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26章 第二阶段

但有一点,一切以不能违背总书记意愿为前提。
陈皓天、米纪火、古老和符渊四人相视一笑,四人四双目光,全部落在了夏想的身上。
支点并不好当,一着不慎,就容易闪了腰。不过又一想,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大了,和吴晓阳之间的过节也已经成了死结,答应不答应符渊的提议,他都要面临着来自吴晓阳的巨大压力。
李逸风十分高兴:“幸会,幸会,夏书记,很荣升能再次在夏书记的领导下工作。”
出乎夏想意料的是,陈皓天并无表示。
……
……
放下许冠华电话,夏想起身和李逸风握手:“逸风,没想到在羊城见面了。”
符渊摆摆手:“夏书记不必客气,我有一说一。我来羊城,一是为许冠华壮壮声威,二是要和你见上一面。想要掌握第一手吴晓阳贪污腐败的证据,非要你暗中帮助不可。”
不管是正面还是背面,反正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后,吴晓阳不会善罢甘休,不会让他的日子好过。
“正式开战了,好,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夏书记,地方上有你,军队上有我,岭南,就要刮起一场旋风了。”许冠华豪气冲天。
“错了。”夏想笑着纠正许冠华,“是要刮起一场浩荡的清风。”
古老和符渊来到羊城之后,第一时间先和陈皓天见面,就是说,符渊所谈的事情,已经事先征求了陈皓天的同意。夏想就无奈地想,他不但是陈皓天代言人的角色,难道还要暗中替军方出力?
http://www.hetushu.com古见夏想有所顾虑,以为他还对当年的湘省之事心有余悸,就说:“夏想,你可不是畏手畏脚的性格,当年在湘省,你是吃了一点亏,现在在岭南,不是上有皓天和纪火的照应,下有冠华、木风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你怕什么?”
“感谢夏书记提携,感谢……”李逸风几乎说不出话来,想起以前他对夏想曾经的不满和背后的手段,而现今夏书记不但不记在心上对他进行打压,反而以德报怨,就让他对夏想的人格的敬佩,上升到了无比的高度。
作为共和国开国领导人之一的后代,符渊是夏想最为尊敬的人之一,不仅仅因为符渊的反腐决心和雷厉风行的气势,还因为他有一个值得国人永远缅怀的父亲。
调任到羊城以来,李逸风只来过省委两次,一次是来省委组织部交接手续,然后就是今天的这一次。
又三天后,施启顺正式接替覃肖华为岭南军区司令员,同时,被任命为岭南省委常委。
夏想忙谦虚说道:“古老,您老可不要开玩笑了,符政委想见我,直接招呼一声就行,我肯定会立刻飞往京城,何必劳动符政委大驾。”
“根据冠华掌握的情况表明,羊城军区遍布吴晓阳的党羽,想要从内部查实吴晓阳的问题,难题极大。”古老早先说过不问世事了,此次出京前来羊城,不仅公开陪同符渊,还亲自过问吴晓阳案,可见事态重大,涉及到了各方hetushu.com的关键利益,“符渊下来,说是微服私访,其实还是虚晃一枪,哈哈,夏想,符政委主要是想见见你。”
夏想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人说过封官许愿的话,今天是破天荒第一次。也不算是直来直去的许愿,而是一个承诺,一个远景规则。
符渊给夏想的印象是不苟言笑。
又一天后,陈皓天主持召开全省干部电视会议,郑重宣布专项行动正式部署,夏想为行动领导小组组长,负总责,由省委政法委牵头协调。
作为总书记的得力干将,陈皓天必定知道一些内情。
李逸风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是激动地说道:“请夏书记指示。”
两天后,李逸风被正式提名为红花市委副书记唯一人选,省委组织部落实夏书记指示精神,审核通过,只等提交常委会批准。
陈皓天终于开口了:“总书记没有表态,但我相信不管是地方上的反腐还是军队上的反腐,总书记一定都是大力支持的态度。”
下午,李逸风来到了省委。
李逸风和夏想年龄差不多,现在是副厅,他见夏想的目光之中满是鼓励,就大着胆子说道:“我能当上省委组织部长,就心满意足了。”
夏想正在接许冠华的电话。
夏想一惊,看了陈皓天和米纪火一眼。
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唐天云直接领李逸风进去,没有让他等候,显示出夏书记对他的额外重视,就让他更加激动。以他的级别,想亲见夏书记十分不易,一般各地市市http://www.hetushu.com委书记和市长,想见夏想一面也得事先安排,通常情况下,没有三五天排不开时间。
夏想不是怕,而是在没有看清形势之前,不敢冒然一口答应,因为很明显,在换届前夕符渊悍然对一名大军区司令出手,背后就算有反腐的因素,也是刀光剑影之间,恐怕还另有所指。
夏想微微一笑,示意李逸风先坐。李逸风哪里肯坐,恭敬地站着,心潮翻滚。
李逸风进门,见夏想正在打电话,午后的阳光落在夏想身上,恍惚时光倒流,夏想和在天泽之时并无两样,一样的年轻,一样的淡然,就让他一时失神,仿佛回到从前。
如果影响到军心稳定,从而波及到了换届大事,不利于十八大的平稳交接,夏想必然会再三思量。稳定压倒一切是夏想的原则,在原则之内,可以适当调整对稳定的认知高低。
第一次,人生地不熟,诚惶诚恐。第二次,依然诚惶诚恐,却是心中自信倍增,感觉人在羊城,不再孤单无助。
岭南局势,正式进入第二阶段!
李逸风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来之前,还唯恐夏书记不会真心接纳他,没想到夏想不但不计前嫌,还有重用提拔之意,怎不让他喜出望外。
符渊或许继承了其父的正气,脸庞微有黝黑,方正,威严,他话很少,多数时候都是古老在说,他只是微微点头作为回应。
古老和符渊的行动,是否得到了总书记的默认?夏想征求的目光看向了陈皓天。
言外之意就m.hetushu.com可以引申为——严守政治纪律,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确保部队一切行动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高主席指挥。
有了陈皓天的一诺,夏想就必须点头了:“我要怎么做,请各位领导指示。”
许冠华虽是被以调虎离山的用意安排前往蓝海执行军务,但他自有应对之策,蓝海是岭南省的重要的港口城市,也是走私活动肆虐的地区,此去蓝海,他在完成指定的任务之余,也额外挖了几个坑。
“对,是清风,是清风。”许冠华哈哈大笑,“好了,古老和符政委快到了,我先去迎接了,有消息再联系。大概三天后我回羊城,到时我们一起回京城。”
夏想也没客套太多,直接挑明了话题:“在市公安局的突发事件中,你表现得很出色,证明你的政治素养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可以加加担子。”
夏想倍感压力巨增,同时也深知重任在肩,还有一种荣耀和使命感。
许冠华还在蓝海,也是刚刚听说省委的事情,急不可耐地打来电话问个清楚。老古和符渊已经离开羊城,前往蓝海和许冠华会合,因为蓝海有重大情况发生。
陈皓天微笑点头,米纪火平静点头。
夏想见状,只好说个明白了:“作为省委副书记,我的原则是,严守政治纪律,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确保一切行动坚决听从党中央的指挥。”
夏想哈哈一笑,起身来到李逸风面前,一拍李逸风的肩膀说道:“逸风,你的名字很好听,飘逸的风,所以,更要把理想放得http://www.hetushu.com远大一些。如果你认准了方向,走稳了步伐,不出五年,我保你就任省委组织部长!”
十年浩劫,足以影响国家百年气运。
和夏想在省委挖的坑大同小异的是,许冠华的坑,也挖得很巧妙,挖得很深。
不过让夏想大为不解的是,堂堂的上将屈尊前来羊城,并且微服私访吴晓阳的贪污腐败,是否有点小题大做了?或是在微服私访之外,符渊和老古另有玄机?
一天后,中央正式宣布了任昌被查处的消息。
夏想却不在意李逸风是否表忠心,他看人奇准,知道此时李逸风绝对忠心,就笑问:“逸风,你最大的理想是想走到哪一步?”
夏想也清楚,现任中央领导班子对十年浩劫也是十分反感的态度,只是历史的灰尘太厚,还不到还原真相的时候,他相信总有一日,有些事情会摆到正式的台面之上。
符渊明白了夏想的言外之意:“即将在全军范围内开展的反腐行动,得到了中央领导和军委领导的支持。”话说得明白,却没有特意点明总书记,还是让夏想心中疑虑未去。
夏想出生之时,符渊的父亲就已经蒙冤去世,死于十年浩劫。尽管夏想小时候对于被神化的国家领导人一直满怀崇敬之心,但现实却是,神化越美好,落差却越巨大,等他长大之后,尤其是步入官场之中,接触到了更多的真相,了解到了掩藏在历史尘埃之中的内幕之后,他对十年浩劫之中含冤而死的无数革命先烈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无尽的哀思。
因为省委有了夏想夏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