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章 殡书

“好,你说!”李仙还挺痛快,笑了笑说道。
“别,不就是个这玉蟾的用处吗,好说,咱们可约定好了,我告诉你秘密,你把它交给我!”李仙见我要砍玉蟾,吓得赶紧陪起了笑脸。
李仙虽然说去找宝阁里的宝物了,而且他也掌控了局势,但是凶坟里有瞎老二布置的九龙断头台,这可是墓葬里最厉害的防盗设施,在墓道中安防九道不同的机关,这九种机关一共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形式,随意不同组合就能有不同的效果,进去之后别看墓道中平平无奇,地面上步有一千八百块地砖,只要走错一步就要遭受九种不同阴邪武器攻击。
听了我的话,李仙和残天的眼里同时闪过一道精光,不过不同的是李仙眼里的是贪婪,而残天眼里的却是怨毒。
李仙就是再厉害,想要通过这些家伙可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李仙这个人太邪门儿,而且邪得有些过分,对于这些邪道手段他是异常在行,所以我知道这九龙断头台拦不住他,但也能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说不说,要不要来个玉石俱焚?”我用玉剑在玉蟾上边比划了两下问道。
我现在脑袋里飞速地盘算着,他的目的是玉蟾,这东西绝对非同小可,竟然会让李仙对宝阁那些宝物都视而不见,所以我是绝对不能把东西交给他的,就算被他杀掉都不能给。
李仙见了不屑地笑了一声:“别以为只http://m.hetushu.com有你能布葬,对这种葬式的研究我丝毫不比你差,难道你没发觉葬式并没有被破,而且比先前更凶了吗,否则你的那些朋友为什么不进来帮忙!”
“你们两个守住墓道口,李仙如果这时候出来就拖延住他,我去搞定麻绳!”我松开残天和柳银衫,一瘸一拐地朝麻绳跑去。
“看来你这次真是算计了很久,恐怕我们在这里布置葬式的时候你就已经来过了,也罢,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把玉蟾交给你!”我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
听了我的话李仙脸色变了变,可以看得出来他已经火冒三丈了,之所以没有立马发脾气是因为玉蟾的下落他还没搞清楚。
“告诉我玉蟾究竟有什么用,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就把它给你,如果是假的,我自然有手段让你亲眼看着它毁在你面前!”我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挎袋,从里边掏出来一只荧光闪闪的玉器,正是那只玉蟾!
“轰!”就在这时,凶坟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崩塌声,李仙在里边的动作看来很大,九龙断头台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说吧!”我其实也等不及了,这东西这么重要,说不定背后还隐藏着什么。
上到半山腰,凶坟就在我们前方不远了,而那条扎在李仙手掌上的麻绳也从山石缝里延伸到了凶坟,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切断它,这样和*图*书才有机会和李仙斗一斗。
“我最后再警告你一句,将玉蟾交出来我还能给你们留条活路,否则的话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剖腹挖心之苦!”李仙冷着脸瞪着我说道。
“不对呀,怎么没声音了……”我有些纳闷儿,就连残天和柳银衫也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我。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玉蟾的下落!”李仙使劲儿握了握拳头,看样子只要我回答一个不字,这老家伙句要出手了。
残天和柳银衫现在由于一直被我抱住,所以身上的凶气和阴湿之气早就散赶紧了,又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已经不像先前那样站不住了,两人脚步虚浮地走到墓道口,一左一右站在两边,警惕地注视着墓道里。
“你以为我手上的这根麻绳是用来控制葬式的?天真,那只不过是用来引诱你们的,让你们知道还有可能扳回胜局,让你们把注意力放到麻绳上边,其实我早就在死地中间布置下了五个骨灰盒,同样是五鸩凶尸葬,只不过是借用了你的葬式罢了!”李仙一脸冷笑地看着我说道。
他的实力不弱,以前只见过他一次和柳银衫交手,虽然不如林海赤峰那么变态,可终究是个劲敌,我们三个有伤的有伤,没伤的已经筋疲力尽,想斗过他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见到玉蟾以后,李仙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两步,我旁边的残天也是一样,不过他们看到我另一只手http://m.hetushu•com举起的玉剑之后赶忙停了下来,不过四只贪婪的眼睛还是不停地在玉蟾上边扫视。
不但是凶坟里不对,就连死地也有些异常,别看我斩断了麻绳,按说五鸩凶尸葬已经和李仙彻底失去联系了,四周的凶气应该减弱才对,或者说里边的李仙应该有点反应才是,可现在就好像我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李仙,没想到你能破掉九龙断头台!”我眯了眯眼说道。
我们三个一爬山一边商议如何对付李仙,如果拼身手的话,就算我们三个已经筋疲力尽,也不一定会输给他,但是想要抓住他,就先要夺回五鸩凶尸葬的控制权,尽管现在凶尸已经被灭光了,可其他的布置还是很强悍的。
最头疼的是这九龙断头台的布置毫无规律,完全按照布置者的意愿,只要进入者踩错一步,那就是死路一条,会遭受毒箭、毒水、鸩石、雷珠、灸针、火铳、地刺、突枪、滚刀这九种兵器的屠戮,别说是一个活人了,就是一块儿精钢也能给毁成碎末……
接着他就从里边慢慢地走了出来,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已经破烂不堪,但是身上却一点伤都没有,一脸冷笑地看着我。
他旁边的残天见了朝柳银衫使了个眼色,俩人飞速地退了回来,和我并排站在一起,我知道他们是不想自己去对付李仙,一定要把我拉上,这样的小伎俩也就只有残天这样的小人才使得出来。
和-图-书我和残天柳银衫互相看了看,全都心沉谷底,回头看了一眼,在死地的中间确实有些东西,没想到李仙竟然可以这样反其道行之,将本应该放在外围的凶尸用骨灰代替布置在了正中间,还达到了更加出其不意的效果,现在就是我把麻绳钉在自己身上也已经没有任何用了。
“难道我弄错了?”我四下里看了看,除了我手里李仙的这根,就是我先前插在脚下的那半根,此外再没有其他麻绳了,如果李仙想要控制五鸩凶尸葬,一定会通过我手里的麻绳。
听了他的话我侧眼看了看,武爷他们确实还在外围焦急地等着,根本不敢靠近死地半步,也就是说确实像李仙说的那样,五鸩凶尸葬根本就没事。
“你也别吓唬我,我更没指望你能手下留情,不过你怎么知道自己就能赢呢,现在五鸩凶尸葬已经不受你控制了,难道说你还有什么依仗?”我抬起手里被割断的麻绳让他看了看说道。
“你想要玉蟾,他也想要,我现在是太乐道的棺头,自然也不会把这东西交给你,你问我这不是白问吗,亏得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说话这么笨呢?”我冷笑了一声说道,现在可不指望他能对我和蔼可亲,所幸我就放开了,该怎么挖苦他就怎么挖苦他。
“别想了,你们几个小毛崽子还想算计我?幼稚!”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墓道里突然传出一道声音,说话的正是李仙。
“哼,那www•hetushu.com种破玩意儿我八百年前就玩腻了,要不是布置的这小子有两下子,改动了里边一些机要,恐怕十分钟之前我就出来了,对了,宝阁里的宝物我看到了,里边并没有玉蟾,说,那东西被你藏到哪去了?”李仙冷着脸朝我吼道。
我们三个艰难地朝着凶坟走去,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眼看着天都黑了,到处都很模糊,如果再不趁着这个几乎把李仙收拾掉,恐怕等天色完全黑下来就难办了。
麻绳就在眼前,我很快就跑到了它的跟前,抬手把它从地上捡起来,抽出玉剑,一剑将它割断……
本来我以为我们的动作会被李仙发觉的,最起码我在动手的时候他会出来阻挡我一下,可让我意外的是,知道我割完,墓道里仍旧没见到李仙的影子,就连刚才的崩塌声也戛然而止,就好像根本没人进去一样,彻底安静了下来。
李仙正了正颜色,说道:“这玉蟾一直都是由太乐道的棺头掌管,后来为什么会交给持宝善生放到宝阁里,这就没人清楚了,不过这东西里边藏有一件东西,也可以说是一件见证,只有带着里边的东西去风南山,就会有人来见,当然了,带着玉蟾是没用的,而且这东西很是邪门儿,不能用强硬手段打开,就算有丁点损伤也会碎成渣,就连里边的东西都保存不下来,所以我奉劝你小心些,千万不要摔破!至于见到那个人以后会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你听说过殡书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