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45章 异常

章国伟已经很久没有近距离和省部级干部接近了,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而且他更清楚的一点是,别看夏想和付先锋都不是燕省的省委领导,但对燕省的影响力之大,外人难以想象。
付先先憔悴了许多,双目无神,形影削瘦,甚至脸颊都陷了进去,让人心疼。付先先和付老爷子感情最为深厚,付老爷子之死对她打击最大。
……
说话的功夫,总书记来到了。
夏想就对张力更多了一层认识,能够从纷乱的局势之中抓住一个关键点,指点章国伟及时出手,让章国伟迅速就赢得了他的好感和认可……张力此人,确实不简单,很有眼光。
章国伟大喜过望:“我一会儿就到,谢谢夏书记。”
9时许,总书记的车队就已经出发了,付家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全体动员起来。
迈着坦然的步伐,明得谋来到付先锋和夏想面前,微一点头,和付先锋握了握手,才又和夏想握手,微微一笑:“夏书记,久违了。常听纪火和秋实提起你,你的名气大得很,能让纪火和秋实都对你赞不绝口,就证明你确实年轻有为。”
夏想点头:“喝茶叙旧,很久没有和两位老领导一起聚聚了。”又悄然一笑,“古书记,昨天电话里说,您有内幕消息要透露……”
“国伟,今天你要是方便的话,也来追悼一下付老爷子吧。”夏想向章国伟发出了邀请。
更出人意料的是,委员长到了之后,并未下车,等了大概有两三分http://m.hetushu.com钟的样子,总理的车也到了。随后,委员长和总理一同步入了灵堂。
“先别拍马屁。”古秋实一脸沉重,“你想偷梁换柱,让叶天南到岭南,难度极大。因为总理力挺叶天南去齐省,现在还不说不好最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你想达成心愿,必须做点事情,积极推动一下。”
总书记才走不久,委员长就现身了。
章国伟在秦唐时就向范睿恒靠拢,至于他和范睿恒的关系到底有多近,夏想也不得而知,但当章国伟开口说破范铮和高建远的计划时,就让夏想心中大喜。
夏想和总书记的几大得力干将——陈皓天、古秋实、郑盛、米纪火——都已经熟识,单单和明得谋只有一面之缘。
对于这个传言,夏想还真是毫不知情,也不知道传自何处。
不少人都立刻意识到,今天,出现了异常状况。
夏想悄然点头:“今天借付老爷子的在天之灵,肯定要做出几件让他老人家欣慰的事情。”
章国伟靠拢的时机把握得非常之准,而且切入点也很巧妙,以夏想对章国伟的了解,他虽然有头脑有眼光,但还没有如此敏锐的审时度势的高水准。
明得谋今年56岁,白净,文气,很有书卷味道,夏想就谦逊几句:“明主任过奖了,米省长夸我,是因为他是我的领导。古书记夸我,是因为我经常请他吃饭,都是人情的客套话。”
章国伟恭恭敬敬地来到夏www.hetushu.com想和付先锋面前,分别问了好,很诚恳地说:“请夏书记吩咐。”
明得谋作为总书记左膀右臂之一,他提前来到付家,用意不言而喻。熟悉流程的人都知道,明得谋一点头,总书记就会在十几分钟内出现。
总书记今天轻车简从,只有三辆车,下车之后,向付老爷子的遗像敬献了花圈,并且三鞠躬。仪式过后,总书记和家属握手,宽慰几句,随后上车离去。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
付先锋和章国伟也握了握手:“国伟,辛苦你了。”
所以米纪火现身,不是一人,而是和两人同行。同行者,一是古秋实,一是明得谋。
付先先走后,夏想悄声对付先锋说道:“还记得章国伟不?”
付先先最听夏想的话,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却又流下了两行清泪,让夏想也是好一阵心酸。人生无常,生死也是常事,况且付老爷子也不是非正常死亡,但还是让人无尽悲伤。
米纪火也陪明得谋到一边布置现场,古秋实则将夏想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你昨天和宋朝度、陈风坐了坐?”
付先锋虽有悲凄之色,却比付先先坚强许多,夏想突然提到章国伟,他为之一愣,想了一想才说:“记得,当年担任过秦唐市长。”
“他来做什么?”付先锋大为不解。
甚至有人谣传,说是夏想有可能调到总书记办公室,接替米纪火成为总办主任。
赶到付家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半左右,付家和图书上下,一片肃穆,灵堂已经布置完毕,并且铺好了迎接贵宾的地毯。
古秋实神秘地一笑:“是,我是说过,我也说话算话,内幕消息就是,今天不但叶天南会来,宗高、吴公子也都会来。”
古秋实一拍夏想的肩膀:“真正的内幕消息就是,总书记征求我的意见,安排谁担任齐省常务副省长合适,我推荐了谢信才。”
而夏想近来和总书记也迅速走近,几次单独和总书记会面,并且深得米纪火器重,因此在一些中南海保镖的眼中,夏想也有迹象成为总书记的跟前红人。
若是平常时候,章国伟想接近他并且获得他的认可,很难,至少要拿出数倍于现在的努力。但现在,在关键时刻的一个消息,雪中送炭,可得事半功倍之效。
因此,总书记身边的警卫人员,哪一个不敬重总书记身边的第一红人米纪火?
章国伟的背后,有高人指点。
明得谋先是查看了现场,见一切妥当,就点了头。他一点头,就立刻有人通知了总书记的车队。
实际上,更异常的事情,还在其后……
因为付家毕竟是世家,中南海的警卫虽然已经就位,却不如以往总书记出行一样保卫措施那么严密,也适当听从了付家的安排。
以前,总书记每到一处,米纪火总是先行军,总要一马当先为总书记铺路,如今米纪火已经贵为省长之尊,肯定不会再做以前总书记办公室主任的分内事了。
夏想欣喜说道:“古书记英明。”
夏想先www.hetushu.com和付先锋碰了个头,听付先锋简单介绍了一下今天的各项安排,然后又安慰了付先先几句——付先先在付老爷子去世之后,已经几天水米不进了,非夏想的安慰不管用。
付先锋在场,夏想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安慰了几句,让她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才能让付老爷子的在天之灵欣慰。
负责警卫的头头因为米纪火的原因,也认识了夏想,一见夏想到来,还特意和夏想说了几句话。也是,以前米纪火跟随在总书记身边的时候,每次总书记出行,必定由他和明得谋同时出动查看了现场之后,再由他和明得谋同时点头,总书记才会出现。
夏想无语:“古书记,这可不算内幕消息,我早就知道了。”
以章国伟的级别,不够参加付老爷子的追悼会,但夏想金口一开,他就等于拥有了与会的资格,更等同于夏想对他的认可和接纳。
“夏想,你有心了,付家会记下你的人情。”付先锋很正式并且严肃地和夏想握了握手。
“他一会儿也来拜祭一下老爷子。”
范铮和高建远对章国伟没有丝毫防范之心,结果就让章国伟全盘得知了他们的计划。由此判断,章国伟和范铮、高建远走得很近。
不过,今天的安排还是与惯例有所不同,以往的惯例是,几大巨头会同时到齐,依次敬献花圈并且向遗体告别,整个过程不用十分钟。但今天也不知是有什么说法,总书记一人先到,而且随后离开。
……
当然,章国伟并非只看一时和图书的眼前利益和燕省一地,他在张力的开导之下,再加上近年来他对夏想上升势力的观察,最后综合之下得出结论,如果能入了夏想之眼,他跟紧了夏想的步伐,今后前途不可限量。
9点15分,米纪火出现了。
夏想和章国伟握了握手——礼节上的尊重还必须要有——说道:“国伟,从现在起,你一切行动听从付省长的指挥。”
高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古秋实见夏想胸有成竹,还是好意提醒了一句:“今天可是几个巨头都在,你可不要走火。”
寒暄几句,夏想和明得谋之间,共同话题不多,只说笑几句,就各自去忙了。
实际上,虽然吊唁也安排了次序,但毕竟不是正式场合,除了几大巨头严格按照排名依次出现之外,其后第二波告别仪式,就按到场的先后顺序就可以了。
夏想暗想,张力是岭南省委推荐给米纪火担任了秘书,米纪火对张力迅速建立了信任关系,是否说明,米纪火事先已经得到了古秋实的暗示?
章国伟来得也够快,夏想刚和付先锋说完话,他就匆匆赶到了。以他的级别,原来不够参加付老爷子的追悼会,更不够资格最先到来。
“请古书记放心。”夏想立下了保证。
章国伟心中重新燃烧起熊熊的烈火和飞腾的希望。
夏想的回答很风趣,明得谋呵呵一笑,米纪火微微一笑,古秋实则是哈哈一笑。
“他来……”夏想将付先锋拉到一边,小声说了几句,付先锋的脸色先是愠怒,随后又变得严峻而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