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25章 正式开篇

因为,他要强势出手了。
最蹊跷的是,明明是警匪交火,但在警方死亡名单中,却有武公子的大名!
……
数年前,吴晓阳初到羊城军区上任,立足未稳之时,吴公子就和当时的省委常委、公安厅长的儿子武公子——真名并非公子,和吴公子的本名就叫公子不一样,只是外号——因为争夺一个电视台的女主持人而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夏想掌掴吴公子拳打吴晓阳的消息,就如波浪一样,迅速在岭南省委引发了轩然大波。
因为,任海宝是所有错综复杂的乱局的突破口。
结果就是,吴公子先输一局,被武公子打了一顿。
此事轰动一时,人人都猜测到了其中发生了什么,结果导致武厅长受到连累,在儿子身死之后,也黯然退出了官场。
事情的起因,其实全因任海宝而起。
不过,让省委一干领导最震惊的事情莫过于任昌的落马!
今日之事,既是立威,又是宣告,更是专项行动的正式开篇。
毕竟武公子的爹武厅长是土生土长的岭南人,又一直在岭南省内为官,几十年间培植的势力盘根错节,再加上他手中掌握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哪里会怕一个初来乍到的吴晓阳?
吴晓阳猝不及防犹如被子弹击中一样,猝然后退了一步:“怎么会?”
和齐省时的处境不同的是,在齐省,面对的压力主要来自内部。但在岭南,军方势力的渗透太厉害,再加上湘省被和_图_书军方追杀的一幕还历历在目,夏想改变了策略,不能再坐等对方主动出手逼迫了,他要先下手为强。能震慑几分是几分,要为自己在岭南争取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夏想此话一出,就如一枚炸弹当场引爆,震惊了所有人!
“有我在,有符渊在,小施,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古老手中的拐杖轻轻地一点地面,发出了并不响亮的声音,却吓得施启顺一缩脖子,以为古老又要手举拐杖打人。
就连古老和符渊也都是一脸好奇地看向了夏想,就等夏想如何应答。
省委书记办公室,米纪火、夏想作陪,古老和符渊在坐,算得上是一次小范围的风云际会了。
虽然岭南省委很不服气,将事情捅到了中央和军委。官司一打几年也没有结果,互相扯皮。扯皮时间越长,越衬托出吴晓阳的根基深厚和行事辛辣。
……
任海宝是支点,吴公子只是催化剂。虽然吴公子被带走吴晓阳棋输一局,但如果吴晓阳再次将任海宝带走,等于又扳回一局,而且还是小输大胜。
陈皓天当时在事件发生之后,没有任何正面表态!
让无数曾经受过吴公子之气和笼罩在吴晓阳阴影之下的省委大小干部,扬眉吐气,欢欣鼓舞。
……吴晓阳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齐齐落到了夏想身上。
陈皓天点头了:“夏书记说得没错,刚刚中纪委已经来人,对任昌采取hetushu.com了必要的措施。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会正式对外公布。”
不料形势突变,一天夜里,警方在追击一伙匪徒时遭遇匪徒还击,双方在凌晨时分发生激烈交火,最终交战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警方当场死亡五人,重伤十人,匪徒轻伤三人,无一死亡,并且从容逃走。
之所以事情闹大,而且风起云涌,就是因为任海宝是一个较量的支点。可怜任海宝同志,倚仗好爹的威名,在羊城大小也是一个人物,又因为和吴公子交好,多少年来在羊城呼风唤雨,圈内人士称吴公子为羊城一霸,而任海宝因其憨态可掬被人称为羊城一宝。
而今天,在夏想到任仅仅几天之后,吴公子就从高空摔落,当即摔得鼻青脸肿,而吴晓阳亲自出马,也没能阻止吴公子被当面带走的命运,夏想的威名,在一夜之间,传遍了省委大院的每一个角落。
因为,任海宝关系到陈皓天的专项行动的大计。
吴晓阳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夏想又耍他,他还以为又重新掌握了主动,就说:“夏书记,请解释清楚。陈书记在,古老和符政委也在,希望你的理由能让两位首长也信服。”
“按说任海宝涉及到了军事机密,省纪委理应将他转交给吴司令……”夏想故意停顿片刻,见吴晓阳果然上当,眼中闪过光亮,就又微微摇头说道,“遗憾的是,任海宝还真不能转交给羊城军区。”
可叹和*图*书人人都有身在迷中而不自知的缺点,任昌即将大难临头还自作聪明跑到京城告状,却不知道,在他告状的时候,中纪委就已经通过了对他的立案。
皇家酒店和红花大案同时大动,又同时和任昌都有洗不清的干系,在表面的喧嚣之下,剑锋所指之处不是任昌又能是谁?
借收拾吴公子威逼吴晓阳,夏想在省委一众领导面前大打出手,用意深远,暗示的意味十分强烈,就是告诫岭南省委的一帮人,在接下来的专项行动之中,要站好队伍,坚定立场,不要暗中捣乱,做出不明智的事情。
“岭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任昌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夏想一字一句说出上述一番话之后,轻描淡写看了吴晓阳一眼,“任昌儿子任海宝因为也涉嫌其中,接中纪委指示精神,任海宝必须由省纪委亲自审问,因为任昌一案,涉及到了国家机密。”
再联想到任昌曾经担任过红花市委书记的经历,事件的前因后果和整体走向,已经呼之欲出!
夏想借任海宝大行其事,也是掌握了一手证据,不仅仅因为任海宝和红花反腐大案有牵连,他还和吴公子暗中勾结,涉嫌多起走私大案。再因为任海宝是任昌的儿子,作为专项行动的一个重大的突破口,任昌首当其冲,将会为陈皓天的专项行动拉开一个轰动的序幕。
夏想心中一紧,军委要对吴晓阳动手了hetushu.com
在武力值强悍的亲爹的支持下,武公子准备乘胜追击,一举打消吴公子的痴心妄想。
不过夏想也没有料到吴晓阳会破釜沉舟,主动提出任海宝和军中走私案有关,以涉及军事机密为由,要将任海宝带走,倒是一个光明正大并且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夏书记,吴司令问的是任海宝,不是别人。”施启顺在一旁沉寂了半天,终于又有了表现的机会,迫不及待地替吴晓阳强调了一遍,质问夏想。
刚赢一局,难道马上就要回落一局?吴晓阳一句军事机密,确实上纲上线。
任海宝如果不是任昌的儿子,他在在场众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即使他是身家百亿的巨商,也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但他也知道,夏想不会当着陈皓天的面说谎。
康孝和牟源海再次交流了眼神,脸上的惊愕之色,无以言表。
吴晓阳今日,一败涂地!
……任昌。
消息传出,就让省委无数人立刻想起当年的一件轰动一时的大事。
任昌可是堂堂的副部级高官,怎么说倒就倒了?吴晓阳难以置信地看向夏想,不愿相信夏想所说的话是真事。
否则在岭南本土势力的太极手段之下,在军方的强势对抗之下,在来自外部强大的压力之下,他在岭南将举步维艰。
由任海宝引发的吴公子事件就此落下大幕,但同时,由任海宝引发的任昌事件,才刚刚拉开帷幕。至于夏想和吴晓阳之间的过节,http://m.hetushu.com经此一事,已经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当然,也有和吴晓阳同一阵营的省委领导,忧心忡忡,对局势的进一步发展,无比担忧,更对夏想今后在省委充当的强势的政治局委员代言人的角色,大感头疼。
任海宝既然如此重要,夏想自然要将其控制在自己手中,也好进行下一步布局,所以才不惜大动干戈收拾了吴公子。
经此一事,吴晓阳迅速在羊城军区打开了局面,并且威名之盛,笼罩住了整个岭南省委。
有一个政治局委员的省委书记作为后台,就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中央的动向。夏想,再出意外之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吴晓阳的胸膛之上。
任昌的落马,和红花市腐败大案大有牵连,早在皇家酒店事件以及红花市委副书记人选风声大起之时,就有个别政治头脑敏锐的省委领导意识到了其中的关联之处,皇家酒店是任海宝的产业,红花市腐败大案不但落马十几名厅级干部,而且红花市主要党政领导都和一人有紧密联系。
“符政委过来,是微服私访来了。”古老眼带笑意,“要查实吴晓阳贪污腐败的证据。”
吴晓阳脸上一青一白,十分尴尬,想说什么又没有开口,只是勉强一笑置之。
夏想淡然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吴晓阳,反而提起了刚才的吴公子事件:“吴司令,刚才的事情,别让心里去,对事不对人。如果换了别人,我也一样替他的父母好好教育教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