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5章 一步之遥

吴晓阳之前,已经派出一名少校带领几十名大兵包围了警察,他来的时候,也带了近百人,加在一起将近二百人的规模,杀气腾腾,全副武装,但……在一个身材并不高大的老人面前,他失去了冲锋的勇气,最终没有再向前迈出一步。
吴晓阳怕的不是林双蓬,是林双蓬背后那个在梅花深居简出的老人家!
离开省长办公室,康孝就又接到了康志的电话,才知道事情愈加闹大了,一边走还一边想,难道事情和夏想无关,怎么夏想没去现场,反而悠闲地和陈皓天在一起?
突然,王福的一名手下从一个房间中冲了出来,连开三枪,同时狂呼乱叫:“我和你们拼了。”
一名警察中枪受伤。
季长幸!
如果林双蓬是外地调任羊城的市委书记,吴晓阳情急之前,甚至会粗暴地一脚踢开林双蓬,再骂他一句好狗不挡道,但林双蓬不是外省系,而是岭南三系之中最具实力的季家的代表人物,而且还是季家的女婿。
如果让康孝知道,他前脚离开省委,后脚就有人悄然跟在他的身后也离开了省委,他肯定会觉得后背发凉,头皮发麻。
康孝赶到的时候,吴晓阳几乎发作了,一见康孝,吴晓阳就如见了救星一样,上前一把拉住康孝。
既然军委领导没有露面,就不需要陈皓天出面震慑了。
不一会儿工夫,警察已经搜完了一楼,向二楼挺进。
想当年香港回归之后,香港某黑社会大佬口出狂言,说是大陆不敢拿他怎m•hetushu•com样,结果不久就在香港没有了立足之地,逃到大陆之后,下场就是尸横荒山。
康孝比预定晚到了整整半个小时。
“啊?”康孝一惊之下,后退一步,却绊在了吴晓阳的腿上,他一下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如果说刚才是丢脸,现在就是丢人了,但康孝却只是震惊得无以言表——劫持省长秘书张力,劫持季家大小姐,这,这,这简直是向死里得罪季家。
“叔叔,快救命!”
见吴公子还盲目自信,康志心里其实早就没底了,他探头向外面一看,见警察潮水一样涌了进来,立刻吓得一缩脖子,赶紧关紧了房门,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康孝。
吴公子在目睹了王福被当场击毙之后,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好收场了。
季家家训,不和军方接触,其实是故作姿态,是为了让岭南每一任省委书记放心!以季家开国将领后人的影响力,以季家先祖在军中的威望,季家在军委乃至国内数个军区,都有不为人所知的深不可测的影响力。
“我负得起!”林双蓬前所未有的强硬,直接就顶了康孝一句,按照常理,他在康孝面前必须说话客气几分,因为康孝不管资格还是排名,都在他的前面,今天他却以下犯上,也是动了真怒。
警察进入河天健康中心之后,挨个房间搜索,一个死角也不放过,奇怪的是,凡是所有客人的手机、摄像器材,一律没收,不容分辩。如果没有www.hetushu.com反抗还好,只要反抗,一律放倒铐上。
击毙洪飞的一枪,是吴公子所开。
怎么张力和季如兰也在里面?怎么都乱套了?康孝站了一站,愣是没有站起来,他已经失去了思索能力。
听到外面越来越近的警察的脚步声,吴公子和康志的房间也是紧闭大门,最后的时刻来临了。
“康志也在里面,我也不大放心。”康孝在省委排名比林双蓬高,按照职务上的直接对比,他说话确实比吴晓阳说话更有力度,“林书记,康志和吴公子都在里面,警方在没有完全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之下就冲了进去,万一误伤了人可怎么办?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康志现在才知道吴公子真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疯狗,后悔和吴公子共事了,杀人可不是小事,抓住了是死路一条,但又只能违心说道:“我是哪种人?不过事情不好办了,军队上的人,怎么还不来?”
吴晓阳的电话响了。
“康省长,请你和林书记通融一下,里面有吴公子,我要进去保护他的安全。林书记说什么也不让,讲不通道理,太教条了。”
河天健康中心里面,刀光剑影,外面,也是剑拔弩张!
吴晓阳就没敢轻举妄动,因为他还真是不敢得罪季家。不为别的,就因季家在军委之中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二楼因为设置了许多单独的房间,环境非常复杂,警察也不敢冒然前进,都排列有序,小心推进。
数名警察同时开枪反击,王福手下连中十http://www.hetushu.com几枪,被打得全身冒烟,一个跟头栽倒,和砸了一辆车却赔了一条命的可怜的文化色狼流氓洪飞一样,从二楼直摔到一楼的大厅,当场死得不能再死了。
面对季长幸,吴晓阳终究没敢再说一句狠话,而康孝从地上站起之后,也失去了威风——季家在岭南威名太盛,他不敢有丝毫放肆!
一楼是女宾区,不是重点,二楼是男宾区,而且吴公子和康志全部在二楼,还包括叶天南、张力和季如兰等重要人物,因此警察的步步逼近,明显让吴公子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当看到以前许多不可一世的流氓混蛋低下了头,围观的群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在掌声中,夏想向吴晓阳投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瞥。
特警破门而入,破窗而入,里面枪声不断,不用想就知道里面肯定死了不少人,到底会不会误伤了吴公子?或者到底有没有授意故意针对吴公子?吴晓阳甚至不敢多想,几乎要拔枪而起,直冲进去。
吴晓阳热血汹涌了,在儿子面临生死威胁之时,他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拔出了手枪:“谁敢挡我,我一枪毙了他!”
又听到洪飞大嚷大叫,他一怒之下拔枪在手,一枪就毙了洪飞。
如果不是陈皓天和夏想的联诀来访,米纪火说不定还不会放他走。
康孝总不能告诉省长,他要去救康志而没有时间谈工作,只好硬着头皮听取米省长的指示精神,以为怎么着十分八分就会结束,不料米纪火还挺能说,一直谈了半个hetushu•com小时。
军委领导的专车悄然离去不久,更远处一辆不起眼的汽车也悄然离去,车内坐着一人,正是陈皓天。
王福和洪飞的其他手下都龟缩在一个房间之中,都吓得瑟瑟发抖。平常他们胡作非为,在羊城无法无天,是因为人民民主专政力量的铁拳没有高高举起,现在品尝到了铁拳的威力,才知道什么黑恶势力,什么黑社会,在专政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
“康志是谁,我不管。吴公子怎样,我也不关心,我只知道的是,康志和吴公子的人劫持了张力当人质,被当场击毙。还有,据可靠消息,季如兰也在河天健康中心被劫持,现在生死未卜。”
怎么办?是负隅顽抗到底,最后说不定会当场打死,还是缴械投降?是不是再坚持一时片刻,就来了救兵?毕竟吴公子有一个高级亲爹。
门……打开了,大获全胜的警察押着无数黑恶势力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
康志吓得不轻,他都不知道吴公子随身会带着一把手枪!
吴晓阳脸色一变,立刻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吴公子带有哭腔的声音:“老爸,快救救我,再晚了,你就没有儿子了。”
回想起刚才吴公子杀人不眨眼的狠手,想投降的人又犹豫了。
如果说季长幸的出面让吴晓阳大吃一惊的话,那么搀扶季长幸的年轻人,就让他更加震惊的同时,又意识到今天又要输得一败涂地了——正是一直没有露面的夏想。
吴公子气定神闲学香港警匪片吹了吹枪管,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用担心,和图书就说是警察打死的就成。只要你不出卖我,就没人知道。”
如果真是康志和吴公子的手下所为……康孝悲哀地想,就是警察当场打死了康志和吴公子,以后打官场都打不赢!
也不能怪康孝不关心康志,而是他被事情牵绊了——在接到康志电话的一刻起,他就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飞来现场,却无巧不巧被米纪火叫去谈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
但……吴晓阳一忍再忍,在儿子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的情形下,他终于要发作了……正要直接冲关时,康孝终于现身了。
……远处,坐在车内的军委领导,在季长幸出现之后,眼中流露出一丝震惊,随后挥了挥手,汽车悄然驶离了现场。
吴公子还认定吴晓阳会来救他,拍拍康志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警察再厉害,也打不过大兵,相信我,不用几分钟,大兵就会进来将警察打得屁滚尿流……”
……
只可惜……林双蓬今天不知何故,铁了心一样把守在门口,寸步不让,而且他神情冷漠,对吴晓阳丝毫不假以颜色,似乎摆出的架势就是——除非吴晓阳从他身上迈过去,否则,别想迈进河天健康中心一步。
“有气魄,吴晓阳,如果你这句话是对日本鬼子说,是对占领了中国南海领土的一些南洋小国说,我佩服你。”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个老人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缓步来到吴晓阳面前,“我挡你,你是不是也要毙了我?”
“林书记,你怎么说话的?太过分了。”康孝颜面大失,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