论。
刘启看到我身边的慕承和,很尊敬地了声:“慕老师。”
谈话似乎到此告了一个段落。
我就位之后,才一步一步地慢慢踱来。
他脸上的笑,逐渐隐去,继而淡淡地说,“人生志向。”
慕承和微笑地点点头,然后说自己有事先走了。
我顺着他的眼神,摸了下我额前的刘海,然后触和*图*书到头发上悬着的异物。我拿下来一看,发现是一片叶子。
“薛桐。”刘启的声音拉回了我漂浮的思绪。
“?”他一时不明白我指的什么。
“怎么?”慕承和问。
我“啊!”了一下,赶紧跳了出来。
“哦,”他说,“我也会在外地。”
“小桐。”
与其说是一个问句,不如说是他在提示我。我立刻点头:“是啊,找东西。”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神色。
眼看指尖离我越来越近。
“那倒没有,她知道我一直没这方面的打算。”
这人居然又整我!
“你说怎么,你肯定比我清楚。”那人笑说:“小慕啊,今年27了吧,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早成家了。你要是有了称心的带回去给你母亲看看,否则她还怪我们搞科研耽误你。”
“还——没有。”我有点沮丧地说。
随后,刘启替我把树丛里的行李箱提了出来,还禁不住问我:“你是怎么让它跑到那里面去的?”
我觉得,慕承和对于我而言,有一种既敬畏又迷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