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我们的一生,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长

02

许玲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顾辛烈?你还会做蛋糕?”
我放在桌子下的脚,狠狠地踩向他。
我斜视他。
“找死啊。”我笑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她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下了车窗,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她又笑了笑,好像早就知道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样。
“是挺美的,”顾辛烈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评价道,“但是,世界上美丽的人太多了……”
可顾辛烈不甚在意,摇了摇头,满不在乎地拒绝了:“你不是会做嘛。”
我一边切着土豆片一边哼着:“你走路姿态,微笑的神态,潜意识曾错过的真爱……”
“别理她,她就是觉得抢着吃才香。”顾辛烈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每一次看到她笑,我就油然而生一种自卑,觉得自己的头发好像还没洗,指甲也没剪,为自己的邋遢感到局促和愧疚。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被洗得褪色的套和-图-书头衫,偷偷地跑回房间里,一件一件地选起衣服来。要是赵一玫在就好了,我看着自己一衣柜的休闲装,绝望地想。
她笑着给我夹了一块牛肉:“这里还有很多。”
许玲珑好奇地问:“什么差不多?”
她犹豫了一下,问我:“你们平时都是这样相处的吗?”
我不好意思地收回放在锅里的筷子:“谢谢。”
我十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知道我其实是在东施效颦。
许玲珑轻轻摇了摇头,笑着问:“那你下次可以带来学校也请我吃一点吗?”
“那是什么样子?还能比这更蠢?”
说完,她自嘲地笑了笑,摇上车窗,“轰”的一脚油门踩下去,车身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她顿了顿,大概是在找合适的句子,“他平时和我们在一起不是这个样子的。”
顾辛烈愣了愣:“你干吗……”
我整个人都挂在沙发上感叹http://www.hetushu.com:“她好美啊。”
吃完火锅后顾辛烈被我留在厨房里收拾桌面和洗碗,许玲珑不好意思,一直说着要帮忙,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啦,走,我送你出去。”
顾辛烈一直在给我倒饮料,还不忘数落我:“能不那么丢人吗。”
回去的时候顾辛烈正戴着我的玫红色手套在洗锅,他瞥了一眼鼻子冻得通红的我:“叫你不多穿点。”
出了温暖的家门,一阵寒风吹来,我冷得打了个哆嗦,许玲珑问我有没有事,我笑着摆摆手。
“因为对他来说,你是最特别的啊。”
见我恢复正常,他才松了一口气,认真地说:“姜河,你很好,真的。”
周末的时候,许玲珑还没有来之前,我和顾辛烈已经去超市买来一大筐食材,虽然自制火锅比不上国内的火锅,但是在美国,每一次吃火锅对我来说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哈哈,”我乐不可支,“我们说的m•hetushu•com是同一个人吗?”
我笑着跺跺脚,驱走寒气。我回屋子里又重新换上我的珊瑚绒睡衣,顾辛烈瞥了我一眼:“换来换去,你不嫌麻烦吗?”
我眯着眼睛笑了笑,又瞟了一眼许玲珑,她面不改色,无比镇定地继续涮着火锅,我脆弱的小心灵又被严重打击了。
顾辛烈撇撇嘴:“差不多嘛。”
许玲珑没有再说话,她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进去,我跟她挥手:“一路小心。”
“没事!”
顾辛烈怨妇般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埋下头继续剥蒜。许玲珑到的时候我们正好做完准备工作,她直接抱了一个纸箱子来,里面装着她做的炸酥肉、三文鱼寿司、烤蛋糕和香肠。
许玲珑笑了笑:“我们这群人里,他总是为首的那一个,大家都围着他,不敢惹他。所以上一次才专门叫你过来。”
我一边乐呵一边客套:“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多不好意思啊。”然后瞪一眼顾辛烈:“看看和_图_书人家做的蛋糕!”
“我们?你说我和顾辛烈,”我疑惑地点点头,“对啊,还能怎样。”
顾辛烈开始给我挤眉弄眼,我没懂,脱口而出:“哎,别听他瞎说,他做的蛋糕和烂泥巴没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别过头去换电视节目。
吃火锅果然是人多更热闹,我们放了很多墨西哥青椒进去,我被辣得嘴唇通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许玲珑就连吃饭都特别好看,她不会故意装得特别优雅,涮好牛肉也是和我一样大口吹气将它吹冷,再一大口吃下去,可她就是有着说不出来的好看。我和顾辛烈一如既往地喜欢抢对方喜欢的东西来吃,在她的衬托下,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件起球的劣质毛衣。
见我许久都没出来,顾辛烈在门外问:“姜河,你干吗呢?”
我独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一阵夜风吹来,我被冷醒。我叹了口气,呵出来的气在空中凝结成霜,我才http://www.hetushu.com抱着手臂一蹦一跳地回去了。
我斜了他一眼:“说话注意点儿宝贝,我手上拿的可是菜刀。”
她笑起来脸颊上有酒窝,活泼动人。她这天穿着白色的翻领羊毛大衣,头发随意地扎起来,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一笑一颦都能入画。连我都不由得看呆了,心想:上帝是如此不公平,一股脑地把所有的美都献给了她。
走到客厅,许玲珑看到我的打扮,先是一愣,然后回过神笑了笑:“很好看。”
话还没说完,我就尴尬地打断了他:“快点吃饭吧,我饿死了。”
我手忙脚乱地找了一件与季节不符的牛仔裙套在身上,打开了房门。
顾辛烈在一旁剥蒜,肩膀一耸一耸:“姜河,你唱歌真是从来不走音,因为都没有在调上过。”
顾辛烈使劲瞪了我一眼,大概是想表达“让你别说为什么你非要说”,然后他沮丧地垂下头,无精打采:“那,那又怎样!”
他脸不红心不跳大气不喘一本正经地继续说:“比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