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王谨骞淡淡一笑,“晚上休息没事儿干,正好碰上,带你开个荤。”
一个是在她幼时就把她抛弃的生母,一个是耗尽她心血感情然后投入别人怀抱的初恋情人。他们两个,在周嘉鱼不知道的地方,联手做着孤儿的慈善。
周嘉鱼看不懂那些专业的单词,但是她知道,这个人确实是原野,那个跟她热恋三年然后转脸和别的女人结婚的人。
在参展作者介绍上,第一行就是,yuanye(china)
王谨骞坐在车里一动不动,看了能有长达十分钟之久。
除了原野那个名字以外,让周嘉鱼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承办公司那一栏的背后,印着一个蓝眼睛的中年男人和一位亚洲女性的合照。
她人生地不熟,英语又不是太好,所以没敢走远,只在酒店所在的这条街上逛了逛,买了点甜点和小纪念品,烘焙店的老板得知周嘉鱼是从中国来参加考试的,便好心告诉她前面有一家规模不小的美术馆,最近在做慈善展览,展出的都是近年来比较有名气的艺术品,如果她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两个人沿着街道慢慢走,司机开着车在一百米远的地方不作声的跟。
那上面印着他的一寸照片,洋洋洒洒地写了三行个人资料。
从来不让女人买单,周嘉鱼又一次刷新了王谨骞的原则和底线。
她站在人来人往的伦敦街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那一瞬间凝固了。她静止不动,心中如万雷惊鸿。
一曲终了,人群中爆发出欢呼掌声,几位乐手纷纷起身跟周嘉鱼拥抱表示感谢。
王谨骞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不自觉的笑着注视她。
头顶不断砸下来的水珠瞬间消失,周嘉鱼懵懂仰头,直直的撞进王谨骞漆黑平静的瞳孔里。他看着她,抿唇,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她找出来,想去那里打发时间。
他从会场开完会出来,晚上有一个东道主举办的晚餐会,中间隔了两个小时,他拒绝了众多合作方下午茶的邀约,https://www•hetushu.com•com带着司机在街上兜兜转转看景儿打发时间。
她低着头,头发两侧遮住了半张脸,长长的裙摆落在地上,四圈都被打湿了。旁边放着一个和她坐下一样高的琴箱。
酒店每个房间有露台,虽然天气湿冷,周嘉鱼还是披了厚厚的毛衣去外面看伦敦的夜景。
他的注意力不再全部投入到工作里,上午面对着峰会多家大佬和新闻媒体时,他除了随机应变的辞令以外,总是不自觉的,在任何闲暇时间,都会想起周嘉鱼。
“!!!”
那是英国伯明翰文化公司的经理及其华裔夫人的照片,夫妇两人这次承办展览所得费用将悉数捐给被父母抛弃的先天性缺陷儿童,好大的噱头。
周嘉鱼慌忙转身,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站在众多同来看展的人中,她像个异类。
不管对方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青年,彼此挨着,都要等待这个善意友好的亲吻落下。
她坐在一块石凳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只感觉眼中的情景变的越来越模糊。
周嘉鱼听的模糊,懵懂回头寻求王谨骞的帮助。“他……说什么?”
然后,周嘉鱼做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卑微愚蠢的一件事。
周嘉鱼微笑着在门口的捐款箱里放了自己口袋里全部的英镑,头也不回的走了。
“……得半个月呢!”
王谨骞给吱吱作响的岩石鸡腿浇上汤汁,隔着一阵白烟问周嘉鱼,“考试通过了吗?”
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起了横幅,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着kissstranger的字样,人群中有人尖叫,有人在高声地吹着口哨,周嘉鱼后知后觉,她之前只在网上看到过类似亲吻陌生人这样的街头测试,没想到在这样一个严谨的国家,她还有机会见到这一幕。
音乐是几个披头士现场组织的,架子鼓,风琴,电吉他,一身铆钉皮衣,让人不自觉的跟着他们舞动。
“小伙子有hetushu.com.com良心。”周嘉鱼豪迈的拍拍他,一挥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来。“为了感谢你上次救命的恩德,这顿我请你!”
周嘉鱼瞪着眼睛站在人群几米外的地方,隐隐的有种看热闹的兴奋感。
这样的王谨骞,丝毫不觉得自己变的已经不对劲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周嘉鱼穿着礼服长裙,又托着琴箱,如果穿过两条街跑回酒店未免太累赘了些,展览馆的外头有一圈别出心裁的遮光设计,周嘉鱼找了个不太引人注目的地方躲雨,想等雨势小一些再回去。
他一只手揽在雷晚的腰上,讲到共鸣处,夫妻二人相视一笑,默契十足。
“你不是来开会吗?怎么这么闲有时间出来。”
她朝着众位考官得体微笑,礼貌的鞠躬,然后落座开始演奏。
两个人坐进车里,王谨骞不问她为什么在那里,不问她为什么哭,直接让司机送他们去了一家当地很棒的餐厅。
王谨骞双手搁在裤袋里,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眼里有极大的放纵在。
“唔?”周嘉鱼把冰水含在嘴里,过了会儿咽下去。“后天吧,后天回去。”
因为专业演奏的资格并不是那么容易考的,每年在弦乐这方面的人才除了亚洲以外,来自世界各地比周嘉鱼优秀的同行数不胜数,所以考试结束之后,周嘉鱼没有过多纠结结果,反而开开心心的像扔了一个大包袱一样。
周嘉鱼兴致正在热头上,“不用,我愿意呀!”
一把黑伞,一身黑衣,一双质地精良一尘不染的皮鞋。
正热血沸腾的时候,眼前一黑,王谨骞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忽然无限放大在眼前,周嘉鱼手中琴杆一松,只感觉唇上两片柔软凉意袭来。
王谨骞潜意识的,让司机沿着音乐学院那条路开,等到了地方他才想起来,这个点儿,哪儿还有考试呢,估计那个傻大姐早就回酒店睡觉去了。
广场上不知道是谁发起的,忽然有人在齐声倒计时。
说完,他www•hetushu•com.com又补了一句。“你不喜欢可以拒绝的,委婉一点就可以了。”
出了考试中心,周嘉鱼背着琴站在音乐学院的大门口仰头发了会呆,离晚餐的时间还早,她一个人在这里百无聊赖,沿着街道走了走,体验了当地浓郁的英伦风情之后,忽然想起昨天从烘焙店老板那里拿的宣传画。
上一次让她在机场一个人走了,这事儿就像个钉子一样扎在心里,让王谨骞总是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想一想,想她在哪里,安全到了目的地没有,整整一天,开会的时候都还让不自觉拿出手机看看。好像她就会告诉他自己的行踪似的。
“……”
道上有浅浅的积水,周嘉鱼穿着平底鞋,一蹦一跳的走着,遇上水坑,会很恶意的踩出啪嗒声,水珠溅到王谨骞的笔直西裤上,她就咯咯的笑,一扫之前的阴霾神色。
她不知道自己这次英国之行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两个曾经都把自己弃如敝履的人。这两个人,一个颠覆了周嘉鱼的亲情认知,一个颠覆了她对爱情最起码的信赖和憧憬。
结果在前方掉头的时候,他就在展览馆的长廊下看到一身灰裙的周嘉鱼。
她背着琴,拿着窗口漂亮的女孩递给自己的入口磁卡,踌躇不前。
“他问你,”王谨骞上前一步离她近了一点,“愿不愿意加入他们。”
还真是讽刺啊。
“吃饱了运动运动好消化,你要是忙就先走,我溜达着回去就行了。”
最后雨势渐大,豆大的雨点儿砸在玻璃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王谨骞才开门下了车。
他现在事业有成,一幅画作能够在这个世界著名的城市中展览,然后大大方方将他以前最看重的利益和金钱挥洒做慈善。
路过酒店前一个街口的广场,有很多人在随着欢快的音乐跳舞摇摆。周嘉鱼沉浸其中,一时也被这种轻松的节奏调动起来。
结果车子停下了,他却坐在里面一动不动了。
王谨骞奉陪到底,“不忙,https://www.hetushu.com.com我送你回去。”
“要不要跟我走?”
周嘉鱼道了谢,随手从老板那里拿走了一张展览的宣传单走。回了房间之后,她发了几张照片放到自己的社交圈里,不多一会儿,就有消息发过来。
周嘉鱼当晚入住了学校给订的一家三星酒店,谈不上多奢侈舒适,但是对周嘉鱼这个没什么生活要求的人来说,已经很棒了。
原野旁边有甜美体贴的妻子,他们两个陪着前来参观的游客正在一幅画旁耐心的讲解什么,那副画面,与当初在上海自己和原野初次见面的何其相似。
最后演变成了,周嘉鱼背着琴,王谨骞背着她,一只手还打着伞。
第二天在考试中心的资格考试一等就等了一个上午,排到周嘉鱼的时候,已经快要午休。
首先就是修剪的干干净净的指甲。
于是他吩咐司机回酒店,打算换身衣服去参加晚上的餐会。
周嘉鱼撇撇嘴,默默的把号码存到手机里。
在伦敦的号码,有事找我。消息的结尾署名是,王谨骞。
周嘉鱼咬着刚烤出来的黄油面包,烫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王谨骞不认为追其根底或者放任周嘉鱼独自一人回酒店是很聪明的做法,他想,既然上天这么眷顾他,让两个人又一次相遇,那就一定不要浪费这次机会。
消息里附带了一串数字,还有一句话。
透过黑色的镀膜,王谨骞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周嘉鱼在哭,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她哭。第一次是在来的飞机上,她戴着眼罩,但是依然能从她的耳鬓看到晶莹水珠不断下落,最后消失在发丝中。
周嘉鱼打开,首先入目的就是一长串的承办公司和参展的作家。
展览馆就在地铁出站口步行五分钟的地方,参展门票二十英镑。
宣传单印的十分讲究,铜版纸通体用黑色构图,对折之后还用了深红色的丝带打结。
雨越下越大,身边的游客来了又走,不曾有一个给她递过一把伞送上一张纸。
周嘉鱼在人群中背着琴箱十分打眼儿,一和_图_书看就知道是演奏者。
王谨骞声音一紧,忙让司机停车。
周嘉鱼兜里的现金全都捐了,她又不好意思跟王谨骞一起去哪个提款机取,餐馆离她住的酒店不远,她嘻嘻哈哈跟王谨骞打着商量。
那是周嘉鱼第一次在非正式演奏场合拉琴,不是多么经典高贵的音乐,甚至没什么章法,她随着大流改变音调,手下或轻或重,脸上也一改严肃之色,嘴边有调皮顽劣的笑意。
在她不过几十米远的地方,有媒体记者对着展厅中央的展台正在采访,她一眼就看到了原野,也看到了对着镜头微笑致辞的那对中年夫妻。
她背着琴,跟老架子鼓手往乐队那边走,随手一个脚凳就能坐下来演奏。她持琴杆,朝着一众等她的乐手鞠躬,随着一个鼓点儿落下来,轻快的音符也随之流淌。
大提琴的经典音色重在低沉优雅,周嘉鱼虽然不是一个在言语上太会讨好考官的人,但是胜在了有条不紊从容不迫的形象上。英国是一个很注重等级和礼节的国家,周嘉鱼除了在衣服上选了平常不会穿的礼服长裙以外,特意把注意力放在了细节上。
有上了年纪的架子鼓手来到她身边,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了一长句话。
之前在国内英皇的指定考点中,周嘉鱼已经通过了乐理测试,所以教材中所有的指定曲目周嘉鱼都是在此之前练过无数遍的,除了考官的即兴曲目让她心里有点没底以外,倒还算是胸有成竹。
王谨骞倒了半杯柠檬苏打给她,“什么时候回去?”
王谨骞就是这个时候看到周嘉鱼的。
王谨骞拿着叉子一抖,看着周嘉鱼痛快找服务生刷卡的行为,转而把摸到钱夹上的手慢慢收了回来。
她刻意回避两人下午的尴尬,寻常聊天一般。
她把入口磁卡还回去的时候,那个漂亮年轻的女孩还用遗憾的口吻问她,不喜欢这里的作品吗?
那个女人,周嘉鱼就算和她分开这么多年,也无法忘记。
她是这个临时乐队中唯一的女提琴手,格格不入,却也默契合拍。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