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8 太阳喷嚏人

第五节

“是么?”。
只有李师兄朝左边看了看我们,再朝右边看了看刘启和慕海,夹在中间,表情很复杂。
白霖说:“好男人多了,以前怎么没见你喜欢。”
显然,刘启也看到了。
“你是慕老师的亲戚?”白霖最先问。
我说的也是实话,今天确实很冷。原本春天都来临了,哪知从昨日开始又陡然降温,攻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我最厚的羽绒服都放在了家里,只好里面多穿几件来抵御严寒。
我俩的目光不小心地碰到一起。
“是什么亲戚?”宋琪琪第三个发问。
赵晓棠白了我一眼,提示说:“记不记得我们大三有一次见网友,你被他认成我来着,就是那个人。”
“不是吧?”我们俩学着周星驰的表情,提高了嗓门又惊叹了一次。
新学期开始之后,我和刘启不咸不淡地发展着,但是这种发展仅限于一起吃饭,一起自习,然后他替我打开水。
显然,慕海前后两条都不符合。
“我找工作去面试的时候,遇见他。他是个好男人。”
转头看了看他。
“都上厕所去了。”
“不吃。又贵又冷的。”我扭开头,尴尬地加快步伐,赶紧走开,将他留在后面。
吃过晚饭,他去上课,我回寝室。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赵晓棠第二个问。
于是话题就教给李师兄和刘启了。
三个男人一会儿谈政治大事,一会儿谈社会热点,一会儿http://m.hetushu.com谈旅游景点,后来又说到慕海从事的房地产行业,我们四个女的时不时地搭个腔,总算将关系活络了起来。
“你们认识。”
晚上和慕海吃饭,大家显得很拘谨。一来,他是社会工作了的人,不比刘启还有李师兄他们和我们那么多话题。二来,虽说他现在是我们寝室的家属了,但是想当年我们也把他当肥羊一样地宰过,我们都不太好意思。
演到一半的时候,嗓子发痒,我又开始咳嗽。为了避免打扰其他人,尽量压低了声音。他见我忍得难受,就抬手拍了拍我的背。
他说完后,我们一桌子人同时默然了。
慕海思考了一下,又换了种表达方式解释:“他外公和我祖父是同一个祖父。”
慕海听闻嘿嘿一笑。
“慕海是谁?”白霖问。
我也曾经以为,当我的男朋友第一次牵着我的手,我会觉得温暖且甜蜜。
我不禁嘀咕:“怎么突然搞得跟个大学生似的?”
幸好影院里的黑暗掩饰了我的尴尬。屏幕上的故事发生到高潮的时候,坐我前面的人忍不住扭头和同伴交流了几句,我也趁机换了个坐姿,然后再不着痕迹地从刘启的掌中抽出手。
慕海说:“学你这个专业的都算是国家的高科技人才,炙手可热啊。”
出了电影院之后,我努力让自己显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但是赵晓棠却和他在一http://www•hetushu•com起了,甚至还改变了自己的某些作风。
我说:“没事儿。”
她冷眼一扫,“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突然,我情不自禁地问:“你平时和慕老师很熟吗?”
3月14日,据说是白色情人节。
“哦——”虽然大家都应了一声,还一起点头,但是我觉得他们估计和我是一个档次的,还是没听懂。
“吃么?”他问。
说实话,慕海的出现,让我们大跌眼镜。他和赵晓棠的历任传闻男友们的形象完全不是一类。作为我们班的另类一族,赵晓棠的择友条件在以前只有一个原则:如果你不是有很多钱,那么你至少要长得很帅。
本来我不懂,全靠白霖提前很多天在寝室里嚷嚷这事儿,我才明白还有这么个说法。而2月14那天正好在过年期间,校园情侣们大部分天各一方,所以这个所谓的白色情人节就被当做补偿,炒得沸沸扬扬。
“他网名叫那个啥……”
然后,话题转移到学历最高的李师兄身上。
“哦——”我恍然大悟,“后来他请我们去唱歌,还害的我遇见慕承和了。”
“对。”赵晓棠点头。
关于他父亲的事情,慕承和在之前曾经亲口告诉过我,所以我也和李师兄猜想得一样。
他稳如泰山地盯住屏幕,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手就这么握着我,没有松开的动向。
吃完饭,慕海结账出来,发现我一和图书个人站在门口,拿着他们的包。
“你们是亲的堂兄弟?”我平静地问。
“慕老师他爸以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但是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后来他跟着母亲姓吧。”李师兄自告奋勇地解释。
电影院大厅里有很多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青年男女来来往往。
慕海又说:“我有个亲戚也在你们学校教物理,挺有名气,叫慕承和。”话音一落,除了刘启,我们余下的五个人都愣了一愣。
记得大三视听说课,老师放过很多电影,其中一个里面的女主角说她一直以为和恋人接吻,脚尖会不由自主地离开地面,幸福地翘起来,有一种失去自我的感觉。
“你们……”慕海说,“好像很吃惊。”
过了会儿,宋琪琪却发出疑问:“他外公和你祖父是堂兄弟,你们怎么可能是一个姓?”
电影一开场,我就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是慕海。”
我活了二十一年,除了老爸,从未和任何异性有这样亲密的举动。至于后来电影里演的什么,我已经完全没了心思,只觉得刘启的掌心也在出汗,那层细细的汗濡湿了我的手,变得黏糊又难受。
赵晓棠反驳:“我本来就是个大学生。”
哪知,慕海却摇头否认:“不是,他从小就姓慕。他们家啊,一言难尽,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弄明白的。”
“他对人耐性好,脾气好。脑子里也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一说起故事来,把孩子们m.hetushu.com唬得一愣一愣的。”
刘启瞅了我一眼。
而寝室里,发生了奇怪变化的是赵晓棠,头发突然拉直了,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和五颜六色的眼影也从她身上消失了,还每晚按时回寝室。
“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我沉思着说。
一秒钟,十秒钟,三十秒钟……都过去了,还是这么握着。
李师兄苦笑地摇摇头。
也许是发展得太突然了,我来不及适应;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不太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也许是我觉得气氛不合适,总之在我抽手之后,我顿觉轻松。
我心中一惊。
“是么?我居然才发现。”
我走过拐角那个买零食的地方的时候,瞥到冰柜上面的一行字: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随即,赵晓棠扔出一句雷翻了我和白霖的话。她说:“他的内涵深深地吸引了我。”她本来是带着戏谑的成分说出这句话,可是,那一刻,我却看到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浅浅的微笑。那笑容由内而外透出来,如此甜蜜。
“不是吧?”我和白霖异口同声地说。“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慕容青枫。”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子就想起彭羽谈起慕承和时,表现出来的那个崇拜劲儿。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一遇见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如此的胆怯和不知所措。我怕我挣扎一下就伤害他,或者我这么默许了之后,他还会有什么更加亲密和*图*书的举动。
于是,六神无主的我只好一动也不敢动,就由着他这般,却是全身僵硬。
刘启不明所以,还好心地解释道:“慕老师是李师兄他们系的教授,也给薛桐她们上过俄语课。”
“慕承和是跟着他母亲姓啊。”慕海说。
慕海看到我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盯着他,只得又补充:“只是偶尔逢年过节,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顿饭。不过,只要他在,孩子们就会很热闹。”
14号,星期三,刘启他们晚上有专业课,所以他提前去买了下午的电影票。
看电影的地方,当然不是学校西区我和白霖经常骗会员票的那家盗版小电影院,而是在市中心的豪华影厅。这也许是我们第一次比较正式的,像约会一样的见面。
最后,赵晓棠勇敢地一语点破:“你这个关系说了等于白说,云里雾里的。”
“不是很熟。”
可是现实和想象不太一样。
他和慕承和高矮差不多,却长得一点也不像。没想到同一个姓,真的还是亲戚。
咳完之后,正当我认为,可以继续安心看电影的时候,刘启说了句:“你冷不冷?”随之,他的手从我的背上移开,转而伸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
“不是,我哪有那么好福气。他是我爸爸的爷爷的侄儿的外孙。”
第二日下午,赵晓棠进门就扔了颗炸弹,放出豪言说:“我男朋友今天晚上请你们吃饭。”
白霖背着刘启对他暗暗使了个眼色了。
“人呢?”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