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6章 情况变化

不过毕竟是曾领兵十多万的枭雄人物,艾能奇的敏锐还是很不错的。从这些天的遭遇,对现在的局势也了解的大差不差。
果然,在艾能奇的意料之中,钱枫林把很多投奔而来的义军放在了最前线,而把他自己的军队统统放到了后面。这分明便是让这些新附的义军作为牺牲品。
“大人,艾能奇跑了!”看守艾能奇的军官匆匆赶来,一脸紧张的报告道。
“锦衣卫是控制在明朝皇帝手中的密谍组织,暗探很多,几乎遍布天下。咱们义军如此声势浩大,锦衣卫又岂能不派人潜入?这些天来,每天都有各地义军前来投靠,便是本帅也不知道那些是真正的义军,哪些又是锦衣卫密探!而为了人心,本帅也不能把来投的义士拒之门外。”艾能奇继续道。
无锡营突然趁夜倾巢而出,艾能奇逃跑,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若是有关系的话,恐怕真的有麻烦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死去,艾能奇只能得过且过,身边连一个亲信都没有,让他又能如何?
“好,你这就悄悄传令下去,令兄弟们做好准备,半个时辰以后出发!”艾能奇吩咐道,“我在写几个手令,你派人拿着前去昆山营、常熟营等,让他们紧随咱们之后对明军营地展开进攻。”
钱枫林知道,在自己和齐王的计划中,艾能奇是重要的一环,是用来给朝廷交代的对象。只有用艾能奇的人头,才能遮掩自己做的一切,才能把叛军的所有罪过责任都推卸开来。
这一刻,一股求生的欲望如同野草一般在艾能奇心中疯狂长着,这一刻,艾能奇仿佛看到了逃出去改变自己命运的契机!
无锡营,他们到底想要干啥?
“侯将军可知道锦衣卫吗?”艾能奇问道。侯慕白连连点头,对于臭名昭著的锦衣卫他如何不知。
“让咱们的人做好准备,天明之后立刻撤退,退往苏州,这些义军,让他们自生自灭吧m.hetushu•com!”终于,钱枫林艰难的道。
“我是帅营派来传令的使者,快带我去见你们侯将军!”艾能奇镇定的站直身子,冷冷的斥道。
“请大帅吩咐!”侯慕白连忙说道。
为了防止出声,出发前侯慕白命令每一个士兵口中衔着一根木棍,数千人出营,除了脚步声倒也没有太大的声音。
“怎么回事?你们这么多人竟然看不住一个人?”钱枫林怒道。
艾能奇脸上充满了自信道:“侯将军放心,对面的叛军也就两三万人,咱们是趁夜袭击,明军根本没有防备,只要咱们杀入明军大营,明军必然会混乱,而到时马、贺两将也会带人冲入明军大营。侯将军,一举歼灭明军的机会便在今夜。若是能够击败明军,打败明国最厉害的齐王陈越,到时你的名声将会天下皆知,本帅自会论功行赏!”
计划中,明天大战,把那些不受自己控制的义军推上战场,自己再带人退往浙江,齐王轻松收复江北四省。现在艾能奇逃了,无锡营也莫名出营,计划是否还能实现?
作为曾经领兵十多万的大将,艾能奇自然明白立营时的布置,知道哪处有明岗哪处有暗哨,小心翼翼的避在黑暗的阴影中,一路向着大营外围逃去。
很快,有手下赶来,把探得消息报给他。
艾能奇点点头:“侯将军果然忠肝义胆,既然如此,我便把实话告诉你,白天在大帐的布置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因为大帐中便有明军的细作。而现在明军肯定已经知道咱们的计划。所以,本帅真正的计划并未在大帐说出。明军以为咱们明天和他们决战,又有细作报告,今夜必然不做准备。所以,今夜才是决战的最佳时机!”
现在艾能奇跑了,自己又该如何对齐王交代?
“可是,大帅您刚刚不是说咱们营中有明军的锦衣卫细作吗,若是大张旗鼓的让其他营知道,是不是也等于www•hetushu•com通知了明军?”侯慕白有些疑惑的问道。
“原来这样。”侯慕白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
营地里开始有些骚动,数千将士被从睡梦中喊醒,开始穿戴做着准备。到底是一些百姓组成的乌合之众,哪怕艾能奇事先吩咐要保持安静,侯慕白也在低声呵斥,营地里还是闹出不小的动静,让艾能奇暗暗有些心惊,不知道会不会惊动了钱枫林,使得自己的逃跑计划泡汤。
正如艾能奇所料,侯慕白并不知道叛军实际底细,而一直把艾能奇这个大西国大将当做真正的首领来看。
“大人,怎么办?”一众亲信幕僚将领纷纷来到钱枫林身后,紧张的问道。
“后将军,本帅之所以漏夜孤身来此,是有一件重要的军务要交给你办!”艾能奇郑重的道。
“愿听大帅吩咐,不知大帅想让属下如何去做?”
侯慕白命人送来了笔墨纸张,艾能奇开始书写命令,而侯慕白则去准备去了。
帐篷门口,两个卫士抱着武器斜倚着,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艾能奇悄悄取出暗藏的一把小刀,没有试图去杀死守卫,而是轻轻去割帐篷。
听艾能奇如此说,侯慕白能够感受到事情的重大以及艾能奇的信任,一股热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对于说辞,艾能奇早就想好。
厚厚棉布制作的帐篷,外面刷着一层桐漆用以防雨防潮。锐利的小刀不需要多大力气便把帐篷割开一个大洞,艾能奇静立片刻,感到外面毫无动静,这才扯开缝隙,逃了出去。
既然这么多的义军首领以为自己是叛军的主帅,投奔的是自己这个大西国的平南将军,若是自己能够安然逃出,是不是就能号令这些义军?
见到被属下带来的艾能奇,侯慕白大惊,连忙上前行礼。
好在,半个时辰很快过去,四千多无锡营的义军也歪七八钮集结了起来,艾能奇当即下令,立刻出营向数里外的明军大http://www.hetushu•com营摸去。
“大帅,我可和锦衣卫没有任何关系!”侯慕白连忙为自己辩解道。
然而这么大的动静根本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中军大营,听着偏西位置传来的隐隐躁动,钱枫林脸上露出了警惕之色。
虽然是名义上的主帅,艾能奇知道自己不过是阶下囚,是别人利用的工具。曾经叱咤风云的大西国平南将军,现在已经心如死灰,仅有的希望便是那躲藏在自己背后的钱枫林能够言而有信,事后给自己一条生路。
“愿听大帅吩咐!”
无锡营?钱枫林就是一惊,为了避免混乱,各地的义军向来都是单独成营,为了便于控制,向来都是以心腹军队驻扎不远。可是昨日为了方便计划,钱枫林下令调动的营防,没想到偏偏这个时刻竟然出事了。
艾能奇点点头:“侯将军你是自家兄弟,本帅自然信得过你,否则也不会来到你的大营。锦衣卫密探太多,咱们军中的秘密恐怕早就为明军知晓,而对面的明军又是大明最厉害的齐王陈越所部。为了谨慎起见,很多事情白天不能在大帐里说出,所以本帅才趁夜前来见将军。”
艾能奇一番话有理有据,忽悠的侯慕白两眼露出了光芒。想想以后的锦绣前程,侯慕白终于坚定了信心。
这几个月来,浙江江东各地百姓纷纷杀官举义,来投叛军,钱枫林经常把他拉出去接见各路义军首领,从这些义军首领对自己的态度艾能奇能够感觉到,钱枫林连这些人都欺骗了,而这给了艾能奇一丝的希望。
所以,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大人,无锡营发生异动,全营将士倾巢而出出营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这么大的动静,钱枫林震惊的看着,第一次感到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见过大帅,您怎么来到了末将的营地?”侯慕白惊疑的问道,艾能奇竟然一个人半夜出现在此,让侯慕白不能http://m.hetushu.com不震惊。
叛军大营内部,有一座小帐篷,所谓的叛军主帅艾能奇便被关押在帐篷之中。
听他如此说,再看看他蔚然气度和不俗的衣着,无锡营的暗哨不敢轻视,连忙派人去给首领侯慕白送信。
“可是大帅,我的属下只有四千多不到五千人啊!”侯慕白震惊道。
“命令马、贺两营立刻警惕,派人严密监视其他各营动静!”钱枫林连续下达命令,一个个传令兵如飞而去,消失在大营夜幕之中。
在军议中,当艾能奇听到十多万叛军齐聚苏州和明军决战之时,便知道这恐怕是最后一场“战斗”,战斗结束,便是大戏落幕的时候,然后叛军便会受抚而烟消云散,而自己也将走到末日。
艾能奇笑道:“时间差侯将军你懂不懂?等到咱们悄悄出营之后,昆山营、常熟营他们才会接到命令,锦衣卫细作便是得知,再想报到明军大营已是来不及。”
钱枫林那厮为了隐秘,欺瞒了绝大多数人,恐怕十多万叛军之中,真正知道自己是傀儡的没有多少,若是自己能够逃出,说不定能够很快掌握住一支力量,借此成就一番事业,重现大西国的辉煌!
从听到齐王陈越带领大军攻来的那一刻,艾能奇便知道这是钱枫林和陈越在演戏,在给大明朝廷和天下人演戏。而等到戏落幕的时候,恐怕也是自己的末日,陈越和钱枫林会以自己的脑袋,给大明朝廷一个交代。所以,自己的时日已经不多!
看着侯慕白出去传令的背影,艾能奇脸上的笑更盛了。一番言语,已经把侯慕白忽悠的服服帖帖,自己逃跑的计划终于可以展开。这一刻,艾能奇仿佛看到了逃生的希望。
无锡营首领侯慕白,因带着数千义民来投,被“册封”为正二品的无锡副将。艾能奇在白天军议的时候见过他,记得他的名字。
“大帅,难道您是想让我?”侯慕白震惊道。
“大人,派人去追吧,应该来得及。”www.hetushu.com身边的将领建议道。
“艾能奇把帐篷割开一个大洞逃了,兄弟们一时没有注意。”军官惭愧的道。
就在钱枫林紧张的思考之时,更多的消息传来,无锡营竟然往明军营地方向行去,而更多的义军也正在准备出营。整个大营西部人喊马嘶,陷入了一片骚乱之中。
白天的时候,钱枫林再一次派人把艾能奇请到大帐,然后以艾能奇的名义给义军各个首领下达命令,宣布明日和明军决战的消息。
很快,另一个消息传来,让钱枫林的心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然后一支火把突然出现在眼前,耀的艾能奇一下子闭住了眼,再睁开眼时,数支明晃晃的钢刀架在面前。
“谁?”黑暗中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没想到这支来自无锡的义军还很警觉。
艾能奇重重的点头:“侯将军,所有人都以为马、贺两将带领的两部才是义军真正的精锐是本帅的嫡系,而明军细作自然也清楚这件事情。所以,现在肯定有无数双目光在盯着马、贺两部。而侯将军你的部下刚刚来投不久,没有人想到你会带军进攻,如此便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而鉴于艾能奇这段时间以来表现出来的配合,钱枫林给他的待遇也很好,除了不能离开帐篷在大营瞎转,酒肉吃喝敞开供应,甚至从青楼弄来两个歌姬陪伴于他。毕竟,很多时候为了掩人耳目,需要时不时把艾能奇拉出来溜溜,他能主动配合是最好不过。
夜晚,大营灯火连天,艾能奇的小帐篷却一片漆黑,他早早便上床就眠。三更时分,艾能奇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悄悄从床上坐起,来到帐篷门口,顺着幕帘缝隙向外看去,整个大营已经乌漆嘛黑,安静非常,偶有鼓声传来。
白天军议的时候,艾能奇虽然几乎不发一言,却对各种布置暗记在心,他要去的便是一支义军的营地,名曰无锡营,是一支来自无锡的义军的营地。
“追?去哪追?”钱枫林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