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38章 更进一步

回头一见,夏东一脸憨笑,任由小灵拉着手,反正他就是不慌不忙迈着小步,小小年纪就有了气定神闲的姿态,也是让人发笑。
夏想开车来到指定地点,是一处别墅区,保安措施很严格,经过几道关卡和检验,才得以放行。但他仍不能肯定此地就一定是总书记的住宅,或许只是总书记平常用来招待客人的地点。
对了,还得庆幸有一个好儿子。
付老爷子的追悼会要上报中央批准,但现在是过年期间,估计会延后。夏想也听付先锋说了,想在初四举行,但不上新闻。
秦侃的问题,现在还没有正式定性,仍在悬空。吴才洋透露,基本上会是免职的结局,其他问题,可能就不了了之了。
众人都被夏想的诚实可爱逗得哈哈大笑。
要是齐阿姨说出这句话还好,偏偏是总书记,就让夏想不免尴尬。
“昨天,我拜访了叶书记和孙省长,他们精神状态不错,让人欣慰。”夏想向总书记汇报了一下行踪,不说其他,特意点明叶石生和孙习民,自有用意。
好一场融融亲情的家庭盛宴。
关于秦侃的命运和齐省的下一步局势,夏想和吴才洋谈了很多,他也没有隐瞒他在齐省的伏笔。不出意料的话,年后会有一系列的事件迸发。
齐阿姨白了总书记一眼:“都什么年代的事情,现在的小年轻,还有几个会写诗?”
一身新衣的小灵打扮得象个小仙女,粉雕玉琢,宛如玉人。
夏想就如实说出了付先锋和_图_书的想法。
夏想也向吴才洋说出他的想法,他提议让叶天南到岭南担任统战部长!此举,既为平民一系重用叶天南的意图不至于一脚落空,也有夏想的私心在内。
对于谢信才的外放,吴才洋也是赞成态度。不过阻力也不小,就吴才洋分析,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都有自己提名的人选。
吴才洋微一沉吟,回答说:“只要你让总书记点头了,叶天南的岭南之行,必定成行。”
慢慢地适应了之后,再加上气氛融洽,谈论的话题又都是家长里短的事情,夏想就慢慢放松了。抬头一看,见曹殊黧落落大方地和齐阿姨拌馅,又将面皮送到总书记面前,随意自如地就和在自家一样,就让夏想暗暗佩服自己。
总书记退下在即,最在意的还是退位之后的形势,夏想不和古秋实见面,也没在京城四处拜访高官,而是特意看望两位退下的老同志,就证明夏想不是忘本之人。
曹殊黧脱了衣服前去帮忙,夏想也自告奋勇地说道:“我也帮忙。”
齐阿姨就对总书记说道:“老高,瞧瞧人家夏想,多会夸自己媳妇儿。”
总书记呵呵一笑:“听殊黧说,你在家里懒得出奇,一点儿家务活也不干?”
何江海的命运,也将最终划上句号。
一路上,夏想一直在回味和吴才洋之间的对话。
秦侃的死活,夏想已经不再在意,他在意的是,秦侃的接任者是谁。
……
免职而不是引咎辞职http://m.hetushu•com,就是等同于中央认定秦侃有错误了。但最终没有让秦侃落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恐怕还是因为有人替秦侃说了话。
总书记满面春风:“你忘了当年我也一直夸你,还写诗给你……”
夏想毫不脸红:“不是我懒,是媳妇儿太能干了,我喝完茶看完报纸刚想干活,一看,家务活已经没有了。”
告别总书记的时候,本想带走曹殊黧和夏东,至少也要团聚一下,不料夏东死活不走,夏想无奈,只好留下老婆孩子,单身上路。
总书记又呵呵地笑了:“你包饺子的速度还没有我快,还说你会做家务?”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总书记有意无意地问道:“付老的追悼会什么时候开,定了没有?”
夏想愣住。
“羊城的电梯就比北方要快上一些,快节奏的生活,才能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反对一系提名了一名副部长,平民一系的提名——毫无疑问是叶天南。
夏东和小灵每人拿了一块面,到一边玩耍去了。
“在羊城还吃得习惯不?有没有水土不服?”总书记一边像模像样地包了一个饺子,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了夏想一句。
难得的一次家庭外交,夏想从未想到曹殊黧的夫人外交,为他和总书记的家庭友谊,打下了如此深厚的基础。
总书记点头:“我没意见,尊重家属的安排。”
夏想嘿嘿一笑:“齐阿姨,真的不是我不肯帮她,实在是她太能干了。”
http://m.hetushu.com想的回答是:“不会,叶天南同志是一个审时度势的好同志,见到有利可图的事情,他肯定会奋勇向前。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叶天南同志听不听话,关键在于,能不能把他安排到岭南?”
“夏东胖了才可爱,我就喜欢他胖。”小灵跑了出来,一把从夏想手中抢过了夏东。
总书记欣慰地笑了,正好热腾腾的饺子出锅了,他轻轻一摸肚子:“还真饿了,来,夏想,我们先吃几个。”
夏东一点也不谦虚,点点头:“我就是会写诗。”
“夏东就会写诗,昨天还写了一首,写得可好了。”小灵献宝似地隆重推出了夏东。
不过见到总书记系着围裙、满手白面的形象,他又笑了,能见到总书记家常的一面,是总书记对他完全接纳的开始。
曹殊黧穿了裙子,长筒靴子,花格风衣,俏然而立,笑盈盈,水生生,依然如当年夏想初见之时的黧丫头。
“我也听皓天说了,你很快就适应了羊城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不错,年轻人就应该有年轻人的样子。”
夏想也挽了袖子,坐在总书记旁边,和总书记一起包饺子。曹殊黧和齐阿姨负责揉面和制造饺子皮,四人分工协作,就如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
能够融入到总书记的家庭之中,而且他还没有大费苦心,全是因为他有一个贤内助之故。
总书记一句话,就等于定下了付老爷子追悼会的日程。
初听夏想的建议,吴才洋先是一惊,随后一想夏想的hetushu.com深远用心,又笑了:“你不怕叶天南在你手下,不听从指挥?”
总书记完全可以让秘书去问付家,却当面问起了夏想,别有含义。
进到屋内,齐阿姨正在和面。
是的,他佩服自己眼光卓越,娶了一个能讨第一夫人欢心的媳妇儿,何其幸运。
包完饺子,曹殊黧和齐阿姨去煮熟的时候,总书记和夏想总算有了单独相处的空闲。
上次在齐省,谢信才得了机遇,从头到尾见证了齐省一场选举危机的化解,回京之后,得到了中央的赞许,加分不少。再加上有了夏想的暗示,谢信才对齐省常务副省长之位,大为意动,一直在积极地运作此事。
……事后,夏想非常庆幸夏东的一闹,没有老婆孩子在车上,是不幸中的万幸!才让他得以无所顾忌地随心所欲……
夏想无奈一笑,自己儿子不由自己管,怎么是好?
曹殊黧身上有一股天然的亲和力,是连真正的大家闺秀的连若菡、梅晓琳都无法与之相比的与生俱来的美感,莫名就会让人喜欢她,相信她,亲近她。早在夏想认识她之初,她就充分在夏想父母面前展露了她的天赋。
夏想只品尝了总书记香喷喷的饺子,没有提及任何政治话题。聪明如夏想者,才不会不合时宜地提及扫兴的话题。此时,什么都不必说,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就说明了一切。
“不过夏想你还是表现得不够好……”总书记似笑非笑地看着夏想。
若没有曹殊黧,夏想再得总书记赏识,也不会有和-图-书今日得以品尝总书记亲自动手包饺子的荣幸。
夏想一时意动,上前抱了一抱曹殊黧,不料刚将媳妇儿揽入怀中,就听到一声笑声传来:“少年夫妻老来伴,夏想,肯定想殊黧了吧?”
一开始夏想还有点紧张——任谁和总书记一起包饺子都不免紧张,尽管此时的总书记和蔼可亲,就如长辈一样,但他毕竟是高高在上的第一人的身份,或许在他退下之后,身上的光环才会减弱几分,而现在仍然是大权在握的国内第一人,和他在一起,夏想总有压迫感。
今天的气氛很随意,没有任何正式谈话的味道,夏想的回答也就随性了许多:“还好,我不挑食,肠胃又可以,适应能力比较强。”
夏东长大了,脸也圆了不少,明显胖了一圈。夏想和曹殊黧都不胖,身材标准得很,他就捏了捏夏东的脸蛋:“臭小子,以后吃饭的时候,别吃十成饱,要是越长越胖,越胖越懒,越懒越胖,恶性循环……”
夏想惭愧,他从小到大确实做过不少家务,独独就是不会包饺子,也是他的一个短板,不巧,被总书记看个正着。
许多人不会猜到夏想为什么非要将叶天南拉到身边,吴才洋虽然多少猜到一点,也不全对,如果让他知道夏想的真正的长远用心,他肯定会大吃一惊。
刚停好车,夏东和曹殊黧就已经迎了出来。
齐阿姨笑道:“小夏,你也别太大男子主义了,老高也经常在家里帮我干活,你也多少帮帮殊黧。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