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作者:顾锦妍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Part 2

Part 2

“反正我早就料到结果会这样了。”我们坐在看台上,钟慎言一边用我做温柔贤惠状递上的毛巾擦着汗,一边铁口直断。
可是,我明明,是这么喜欢他啊。
会,好的吧?
我的人生线路因此变得绝对简单而直接:家,教室,柯雨辰。
我自顾自地在用来当做“天文社团活动室”,但是其实前身是小小储藏室的角落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人多好办事啊,多个人多双筷子而已。”
反正钟慎言一直在恋爱中,小澈最近因为要参加校际辩论赛,也不太有时间和我痴缠。
就让我伪装我嘴角不屑 让孤独乘以更孤独的两倍
江眉是我的同班同学,平时我和小澈跟她都不算有什么交情,但也知道她有一个习惯。
我叹气:“小澈,你勇敢一点……”
我也无数次无可奈何地问我自己,曾庭这个完全不理会我惆怅寂寞的心情,不在意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的真诚,而干脆利落地把我甩了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别好特别吸引的?为什么根本就没有算是好好的在一起过,却还是那么喜欢呢?
宋晴汐你怎么连关系到姚小澈的幸福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都能联想到曾庭啊,你够了啊,三观不正啊你!
“倒是你,听说你最近和高年级的一个男生关系很好?形影不离?”反正小澈还没来,钟慎言干脆聊开了八卦。
钟慎言扔过来一个“你能不能给点有意义的建议”的白眼。
或者真的,他只是一瞬间的感动,却无意识地给了我长久的错觉。
喜欢一个人,和忘记一个人,原来都是很难的事情。
“我总觉得和你见面,接到你短信的时候,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压力,很有束缚感。”他诚实地说,“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当然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为了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很谢谢你,所以不想让你太辛苦了,因为……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学长对我的态度是显然又好气又好笑:“我的成绩和你为什么来天文社团的活动室有什么联系么?”
所以还是仅仅停留在短信。
夕阳拉长成薄薄的形状,铺在靠窗的课桌上,像寂寞的具体形状。
只是没有想到,它真的会以这样一种完全不留余地的姿态到来。
虽然知道这样的话其实毫无道理没有立足点,但是我仍然忍不住在心里发飙。
所以我的说话声音确实显得音量超过了一点,以至于柯雨辰对我连着做了两次“小声一点”的提示,拒绝回答我的问题。
哎呀什么天文“社团”,以为借鉴了漫画里的“社团”概念,就能改变社长社员only one的事实?
但也许,如果真的听到了,如果真的感觉到他态度的敷衍冰冷,我的思念和寂寞,反而会叠加吧。
“所以是,分手了?”姚小澈的眼睛瞪得史无前例的大。
“又不是吃饭。”学长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好了……管他的。我失恋,我心上有伤口,多多参与课外活动,参加社团消磨多出来的会让我胡思乱想绕来绕去总之是绕回曾庭身上的时间,有什么不对?
我仰起头,想要让泪倒流回心里。
空间里安静下来的时候,能听到可乐罐里的气泡细碎的破裂声响。
很快就会变得乏力,消减,然后完全消失。
“我看你要伤心很久的,我才懒得一直小心翼翼地看你脸色避你的雷区呢,会憋死我的。”
倒是也有两次在走廊上和曾庭不期而遇。
“你别拿他跟钟慎言比好不好,陆文才不是花|花|公|子呢。”小澈满脸都是桃红色的少女娇羞感,“他很纯真的。”
太失败了吧……我。
他在我前边的座位上坐下,然后转过身看着我们:“有多少可爱女生哭着喊着说‘钟慎言我牵过你的手我要对你负责’,我都没允许她们负我的责。啊,我估计陆文也曾经被人求着要对他负责哟~”
他依旧是光明磊落地点点头笑一笑,理所当然地和我擦肩,让我紧张羞涩猛烈跳动的心脏一次又一次跌落到暗黑里。
我知道他的生日,却不知道他喜欢的度过生日当天的形式。
——即使这样,也还是对他的困扰。
我忽然理解了小澈,虽然很辛苦,但是还是希望感觉到哪怕很微小的一点幸福,就像我,我还是喜欢曾庭。
反正瞳孔就算没有被淹没,也只能看到他离开的背影而已。
“事实上,你是听不到咻的一声的。”
曾庭的脸瞬间又浮现在我脑海里,我猛烈地灌自己一口可乐把他消除掉:“钟慎言你真黑,什么是‘不管什么样的男朋友’!我要是为了找男朋友而找男朋友,结果https://m.hetushu.com.com遇见了一个像你这样的花|花|公|子谁负责?你是什么朋友啊?这年头真霹雳,要找点温情,比要找个男朋友还难。你这个黑人!”
“有许多个宇宙,很可能是无数个,每个都有不同的特性,不同的组合。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组合方式恰好适合于我们存在的宇宙里。”
“对不起。”曾庭道着歉,语气真实诚恳,只是没有爱一点和“喜欢”相关的迹象。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返回了球场,加入了打球的行列。
“我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用不用个个最擅长的都是戳我心窝!”
“不是。”虽然没有看着他,我也感觉到他在看着我,“我不讨厌你,但是并不是不讨厌,就是喜欢,对吧?”
“你又知道了。你知道了你又不说。”我咬着唇角,郁闷和愤怒交织起来,非常凌厉地瞪着他,“你知道了你还不教我通关!你有什么资格当恋爱达人!”
他走出教室的足音,让我只有想要痛哭的念头。
“你是纯粹为了打发时间呢,还是真的喜欢天文学?”
为什么付出真心的人,却要承受伤害呢?
不过柯雨辰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把我带到学校的图书室,然后真的跟我讲解起天文知识来了。
“好。”曾庭站起来,我怎么都觉得他变得轻松,“宋晴汐,再见。”
那样宠溺的触感,让我有“他不是他,他是那个他”的错觉,于是乖乖地任由他揉乱我的发型。
又从一段“哎呀果然仍旧没有找到我的真命天女啊”的恋爱中循环出来的钟慎言周末忽然有空了。
“姚小澈,这招没用。”钟慎言擅自地就加入了这场原本定位为“闺蜜之间的情感对谈”里。
我才不理他。
妈呀,饶了我吧,我是来排遣失恋的痛苦的,不是来增加学习强度的。毫不含蓄地打断柯雨辰的授课,我说:“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星星?”
“Au是太阳系的基本计量单位。代表太阳和地球之间的平均距离。”
即使在和他牵手的那个瞬间,我的心里有着多么巨大的喜悦,也是多余的。只要他摇头,只是一瞬间,就换了所有身份。
如果一直用尽所有力气,即使风吹雨淋也不退避,它是会像顽强的植物,开出绮丽的花来,还是会像自己手里,已经慢慢没有了活力的可乐呢。
“哦?哪些?”这下他倒是有点兴趣了。
我猛地站起来:“我觉得我一定是帮你做这种损人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老天爷才用曾庭来报复我。我要积德,我不演戏了。”
“对不起。”他的声音很轻,但绝对没有动摇的意思。
是的,“喜欢一个人才没有理由呢”——这样的说法真老套。
“告诉我你又不吃亏,别那么小气,分享一下嘛。”我嚷。
“连分手都算不上……太惆怅了。”我瘪瘪嘴,有气无力,“你别提起我的伤心事好不好。”
虽然更多的,是明确地感觉到“距离”的遥远,和“我不喜欢你”的锋利。
所以其实这些理由,都只是理由而已,所以其实最根本也最单纯的只是,他不喜欢我。
“比如?”
于是我们约了小澈一起去看电影,照例先在KFC碰头。
“所以我暂时是看不成星星了?”我哀嚎一声,趴在宽大的桌面上,“让我看星星啦,你想想随便换一下角度都是几十几千光年的范围,咻一声就能换了世界换了主题画面,多精彩啊。”
我很傻么。也许,是吧。
“暗恋也许是最成功的哑剧,但如果说出来,变成明恋,就有很大的几率变成悲剧。”钟慎言把他擦过汗的毛巾挂在我脖子上,以异常亲密的姿态贴近我耳边说,“我不喜欢林欣云,所以我要拒绝她。下一次我们再遇见她,说不定她就有了很合适的男朋友,这才是对的。她的明天,也说不定就是你的明天,懂么?”
但却是事实。
人类如果没有心脏那就好了 受伤不会流血 悲伤也不会流泪
但是如果她居然去招惹陆文,那就不能一笑而过,当做看戏了。
那个熟悉的号码,变成了缠绕在胸腔的荆棘,只是即使浇灌与鲜血,也开不出绮丽的花。
“是男朋友也没什么不好。宋晴汐我摸着良心告诉你,治疗情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恋爱。”钟慎言又摆出那一副恋爱达人的得意姿态,“不管什么样的男朋友,都比没有男朋友要好。”
我合上手机,世界再次沉浸在暗色里。
“不然呢?”小澈脸上是无奈的表情,“我没有你这么勇敢。我不敢去和图书告诉他,我喜欢他。”
“总觉得这样相处的感觉很奇怪,你的个性我很欣赏,我觉得我们一定可以做好朋友的。”
能够接近他一点点,能够多看一次他的背影,都心满意足。
现在的情形,可能更像是后者吧。
钟慎言一把握住我的手,然后变换手指的角度,和我形成十指相扣的牵手姿态,“你看,牵手而已,根本不代表什么,我分分钟都能和你牵手,所以,宋晴汐你要不要这么豪放?”
你光明个头啊磊落个鬼啊!和我一起坐摩天轮的不是你和我牵手的不是你啊?!就算是被动的那也没有人拿着刀子逼着你从了我不是么!
曾庭侧脸的表情,凛冽而冷漠,带着锋利的线条。
“我是为她好你懂不懂。就像曾庭和你撇清关系,也是为了你好。喜欢这件事情,只有双方都一致才行,单方面的付出只会对你自己有意义,对你喜欢的人说不定是一种困扰。既然只是困扰,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懂得这是个错误的方向,你去换个跑道,准备新的遇见,说不定才是真的幸福。”钟慎言的表情倒是变得严肃而稳重起来,很有说服力的样子:“你说你喜欢曾庭,但是这样的喜欢到底有什么基础?是单纯的仰慕,像喜欢一个可爱的小摆设一样的喜欢,还是爱?你爱过人吗?你确定你真的爱上了他?就算你真的确定你爱他,但是你根本就不了解他,你说‘爱’,他信么?你自己信么?”
“去死。”小澈恶狠狠地说。
而她竖起左手食指,摆在唇边,做一个不要再说下去的姿势。
“切,谁说我豪放,我只是含蓄得不明显而已。”甩开他的手,我恨恨地斜眼着他。必须斜眼。
点点头,我轻轻说:“好,就这样吧。可是……可能我还是会给你发短信,也许还会打你电话,你不回复也没关系,你不接也没有关系,虽然你会觉得困扰,甚至觉得我很烦,但是能不能,请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习惯。”
“喂!”
摩天轮的记忆都还那么清晰而立体地,一直一直留在心里,如果都是虚幻,那有什么算是真实?
我总觉得失去这样一个朋友,不是损失。
就算为了他找很多节目填补,找很多事情做,天天拉着柯雨辰避免一个人放空的时间,强制再强制自己不要再发短信给他,却还是会某一个瞬间就立刻地想起那些小小的细节,那些小小的幸福。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却不知道他喜欢谁。
“陆文难道不知道江眉那显赫的风评?”
“柯雨辰你失恋过么?”我问。
果然,只要不是曾庭。只要不是我喜欢的人,那么就算是面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对方多么有存在感多么熠熠生辉也好,我都能游刃有余的面对。
自从死皮赖脸加入天文社,连续两个星期,我都一放学就往柯雨辰这里报到。
我一直一直都以为,是幸福的程度不够,现在我才知道,不是的,是幸福根本就没来过。
也并不是没有笑着的时候,但心里就像有一个探不到底的深渊,有凌厉凛冽的风一直吹一直吹,就算笑着,也仍然觉得空洞。
“学长你让我加入天文社绝不会吃亏啦,我懂很多的。”
就像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最开始并没有经过什么特别的接触,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邂逅,不过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交集而注意到曾庭,然后一直远远的,远远的看着他而已,心里不知不觉累积起来的感情,却竟然就逐渐深刻起来,最终汹涌到愿意用尽所有办法,只为能接近他一点点。
“姚小澈你想要表达什么?”
“姚小澈,你有想过‘纯真’这个词的心情么?它会哭啊!”钟慎言表情夸张。
所以,我现在虽然非常,非常,非常难过,心被紧紧揪住,有无法用语言传达给谁的痛,但是总有一天,会好的,对吧?
“那你跟我学呀,不知道选择的时候就按兵不动,等着选择自己来选择我。”我笑笑,念头一转,忽然有了灵感,“小澈你选理科吧,这样就能和陆文一个班了。”
在心里恶狠狠地要求自己踩刹车,我把注意力放在小澈身上:“可是你和陆文一直这么暧昧下去,也很奇怪啊。”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这是我从最开始就确定的事情。”我的眼睛开始模糊了。
喜欢一个人又不是错误。
很显然,我和小澈在她眼里,都是末级,所以即使同是一个班,我和她也没说过几句话。
“喂!我那么喜欢他,他喜欢我一下会死啊?”篮球在篮球馆地面上弹起落下的声响里,我忿忿地说。
可是曾庭只回复过最初那一次的和图书“早上好”,回复的是没有任何情绪的“早安”,怎么看都只是出于礼貌而已。
确实也显得更加熟悉亲近了一点。
怎么会了解呢?即使再怎么打听,我得到的资料也只是间接。
从前帮忙客串这种角色时,我其实都没心没肺地抱着好玩,帮忙死党的念头,可是这一次,我强烈地觉得,她真的太可怜了。
我本来以为在曾庭的世界里,我是有机会成为主角的。搞了半天,我进入连配角都不是,我就应该是甲乙丙丁ABCD,他与我擦肩时就该表情平静淡定心里波澜不惊。
“你讨厌我吗?”我直接地询问。
我不知道什么昨天今天,我只知道导致我被钟慎言扯出来友情出演他的正牌女友,以求得再无交集的当事人林欣云,就坐在隔着篮球场对面的看台上,非常哀伤地看着我和钟慎言的互动。
这是无可抵抗的命运。
他这下真的笑了,走过来,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服了你了。”
“你们两个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随便你们。”钟慎言这些年从来没有在言语上赢过我们,他早就习惯了。
“改天介绍认识一下,我帮你评鉴评鉴。”
明明是一开始,我就已经预备好要面对的结果,但它真实到达的时候,还是会在心里掀起风暴。
“当然你是显得过于热情了一点。”钟慎言对曾庭说和我“相处的感觉很奇怪”的事情,居然表示的是赞同。
这些都不是远远地观望,就能够得出结论,得到体会的。这样的了解,只是堆砌在沙滩上的城堡,会倒塌,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不管勇敢还是隐忍,我知道,其中的爱和真心,重量都是一样的。
醒来的时候,时钟划破空间的移动声响显得空旷悠长。
所有的心情,就此搁浅,立入禁止。
最讨厌钟慎言这个时候一脸“我是过来人我什么都了”的肯定感了。我不依不饶地抱怨:“他都和我牵手了,凭什么不对我负责啊。”
“就因为这么一点小细节?”
距离和曾庭的“分手”已经两个星期了,我还是有时不时就想要给他发信息或者打电话的念头,手机有信息到达的时候,也总是怀抱着期待,想着会不会是曾庭。我每天给他发两次短信,早上说“早上好”,晚上说“晚安”。
来来去去,都是这样一句话。这样的意思是,即使我再难过,他不能和我在一起,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hello,空你叽哇,萨瓦迪卡,阿尼阿赛哟。”我摇头晃脑且感情充沛地说着,“你看,我会四种语言耶!招募我做社员很拉风的啦。”
这一次,我承认,钟慎言的理论,也许是对的。
为什么付出真心的人却要承受伤害呢?
钟慎言倒是没有什么担心的样子:“我看平时都是她来我们班找陆文,陆文大概是出于礼貌应酬她一下吧,和跟小澈相处时候的暧昧感觉完全不一样,你别太在意。”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屏蔽钟慎言,我锲而不舍地追问,“你还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呢。”
“可能不会死,但是也不会多快乐。”
门锁扣紧的声响轻悄响过,敲破我一直努力压抑着的心。也真的,就让泪落下来了。
其实明知道答案最简单不过,只是他不喜欢我这样而已,我却仍然傻傻地,无法克制地问一句:“为什么?”
呃,虽然是说着陆文,但是钟慎言说出的那句“出于礼貌应酬她一下”,也顺便戳了我的心窝。
“我就想不明白她为什么愿意和陆文这么暧昧的相处。暧昧这种高难度的事情是重大挑战。连一句‘喜欢’的明确回应都没得到过,小澈不该这么傻啊。”
“钟慎言,我跟你说哦。”小澈眨眨眼,笑容甜美地侧头看着他:“没有医保和寿险的人,不要随便的见义勇为。”
“宋晴汐,你有资格说小澈傻么?”钟慎言毫不留情地说。
——是的,我一点也不了解曾庭。
“可是……”
我告诉自己,我没有想起那个游乐场的夜晚,那个宠溺地揉乱我头发的人。
更何况,如果说出口,如果被拒绝,如果打破了那一层“朋友”的定义,两个人之间的张力也许就会被破坏,会崩溃,会再也不能自然接近。
“钟慎言你别玩了。”我瞪着他,心里弥漫起大片的不安。
“有稍微跟我说过一次,我看她肯定不开心。”钟慎言说。
姚小澈这厮,也敢号称我闺蜜,她居然一点也不打算伪装对我温柔体贴的假象。
“小澈知道么?”我问。
待机画面安静的亮着并不刺眼的光芒,偷偷|拍下的曾庭,在画面上笑着的样子,很柔和绵软。
难到要把他从心里最深的和-图-书地方拿出来,放得稍微外围一点,都那么痛,都无从着手。
“高年级?你说柯雨辰?”
简单地说,就是现实主义。
我惊慌而心虚地看向对面,虽然距离遥远,也能确定林欣云的泫然欲泣。
“对不起,真的。”
我知道小澈是真的没有拉住一个男生直接说“我喜欢你,我们交往看看”的勇气的。那是她的个性无法突破的一部分。
原来在爱情里等待的人,都有着相同的眼神。
我也笑了。
“柯雨辰学长,你不是吧?我来看个星星还要政审?”我自来熟状地拍拍比我高了那么很多点的,第一次见面的学长的肩膀,“你都年年考年级前三了,铁定上我们挤破头也未必考得上的超级一流大学,还跟我这个高一的小学妹计较什么啊?”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这句话俗气归俗气,但大部分时候,它是真的。”小澈很认真地说。
那么,爱情,也会这样么?
“你错了。”他又顺手揉我的头发。
“小澈想要说的意思是,”我也眨眨眼,cos小澈的甜美笑容,“活得不耐烦了就坦白说出来,我们一定成全你。”
我坐在原地,心里仍然有着郁闷,但也多了一点思考。
“问这个干吗?”
也许我看过那样浩瀚的景象,就会立刻顿悟我对曾庭那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惦记简直是地球与芝麻对比,不是么。
天还是黑的,路灯投射出长长的影子,照不亮天空在晨色刺穿前最沉寂的暗色。我拿过手机看一眼,时间显示凌晨五点。没有来电,也没有短信。
不要再想了宋晴汐!
我想对于女生,她也是这样分级的吧。
失恋嘛,失恋了找点浪漫的事情以排遣伤感不是很正确么,有什么比近距离接触天上的星星更浪漫更难得的。
图书室总是很安静的。
被人这样喜欢着的人,明明就太幸福了。
“其实小澈,你为什么会喜欢陆文的?要是你觉得花|花|公|子有挑战感,现成不就有钟慎言可以让你蹂躏么?”我也好奇了。
电视剧里,女生勇于表白,坚持地相信和去爱,不是多少都能得偿所愿么?可是原来,人生不是电视剧集。电视剧集里没有那么多路人甲乙丙丁无关ABCD。
“咔哒”。
我在内心对自己一再咆哮。
做朋友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值得相信,也做不到的。不是么。
曾庭也是这样么?因为不那么喜欢我,因为不想亏欠也不想让我因为他变成悲剧,所以拒绝了我?
“说起来,下学期要文理分班了。”小澈换了话题,“钟慎言你一定是理科啦,晴汐你一定文科,倒是我,我左右为难死了。最讨厌做选择了。”
潜台词即是——没有做恋人的必要。
不再看对面看台上林欣云是什么表情,我站起来离开了篮球馆。
“比如……比如我会很多门外语哦。”
“星星?”柯雨辰一脸疑问,绝无演戏的成分。
“友情提示,把你心窝戳成蜂巢的人姓曾。”小澈一点也不温柔地推着有气无力趴在课桌上的我的肩膀,“你就应该哭着喊着叉腰指着他说,你牵过老娘的手了,你要负责!”
让我习惯。习惯感情不能收回,又不能付出的空洞。
我必须说服自己,确实忘记了。真的,忘记了。
喜欢一个人又不是错误。被人这样喜欢着的人,明明就太幸福了。
哪,如果这个时候我哭出来,他是会心软,还是会觉得厌烦?
哭就哭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么?世界上肯定不止我一个人会失恋,对吧?也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对吧?肯定更不止我一个人为了喜欢一个人而受伤,对吧?
如果我也放弃的话,联系就彻底断绝了吧。
“我也不知道,可能一直就喜欢吧,只是自己没有察觉而已。有一天放学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听到他叫我,我回头,看到他对着我笑。那个时候我忽然发现,啊,我是喜欢他的。”
被他推开的门,安静地向关闭的位置靠拢,带起轻微的气流。
柯雨辰摇摇手指:“你错了。”
“天文不就是看星星嘛。”
连停顿都没有,他就消失在那条通往外面世界的走廊。
“宇宙有不同的类型,比如有封闭式宇宙,开放式宇宙,扁平式宇宙等。”
只是没有想到拿着一罐可乐,走进我等待着的教室,把可乐递给我,然后给了一个绝对诚恳的微笑的曾庭,想要说的,终究还是——“到此为止吧”。
钟慎言揉乱我头发的感觉,让我又忍不住想起那个夜晚,笑着揉着我的头发说,“下一次”的曾庭。
如果没有结果,我们为什么又要相遇呢?
现在的情形,是https://m.hetushu.com.com在放学后空旷的教室里,只有曾庭,和我。
也有忍不住,很想很想打电话给他的冲动。只是很想要听听他的声音。睡眼惺忪的也好,漫不经心的也好,不知所云也好,不是专属于宋晴汐的也好。就是忽然的,想要听到他的真实的声音,就能安抚我心里,越来越汹涌的思念,和寂寞。
“呃?错了?”
“对啊你看你还不用管我吃饭。”我胡搅蛮缠的功夫其实也很上乘,不然估计连和曾庭那所谓的“一个月交往”都赚不到。
“可是你努力过了,我知道,你尽力配合我了。没有办法让你喜欢上我,都是我的错,一定是我不够好,不符合你的理想,所以才不能让你从心里觉得喜欢我。我接受,我都接受。”
学长不让我叫他学长,说很奇怪,坚持说叫名字就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女主角,注意表情,表情!”钟慎言侧头给我一个甜腻到让我极度想要把他推翻在地,再在他脸上踏上一只脚,并且用力扭动的笑容,“你就像你今天的目标人物,一直不肯跟我撇清关系的林欣云。只知道自己的感觉,只看男生的外表,就头脑一昏奋勇直追,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目标是我,你的目标是曾庭。So,你看看,你的昨天就是她的今天。”
眼睛里厚重的情绪,是我熟悉的部分。
我没有停止发送短信,像是一个人的独白。
我曾经听到她和其他同学聊起她比较在意的几个男生,她非常明确地根据家世成绩身高外貌大方不大方分成了ABCD四个等级,对于C、D等级的男生,她就直接打上“备胎”的烙印,而A、B等级的男生,她常常主动邀约,建立良好的关系。
他笑,又来揉我的发。
“什么啊,别说得跟男朋友似的好不好。”
眼泪又擅自地跑了出来,叠加在那张熟悉到不需要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在脑海里的脸上,然后手指滑过,在屏幕上抚开一片凌乱的痕迹。
“宋晴汐,你不要再在课本的空白地方写‘曾’字了。”钟慎言很认真地看着我。“没有回应的单恋,最不应该的就是放任自己沉溺。逼着自己忘记,才能自救。我不会害你。”
“那到底为什么?”
妈呀宋晴汐你不要再想到曾庭了!在脑内恶狠狠地对自己呼喝,我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如何劝说我们深北高中资深学长,学业一流什么都很犀利的自己创立了个“天文社”但从来不招募社员的柯雨辰允许我加入看星星的行列。
咬住唇不让自己的泪落下来,我低下头,不看曾庭。再看一眼他毫无转圜余地的表情,我一定会哭出来的。
我只能愣在那里,完全没有办法作答。
分明一直的一直的,满载着期待悸动,等待着明确的得到结果的那一日到来。
喜欢就是喜欢了,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吗?就算喜欢上的那个人完全没有喜欢你的意思,甚至还觉得你的存在是一种困扰,也没有办法忘记吗?
灌注进二氧化碳气体后,从拉开拉环的瞬间,可乐里的气泡蓬勃的绽放的状态,是不能持续很久的吧。
钟慎言居然完全不掌握力道地,一把把我拉着坐下,失去重心的我几乎没跌在他怀里。
活动一下几乎麻木的左边手臂,我站起来,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我咆哮的时候,小澈走了进来,钟慎言对她挥挥手算是打了招呼,继续着和我的鬼扯:“什么叫像我这样的?要不你干脆跟我凑合吧,我保证我是十全十美,爱你到无以复加,会让全天下女生都艳羡的最佳男朋友。虽然我还想游戏人间,但是鉴于我们交情很够,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所有蝴蝶,见义勇为一把。”
曾庭在电话里说,“周一放学后在教室等我一下”的时候,我绝对是抱着无比的期待,和对单独见面的羞涩的。
钟慎言比我晚到,但是比小澈早到。于是他非常八卦地扮演了一把长舌公这样很有特色的角色——据说江眉最近和陆文走得很近。
我知道他爱听的歌,却不知道他听歌时候的表情。
“大多数人以为天文学家在夜间用望远镜扫视星空,这是不真实的。世界上大部分的望远镜旨在观察遥远天空中极微小的东西,如类星体、黑洞、遥远星系。唯一真正用来扫视天空的望远镜网络是由军方设计制造的。”他解释说。
事情如果那么简单那就好了 想让自己不见 瞬间就统统消灭
我并没有想要造成你的压力啊,事实上我已经够小心翼翼了不是么?为你做的都是我想要做的,一点也不辛苦,谁要你跟我说谢谢?谁要你的感激?我要的是喜欢,是你的爱。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