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侯宁看着她:“你不知道监狱是二十四小时开灯吗?”
侯宁:“所以呢?”
“当然。”
朱韵没回答,他们一起往外走,快进大厅的时候,她忽然说:“吴真是高见鸿的妻子。”
侯宁:“哎呦,放心好了,肯定不会出差错的。”他说完,又压低声音,“你别跟李峋说啊。”
朱韵:“他们刚刚结婚一年多。”
方志靖又静了一会,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吴真的这个问题。
朱韵摇头,侯宁切了一声:“真没常识。你可以把大灯关了,给他留个小灯就行。”
李峋不时出去跟吴真见面,但他看起来不太上心,很多时候都是工作告一段落后,电脑一扣,点支烟,起身就走,应付差事一样。
某一日,李峋大半夜回公司,脸色看起来奇差无比。
侯宁:“本来李峋不让我告诉你的,这事就我俩和董斯扬知道。”
朱韵低声说:“这不是小事。”
侯宁撇嘴嘀咕:“王婆卖瓜。”
“李峋是故意的。”侯宁说,“他知道方志靖对《花花公子》肯定有想法,李峋的系统全是独立开发,要拆开模仿很费时。方志靖他们准备借壳的那家‘聚鑫玩具’已经发布资产重组预案,现在还在审核阶段。方志靖肯定要抓紧这段时间提升公司盈利数据。”
方志靖:“当然,珠宝首饰随你挑。”
“搞定,上钩了,她把u盘偷走了。”侯宁说,“今天的录音要发给你吗?”
“哎呦!”侯宁翻白眼,“你这准则怎http://www.hetushu.com么一碰到李峋就歪得不行了!果然就像董斯扬说的,女人的话不能信。”
侯宁扯着嘴角笑,“你自己听喽,只能说天道循环,因果报应。”
私下的角逐按部就班进行着。
朱韵:“为什么不告诉我?”
侯宁将耳机又递给朱韵,朱韵不想接。
在他传文件的过程中,朱韵起身关灯,她想让李峋睡得更踏实一点,没想到被侯宁叫住。“你现在关灯他会醒,他不习惯黑着。”侯宁还在摆弄电脑,头也不抬地说。
朱韵不说话,侯宁讽刺道:“而且朱政委不是还在屋里挂条幅了,以为就我一个人能看见?对我来说黑系统搞监听太平常了,可你不这么认为,李峋不想让你知道他做坏事。”
朱韵:“这不算坏事,是方志靖自己心术不正撞上来的。”
方志靖抵着吴真的嘴唇,说:“暧昧就行了,太深容易被抓把柄。你记着,跟他多聊,尽可能套他东西。这你最拿手了,不用我教了吧。”
他们又聊了一点上市的细节,他们公司现在虽然资金充裕,但缺乏骨干项目。大多游戏外强中干,上线后三到六个月数据就明显下滑,这样不容易过证监会的审核。
“对对,你说什么都对。”方志靖在吴真耳边小声说,“他身边那几个你能避就避,都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他们那个老板。”
朱韵听从他的话,将小灯打开,大灯关掉。
方志靖耐着性子哄她说:“和*图*书当然了,妇女撑起半边天呢。”
朱韵:“我怕什么?”
侯宁不适应跟人这样的距离,他推开朱韵,脸红成苹果。
侯宁收拾好后抬头,看见朱韵靠在楼梯上不知在想写什么,脸上仍有顾虑,他以为她还在担心事情能不能顺利进展,说道:“不用愁,绝对不会被发现。”
方志靖低声笑,“谁对你不感兴趣?”
侯宁看着她,缓缓地说:“行倒是行,不过你要录音干什么,害怕啊?”
朱韵摘下耳机,看着落着灰尘的楼梯角,半天怔怔的,没有缓过神。
“真不要?”侯宁意味深长地说,“今天可有很劲爆的内容。”
过了一阵,李峋让朱韵把《无敌武将》的更新资料和内部数据发给他,朱韵知道时机大概差不多了。
“吴真已经走了。”侯宁说,“你听听,听完就不吃醋了。说真的,正事。”
朱韵道:“吴真跟李峋见面时的录音你要发我一份。”
吴真切了一声,“谁稀罕那些东西。”
吴真:“老高现在天天给自己憋在屋里写程序,说要开发一个比《花花公子》更好的游戏,饭也不吃觉都不睡,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情况,真是不要命了。”
“不用了。”
他回来后,一句话没说,倒在公司的沙发里便睡着了。
公司只有朱韵和侯宁留到了这个时候,侯宁跟李峋一样没处回,从来上班时的那天起,就跟李峋一起在公司打铺睡。
朱韵说:“李峋只喜欢两种女人,一种‘傻女人’,一种和图书‘更傻的女人’,吴真哪个也占不上。”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侯宁漠然道,“她全占了还有好?怪就怪你们老同学眼光太差。”
朱韵问:“为什么?”
“为什么?”侯宁敲键盘的手停下了,抬眼道,“因为监狱里的灯是永远亮着的。”
朱韵静了静,问道:“你监控吴真手机会不会被发现?”
方志靖没说话,吴真说:“你们正筹备上市呢,别以为我不知道。老高现在那个样子,也没心思跟你争了,干得牛一样的活,拿得比鸡还少,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我跟他可不一样,你别以为这么简单打发我。”
侯宁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吴真推他,“说什么呢,我套谁的东西了,都是你情我愿的好吧。”
而他跟吴真的谈话也没什么营养,李峋张嘴闭嘴都是黄段子,吴真觉得这人虽长得不错,但精虫上脑毫无内涵,她耐着性子陪他聊,推推就就不肯让他碰。
“废物。”吴真毫不吝啬地鄙夷道,“关键时刻屁用都没有,还得靠女人。”
她回过头,看着躺在沙发里的李峋。小灯的光暗,昏黄的灯光好像让深夜的公司变得温馨了一点……
侯宁瞪着眼睛道:“那骚狐狸漂亮得很,李峋憋了六年了,
,谁也保不齐会不会发生什么。”他一边说一边偷瞄朱韵,朱韵说:“李峋看女人的眼光很高。”
随后一阵湿濡纠缠的声音。
吴真软绵绵道:“不过我最多跟他和-图-书暧昧一下,你别想我真跟他干什么,他对我态度太差了,暴发户而已,一个项目挣到钱就狂得没边了。身上又臭,又是烟又是汗,差点没熏死我,白瞎那身材和脸了。”
“什么内容?”
朱韵对方志靖的声音太敏感了,一听就后背发麻。她看向侯宁,侯宁竖起食指在嘴边。
吴真:“股份喽。”
吴真不乐意了,“谁是妇女啊?我到妇女的岁数的岁——唔!”
很快吴真又换了个语气说:“不过他对我倒是挺感兴趣的,给我留了他的联系方式。”
“如果我们也能有一个类似《花花公子》的项目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方志靖说。
侯宁吓一跳,不自主地往后躲,最后背靠墙壁,退无可退。
朱韵接过耳机,里面是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不过很快吴真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点了支烟,说道:“他什么都不说。”
朱韵笑了笑,让侯宁快点整理物品东西。
“你保证。”
“绝对不会。”总算提到自己的长处,侯宁自信地挺直腰板说,“我给她安装的软件是我自己编写的,可以远程卸载,完全无痕。”
侯宁:“那你担心什么?”
朱韵看他两秒,忽然靠近。
另外一道声音说:“直接问当然不会说。”
亦或者这只是她的错觉。
朱韵看着他,“我不是担心这个。”
方志靖:“那你要什么?”
朱韵冷笑道:“你又想上楼顶吹风了?”
他忽然发现朱韵的睫毛好长,不是深黑,而是偏棕灰色,细细尖尖。http://www.hetushu.com她的脸颊看起来很软,皮肤细腻,毛孔几不可见。他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明明跟飞扬其他员工穿得差不多,都是普通体恤衫,也没怎么打扮,可她的味道却比他们好闻一万倍,也比刚刚吴真身上浓郁的气味强很多。
朱韵:“说什么?”
侯宁看她一会,他很瘦,皮包骨头,显得眼睛特别大,他精头精脑地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啧啧,我真替李峋屈得慌,明明都不在一起了,做事还顾忌你的情绪,你还不当回事,搞得他都不潇洒了。”
吴真懒懒地笑,“知道啦,我去牺牲色相,你是不是应该表示点什么?”
朱韵远远看着高见鸿,跟方志靖和吴真不同,他脸上笑容不太多。那神色朱韵很熟悉,当初他们三人赶项目时都是这样的。只是现在他周围那么多人,只有他一人的脸上带着这样的神态,在众多笑脸的陪衬下,他的脸色显得格外苍白。
“那他肯定不喜欢你了!”
侯宁看着大厅前方,吉力公司的人正跟政府领导相谈甚欢,吴真揽着高见鸿的胳膊,许是被人开了玩笑,她脸色微红,看了一眼高见鸿,幸福满满。
方志靖嘿嘿笑,“放心,少不了你的。比起高见鸿,我觉得我们搭档起来才更默契。”
吴真话说一半,又被方志靖把嘴堵上了。
方志靖:“总之他们那个系统比较独特,需要一定的开发时间,我们现在来不及了。”
吴真:“那就做啊,你跟老高也是程序出身,比起那个暴发户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