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1

Chapter 11

叶微因不禁审视自己,她和他也吃了这么多次饭了,但她却从来没注意这些,他爱吃什么,她还真不知道。莫名的,叶微因有点心虚。
这是叶微因第一次来贺家。对于A市首富的名头,叶微因觉得贺宅有点名不副实。贺宅是个大别墅,很普通的那种,有花园,有游泳池,三层楼的别墅,还有副院。应该是给管家、园丁住的地方。
作为准媳妇的叶微因自然是要到医院接出院的。而作为叶微因准老公的贺迟远当然会体贴地接叶微因去医院。将近一个月的接触,贺迟远和叶爸爸叶妈妈也混熟了,等待叶微因的时候,也会和叶家长们聊聊天,其乐融融。
妇产科医生说:“当然,我所说的是怀孕早期和后期,中期的话,可以适当运动。”
叶微因瞠目结舌。这么快?为什么都不告诉她一下?虽然她已经深刻体会到贺迟远自作主张的坏毛病,对她毫无尊重可言。
叶微因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们不是真夫妻,他改不改都无所谓,又不是和他过一辈子。
贺迟远调侃,“我是标准身高,是你太矮了。”
佳肴上桌,叶微因一一品尝,觉得比A市其他店里的粤菜更具有粤菜的精髓——原汁原味。尤其是煲汤,更是味道鲜浓,想多喝上几碗。吃到正酣,餐厅的老板进了包厢,热情地和叶微因握手,“贺太太,你好,我是孙明阳,以前是个厨子。”
由于怀孕,叶微因不能穿高跟鞋,只能穿平底鞋。本来就不高,这下站在贺迟远身边……很不协调了。不是最近网上风靡最萌身高30厘米吗?她和贺迟远也大相径庭了。
贺家祖上是香港佬,所以生活方式偏港式。他们一进别墅,就有个老管家来迎接。老管家姓金,叶微因跟着贺迟远叫他金伯,比贺荣光还要年长许多,听说是伺候爷爷辈的。金伯精神矍铄,看不出已经六十多岁了。
在食客眼里,吃得开心就好。可对和-图-书于对甜品有过度热情的叶微因而言,她比较爱听贺迟远的话。
叶微因终于耐不住了。她好奇地问:“厅里的钢琴是谁的?”
见叶微因这般,贺荣光连忙安抚,“也就订了婚,最后自然是吹了。这台钢琴本来是给那个未婚妻买的,后来两人吹了,阿远自己本身就会弹钢琴,就留下来了。”
婚期将至,叶微因什么也没操心,坐等待嫁。贺迟远似乎也不忙,每天下班后开车到叶微因家楼下等叶微因下楼,然后一起去遍A市的美食,从未间断过。次数多了,叶微因终于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你每天带我去晚饭?”
贺迟远一怔,显然有些意外。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这等小事也没让他回不了神,他很快如常地笑了笑,“那更好,以后在吃方面,我们会很默契。”
贺荣光无奈地点头。
叶微因应着点头。孙明阳有些不好意思了。孙明阳礼貌地招呼完便离开了,他一离开,叶微因便问:“你也喜欢吃粤菜?”
贺迟远之所以变成浪子,一定是因为曾经很爱很爱那个女人,然后被那个女人所伤,然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放纵自己,颓废自己!如此一想,叶微因忽然同情贺迟远了。
叶微因十分别扭,心想着,她安胎这些日子肯定是呆在贺宅的,相处最多的就数金伯了,以后金伯都这样,她真心受不了。都是资本主义制度害的啊!
“……”叶微因惊愕于他的答案,因为全说对了。
贺迟远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怕以后嫁到我家,你没胃口。”
叶微因彻底无语了,“如果说,我和你一样,也爱吃川菜,不怕辣,你会不会很惊悚?”
叶微因怔住。贺迟远说:“我有很多自己名下的投资,所以以后我很忙,希望你能理解。”
“一切正常,就是让我注意一下妊娠反应,还有提醒我……”叶微因顿了顿。
丈母https://www.hetushu.com.com娘看女婿,越来越顺眼。这话一点也没错。叶妈妈是越看贺迟远越觉得这男人好。虽然比叶微因大了将近六岁,但也不是白大的,为人处世方面很得体,思想也成熟,正好能照顾下她那没脑的女儿。
叶微因大惊。
贺荣光却不满儿子的态度,“一个蛋挞值几个钱。微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没事。”
叶微因有些尴尬。贺迟远说的一点也没错。蛋挞的精髓就是外酥里嫩,她这么吃已经不是在吃蛋挞了。看贺迟远的样子,似乎对甜品也有点上心?
来到贺荣光的病房,东西都收拾好了,贺荣光坐在床上等他们。见他们回来了,贺荣光站起来问:“微因,结果怎样?”
叶微因吃蛋挞的习惯是用勺子剜出里面的固态蛋浆,再直接送到嘴里。贺迟远愣了愣,这还是他第一次见人这么吃蛋挞。贺荣光似乎有些兴趣,他说:“微因啊,为什么这么吃蛋挞?”
贺迟远却没半点笑意,不冷不热地答:“定在下个星期二。”
他们果然是在“吃”的方面,十分契合。
“最近A市开了一家粤菜餐厅,要不要去尝尝?”
贺迟远见叶微因憋得慌,嘴角微微上扬,一言不发地继续吃饭。
有猫腻!叶微因的第六感觉得……
据贺迟远说,这家餐厅的老板是正宗的广东人,年轻时候走南闯北攒了点钱开餐厅,谁知这钱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他的餐厅遍布大江南北,在A市的这家,已经是他的第三十家了。叶微因不禁感慨,“我觉得你很有八卦记者的潜质。”
叶微因尴尬地说:“不要做激烈运动。”
到了医院,贺迟远建议她顺便去做一次产检,贺荣光的出院手续他来办。他已经帮她预约医院著名的妇产科医生。叶微因觉得这个已不是“建议”了。已大致了解贺迟远的性子,叶微因也就什么也不说了。
她刚答应,贺迟远已经和*图*书到达目的地,找车位打算停车。叶微因嘴角抽抽,这还有问的必要吗?都已经帮她决定了。刚才莫名其妙的心虚一下子不翼而飞了。她为刚才以为贺迟远是温柔的人的判断感到唾弃。
贺荣光见叶微因这种“不知情”的表情,就知道婚期叶微因都不知道。当然,他也了解贺迟远的性子,稍稍指责下,“阿远,你以后做什么决定之前,最好和微因商量下,别总是自作主张。夫妻生活是两个人的事。”
妇产科医生继续说道:“每个女人怀孕的身体反应都不同,妊娠反应可大可小,近期你多加注意些,不要做激烈的运动。”
似乎,妇产科医生会错意了,她看起来很欲求不满吗?她压根就没尝过那种滋味就怀孕了好吗?人生苦逼莫过于此了……
叶微因摇头,她吃好睡好,比猪还安逸。
吃完饭,贺家父子有吃甜品的习惯,今天吃的是蛋挞。两人虽然平时不对盘,但现在两人表现地出奇一致,直接用叉子插上,然后一口一口的吃掉。
两人进电梯,叶微因看着两人的“悬殊”,幽怨地说:“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中和一下的身高。”
进了别墅里面,叶微因才明白祖辈告诫下辈,不要以偏概全。别墅里面,完全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装潢大气宏伟,抬头看天花板就像看天空一样夸张,难怪她觉得这别墅的三层怎么跟别人的四五层似得?
好的预兆仿佛接踵而来。
叶微因说:“好啊。”
哎,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一切正常。贺叔……爸爸放心。”
“我不爱吃蛋挞皮。但是非常喜欢馅。”叶微因不好意思地说道。
贺荣光终于能出院了。
贺迟远插话,“既然不爱吃,就别糟蹋蛋挞。去吃焦糖布丁吧,味道和蛋挞馅差不多。”
贺迟远似乎感觉到叶微因在看她,抬头一看,那叫一个同情泛滥的眼神,搞得贺迟远额角立马冒出三条黑线,瞬间无语。和_图_书只能默默地继续扒饭吃。对于女人的意淫,他深表无力。
贺迟远回应,“明阳,你谦虚了,刚才我太太还夸你的菜好吃。”
“自己发掘比较有趣。”贺迟远转了一下方向盘,“我发现你很喜欢吃粤菜,爱吃素,白肉红肉,你会先选择吃白肉。很爱喝甜汤,但只喝汤不吃汤料。吃甜点的话,不是很喜欢吃巧克力味,偏好乳酪味。”
“……”
“那就好。我躺在医院都快一个月了,身子骨都散架了。”贺荣光看起来心情很好,扬着笑脸问贺迟远,“你和微因的婚事处理的怎么样?”
但凡也有例外。
贺迟远没说话,似乎没接话的意思。叶微因有点尴尬,还好贺荣光及时解救,“哦,说起这事,微因可能不知道。阿远五年前订过婚。”
贺迟远答:“不瞒你说,我的口味出其的与你一致。爱吃素,白肉红肉,我会先选择吃白肉。很爱喝甜汤,但只喝汤不吃汤料。甜点不是很喜欢吃巧克力味,偏好乳酪味。”贺迟远微微一笑,“当然,有一点可能会和你不一样,我也爱吃川菜。”
贺迟远的眉梢跳了跳,嘴角上扬,忍着没笑,“那你要控制自己。”
月明星稀,寒风入骨。这天气,是越来越冷了。
“老爷,少爷,少奶奶,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午餐。今天是粤菜。”金伯很有管家的样子,不卑不亢,绅士风度满分。
“知道了。”贺迟远没有半点受教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敷衍。贺迟远提着贺荣光的行李便说:“车在楼下等,爸,我们下去吧。”
“提醒什么?”贺迟远不耻下问。
“你直接问我不就行了?”
叶微因闷着没说话,但心窝却有点小小的温暖,虽然天塌下来这等事永远不会发生。
叶微因“哦”了一声,拿好奇的眼神看了看贺迟远,发现他看起来依旧很平静地在吃饭,好似他们在说和他无关的事情。
又爱吃粤菜又爱吃川菜的人的确比较少。而且A市和图书的本地人几乎都不怎么吃辣。
贺迟远见叶微因要炸毛的样子,不禁捂嘴抿笑,仗着身高的优势摸摸她的头,“男人本就应该比女人高,男人高是因为天塌下来,男人能为女人顶着。我比你高得多,不就能为你顶得时间长吗?不要为这种小事纠结了。”
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她,他以后花天酒地找不到人,要理解他。这是在给以后找个合理的借口?叶微因有点哭笑不得,她才不在乎这些。自然,作为“书香门第”的女儿,她表面上会很温和地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似乎是好的预兆?
叶微因抖抖眉。187CM也是标准身高?这叫187CM以下的男人怎么活?
叶微因含笑点头。孙明阳穿着虽然得体,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极为朴实的,他朝叶微因憨憨笑道:“六年前有幸得到贺先生的赏识,鼓励我自己开店,说我做的菜很好吃。其实啊,也就是贺先生对粤菜情有独钟。”
叶微因以前没做过B超,躺在床上有些紧张。妇产科医生安抚地摸摸她的手背,“不用紧张,放轻松点。”妇产科医生再看显示器,朝她温婉而笑,“你怀孕已经六周,孩子也有胎心了,你最近有没有妊娠反应?”
贺迟远扯着嘴角淡然一笑,“其实我是他的幕后老板。”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叶微因拖着萎蔫的身子走出妇科,打算去住院部和贺迟远汇合,却在电梯口遇见来接她的贺迟远。贺迟远问她,“怎么样?”
叶微因抖抖嘴唇,但笑不语。
三人坐在餐桌上安安静静地吃饭,谁也没打算说话的意思。这可憋坏了叶微因。虽然她知道“食不言寝不语”,但从小到大,她家没这个规矩,早就养成了一边说话一边吃饭的习惯。
大厅很空,除了一般厅里必备的四件套,欧式宫廷沙发、挂壁电视、毛毯、台灯和楼梯下方的餐桌外,只剩下一台白色的钢琴。因此最扎眼的,也就是这台像展览一样的大钢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