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他说他手里有段视频,是从海蓝酒店刚拷回来的,有人让他把这个转交给你,”
杜长遇送了周嘉鱼回学校拿车,这个时候是下午四五点钟的光景,学校后门人很多,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买晚饭。
周嘉鱼觉得气氛诡异,但又说不出来哪里诡异。
她说了那么可恨的话,可恨到自己说完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所以杜长遇说的话,很大一部分是能代表周景平的意思的。
可是……想起几个小时前两个人在他办公室剑拔弩张的情景,周嘉鱼眼眶一热,显现控制不住。她作势上车,不想让杜长遇看见自己这样,只匆匆又跟他重复了一遍刚才同样的话。
这个时候本该是要找自己的朋友好好倾诉一下的,可是褚唯愿最近因为恋爱,自己也是一脑门子烦恼,周嘉鱼不想再拿自己的破事儿去扰她,干脆就关了手机,想一个人静一静。
杜长遇每日都跟周景平在一起,这些年虽然周嘉鱼的生母和他离婚了,但是周景平作为女婿倒是从来不对胡家的二老像寻常离婚夫妻对待双方父母那样冷漠,逢年过节总是要亲自去看看他们,毕竟二老曾经对他当年有过很大的帮助,做人不能忘本不能不感恩,何况,周家与胡家,还有周嘉鱼这么个外孙女在。
哪里还要什么晚餐呢,今天这么一闹,只怕王谨骞,再也不想看见自己了吧……
这个时候,大概只有自己亲姥爷那里才m.hetushu.com.com能周嘉鱼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了。
周嘉鱼觉得奇怪,拎着东西一步一步往里走,暮色渐深,天黑下来,一时让人很难看清那个女人的面容。
不过,这样也好。
院里有个林荫架子,这个时节架子上爬满了周嘉鱼姥姥种的蔷薇,一簇簇玫红色花朵开的正浓。
“谢谢,麻烦你了。”
他一上车,司机就跟他说了件事儿。“刚才你手机在车里一直响,我担心周书记那边有工作就先给你接起来了,结果是纪家那个儿子打过来的。”
“嘉鱼?”
周嘉鱼脚步轻,怕惊了姥爷,回身掩门的时候正碰上家里一直照顾胡老爷子的阿姨,阿姨手里端着一摞盘子,好像是晚饭刚用过的,她见着周嘉鱼脚下一停,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局促。
周嘉鱼张了张嘴,声音哽咽而嘶哑。“胡女士……”
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系了一条暗纹的浅色领带,三十岁的男人身上总是带着一些和周遭年轻学生不一样的特质,他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不疾不徐,从容而沉稳。
胡老爷子怎么也没想到分别了十几年的母女再次见面会是用这种方式,他拍了拍僵硬在原地的周嘉鱼,叹息一声。“你妈回来有些日子了,原本想着找个合适的机会跟你见见,她一直不敢,没想着今天你自己就来了。”
杜长遇站在车门旁边,手里还攥着她的车钥匙和-图-书,小熊的钥匙扣被他套在食指上,状似无意的转了个圈,出言安抚她。
杜长遇从容不迫的往后退了一步,目送着她离开。待周嘉鱼启车要走,他忽然出声叫住她。
是了,这个让周嘉鱼遗传了她相似五官和身高的女人,正是她的亲生母亲,胡烨。
杜长遇平静的也朝她笑了笑,“开车小心。”
周嘉鱼情绪不高,低垂着眼,强打起精神跟杜长遇道谢。“我自己回去就行,今天麻烦你了。”
目光往里,瞥见那块大茶海后头端坐着的女人,周嘉鱼眯了眯眼,小声问阿姨。“家里来客人了?”
杜长遇想了想,“不,去西城庆安街。”
但是每走一步,视线就越清晰一分,周嘉鱼的心,也就往下沉的越狠。
胡家的几个儿子知道亲爹偏帮着这个外孙女,这事儿只能就摸摸鼻子作罢了。
晚上七点多,小四合院的门是虚掩着的,周嘉鱼估摸着这个时候胡老爷子正在院儿里乘凉,也没敲门,轻轻一推就走了进去。
她冷冷的望着那个自五岁起就不在身边的中年女人,她风韵尚在的脸上有明显的失落。
一张毫无防备的女人面孔就这么直直的撞入杜长遇的眼中。周嘉鱼的眼睛还有哭过之后的红肿,鼻头也红红的,她今天穿了一件高领的黑色薄毛衫,略显苍白的脸色让她在秋日微凛的风中让人无端生出了几分疼惜感。
那女人挽着高高的发髻,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和*图*书身上穿着墨绿色的长旗袍,随着她站起来的动作不难看出她高挑玲珑的好身材,再走近一点,女人面容白皙,高高的鼻梁,眉目深邃但是也隐约能看出岁月的痕迹,一双保养得当的手不知因为什么正紧紧的攥在一起。
胡老爷子从摇椅上站起来,瞧着周嘉鱼,又看了看茶海后头的女人,嘴巴激动颤了两颤,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车子绕城毫无目的的转了三圈,路过那家自己常去的德国超市时,她还下意识的想今天晚餐要进去要买点什么,等车快要开进停车场,周嘉鱼才醒悟自己的荒诞行为有多可笑。
她浑身在颤抖,一瞬间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胡老爷子住在城郊的一处四合院里,这处房子,是周嘉鱼还没出生的时候老爷子举家从安徽搬迁过来置办的,这些年一直就在这里从没挪过,哪怕几个亲娘舅想给老人换个更大更舒服的地方,胡老爷子就是倔的死也不搬。
杜长遇盯着她有几秒的失神,迅速移开目光尴尬的咳了一声。
女人从茶海缓步走来,一身墨绿旗袍摇曳生姿。
为啥?因为我们嘉鱼从小就是在这长大的,我不走房子不动,这丫头就一直有个家,我要是搬走了,你们以后让她住哪?上哪找我去?
不要怕,这个时候杜长遇的一句不要怕,让周嘉鱼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忽然得到了些许放松,心里无限酸楚。
杜长遇有点惊讶,“他找我什么事?和图书
胡老爷子牙口不好,吃饭吃的不香,每次周嘉鱼去都不忘买点前门外稻香村的山楂锅盔给他带过去。
“妈?”
她伸出手,试图碰一碰周嘉鱼。“嘉鱼……让妈妈抱抱你好不好……”
那神情,有一半高兴,有一半愧疚。
这一声嘉鱼,院子里的摇椅也不摇了,在茶海边上一直煮茶的人也不动了。
看来这件事本意该是王谨骞要着手去处理的,纪珩东也是帮他办事,如今能联系到自己,八成是周景平把这个责任揽到了这边,不想让王谨骞再过问。
涂着精致颜色的手眼看就要碰到周嘉鱼的手臂,周嘉鱼忽然向后退了一大步,躲开了。
女人似乎挨不住这种让人心悸的沉寂,终于轻轻哀叫着喊一声。“嘉鱼……”
周嘉鱼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女人,望着那张在记忆里出现过无数次的面孔,手里的东西砰的一声落了地,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炸开了。
阿姨像是受了多大的惊吓,神情复杂的看着周嘉鱼,拿着盘子快速低头走了。
一直目送着周嘉鱼拐过了街口那个灯岗,才回头往自己的车里走。
西城那一带遍布着多家报社和媒体传播公司,司机也是个明白事儿的,启动车子,没再多言。
她看了眼阿姨,微笑着点点头。“今天没事儿,我过来看看姥爷。”
周嘉鱼恍惚着想起了杜长遇跟自己说的话,忽然把车朝着城郊开去。
“怎么?”周嘉鱼停下来,转头看他。
和-图-书嘉鱼,这点事儿不用放在心上,睡一觉明天起来就都过去了,这几天要是有什么状况你随时给我打电话,不要怕。”
“嘉……嘉鱼来啦?”
她今天去找王谨骞,多希望他也能像杜长遇一样,只为了温声细语的同她讲一句不要怕,你有我。
这一句胡女士,让女人两行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纪珩东花名在外,没几个人不认得他。
杜长遇:“我知道了。”
司机问他,“长遇,咱们是回去接周书记吗?”
眼看着天光就要慢慢暗下来,远处有大片粉色云霞透过渐暮的天际映衬下来,周围都是汽车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带着强烈归家的愿望。
一问为啥,老爷子声如洪钟。
到了地方,为了让自己看着精神一点,周嘉鱼在车里特地找了皮筋把头发绑上,又用遮瑕笔遮了遮眼睛。
杜长遇心里担忧,怕记者咬住周嘉鱼不放,特地嘱咐她把车钥匙给自己在这里等着,待他把她的车开到另一条相对开阔安静的街上,才让她回来。
“……最近听说你姥爷的身体不太好,你抽空,记得回去看看他。”
其实周嘉鱼说是想自己散散心再回家,无非就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脱离杜长遇对她的关注。
“你现在……还能担当得起这个称呼吗?”
…………
周嘉鱼心里懊悔,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是自己疏忽了,她朝着杜长遇感激的点点头,难得露出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我知道了,这几天就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