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降临诸天

作者:三丈红尘
降临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蜀山

第七百章 邙山鬼界,鬼帝分魂

“曹魏?”
这些普通鬼物叶晨根本没动手的兴趣,他现在所有精神都被位于这邙山鬼界深处那一道分裂的灵魂碎片所吸引。
叶晨脸色有些古怪,心中也隐约有所猜测,双手环抱悬浮于离巨城数里之外空中,看着那巨城上下涌出密密麻麻的阴兵鬼将。
为避免麻烦,半路叶晨隐去了自己的身形,一路顺利飞至邙山深处,远远的看到那邙山深处一座黑色山峰铸成的巨大城池,正城门上书写着两个大字——曹魏!
“还真是邙山啊!”
高大身影慢慢走到黑骨大将身边,稍顿,伸手轻轻将黑骨大将拉起,一缕幽幽声音传入他耳中:
他到来拜见佟元奇非常高兴与欣慰,叶晨走时特的给他留了两样东西,一样是一瓶珍贵的丹药,来自紫云宫金庭玉柱中,能存放在那里都不是凡品,一瓶只有三粒,拥有重溯肉身的神奇功效,哪怕肉身毁灭,只要元神留存也能重溯肉身。
能占据邙山http://www.hetushu.com深处,说明他这个分魂实力足够强大,哪怕不是在这里最强大的,那也是数一数二,再加上分魂麾下上百万鬼兵鬼将,以及邙山鬼界的特殊环境,叶晨庆幸手上有太极图这样的至宝,不然哪怕有上万年精纯法力在身,也不一定能将这个分魂收走。
飞车快速进入内陆,在万米高空云层中穿梭,没多久便越过黄河,来到了陕西境内。
邙山里面龙蛇混杂,无数帝王陵中死去的帝王召集陪葬的将士鬼魂各据一方地盘,年代越久远越发强大,据说那几尊来自周王朝的鬼帝在鬼域之中,实力只怕不逊于阳世的天仙修士。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宫殿大门被推开,一个高大无比,浑身漆黑骨头融炼于一个整体的鬼将走了进来,重重跪在宝座之前沉声说道:
刚进入那黑云边界,宛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眼前陡的一暗,好像从阳和_图_书间来到了阴世,虚空中温度瞬间下降几十度,叶晨怀疑如果放一杯水在这里,只怕用不了几秒就能结成厚厚的冰。
“世人都以为孤死后一直都在消沉,但又有何人知道孤这上百年一直都在准备,孤要逆转吾之天命,今日天命已到,是生是死就看今朝!”
阴风呼啸,一道道黑风在空中随风来回打着转,一个透明的黑影从下方一个黑漆漆破碎的墓穴中冲起,绕至叶晨身后,双手张开身体变得扁平伸张,一下将他抱住。
这不是向他动手,而是,这曹魏鬼城的另一边,正涌来无数的阴兵鬼将,向曹魏鬼城发起进攻。
良久那王座上的身影缓缓抬头,一潭死水般的宫殿内才泛起涟漪,一股股宛如暗流般的强大力量以王座上那身影为中心层层扩散开来,挤压得这鬼将身形不由自主的低下,全身骨骼咯吱作响。
叶晨将八匹天马飞车收起,抬头望了望前方那厚厚的云层,双手http://www.hetushu.com背负在后,微微一笑,走入其中。
阴世的战争与阳世的战争相差不大,只是阴兵数量更多,看起来规模庞大无比。
在此他停顿了一下,特的去了一趟大白山积翠崖,拜见师父万里飞虹佟元奇。
从大白山积翠崖出来,他直奔西方,按照方向,怕是到了邙山地界。
两天后飞车出现在一群山脉上方,叶晨从车中走出看着远方群山中升腾而起的死气形成的云层,喃喃自语道:
可在蜀山世界,这个神鬼显圣道法真实存在的世界,邙山可就不是什么好去处。
却是一个幻影,他人早已经去到一里之外。
蜀山世界里的邙山面积非常广大,纵横有数千里,里面陵墓无数,无穷的阴气死气汇聚于邙山天穹,凝成一片纵横数千里的黑云常年笼罩于邙山上空,阳光无法照射下来,邙山也因此变成了一个位于阳世的鬼域。
“禀告丞相,蜀王射来令箭,邀您上城一述!”
“呵呵呵……”
hetushu•com他飞的方向位于邙山最深处接近北方,他感应的那份分裂灵魂碎片便是在那个方向,在他感应中,宛如一团耀眼的火球般吸引着他的目光。
在现实中,邙山共有八座东周王陵,五座东汉帝陵,两座曹魏帝陵,五座西晋皇陵,六座北魏皇陵,一座后唐帝陵,一座南明帝陵,七座后主皇帝陵,除此之外,还有四十余座东周、东汉、曹魏、唐、后梁、后唐、后晋、北宋等朝代帝王陵分布在邙山周围。
邙山历来都是各朝代帝王的魂归之处,古权贵帝王都喜欢选择将帝陵选于邙山,不但是古代,哪怕是蜀山世界都有‘生于苏杭,葬于邙山’的说法。
不过在见识过玉阴鬼界与鬼罗界的战争之后,这等战争在他眼中也就没什么震撼了,脸色平淡的看着交战的两座鬼城,目光一直注视着曹魏鬼城,准确来说是感应着鬼城中那团有如火球般的分魂动静。
“妙才,你是否觉得孤也如他人所言意志消沉呢?”
“咚m•hetushu.com、咚……”
“末将从未如此想过,丞相如此,必有深意。”
第二样是四枚混元一气灭绝雷球,这玩意他有几颗就行了,送四颗给他能当个杀手锏用。
叶晨未穿越前邙山还是一处名胜风景区,虽说是陵墓云集,但并没有什么阴森的感觉。
黑骨大将头低的更低,说道:
曹魏鬼城之内,一座漆黑如墨的宫殿,空旷的大殿幽静无比,一个全身裹在铁甲之内高大无比的身影正坐在幽黑冥铁铸成的宝座之上,在他前方有一团幽蓝火焰在空中翻滚,里面有一个小巧玲珑的黄铜宫殿在幽蓝火焰中上下浮沉。
王座上身影低沉轻笑,良久那幽蓝火焰突然被其吞入口中,一只大手伸出将那黄铜宫殿抓起,高大身影从王座中站起,‘咔嚓’那黑骨大将身上厚甲开裂,高大的身躯再次下沉。
虽然又拜了齐漱溟为师,还莫名其妙拜了太清圣人这个便宜老师,可当初的师父并非是再无关系,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路过这里,必定要来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