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6章 下场

叶天南并没有从前门出来,而是从后门在夏想安排的几个人的掩护下,悄然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整个事件虽然闹得天翻地覆,但事件的起因却完全被夏想巧妙地掩盖,无人知道在夏想精心布局的背后,其实是为了将他平安并且悄无声息地救出。
吴晓阳收回目光,不再和夏想对视,而是在警察抓获的犯人之中,寻找吴公子。康孝也是瞪大了眼睛,寻找康志。
季如兰一步迈出门口,目光落在林双蓬身上,没反应,又落在季长幸身上,还没有反应,最后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季长幸身边一个淡定从容的年轻人的身上,他微抿嘴唇,目光冲和,微有关切之意。
其实如果让夏想自己对此次计划打一个分数的话,他会打60分,就是刚刚及格。因为许多事情虽然一开始按照他的设想顺利推动,但在其后还是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偏差。
康孝已经迈不动脚步了,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股彻骨的悲伤悲从中起,让他再难保持一名常务副省长应有的风度,放声大哭。
即使是不知情人士,在夏想最后一刻搀扶季老爷子出场的一刹那也会想明白许多事情,如果再仔细回味整个事件近乎天衣无缝的安排,就不得不佩服夏想算无遗漏的高明。
叶天南对夏想的敬佩就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
外围群众的欢呼不断,掌声震天,大获全胜的警察享受了市民的欢呼,如英雄一样,人人脸上和_图_书充满了自豪,不少人还挑衅似地向还杵在当场的大兵投去蔑视的目光。
在以后的余生里,张力再也没有迈进任何一家健康中心的大门,从此畏健康中心如虎。
吴公子活了,不管是不是残废或是失去生育能力,短时间内,吴晓阳沉浸在悲痛之中,没时间也没精力找夏想的麻烦。但如果吴公子死了,吴晓阳肯定会化悲痛为力量,拔枪而起,要开枪为夏想送行。
吴公子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威风,嘴里汩汩向外冒血,眼见是不行了,他勉强用手一指另一个血人:“妈的,康志敢冲我开枪,我先打死了他……”
吴晓阳都没话说了,大兵们在警察敌意的目光之下,在群众向警察欢呼的笑声之中,都沮丧地收回了傲慢的姿态,个个无精打采,军姿也不挺拔了。
尽管河天健康中心,夏想自始至终都躲在背后,只在谢幕的时候才小露一面,但知情人士都心里清禁得很,整个事件的背后,离不开夏想精心的布局。
季如兰的眼睛就亮了,先是眼中蓄满了泪水,然后嘴一咧,一脸委屈地放声大哭:“死夏想,臭夏想,我恨死你了。”嘴上说恨,却一把拉过了夏想的胳膊,借了夏想的肩膀,痛哭失声。
但如果让叶天南为夏想的计划打分的话,是100分!
张力失魂落魄,整个人都变形了一样,脚下软绵绵的,好象腾云驾雾,如果不是有人架着,他都走不出www.hetushu.com河天健康中心的大门。
第三波人出来了,数名警察抬着两个血人,血人浑身是血,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分辨不出是死人还是活人,更看不出是谁,但吴晓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其中一个血人正是吴公子!
重要的是吴公子的死活!
在军委领导离开的一瞬间,吴晓阳就更明白了一个事实,夏想不但将他算计在内,连军委领导也没有放过。军委领导的离去,就证明了他今天的反制计划,全盘皆输。
话一说完,就头一歪,不知死活了。
一场盛宴就此落下大幕,几家欢乐几家愁,似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康志已死,吴公子生死未卜,已都不在夏想的关注之中,因为夏想知道,更大的凶险还在后面!
夏想被季如兰靠在肩膀之上,眼前花枝招展,鼻中淡然花香,又见季如兰哭得梨花带雨,心知她也受了委屈,虽说他并无害她之意,但她落的如此下场,也是他的无心之过,就不好推开她,任由她哭个没完。
以吴晓阳的大军区的司令的级别,少了地方官员在体制内的约束,他想要对付夏想,如果孤注一掷的话,势必会对夏想造成不小的麻烦,甚至是生命的……威胁。
康志死了!
消息一经传出,不少人立刻对夏想投去了或关注或好奇或担心或幸灾乐祸的目光。
啊……他一下红了眼,发疯一样冲了过去,推开林双蓬,撞开向民新,和-图-书扑到了吴公子身上:“儿子,你怎么样了?儿子,你有没有事情?”
众目睽睽之下,季如兰如此失态,林双蓬也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就连季长幸季老爷子也是微露尴尬之色,转身过去,假装没有看见。
但也有部分手眼通天的黑恶势力按兵不动,都在等最后时刻的到来——康志死了没什么,因为吴公子当场承认是他击毙了康志,康孝想找夏想的麻烦,也只能在体制内想办法,以康孝常务副省长的身份,不足以压夏想一头。
……
……
夏想的成功,让他保全了名声——警察在收缴了全部的录像设备之后,在健康中心之内就被完全销毁,完全杜绝了流向外面的可能。叶天南就十分佩服夏想的事无巨细,并且处理手段还非常巧妙。
吴晓阳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出来得越晚,越有可能重伤,甚至是……死亡。他攒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如果吴公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拼了老命也要灭了夏想!
输了不要紧,以后再还回来就是,关键是,如果吴公子平安还好说……吴晓阳的目光如电一样回应夏想意味深长的目光,如果不是有太多人在场,他现在说不定已经失去了理智,对夏想拔枪相向。
河天健康中心事件之后,因为康志被抓又被放出导致羊城部分黑恶势力蠢蠢欲动的迹象得到了完全的遏制,不少黑恶势力悲哀地发现,夏想是一个狠人,真敢下狠手,连常务副省长的侄子都http://m.hetushu•com敢击毙,连军区司令的儿子都敢打得半死不活,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敢装傻充楞的亡命之徒,有什么资本和夏想叫板?
什么?康志开枪打了吴公子?吴晓阳现在哪里还有一名中将的风度,又来到另一个血人面前,一把拎住他的衣领:“康志,你为什么要向他开枪?你为什么?!”
就是说,不管是不是夏想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总之季长幸的出面,就如一座大山横亘在面前,让他无法跨越,只能眼睁睁看着警察在健康中心之中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可惜康志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再也听不到吴晓阳的怒吼和指责了。
季如兰衣衫完整,依然明眸酷齿,艳若兰花,只不过目光微显呆滞,脚步虚浮,双肩微微发抖,显然是惊吓过度。
张力一脸黯然,不愿再看。
没人理会吴晓阳的痛苦,也没人在意康孝的悲伤,许多人在肆意妄为的时候不觉得总有一天会有报应,但在恶有恶报终于到来之时,却不会反思,反而还会将责任再推卸到别人身上,甚至会变本加厉地要以血还血!
吴公子当天被送进了医院,一连昏迷了三天未醒。三天后,从医院传出了消息,吴公子有可能成为植物人,或许永远没有醒来的可能。
第二波人出来,还没有。
张力的后面,是季如兰。
如果说以花客酒家作为专项行动的重大突破口,奠定了夏想在岭南省委的强势形象,那么河天健康中心的重大事件,就进一和_图_书步让夏想的威名远扬,以至于让无数贪官和黑恶势力从此都畏夏想如虎。
甚至可以说,如果夏想想借机置吴公子于死地,目的已经达到了,而吴公子是死是活,他身为堂堂的大军区司令,竟然无能为力,只有一步之遥的河天健康中心的大门,却如隔了千山万水一样遥远,如此刻骨铭心的揪心,让吴晓阳恨不得拿起手榴弹将夏想炸得粉身碎骨。
第一波人出来,没有。
最后出来的两人是张力和季如兰。
一时之间,羊城的黑恶势力惶惶不可终日,有人准备跑路,有人打算出国,还有人要金盆洗手,从此告别黑道生涯,立志做一个只做好事不写日记的好人。
数名警察抬着两个血人,昂首挺胸迈步走出河天健康中心的画面,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定格在现场的羊城市民的心目之中,当时现场的掌声经久不息,羊城警察的形象在市民的心目之中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向民新的威望也一时大涨。
但如果让陈皓天为夏想的计划打分的话,是90分,因为陈皓天认为今天不但大获全胜,而且还让康志死得其所,让康孝吃了哑巴亏,也让多年以来一直在羊城为非作歹却无人奈何得了的吴公子几乎送命!
吴晓阳在季长幸出现的一刻,他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不管季如兰或是张力因为什么原因进入的河天健康中心,都是在向他宣告一个无声的事实——季家只会相信警察能保护季如兰的安危,不会放一个军人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