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8章 设防之局

红花市委副书记李逸风的“万元风波”他也听说了,事情的背后发生了什么,他也多少了解了一点,正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向米省长汇报时,唐天云就及时出现了。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谁在理,谁占领了至高点,谁就能掌握主动,况且根据夏想的气势判断,他肯定已经得到了陈皓天和米纪火的支持。
“各项工作准备就绪,有着光荣的双拥传统的羊城,今年一定会七连冠,请省委和夏书记放心。”林双蓬就事说事,就是不主动提及木风事件。
唐天云一下明白了,立刻点头去办。
张力足足沉默了半分钟之久,才压低了声音说道:“红花市委书记是康孝的嫡系,市长是林双蓬的亲信,发现信封的副秘书长是牟源海的人。还有,木风事件和吴……有关。”
林双蓬的态度一直含糊不明,也是让夏想分辨不清季家真正立场的原因之一。
林双蓬见夏想动了真怒,气势就低了几分,他也是省委常委,副省级干部,但和夏想的省委副书记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夏想可以代表省委省政府对外表态,他就不能。
张力在听到唐天云找他了解红花市委每个领导的情况,心里咯噔一下。
唐天云微一迟疑:“领导,张力……”张力和季家有渊源,究竟有多深,他也不是十分清楚,但也有必要提醒夏书记一声,以免让张力泄漏秘密。
见识了夏想强势的一面,林双蓬心思有些杂乱,www.hetushu.com虽说事情发生在羊城的地界之上,确实也该由他负责,但夏想上来就为事件定性,让他很不舒服,太霸道太专断了。只不过不舒服也得忍了,谁让夏想是上级领导?谁让夏想说得在理?
三个想法相当于三个反击,而且都很直接有力!
陈皓天微微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儿?”林双蓬努力压抑住怒火,不让情绪失控,“如兰,你太冒进了。为什么要拿木风开刀?”
几分钟后,林双蓬现身夏想办公室。
唐天云回到办公室时,夏想不在。
“有人在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就将视频传到了网上。双蓬,你说是一起偶发事件,还是精心策划的政治事件?”夏想很不客气地直接点明了问题的严重性,“木风酒后驾车是有错,就按酒后驾车处理就可以了,非要放到网上,事情闹大了,羊城的双拥模范称号飞了,你身为市委书记,脸上就有光了?”
“夏书记,找我有事?”林双蓬进来之后,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脸上还挂着淡然的笑意。
点击量很大,下面的网友留言也是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亲在现场奋起一脚就将木风踹倒,却无一人指出为什么三更半夜会有一群交警围着一名军人,军人没有反抗,而交警一直在大声演讲,还有,从视频的清晰度可以看出,好象是专业摄像机而不是手机拍摄,问题就又来了,交警大半夜地拿着摄像机,到http://m•hetushu.com底想做什么?
唐天云也知道张力和夏想之间也有交情,就又拿出了胡萝卜:“夏书记对你很是器重,也认同你是他在省委值得信任的一员,所以他才派我来和你碰头,张秘书,希望你不要辜负夏书记对你的信任。”
林双蓬微一沉思,好象在犹豫什么,片刻之后说道:“这个情况我还不太了解,也是刚刚听说,等我详细了解了之后,再向夏书记汇报。”
“不是给我一个交待,是给省委、给羊城军区一个说法。刚刚羊城军区已经打来电话,表示了强烈不满,许冠华将军已经亲自前往市委,要求立刻放人。”夏想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我也会密切关注此事,要求羊城市委市政府彻底查明事情真相,如果是有人故意制造事件,必须一查到底,严惩捣乱分子。”
唐天云满意地笑了,以上情况前三个,最后一个他还真没有想到,前三个从张力嘴中亲口说出,意义大不一样,表明张力在此事上面是居中的立场,而且夏书记的意思也是有意借张力之口,再向季家传达明确的信息——再不收手,后果自负!
而季家现在人丁兴旺,后继有人。所谓人丁兴旺,其实是特指男丁兴旺。
夏想心中有气,好一个林双蓬,在他面前装傻充愣,他就不客气了,直截了当地提到了木风事件。
陈皓天的手停在了半空,愣了一愣,意味深长地说道:“夏想,你来岭南才几天hetushu.com,真的准备好打一场硬仗了?”
夏想正在陈皓天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陈书记,我有三个想法要汇报。”
林双蓬也一时失控,愤怒地摔了电话。
电脑的网页上,木风事件已经被人传到了网上,而且还起了一个十分唬眼的标题——交警力战违规军人,你开的是共产党纳税人的车!
……
过了许久,他才又重新拿起电话,打出了一个号码:“老爷子,请约束一下季如兰,她再闹下去,对季家十分不利。”
这么快就来到,说明林双蓬人就在省委,市委离省委有一段距离,再快也得半个小时以上。
“快去办理。”夏想再次强调了一句,“就是让你特意和张力碰头。”
“一个木风,一个李逸风,东风西风,都是夏想的风,想必夏大书记现在已经手忙脚乱了,林双蓬,夏想上任之后,你一直被动应对,现在我一出手就命中夏想的软肋,你还有什么话说?你是嫉妒我的才能!”季如兰没有好气地回答。
“你……”林双蓬气得差点当即摔了电话,忍了一忍又说,“耍心机玩弄权术,你不是夏想的对手,如兰,别再闹了,事情闹大了,最后不好收场的是季家。木风的事情,你以为网络舆论就能影响了夏想的判断?李逸风的事情,芝麻绿豆大,你以为夏想不会遮掩过去?政治上的事情,不是家务事那么简单,你太天真了……”
但今天的事件,他要是再装孙子下去,夏想就要拿http://m•hetushu.com他是问了,因为木风事件虽然错在木风,但显然是人为设置的陷阱,而且是故意将事态闹大的倾向,又是发生在羊城的地盘之上,林双蓬作为羊城市委书记,必须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
“第一,木风事情,请陈书记在常委会上不点名批评一下。第二,李逸风事件,省委冷处理,后天我以纪委书记的身份去红花视察一下工作。第三,明江市人大事件,热处理!”
“双蓬,马上就要评选双拥模范城市了,地方上和部队上想要处好关系,就需要一定的政治智慧,木风酒后驾车是有错在先,但交通法规也规定了交警不能强行拦车,你是市委书记,说说这个情况怎么处理……”
但唐天云的另一句话,就让他深刻地领略了夏想手腕的更高明之处。
林双蓬看到视频,脸色为之一变,听了夏想很有冲击力的指责,脸色就更加难堪了:“夏书记,我一定查明事情真相,给夏书记一个交待。”
林双蓬头大了,回到办公室,越想越窝火,拿起电话打给了季如兰。
省委二号三号大秘,第一次正面交锋,各显本领!
林双蓬虽然是季家的女婿,是外戚,但也算季家的核心人物之一,他的倾向应该比季如兰的立场更有代表性。只是在几次不大不小的事件中,林双蓬除了在常委会上随波逐流对李逸风的任命投下反对一票之外,其他时刻就一直扮演了沉默的角色。
尽管他和季如兰有过两次接触和数次电话,也清http://www.hetushu.com楚季如兰相当于季家的内务总管,但熟知家族事务的他也清楚,内务总管和外事总管还是区别很大。
季如兰的立场未必就是季家真正的立场,毕竟,季如兰是一个女人,女人管家天经地义,但女人主持对外事务,就显得季家后继无人了。
“双蓬,连续六年了,羊城是双拥模范城,今年正在力求争取七连冠,市委市政府相关工作做得怎么样了?”夏想直视林双蓬的双眼。
林双蓬耐着性子说了一通,以为季如兰能听进去几分,不料话未说完,季如兰就愤怒了:“你就是认为我只能管理家务是不是?好,林双蓬,从现在起,我的事情你别过问!”
“刚才林书记已经去了夏书记办公室,向夏书记汇报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专项行动刚刚开展之初,夏书记不允许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如果影响到了专项行动的开展,就更是不惜重拳出击,严打典型。”
“天云,你和张力碰个头,将红花市委市政府的各个领导的情况,摸个底。”夏想又加重语气吩咐了一声。
是想拖延?夏想将桌上的电脑转了过来:“你看看,显然是一起人为的设计事件,一个路口怎么会有七八个交警执勤?执勤的交警配合得很熟练嘛,拿钥匙的拿钥匙,拿人的拿人,摄像的摄像,不要告诉我是偶发事件!”
来得真快!张力虽然从一开始就对夏想高看一眼,却没想到,夏想的反手来得既快又犀利,就让他心跳加快,一时紧张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