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章

“别。”付一卓笑吟吟道,“说吧,怎么了?”
李峋:“那我挂了。”
李峋冷笑道:“你检查过他身上零件齐全么?别到时候——”
那时她刚跟李峋吵完。
李峋眼神看过去,气势吓人,但赵腾对李峋刚刚跟朱韵的态度非常不满,帮腔道:“人家到底是个女孩,哪有你这样的。翻旧账的男人太逊了。”
朱韵:“干嘛?”
赵腾东西忘带,回公司拿,正好看到最后他们吵架这一幕,闭着嘴往后撤。
付一卓:“做梦。”
林老头的声音没怎么变,还是像以前上课时那样,即便快六十岁了,还是那么轻松乐观,玩世不恭。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慢慢放松下来,她最后问道:“……林老师,您还记得李峋吗?”
李峋:“……”
李峋:“只要你开口,他一定同意。”
如果能请到赵果维教授帮忙的话,确实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赵果维的粉丝都是对历史感兴趣的年轻人,正是《无敌武将》的目标用户。
李峋阴沉地说:“你懂个屁。”
李峋:“当然。”
“啊啊……是朱韵啊。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你现在怎么样,书读完了吗,留在国外了?”
李峋又不说话了。
“当然记得,那个自毁前程的臭小子……”
她给林老头打电话,他刚开始没有听出她的声音,朱韵表明身份后,他才想起来。
电梯上行,赵腾感慨万千。
“怎么了?”朱韵看着他们俩,“你们要吃饭去?”
“你养狗呢!”付一卓怒道,“我怎么有你这么扭曲的弟弟,在变态的路上一去不回!”
李峋毫不犹豫地说:“不。”
和图书峋答应了。
李峋还维持着阴森的表情,一语不发。
屋里剩下两个男人,李峋在朱韵离开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再没有刚刚那么若无其事。
朱韵看他:“喜欢就会帮忙?”
“我说差不多得了!”他说得越发难听,朱韵打断道,“你用不着这么侮辱别人,我是喜欢过你,那又怎么样,你上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问问,谁还记得自己十九岁时爱过的人?”
赵腾说:“告诉你,要没她就你这个情况想找工作简直难到登天!而且要不是她能力强,把你的工作量都带出来,你以为你还能这么轻松天天看书不干活?董总直接手撕了你!何况她还给你买那么好的显卡……”一提显卡赵腾就眼馋,“要是哪个妹子肯送我泰坦我就倒挂在她身上。”
赵腾嘲讽道:“你不要接盘吗?看看工作量和基本结构,上线前来得及读完不?”
李峋默不作声看着她,赵腾也傻了。
李峋对项目有明确的规划,不想打乱节奏。他给付一卓打了个电话,付一卓接通时满嘴抱怨。“你怎么在我上课的时候打电话来,显得我特别不专业。”
朱韵疑惑:“生什么气?”
她感到深深的羞愧和耻辱。
李峋的提议给目前深陷宣发沼泽地的朱韵开拓了新思路。
她不知道李峋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那对她而言是很宝贵的记忆,她不懂为什么李峋要用这种语气来说这些事。
“长得跟娘们似的,你也真是不挑。”
赵腾:“怎么着你要接盘?行,等着。”他回去将《无敌武将》的一堆资料发给李峋,李峋黑着脸看了一会,把显示和图书屏关了。
付一卓:“我先问你一句,你还喜欢她吗?”
朱韵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撇了撇嘴。
一提李峋,林老头声音明显低落了很多,跟刚刚与她聊天时完全不同了。
赵腾:“昨天晚上……”
赵腾推他,“赶紧去道歉!”
“组长……”赵腾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朱韵,想分辨她现在的情绪状态。
朱韵没再说话,摇着头与赵腾擦肩而过离去了。
林老头长叹一口气。
赵腾:“我是不懂屁,但我劝你赶紧去道歉,你要是把她气走公司就玩完了。”
他每说一句朱韵心里就跟着颤抖一下,最后胸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面红耳赤。
李峋还是不说话。
赵腾本来以为这件事是要要闹一阵的,没想到就一夜的功夫,两个当事人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装傻充愣的本事让赵腾佩服得五体投地。
“完了完了,肯定是生气了。”他责备李峋,“让你废话那么多!”
在赵腾说话之前,李峋转身上楼了。朱韵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周六空出来你听见没有——!”
天色已晚,公司里只有他们两人,夜漆黑凝重。
朱韵紧紧抿唇。
周五晚上,朱韵来提醒李峋明天去见林老头。
但朱韵有点不好意思,当年他们太不懂事了,闹出那么大动静,也不知道有没有对林老头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而且事发当时朱韵心慌意乱,简直就是逃出国的。之后六年里,除了任迪以外,她从没联系过其他老师和同学,就这么贸然请求帮忙的话……
李峋风凉道:“他很喜欢你,亏得你当初当课代表的时候干得那么卖力。”
李峋和图书:“你把她的项目进程发给我。”
李峋:“……”
付一卓呵呵两声,说:“那就当同事呗。”
朱韵:“你接着装。”
赵腾唠叨一上午也是让李峋去道歉,中午休息的时候李峋想出去透风,他也一路跟随,在他身边磨磨叨叨,没想到他们在门口跟朱韵碰个正着。
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现状,林老头对于她的求学经历十分满意。“我就说你这孩子肯定有出息!”
李峋点支烟,“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他低声道,“你帮我去问问怎么回事,让她快点回来上班。”
他们的遗憾已经多得数不清了,但至少最初让他们热血沸腾的东西还在,非要揭开过去将一切贬得一文不值,她不懂这究竟有什么意义?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吵起来的,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好像毫无理由就勾起了这些不适时的话题。
付一卓:“你自己去,都快三十的人了,拉屎还要别人擦屁股。”他说完挂断电话,李峋捏着手机脸色阴沉。
朱韵回头。
朱韵将李峋出狱的事情告诉林老头,林老头的情绪马上高昂起来,吓了她一跳。他反反复复跟朱韵确认,在得知他们就在本地上班后,激动得恨不得马上见面。
真是天地逆转,错爱一生。
李峋:“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哦,所有公开课永远坐在我正后方,从上课盯我一直盯到下课,我课上随便写得流程图也捡走,你告诉我那是谁,扫地阿姨?”
付一卓叹了口气道:“这方面我对你真是无话可说,她这么拼死拼活帮你忙还要被你骂,她到底怎么做才你满意?”
赵腾:“你不生气hetushu.com了?”
朱韵:“没有,我上午请假去联系我大学老师,就是赵果维教授的丈夫,他换联系方式了。”
李峋脸更黑了。
她不想跟他讨论这个话题,拿着手机准备去外面给林老头打电话,没想到李峋在后面不依不饶。
“哟,”李峋故作惊讶地说,“原来你大一就爱上我了,可惜那时我对你完全没兴趣。”
“绝对不会说的。”赵腾保证地说,“我还以为你生气不来了呢。”
李峋把事情复述了一遍,付一卓听完无言半晌,最后说:“你又开始作妖了。”
朱韵无语,李峋做事情向来只管“事”,不管“情”。他只考虑能不能达到目的,能不能资源利用最大化,其余的一概不理。
第二天朱韵告假没来上班,赵腾慌了。
但她也不会问李峋,她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他只是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李峋忽然不咸不淡地来了句:“就像那画画的喜欢你,所以就帮你做图一样。”
她长出一口气,心情复杂万分。她战战兢兢联系老师,字字句句细心斟酌,结果还不如提李峋一句来得有用。比起自己林老头明显更在乎李峋,简直跟从前一模一样。
他不敢多问,因为不管朱韵嘴里说什么,那浮肿的眼睛都表明了她肯定哭过了。
她开始后悔跟他争辩,她怎么可能争得过他,他随便几句话她就溃不成军。
朱韵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局面,放下电话,才想起她彻底忘了提《无敌武将》的事。
“怎么做?”李峋眯着眼睛,冷冷道,“我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我说话她就得应声,我招手她就得过来。”
赵腾看着他,默默道:和图书“有点过了。”
朱韵刚打完一个电话,看见李峋,说:“我跟林老师联系完了,你把周六空出来。”
想了想,没理由,单纯就想找她麻烦而已。
朱韵:“……”
朱韵考虑了三天,百般犹豫要不要给林老头打电话的时候,李峋对她道:“最坏就是被拒绝,不过就是回到起点而已,除此之外什么结果都是赚的,有什么可犹豫的。”
一夜过后,李峋冷静下来,他自己也有点奇怪,为什么昨晚会来那么一出。
“哦,”朱韵有点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一点以前的烂账,你帮个忙,别往外说。”
“周六!这周六!你们就直接来我家吧!”
十九岁时她可能因为李峋让她给柳思思写作业就怒发冲冠离开基地,那时他们轻轻松松,毫无负担。而现在他们快二十九了,朱韵再不能一生气就一走了之……还是那句话,他们的遗憾已经多得数不清了,他们的精力也已经禁不起这样肆意消耗了。
他死命让李峋去道歉,李峋就是不动地方,赵腾:“你不去的话我就告诉董总了,你信不信他一刀捅死你?”
“那就好。”见朱韵没生气,赵腾稍稍放心,跟着她一道上楼了。
李峋冷笑一声,不作回应。
“你差不多得了。”
旁边的赵腾张大嘴巴,忽然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他有点把持不住。
李峋嗤笑道:“我只记得有人拼命往我身边挤,程序课总最后一个走,就为看我的上机作业,还花几千块钱买身行头来跟我表白。”
付一卓:“真是奇怪了,你既然不喜欢人家,还管她跟那画家怎么着。”
朱韵看着他,想起给林老头打电话时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