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章

高见鸿转头,看到大门口停着的蓝色宝马,眉头不经意地一蹙。
“去哪?”
高见鸿沉默了一阵,蓦然笑了。
高见鸿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你到底要说什么?”
朱韵没有说话,高见鸿的手机再次震动,这回他没有挂断。他声音缓和了很多,最后对朱韵道:“这场较量的结果一定会很惨烈,到时你别怪我。”
“老婆的电话?”朱韵说,“回去吧。”
可她想到头破血流都想不出好办法,她有实力可以去任何一家it公司就职,可这没什么用,就算公司之间有竞争关系,也只是针对产品和项目,并不能撼动什么。
“我们说的是两回事。”
朱韵质问过高见鸿,不止一次,可从没有结果。
高见鸿的手机震起,他看都不看直接挂断。
朱韵瘫在沙发里。
“你见过李峋了?”
“吉力公司。”
她好像要将高见鸿彻底看透一样,轻声说:“本来不会是这种结果,你应该知道。”
不过好在她在蹭了一身浆糊的情况下还能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
保安察言观色,连忙跑过来。
朱韵依旧没有回答,高见鸿说:“我说过,我承认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但也仅仅如此,他走不远。”
“高见鸿!”朱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她眼睛红了,这样才显出几分女人的样子,不像刚刚冰山一块。“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朱韵看着他,“你找谁搭档不好非得是和*图*书他,你就这么恨李峋,你这跟直接往他身上插刀有什么区别?”
“你根本不了解他。”朱韵低声说,“李峋是狠,但他不绝情,不然他也不会进监狱。”
那时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破罐子破摔了,也本以为过去的事情已经到头了,不可能更可怕了,可事实证明生活就是无底的痛苦和讽刺。
“咱们长话短说吧。”朱韵先开口。
高见鸿低声道:“不是告诉你门口不能停车。”
“这家公司是怎么来的,当初我们俩虽然走了,但投资的钱并没有给你切断!”
“稀客啊。”高见鸿笑着走过来,“平时请都请不到,今天怎么上门来了。”
朱韵不想承认,田修竹笑着说:“这是天性,你不需要勉强自己。”
她还保有最后一丝期待,“你别再跟他一起做事了。”
甚至她回国之后也无时无刻不在想,如何才能把心口这根刺拔了。
“见过。”高见鸿扯着嘴角,跟朱韵开起玩笑。“看来你在他心里地位不行啊,他出来第一个见的人是我,吃醋没?”
这女人很漂亮,穿着一身通勤装,修身的中长款白色小西服,挎着一个精致的黑皮包。见她仪容得体,前台接待也较为客气,跟高见鸿通完话,对朱韵说:“请您稍等,高总马上就下来了。”
朱韵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
“朱韵,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高见鸿弯下腰,与朱www.hetushu.com韵四目相对,“从李峋第一眼在公司见到我和方志靖的那一刻起,这场仗就必打无疑了。现在就算我放过他,他也不会放过我。”
朱韵第一次知道方志靖进了吉力公司的那天,正是她晕倒在尼日加拉大瀑布的前一晚。
楼道里有股潮气,储物的小隔间没有关紧,里面露出两把拖布。储物间门口堆着几个踩憋的纸壳箱,以前似乎是装显示屏的。
朱韵说:“你告诉他是老同学。”
前台慌张回答道:“高总在楼上开会,马上就——”还没等她说完,吴真已经扭头往电梯去了。
现在胆小的朱韵再次来到吉力公司,她向公司前台询问,被告知高总需要预约才能见面。
“高见鸿。”
方志靖在得知朱韵联系过高见鸿后,特地在过年的时候给朱韵母亲送大礼,不是为了缓和与朱韵的关系,而是想让她在母亲对他的称赞声中更加痛苦不堪。
朱韵不回答,高见鸿平静地给出答案。
“没人有用不完的精力,执著只能强撑一阵。”
保安有苦说不出,“是吴小姐非要……”
高见鸿的手机又震起来,他不耐烦地再一次挂断。
高见鸿:“去催后勤,把门口的路桩抓紧弄好。”
“好啊。”高见鸿神态轻松,“想说什么,说吧。”
“方志靖!”她盯着高见鸿,“你知道李峋跟方志靖之间发生过什么吧,其他所有事我们都可以先放下,你怎么和图书能跟方志靖在一起?”
保安:“是是。”
“你怕我们起争端?”高见鸿冷冷道,“现在跟大学时期可不一样了,我们都不是学生了,真刀真枪拼起来,肯定要有人要头破血流,你觉得那个人会是谁?”
“那家公司挺大吧,他刚出来就有这么多精力去思考这些了?”田修竹问道。
“他绝不绝情已经不重要了。”他直起身,推开门,却没有迈出去。“朱韵,实话告诉你,从大学时期我就一直期待着这一天。我很庆幸我跟他的这场较量是在离开学校后,这样就免于小打小闹了。”
“吴小姐!”前台后面叫她,吴真没有理会。等电梯门关上,前台才露出一个鄙夷的神态,都被朱韵看在眼里。
“是他。”
可高见鸿每次都是理所当然地站在那。
高见鸿不屑一顾道:“哦,两百万,给我个账号我下午就打给你,就当善款救济老同学了。”
车上下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细碎蓬松的波浪头,大大的墨镜直接遮住了半张脸,她穿着高跟鞋,咚咚咚颇有节奏地进了大厅,身后保安跟过来。
高见鸿只是冷笑。
久而久之,这成了朱韵的心魔。
“你跟以前一模一样,不给任何人机会,永远无条件站在他那边。”高见鸿反讽道。
思路是明确的,对于吉力公司,李峋绝不会善罢甘休。
“哪两回事了。”
吴真随口道:“不用熄,来接人的,马上走了。”她径http://www•hetushu.com直来到前台,高贵冷艳地发问,“高见鸿呢?”
朱韵已经拧动门把,高见鸿又把门狠狠推上了。朱韵回头,高见鸿站得很近,银边眼镜后的目光寒意逼人。
旁边的前台小心翼翼说:“高总,吴小姐来了,刚上去找你了。”
一层一共两架电梯,吴真那个门刚关上,旁边的电梯就到了。高见鸿从电梯里出来,一眼看到朱韵。
朱韵凝视着他。
朱韵神色不变看着他,高见鸿的脸渐渐冷下来。
吴真体型跟朱韵相仿,姿态丰盈。因为做艺人的缘故,她皮肤保养得好,只是妆化得太浓,全都盖住了,惨白的脸色下,嘴唇红得像沾了血。
朱韵摇头,“你不了解他。”她安静了一会,从沙发里爬起来,“我得出门一趟。”
高见鸿跟朱韵来到安全通道,他将门关上,世界霎时安静。
“吴小姐,车还没熄火。”
朱韵抛开所有遮遮掩掩,狠狠念出那三个字——
她也有过创立公司的想法,可一想到这都是为了私仇,她就怎么也下定不了决心招聘员工。
朱韵眼睛形状很漂亮,眼白是干净的乳白色,没有一丝杂质,衬得黑眼珠更为晶亮,就像带着雪霜的葡萄,让对方可以轻易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没什么可说的了。”朱韵往外走,“是我的错,已经六年了还这么天真。”
李峋出狱这半个月,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搅成一锅浆糊,黏黏稠稠,和不开也甩不掉。
m.hetushu.com朱韵并不知道李峋和付一卓的见面,她还在担心李峋跟任迪要钱的事情。
这时外面开来一辆车,刚好停在公司正门外。那里是禁停区,可保安看了车牌后,就全当做没看见的样子。
前台打量朱韵。
他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朱韵有些记不清楚了。
高见鸿又看到电梯,刚刚上去的那架已经从六楼往下走了。“跟我过来。”他领着朱韵往楼道里走,顺便告诉前台,“让她等我一会。”
“你还不够坏。”在朱韵自顾自纠结的时候,田修竹对她说,“很多事不是实力强就能做到,人的性格占据很大一部分。你太软了,胆小。”
“不如我来猜猜吧,你打算说什么。”高见鸿手插在西服裤里,拧着眉头深思了一会。“想让我把方志靖赶出去?如果是这个就省省吧,我们俩公司职位同级别,谁也赶不走谁。不过想让我给李峋弄回公司的话,倒还有点可能,你让他来应聘看看啊。”
“他对上心的事情有用不完的精力。”
这问题她不止一次问过他,她是真的渴望高见鸿能给出一个让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回答。
“我承认他是个天才,但这个时代没有那么简单。”高见鸿说着,忽然改口,“不,哪个时代都没有那么简单,不然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记不记得我以前说过什么?”
朱韵嘴唇紧抿。
朱韵站在旁边,吴真路过时两个女人对视了一轮。
高见鸿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