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20

Chapter 20

显然,是蒋大伟挂了她的电话。她知道,现在正是蒋大伟上班忙的时候,不接她电话很正常,但一想到贺迟远对叶微因的态度,再与自己的老公对比,愤恨之心慢慢地膨胀了。
张美琪坐在厅里无聊地看电视,偶尔打个瞌睡的哈欠,偶尔眼光扫了扫斜上方紧闭的卧室大门。她天还没亮就起床买早餐了,早餐热了一遍又一遍,还不见这家主人起床。有钱人就是舒服,想睡多久就多久,而她不能。
贺荣光说:“其实没那么夸张。当年我和阿远的妈妈是政治联姻,互相都没有感情的。当时我们约定好,生了阿远后,各奔东西,互不干涉。阿远的妈妈有个很喜欢的男人,是个教书的,也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硬生生拆散了。当年那个男人说好了会等阿远的妈妈的……”
叶微因深深地皱了皱眉。她深吸一口气走进厨房,故做亲昵地挽着贺迟远的手臂,“老远就闻到香味了,阿远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
“何止,大厨级别的。”叶微因颇为骄傲地说。
“然后却娶了别人,不要婆婆了?”叶微因自动脑补。
贺迟远微微一笑,利索地干着自己的。
“你老公还会做饭?”张美琪简直不敢相信。富得流油的富二代竟然会做饭?不该是从小被人伺候着的二世祖吗?她那家境一般的老公连用电饭煲做饭都不会。
“可是无功不受禄。我……”从小叶微因的教育里,就没有“白拿”这一说。
“那是!”叶微因此时撒谎完全进入全开模式,“你也知道我不是随便的人。他哄了我好久,我才答应的。”
叶微因觉得,为了张美琪的贞操,必须要掉自己的节操!她掐着嗓子,撒娇地说:“来嘛,我想你了,想你陪我吃饭。好不好?”
叶微因抿了抿唇,想到今早张美琪看贺迟远的眼神,心里忽然不安起来。孤男寡女共进晚餐?别的男人她信得过,但贺迟远这个花心大萝卜她可就不相信了。
“……”
“某人这么想我,要是见不到我,一尸两命就不好了。”
叶微因听后哈哈大笑,“你是我闺蜜?”叶微因觉得张美琪挺瞪鼻子上眼的。她对她客气点是出于礼貌。
贺荣光说:“撮合你和阿远,我是抱着私心,想离你妈妈近一点。但我是由衷觉得,你和阿远合适,他毕竟看着你长大,而你又乖巧。”
“那阿远误会了你,你为什么不解释?”
贺荣光一见叶微因,眼睛顿时弯了起来,忙站起来相迎。
“我闺蜜怎么看得上我老公?你也知道李欣桐有多喜欢宋子墨。席庆诺那丫头更不可能。”
“我刚到家。”
“初衷的确如此,后来我渐渐地期待你妈妈的跟踪日常照了,仿佛成为了我的心灵寄托。她笑得是那样开心,那样幸福。我也看着你慢慢成长,从一个襁褓婴儿变成妙龄少女。那心态就像一个父亲看着女儿长大,自心底里满足。”
叶微因没拉住她,而是跟着起身https://www.hetushu.com.com,顺手关上电视,“我等下要到公公那儿去,中午就不回来吃了。你自己吃。”
“……”说到底,还是对自己当初因为门户观念被拆散而耿耿于怀。打算挑战权威是吧!
贺荣光平静地笑道:“你和阿远结婚,没什么东西好送给你。你爸爸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房产。这是我一点心意,别驳了我的心意哈。”
叶微因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张美琪那双完全展露心意的眼神太明显不过了。这怎么行?张美琪已经和班长蒋大伟结婚了,她居然精神出轨?对得起蒋大伟吗?
在一旁看两人秀恩爱的张美琪尴尬地说:“我去整理下桌子。”
“他没错。我的的确确无可救药地爱着你妈妈。”
张美琪抖了抖嘴皮。叶微因扭了扭头看着自己没看过的韩剧,问道:“这电视剧好看?”
“噗。”贺迟远忍不住笑了起来。
贺迟远没答,嘴角却不易察觉地露出浅浅的微笑。

张美琪忽然试探地问:“要是你的闺蜜抢了你老公,你会报复吗?”
“好的。贺总你真厉害。”张美琪一脸崇拜地看着贺迟远。
“订婚了呗。只是后来阿远自己退婚了。他说,他和她的幸福建立在金钱与利益上,他不要这样的婚姻。”
贺迟远掀被离床,拾起衣架上一件睡衣随意套在身上,“我去给你做早餐。”忽然,她想到什么,“应该美琪做好早餐了吧?”
踩到雷点上了?叶微因暗自叫苦,她不能说出真相,只能昧着良心说:“想你……当然就是……喜欢你啦。”
“啊?”叶微因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一时不知要说什么了,刚准备认错,自己不该发骚……
“贺总对你一见钟情?”张美琪显然不相信。她听她老公说过,他想不到贺迟远会娶叶微因这种类型的。贺迟远是喜欢高挑妩媚的御姐型。
叶微因犹豫地点点头。
睁眼说瞎话!叶微因在心里嘀咕一声。大学里他们说过的话都能用指头数出来,出去玩的次数,除了刚刚开学的时候一起买过东西外,没有第二例。张美琪似乎待不住了,她起身说:“贺总中午回来吃饭吗?我去做中饭。”
“婆婆的娘家找人做的?”
“这样啊……那我做饭给你吃。”
以前她做秘书的时候,觉得贺迟远这人过分挑剔。做了他老婆以后,才知道,贺迟远有挑剔的资本。他挑剔别人,绝对是自己在这方面已经有一番造诣,足够优秀了才挑别人的不足。若自己这方面一般,他会默不作声,不做任何评价。她挺喜欢贺迟远这种个性的人,骄傲的实在。
“原来你找人跟踪我妈妈,不是为解相思之苦,而是保护我妈妈。”叶微因觉得贺迟远对贺荣光的误会真的很大。
叶微因朝她眨眨眼,“我一直想开个甜品店,我公公说今天帮我看好了店面,让我过去看看。嘿嘿。”叶微和_图_书因其实说这话并不是炫耀,纯属在分享自己的快乐。张美琪却不这么认为,她认为叶微因是炫富,在刺|激她这个穷鬼。张美琪大学毕业后就想开个鞋店,她是鞋控,喜欢收集不同的高跟鞋,奈何C市的房价是垂线涨势,租店开鞋店,对于她这种工薪阶层的百姓,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张美琪不敢置信地看着叶微因。
“再看。说不定陪公公吃饭。”
“哦。”叶微因淡淡地应了一下。
“不,立马提出了订婚。”贺荣光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失望。
叶微因觉得胸口好像被人砸了一下,很重很沉。
张美琪好奇地问:“陪公公吃中餐?”
“她在做晚餐。”
“这部电视剧叫做《妻子的诱惑》,女主角的老公被女主角的闺蜜抢了,女主角报复两人的故事。”
“阿远的妈妈的悲剧,让我很惶恐。我怕你妈妈和那个男人一样,发生不幸。我便去找你妈妈。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了你,加上她为人保守,你妈妈对我很排斥。我很受伤,我不能明着保护她,只能暗地里保护她。于是我派人暗地里跟踪你妈妈,汇报她的安全。”
“阿远也在看着你长大。”贺荣光笑了起来,“每次有照片更新,他都会偷偷跑到我书房里翻照片。他大概是恨你妈妈和你吧。但我知道他其实也很羡慕你。羡慕你,在那样阳光充足的环境下长大,无忧又无虑。”
叶微因怕他发作,担忧地扯了扯他的衣角,让他给她一个面子。毕竟张美琪是她的朋友。贺迟远忍住对张美琪的不满,淡淡地说:“我来做早餐吧。”
正巧燕麦牛奶饼出锅了,贺迟远把饼盛出来,夹了一小块,放在嘴边吹了吹,再送到叶微因的嘴边,笑得极其温柔,“尝尝。小心烫。”
王秘书自觉地退出。
叶微因吃惊地抬头看他。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拔。”
“嗯。行。”
一边看电视,张美琪一边和叶微因闲聊起来。
叶微因抿了抿唇,不知如何回答。她觉得贺荣光对她太偏袒了。如果只是单纯的疼儿媳妇,她还不会这么纠结。但她已经知道贺荣光和她妈妈有过一段时光,那么这里的“疼爱”多少掺杂了些什么吧。
“不去了,你吃好了我去接你。”贺迟远声音有些疲惫。
他们之间的婚姻不也如此吗?不是相爱而在一起,她为了贺迟远对她的承诺,而贺迟远为了满足他爸爸的最后心愿。
“富贵不能淫。坚持拆散不动摇?”
“谁知道?抓到的犯人是个有前科的抢劫犯。说是怕再坐牢,没砍死会指认他,所以就往死里砍。总之,那个男人死后,阿远的妈妈就如阿远描述的那样,茶不思饭不想,抑郁成疾,最后也跟着去了。因为他妈妈的事,阿远对我很排斥,就像受伤的小豹子,我一靠近,他就伸出他不锋利的爪子袭击我,虽然没能抓伤我,但我感觉得到,他对我有多么的排斥。”
m.hetushu.com.com微因回房换衣服,换好衣服出来后,叮嘱张美琪:“下午要是有空的话,帮我买鲜奶和黄油。”
于是,她和贺迟远当成了小白鼠……
“嗯。”张美琪微笑地应着。
“我很爱很爱你妈妈,至于爱到什么程度,阿远会这么告诉你,我爱你妈妈爱到抛弃妻子沉迷于过去不能自拔,对吗?”贺荣光朝叶微因无奈地笑了笑。
“那我呢?”张美琪问。
贺迟远吃完早餐就去上班了。虽然已近中午,但贺迟远还得去一趟。家里只剩下叶微因和张美琪了。两人没事做,便一起坐在厅里看电视。叶微因对张美琪很客气,张美琪也就不客气了,霸着遥控器看自己喜欢的韩剧。
叶微因十分老实地点头。
“十点。”
叶微因便围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一样出门了。当家门关上的那一刻,努力微笑的张美琪一下垮了下来,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委屈。她果然不适合当保姆,强大的自尊心无法让她容忍自己被指使。她掏出手机,给蒋大伟打电话。
“我不懂。”贺迟远果断不给她机会蒙混过关。
叶微因揉揉眼睛,刚睡醒的语气颇为柔软,糯糯的。她问:“几点了?”
张美琪心中纵使有极大的羡慕嫉妒恨,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那恭喜你了。那你晚上回来吗?”
贺荣光给叶微因的地址是在C市最为繁华,房价也是最高的地段。这个叶微因当时并不知晓,只是照着地址过去。她去的时候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明显她早到了,但贺荣光却比她还早。
贺荣光但笑不语,朝秘书递个眼色。秘书领会,递给叶微因一封黄皮大信封。叶微因当时以为是一份租赁合同,结果仔细一看,竟然是店面过户合同。叶微因吃惊地望着贺荣光,“爸爸,为什么……”
说到“合适”,叶微因忍不住反驳,“他不喜欢我这种类型。”
“为什么想我?”贺迟远没等她再说一遍,先提了问。
“咦?”叶微因觉得奇怪,按照正常的步骤,贺迟远会吹吹牛逼,让她哭着求着他过去,怎么这么自觉的过来?
“所以,我觉得你适合阿远。你们都是重感情大于金钱的人。而且我想挑战一下,不是门当户对,就不能得到幸福吗?”贺荣光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微因,你和贺总是怎么认识的?”
叶微因朝他“呸”了一声,“我这是想让美琪远离你这个人渣。”
贺荣光愣了愣,以为叶微因知道贺迟远这件事,毕竟也算一件大事。但看叶微因这反应,便知他不小心露馅儿了。他也不知该说不该说了,瞄了一下叶微因,见她目光灼灼,作为深爱她妈妈的男人,爱屋及乌,他决定说了。
张美琪愣了一愣,显然没料到叶微因会这么直接给她难堪,她忍住不发作,脸色难看地说:“我可一直把你当闺蜜呢。”
“贺总,你笑起来有酒窝。”
叶微因蓦然睁大眼睛,“你现在起和*图*书床?”听她这口气,他不该这么晚起床,而自己晚起则是十分理所应当。
叶微因咬了一口,故意做出好幸福的样子,“嗯,好好吃。老公最棒了。”然后给贺迟远送了个飞吻。
“于是……”叶微因忽然想到老宅有一架钢琴,据说是贺迟远曾经的未婚妻留下的,难道……叶微因顿时瞪大眼睛。
贺荣光叹了口气,“我其实早就知道阿远知道了我和你妈的事情。从他第一次踏入我的书房起。”
贺迟远一直保持笑容。张美琪看他的眼神越来越灼|热了。
“他中午从来不回来吃饭。”

张美琪一愣。叶微因好心地解释,“阿远想让你尝尝他的厨艺。”
“爸爸……”叶微因的心情很不好受。她觉得贺荣光和贺迟远都很可怜。
“……”电话的那头默了几分钟,贺迟远沉着嗓子命令:“再说一遍。”
“我现在就过去。”
接近傍晚的时候,叶微因跟着贺荣光回老宅吃完饭,刚到老宅就接到贺迟远的电话,问她在哪里。叶微因反问:“你在哪里?”
叶微因立马抓住了重点,“他真正认真交往的?谁?”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在在意这个与她相似的人。
人比人气死人,同时也会祸害一个人。
贺迟远却注视着她的背影,淡淡地笑了笑。不深不浅的酒窝在他的右脸颊上,把这笑意彰显得愈发真诚。
由于贺迟远昨晚失眠了,第二天他起得很晚,冬日的阳光早透过窗户射了进来。他摸摸怀里,居然比他早睡的人还在沉沉地睡觉?贺迟远的作息时间非常准时,早睡早起。用叶微因地话说,老人家的作息时间。
终于,卧室的门打开了。叶微因和贺迟远同时出来。张美琪立马跳了起来,面带微笑地问:“早餐吃油条、牛奶、奶黄包子行吗?”
叶微因便昂首拓步地离开了厨房,显得特别理直气壮。
“美琪没告诉你我在哪里?”
“就是……就是……”叶微因要是说怕他与有夫之妇通奸,所以自损节操,不知道贺迟远会不会一气之下立马把张美琪就地正法了。叶微因见贺迟远迟迟不说话,就等她说出个所以然。
待王秘书离开后,贺荣光直接开门见山,“阿远把我和你妈年轻时候的事情告诉你了吧?”
叶微因连忙逃跑似的跟了过去想帮忙。贺迟远却微微侧身挡住她,高大的身子欺了下来,头挨到叶微因的面前,坏坏一笑,“我可以视为你刚刚是吃醋的表现吗?”
叶微因愣了愣。这种直白的表白,让人窒息。
“王秘书,你先出去一下。”贺荣光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没看出叶微因心中的顾虑。
贺迟远微笑地接受,但那双深邃的眼眸却微微地眯了起来,高深莫测地看着叶微因。叶微因神经一紧,抖了抖。
电话通了一会儿,然后便是……
“哈哈。”贺荣光大笑了起来,“他是我儿子,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他交往的那些女人都是跟你极端相反的类型,但那些都是和-图-书不认真的,玩玩而已的。他真正认真交往过的,类型和你一模一样。小小的、娃娃脸,就像个小公主一样。”
长得好的男人,自恋是通病!
叶微因不想告诉张美琪实情,瞎编乱造地说:“我们两一拍即合,就迫不及待那啥了。由于太激|情了,一次中奖。然后就甜甜蜜蜜地结婚了。”
“哦?”
“本分?”贺迟远皱了皱眉,任谁都明白他不高兴。叶微因对贺迟远这些日子的了解,早就摸清贺迟远对吃的及其讲究。他不仅讲究色香味,还讲究营养。油条和奶黄包子,他是碰都不愿意碰的。
“这是我游走欧洲,在挪威吃的。待会儿你尝尝。”
贺迟远顿了顿,这才想起家里已经多了个人。要不是叶微因提醒,他都忘记了。他不置可否地说:“我去洗脸,你也早点起床。”
叶微因慌张地扶住贺荣光,“爸爸,你身体不好。”
张美琪有些好奇,“我去看看他做什么。”然后撇下叶微因跟进厨房去看贺迟远做饭。叶微因也随张美琪了,她坐在厅里的沙发上,拿着遥控板按了又按,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她感觉自己有些口渴了,起身去厨房倒水。在厨房门口,她听见张美琪对贺迟远说:“哇塞,用牛奶和燕麦做饼?这是哪里的早点?”
张美琪以为贺迟远觉得她大冬天抹黑出去而感动。她笑道:“这是我的本分。”
“阿远留学的时候和一个同是留学的女生交往。大约是他的初恋吧。交往的时候,双方都隐去了各自的背景,两人都以为彼此是普通人。由于阿远对我很疏离,即使回国了,他还是住在自己租的小公寓里。那个女生不同,一回国便公开自己的身份,是一个非常富裕有背景的家庭的千金。那样的家庭自然是看不上阿远的,多方刁难,处处给脸色,棒打鸳鸯的戏码自然不会少,女生扛不住压力和阿远提出分手很多次。我作为旁观者,看不下去,就主动找上门。结果你猜怎样?”贺荣光嘲讽地笑了笑。
叶微因哭丧着脸说:“你懂的。”
叶微因觉得他在嘲笑她,不禁鼓起腮帮,“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叶微因本来想说好,贺迟远去先一步说:“你早上出去买的早餐?”
“一起。”叶微因套了一件外套下了床。
叶微因觉得自己眼眶有些热。为的不仅是这个辛苦的男人,还是这个默默付出的男人。
“一响贪欢,喜得子。”
贺荣光笑着摇头,“傻孩子,有的人的感情,其实很真挚的。电视里小说里说的那些薄情寡义有是有,但不能以偏概全。那个男人是死了……死得很惨,被人砍了二十多刀。入室抢劫,哪里有这么大的仇恨?”
“你是我儿媳妇,为我们贺家传宗接代,这就是最大的功劳。”
如今他尝到叶微因奉行的年轻人作息时间了。晚睡晚起!这滋味,一天之计在于晨,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贺迟远起身动作小,但还是吵醒了叶微因。
“我在老宅,你过来一起吃晚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