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章 组建家丁队伍

蜂窝煤的生意就这样快速的扩张着。为了方便管理,为了把自己从繁杂的事务中解脱出来,陈越任命了父亲手下的小旗官周文和郑明分别为城内外两个煤场的管事,负责管理煤场的蜂窝煤生产事宜,然后又聘请了两个账房,负责两个煤场日常账目往来,并把每日的收入支出账簿交由吴婉儿进行入账汇总。值得一提的是,经常在张婶包子铺吃早餐的吕秀才也来应聘账房,并顺利的成为了其中一个,负责城内原杨家煤场的账目。
原来的三个家丁人数实在太少,所以第一步就是扩建家丁队伍。虽然父亲陈江河已经成了一个把总,手下军户士兵增加到了一百多人,可那一百多人是隶属于朝廷的军队,并非陈家自己的人,也不是家丁。在明末家丁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是完全属于将领的私兵,并不从属于朝廷军队的名单序列。将领调任升降,其手下的官兵并不随他调动,可是家丁却会始终一直跟着将领。哪怕将领谋www•hetushu•com反背叛朝廷,他手下的家丁也会义无反顾的追随。现在陈越要组建的就是这样的一支家丁队伍。
距离北京陷落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要想在这战乱之中生存下来,就必须尽快增加自己的实力。现在煤场有了稳定的收入,日常经营也都上了轨道,陈越便把自己的精力都投入到组建家丁队伍上来了。
杨家煤场占地面积足有二十余亩,从属于煤场的工匠煤贩子总人数达一百人之多,是城内最大的煤场之一,在兼并了杨家煤场之后,陈家蜂窝煤的规模扩大了两倍,制煤球销售煤球的人数达到两百余人,完全占据了宣武门大街以西的煤炭市场,并且以较快的速度往其他地方扩张,每日里销售煤球数万只,获得利润近百两银子。
洗去了满身的污垢,换上了干净暖和的新衣,看着面前香喷喷的饭食,新来的少年家丁们一个个激动的不能自抑。
有句俗语叫敲山震虎,又有句俗hetushu•com话叫做杀鸡骇猴。很多时候为了震慑群小,你不得不露出自己的利齿尖爪,不得不采取一些并非正大光明的手段,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也许事后你会内心不安,隐隐难过,但是只要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很快就会习以为常,会变得非常的自然。
至于家丁的来源,陈越早就想好,就从人市上购买流民少年,最好是那些失去了家人亲人无依无靠的少年。少年可塑性强,虽然体力耐力不如成年人,可是学习能力服从力要比成年人强得多,也便于对他们洗脑,而这些人被从苦难中救出,过上了吃饱穿暖的生活,对自己肯定感恩戴德,无比忠诚。
陈平捏着鼻子把少年们脱下的衣服一一捡起,丢在火焰烧掉。这些衣服上到处都是虱子跳蚤,传染开来可是了不得。
这些少年都是从人贩子手中买来,吃尽了苦、受尽了折磨,每个人身上都是破衣烂衫肮脏不堪,很多人身上甚至布满了伤痕,看www•hetushu.com得吴婉儿和马氏等女人心酸不已,吴婉儿想起自己和弟弟阿平被卖到人贩子的那些时日,不禁流下了眼泪。
麻杆和吴良很卖力,每日里都会拉上一个两个的煤贩子来到陈家煤场,面见陈越签合同。
打垮吞并了杨家煤场,其他各家煤场也都知道了陈家父子根底深厚,手段强硬,再也没人敢明里暗里使绊子了,陈家煤场就此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
威逼威胁,采用了一系列阴暗强硬的手段之后,杨家煤场被最终打垮,把整个煤场折价三十余两银子抵给了陈越,煤场主杨灿一家离开了北京往淮安投亲去了。不过却也因祸得福,躲过了一年多后的北京之难,平平安安渡过了一生,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为了安置家丁们,陈越前些时日就花了五两银子购买了煤场旁边的一块空地,并在上面建了十来间草房,作为家丁们的营地。和城内土地寸土寸金不同,北京城墙外的地皮格外便宜,一块二十来亩的空地才www•hetushu.com五两银子。
精挑细选之下,费了老大鼻子劲,才挑选了五十人,买了下来。陈越把这些少年安排到城外的煤场,毕竟以后要天天训练,舞刀弄枪,放在城内不合适。
为了管理上的方便,陈越采取了后世区域销售的方法,给每个销售的煤贩子划分一到两条街道的销售区域,不允许越界经营。然后派出麻杆吴良等人,让他们想方设法引诱从属其他煤场的煤贩子加盟,从而扩大市场的占有率。为了提高麻杆和吴良的干活积极性,陈越给他们两人约定,谁拉拢的煤贩子从属于谁,煤贩子每销售一批蜂窝煤,都会给他们百分之一的销售额提成。别小瞧这百分之一,若是他们手下能有几十个煤贩子,每日里销售额会达到百余两,他们就可以提一两多银子,这样一个月就能拿到三十多两,这个收入已经比很多商号的大掌柜收入还要多了,对于两个时常三餐不继的无赖来说,这个工作足以让他们对陈越感激涕零。
想到就做,陈越便亲和图书自带着陈平三个家丁,去了菜市大街的人市,在这里精挑细选购买了五十个少年,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选择的标准一是身体条件要好,个子低矮柔弱多病的不能要,二是人要机灵,这些人陈越是打算当作军官种子培养的,太过愚笨的不行,不过人过于油滑的也不能要,这样的进入了家丁队伍后恐生事端,三是要无依无靠,这样才能没有牵挂,会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
大块的煤炭燃起熊熊火焰,架在上面的大锅里开水沸腾了起来,数只大木桶一字排开,每个里面都加满了滚烫的热水,新买的家丁被勒令脱下了衣服,跳到木桶里洗澡。
现在煤场的日常生产由周文郑明负责,出煤记账由专门的账房负责,更有吴婉儿总揽大局,陈越算是从繁忙的经营活动中解脱了出来,开始进行自己的事情,那就是尽快扩充自己的实力,组建自己的家丁队伍。
吴婉儿亲自带人,从城里的成衣铺为这些少年购买了新衣,都是青色粗布缝制的衣服,胜在结实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