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朱韵看着他手里握着的鹅肝,“那个我吃。”
朱韵来到田画家画室的时候,满屋子都飘着香煎鹅肝的味道。田修竹系着围裙,聚精会神地盯着煎锅。
朱韵:“记得。”
那次是田修竹受市美术馆馆长的委托,馆长曾是田修竹的老师,这人情田修竹推脱不掉,可他性格腼腆,不喜欢跟太多陌生人打交道,最后就求到了朱韵头上。
朱韵几经犹豫,最后简短地跟他说了项目目前出现的问题,田修竹听后说道:“可以啊,我帮你画。”
郭世杰有点放心不下,“水平怎么样啊,他熟悉我们的项目吗?”
田修竹采用了一种独特的第一人称视角处理这幅画。主人公从尸山血海中爬出,人们透过他的眼睛,看到荒芜辽阔的古战场。
宣传画的问题解决了,但推广费用还是几千块钱。朱韵找董斯扬据理力争,董斯扬坐在真皮老板椅里,翘着二郎腿,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朱韵手掌撑着下巴,其实这件围裙田修竹已经用了很久了,至少有两年,又是画画又是做饭,但现在看着还像新的一样。
李峋正在抽烟。
张放也凑过来,指着屏幕说:“这我认识啊,这赵果维啊,网上著名段子手,专门讲历史故事的,很搞笑的,超级火!”
张放:“你别以为董总就真是个彻头彻尾不讲理的老板,那样我们早走光了。之前公司出现财务危机的时候,我们也提过你这个意见,当时董总就说了‘如果需要靠减工资来度过难关的话,那公司也离死不远了。’”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旁边和*图*书的郭世杰,虽然他昨晚没加班,但收效甚微,依旧在苦海里徜徉。
朱韵走过去,坐在小吧台外,对他说:“你这围裙是两用的?”
田修竹没有分神,眼睛接着盯锅,抽空回答道:“要节省。”
他一幅画的拍卖价格可能比他们整个项目投的钱都多。
田修竹:“画就是画,不分‘这种东西’和‘那种东西’。”
赵腾看见,忍不住说:“你这电也充得太快了。”
朱韵:“他为什么不同意?”
田修竹看着朱韵,指了指身上的油渍,回答朱韵说:“我要是有洁癖,现在就拿锅拍死你了。”
朱韵:“简单吃点就行了。”
田修竹惊讶。
田修竹一脸嫌弃,“你这个粗糙的女人。”他直接把手里这块扔了,又重新做了一份。
李峋看着他抓着朱韵的手,默默无言。
田修竹笑了,感慨道:“还真是隔行如隔山,你记不记得去年我找你帮忙,升级市美术馆的浏览系统。”
朱韵在看到图片的瞬间,浑身发了一层汗。
美术馆朱韵很熟悉,还有里面那幅名为《嶙峋》的画,朱韵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招进来,做美术总监!”
朱韵:“画这种东西不会影响你的创作吧。”
朱韵一听他说现在清闲,顿时精神起来。她心里挂着《无敌武将》宣传图的事,想请田修竹帮忙,可又觉得不太好开口。犹犹豫豫间,什么山珍海味都咽不下去了,她偷偷看向正在喝汤的田修竹,后者心灵感应一般,眼神嗖地一下抬起,将朱韵抓了个正着。
他语气比往常冷不少,朱韵默默看和*图*书着屏幕,上面是一个面相和蔼的女人。
张放摸摸胸口,叹气道:“你们是不知道情况,我管公司财务,今天就给你们交个底吧。我们公司从创建开始就是一直亏损的,现在是真拿不出钱了。”
朱韵走过去,看到他正在重新构图宣传画,握着笔的手一颤一颤的,都不知道自己在画些什么。
田修竹笑着说:“没事,我的工作告一段落了,现在闲得很。”
“认不认识?”
等朱韵说得口干舌燥了,他才懒洋洋道了句:“女人懂个屁怎么花钱。”
下班后所有人都围着这张图看。
朱韵被董斯扬刺激得脸色阴沉。
李峋扭头离开,赵腾看见,疑惑道:“怎么了,生气了?”
她摇头,漫不经心地问:“你空闲时间有什么打算,回法国休假吗?”
朱韵眉头依旧皱着。
张放转身,“吃干饭的你有意见?”
张放摊手道:“我稍微润色了点,但大概内容就是这样。”
张放也看得热血沸腾,“太好了!果然还是得精益求精!”他一拍朱韵,“来来来,快把这人招进来!小郭你美术总监的位置坐不稳了。”
朱韵以前见过赵果维,不是碰巧见的,她专门找过她好多次。
田修竹的初稿在下班前就发来了。
“你们想找她打广告?不可能啦,这种学者都不接广告的,花钱都没用。”张放果断道。
朱韵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
“我体谅个屁。”
朱韵脸上微红,觉得实在丢人,暗暗决定自己掏腰包。
张放:“什么?”
众人还在讨论,朱韵回头,问站在最后面的李峋http://www.hetushu.com
张放开始教育她。
朱韵看着他,田修竹说:“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明天把宣传图的要求发给我。”
朱韵:“没事,我找别人帮忙了。”
张放收敛笑容道:“我也说真的,这不是你一腔热血的事,董总不会同意的。”
朱韵:“一个朋友。”
郭世杰:“那就来不及了……”
“你昨晚回去接着画了吧?”
“牛逼啊。”赵腾抱着手臂,“这图真有意思。”
朱韵挠挠鼻梁,平常她经常跟田修竹乱开玩笑,但她知道他是个真正的艺术家,他虽年轻,但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郭世杰仰头看她,“谁啊?”
李峋吐了口烟。
董斯扬谈完业务回来,看到此话,拍板。
“董总在女人面前要面子,你得体谅领导。”
郭世杰弱弱地嗯了一声。
朱韵狐疑地看着张放,“这话是董斯扬说的?”
“……”
朱韵:“……”
旁边有人冷笑。
“这张行吗?”
“干嘛准备这么多?”她问。
朱韵把笔抽走。
个人自媒体发展不久,但势头迅猛,藏于民间的能人异士借由开放的网络平台各显神通。
朱韵张了张嘴。
“那当然!”张放自豪道,“我们董总厉害着呢!”他转头对朱韵说,“你放心,虽然钱不多,但我都会花在刀刃上。我跟刷数据那边已经很熟了,能拿到打折价,到时候上线了争取刷到游戏排行首页去。”
“林老师……”
“报酬就这个吧,要跟之前一样干净。”说完又补充一句,“必须手洗。”
“没报酬啊?”
郭世杰也看得惊讶万分,转头对http://m.hetushu.com朱韵说:“招进来吧……我把美术总监的位置给他。”
张放:“哟,吃干饭的你也在啊。”
他答应帮忙,朱韵松了口气,随即又想到什么。“那个,还有就是,我们公司资金比较有限……钱的话……”
田修竹:“不回去。”
朱韵差点就拿桌上的钢笔捅他。
田修竹思考片刻,将一样东西塞到朱韵怀里。朱韵一看,是刚刚沾了油渍的围裙。田修竹扬着下巴,毫无威严地命令她。
朱韵:“这是我们学校历史系的老师。”
不过他穿什么都干净。
两人坐在小餐桌上吃完饭,看得出这顿饭田修竹下了很大功夫,每样菜品都精心准备。朱韵看了一下原材料,又扫了一眼田修竹开的那瓶红酒,心说这一桌价值不菲。
朱韵第二天上班整个人都轻松了。
朱韵想了想,说:“那把我的工资也算上吧。”
田修竹做饭很好,也肯花时间钻研,极少吃垃圾食品。
李峋:“这位董总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
田修竹打量她,“有事?”
张放笑了。“别闹。”
朱韵:“会耽误你时间吗?”
因为赵果维经常丢三落四,出门不是忘了带饭卡就是忘了带钥匙,每每打电话要隔壁办公楼里的老公送。她老公潜心研究学术脱不开身,就委托自己的课代表去跑腿……
田修竹的装盘动作被朱韵突如其来的发言打断,油从小锅铲的边缘滑下来,滴到围裙上,紧接着鹅肝也失去平衡掉下,田修竹一慌,反射性地去捞。
田修竹回忆说:“我以为怎么也得写几个月呢,结果你三天就拿给我了。”
朱韵:“放hetushu.com心,我把要求给他了,等他画了初稿我们一起讨论,有问题再改。”
朱韵:“让你休息就休息。”
“报酬肯定有,你觉得多少合适?”
田修竹:“看你工作太辛苦,犒劳你一下。”
朱韵:“我说真的。”
李峋:“除非你走大批量,而且后续还有其他营销方式跟上,否则刷这个没用。我们又不需要做数据给甲方看。”他说着,叼着烟走到朱韵面前,掏出手机,“认识这个人吗?”
田修竹:“这个也不难。”
董斯扬说:“你就买买包和化妆品吧,其余的别管。”他夹着公文包扬长而去,朱韵要追她,被张放拉住,直接拽出公司来到楼梯间。
“偷窥我?”
朱韵:“那个不难。”
田修竹是个很喜欢钻研人类感官的艺术家,而且他很年纪小,喜欢用年轻新颖的表达手法。这幅画营造的视觉效果跟普通的vr视角不同,他用了一些小技巧,让看画的人有一种自己的眼珠就镶嵌在画中人的眼眶里的错觉。
鹅肝煎至七成熟,田修竹聚精会神准备装盘。就在这时,朱韵忽然开口问:“你有洁癖吗?”
因为图中人的视角向上,朱韵甚至还能看到“自己”缩紧的眉头。虽然看不到主人公的脸,但是她能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他的表情。
赶在油腻腻的鹅肝落地前,田修竹一把将之握在手里。
李峋又问一遍,隐隐不耐烦。
朱韵稍稍坐直,那一瞬又被田修竹的眼神抓个正着。田修竹放下餐具,靠到椅背里笑。“朱小姐,你自己照照镜子,眼睛都快放光了。”他拿起餐布擦了擦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刷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