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5章 寇白门买舟下扬州

在车夫的指引下,主仆二人找了个干净的客栈,暂时安顿了下来。
寇白门带着秋荷居住在南京的小院落中,过着隐居般的宁静的生活,可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扬州的消息。
“小姐啊,听说平南侯他可是杀人如麻,抄家灭门若等闲,婢子可是有些怕呢。”玩闹过后,秋荷再次道。
寇白门只是听着,眼睛不时的往舱外瞟上一眼,只顾自的想着心思。
“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要找平南侯了?”寇白门俏脸一热,娇声叱道。
“嘻嘻,嘻嘻,小姐啊,婢子不敢了,饶了我吧!”秋荷笑的喘不过气来,连连求饶着。
可自从今年以来,随着闯贼的崛起切断了运河,然后就是三月份北京的沦陷,已经不需要再往北方运送漕粮,繁忙的运河曾静寂了一段时间。
盐检司的盐丁提着铁尺监督着食盐装运,河岸上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行过,那是平南军士兵在巡逻。
码头上有的是揽活的车http://m•hetushu•com夫,见到主仆二人上岸,便有人来问要不要坐马车。秋荷和车夫交涉谈好了价钱,主仆二人便上了马车,向扬州城内而去。
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一叶扁舟悄悄的到达扬州,在无数只大漕船中是那样的不起眼。
和静静的寇白门不同,丫鬟秋荷却非常的爱热闹,扒着船舱的窗户向外打量着,不时的发出阵阵惊呼。
扬州城外运河码头,数以百计的工人忙忙碌碌着,运河中停泊着数十条大漕船正排队等着停靠码头装盐。
“死丫头,还敢胡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寇白门放下琵琶,一把抓住了秋荷,向她腋窝里挠去。
京杭大运河,沟通着大明南北,担负着运送漕粮的重任,说是大明的动脉也不为过。
“小姐啊,这扬州城可真热闹啊,你看着河中的船只,要比南京城外的多得多呢!”
其实,情之所至,一往无前,喜欢了就hetushu•com喜欢了,又哪里有那么多的道理可讲!
寇白门戴上了幕离,怀抱着琵琶顺着船板上了岸,秋荷背着包裹小心的扶着她。
“小姐,平南侯应该在扬州城中吧?他会不会让咱们进门?”秋荷突然的问话让寇白门紧张了。
时间进入到了九月份,扬州段大运河竟然再度繁忙了起来,河中舟楫相连,风帆不断。有从长江北上而来的船只运来了大量的粮食,再从扬州装载淮盐运往各地。
他写的诗虽然有气势,却也算不得最上乘,南京城内诗写的比他好的为数不少。
所以这也是秋荷反对寇白门再找陈越的原因,以自家小姐的名气容貌,上秦淮河任何一座画舫,南京的风流公子都会趋之若鹜,干嘛偏偏要吊死在陈越一棵树上!
“哼,梦里不知说了平南侯多少次,我都听在耳朵里呢!”秋荷的话让寇白门大羞。
寇白门在心中问着自己,却怎么想也想不出答案。
在秋荷看来,自hetushu.com家小姐是天下顶顶漂亮的女子,和秦淮河最有名的花魁相比也不予多让。可陈越竟然有眼无珠,在抚宁侯朱国弼为小姐赎身送给他时,竟然不肯接纳小姐,竟然任由小姐孤零零的住在一个小院子里。
“我并未想过平南侯会接纳我,也没想着去找他。我只想离他近一些,有机会能远远的看上他一眼,仅此而已。”寇白门目光迷离,喃喃地说道。
“小姐啊,你看那人力气真大,一个人扛着两只大麻袋呢!”
最近听说扬州出了乱子,竟然有暴民叛乱攻城掠地,朝廷上群臣声讨平南侯陈越的声音传遍了南京,也传到了寇白门的耳朵。
“哼,你懂什么!平南侯他可是一个大大的英雄呢!”寇白门俏脸一寒,瞪了秋荷一眼,她听不得别人说陈越的坏话。
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好男儿,南京城中的风流才子数不胜数,无数人争着抢着向自己献殷勤,为何我却只看上了他?
“可是,当初在南京时www.hetushu.com平南侯他并未接纳小姐您,现在咱们不声不响的来到扬州,他会接纳您吗?”秋荷担忧的问道,同时心里很是不忿。
又狠狠的咯吱了她几下,寇白门这才解气的松开了手。
寇白门再也呆不住了,便带着丫鬟秋荷,雇了一叶扁舟,顺江而下来到扬州,只为,能远远的看他一眼。
寇白门特意让车夫驾着马车在江北总督行辕门前经过,掀起车帘看着庄严肃穆的总督府门,寇白门轻轻叹了口气,放下了帘子。
也许,就是这样吧……
秋荷是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的,主仆俩相处的如同姐妹一般。
从繁华的南京来到陌生的扬州,虽然扬州也是天下有数的繁华之地,秋荷却颇为不愿,所以一直反对寇白门来扬州,不过寇白门执意要来她也无可奈何。
秋荷叽叽喳喳的,嘴巴没有一刻的闲着。
“悦来客栈!”那黑色劲装的汉子远远看了客栈招牌一眼,想了想,转身而去。
主仆二人刚上了岸,后面一和*图*书艘小船靠上了码头,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汉子登上码头,看了正在上马车的寇白门一眼,默不作声的随在马车后面。
“也不知道那平南侯有什么好的,竟然值得小姐您如此?”秋荷喃喃地说道。
他长得虽然还算俊朗,可也不是什么潘安宋玉般的容貌,比如那方名夏就比陈越还要英俊。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是天下间有情有义的却往往是青楼女子,负心的多是薄情郎。只要遇到心中的良人,她们便如同扑火的飞蛾一般,奋不顾身的扑上去,哪怕烧的粉身碎骨也全然不顾。
也许自己喜欢的是他百万军中解救皇帝的忠肝义胆,也许自己喜欢的是他勇战满鞑闯贼削平叛乱的英雄气概。
乌蓬船舱里,寇白门怀抱着琵琶静静的坐着,等待着船只排队停靠码头上岸。
是啊,他有什么好的?只不过见了两面而已,只不过看了他写的一首诗,自己就不可救药的陷了进去。
船只排着队列缓慢向码头靠近,终于轮到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