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章 洗脑和编组

陈默作为右队小旗官,他挑选的比陈平更加的仔细,在少年中走了两圈,才选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冷峻少年。
陈平训过话后,陈越站起身来,走到众少年面前,高大英挺的身躯很有一种威慑感,所有少年都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这就是他们以后的主人,决定着他们生死荣辱之人。
“听到了,听陈少爷的话,忠于陈少爷!”五十个少年大声喊着,五十个声音汇聚一起,颇具一些威势。
有了队旗,又都穿着颜色样式统一的衣服,五十个少年分三组站在场院中,立刻就有了一丝军队的模样。接下来,就要对他们进行训练了。
吃过饭后,陈越开始给少年们编组,陈越决定把五十人分成左右中三个小队,由陈平陈默陈岩三人任小旗官。
中队小旗官陈岩最为直接,轮到他时,没有像二人一样墨迹,而是直接走到队列中,把早就看好的一个身材最为魁梧的少年挑选了和-图-书出来。
“现在我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把你们的队列派整齐,然后排队上前领饭!”看着少年们歪歪扭扭的队列,陈越早就看不顺眼,必须一开始就在他们心中形成守规矩听指挥的念头。
这么好的饭菜,就是大户人家一年也吃不了几次吧,阿越竟然打算给这些下人顿顿吃这些,真是太奢侈了,到底是年轻人啊,有几个骚钱就忘乎所以,真不是个过日子的主!得空得给陈把总说说,让他说说阿越,马氏在心里腹诽着。
“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入了我陈家,就要听我的话,守我的规矩。我的第一个规矩就是一切行为听指挥,凡是守规矩不听命令的,都会被驱逐出陈家。”陈越话语一转,话音中开始带着一丝杀意,震慑的这些少年面色发白。
陈平身穿一身蓝色的劲装,显得格外的利落,白净的脸庞上写满了自信,额头一道浅浅hetushu.com的疤痕使得他英俊的脸庞多出了一分成熟。这些天来,每日坚持练武训练,陈平早已不是刚到陈家时那个柔弱少年,虽然人依然显得瘦弱,可是瘦弱的身躯里却有无穷的活力。训练之后,便跟在陈越身边协助处理事情,他能写会算,帮了陈越很大的忙。
陈平声嘶力竭的喊着,对着面前这些少年进行洗脑训话。
一轮挑完,然后再开始第二轮的挑选,直到挑完为止。不得不说,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三个人中,陈岩总是挑选看起来身材魁梧最强壮的少年,而陈平则优先挑选那些看起来比较机灵会来事的,陈默挑出来的少年则和他一样,大多数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吃个饭罢了,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吴婉儿站在陈越身后,小声地说道。
陈越给他们一一颁发了属于自己的队旗,是一面绣着蓝边的黑色三角旗,中间分别用hetushu.com红线绣着左、中、右,旗杆只有三尺来长,平时就插在小旗官的身后腰带上。
陈越并没有说话,而是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挥挥手,家丁陈平便趾高气昂的走到了众少年面前。
“很有必要!”陈越低沉地说道,话语异常的坚定,吴婉儿偷偷吐了吐小舌头,不再多言了。
编组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把这五十个人分给三个小旗官。陈越没有自己强制的进行分配,而是决定由他们三个小旗官亲自挑选自己的成员,毕竟自己挑选的手下,以后指挥管理起来也更顺畅。为了公平起见,一人一次挑选一个,轮流进行挑选。
随着陈越的话,陈平陈默陈岩三个走上前来,指挥着少年们整理队列,费了一盏茶功夫,才使得他们队列像模像样。
陈平作为左队小旗官,第一个进行挑选。只见他一手捏着下巴,在五十个少年身前一一走过,一一打量了这些少年一番,他没有m•hetushu•com挑选个头最大最强壮的,而是选择了一个身材有些瘦弱,但是看起来目光灵动非常机灵的一个少年。
“你们看到了面前的饭食了没有,白面馒头,萝卜炖肉,小米稀饭,这样的饭食你们吃过吗,一年吃过几次?还有你们身上的新衣,暖和吗?知道这一切是谁给你们的吗?知道是谁把你们从人贩子手里救出,给你们衣服穿,给你们这么好的饭食吃吗?是你们以后的主人,陈越陈少爷!是他把你们从火坑里解救了出来,给你们衣服穿,给你们饭吃。你们所有人都要牢记住这些,以后听陈少爷的话,忠于陈少爷,听到了没有?”
“大声点,我没有听到!”陈平厉声叫道。
“各位,从今天起,你们都是我陈家的人了,以后都是我陈越的兄弟家人,从此有我陈越一口吃的就有你们的一口,从此你们不用再担心会吃不饱穿不暖、挨饿挨冻。”陈越清朗的话语如同一缕阳光照耀在少年们和_图_书的心里,驱走了以往的黑暗,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编组完毕,最后陈平和陈默小旗都有十七个少年,陈岩小旗则比他们少了一个,只有十六人。
“听到了。”参差不齐的声音响起。
雪白的馒头,大盆的菜肴,萝卜粉条炖猪肉,大桶的小米稀饭,整个院子里散发着浓郁诱人的香味,五十个少年站成了三排,都在贪婪的看着面前的饭食,一个个喉头蠕动,吞咽着口水。然而却没人敢动,都呆呆的站着,等着主人陈越发话。
听着这些对话,陈越有一种羞愧掩面的冲动,太他娘的弱智了,这样的洗脑也太逊了,不过想想以陈平的十来岁的年纪,以他的见识,能进行这样的洗脑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要比沉默寡言的陈默和傻大憨粗的陈岩要强。
队列弄整齐后,少年们排着队,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打饭,马氏拿着一个马勺,往少年们的木碗里装菜,另一个妇人则给他们一人发上两个大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