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4章 无法回头的一步

想想即将和连若菡、曹殊黧团聚,他心中充满了期待和喜悦。
回去的路上,总理的话还一直在耳边回响。总理的暗示直接有力,让夏想看清了一个事实,就是从曹永国事件之上透露出来的信息,再加上老古所提的滇南集团军之事,那位已经触及到了红线。
总理转过身来,微微一笑,和夏想握手:“夏想来了,大老远让你跑一趟,受累了。”
“不累,不累。”夏想客气地说道,和总理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忽然无奈地一笑:“吴老头比我有福,听说他又添了一个重外孙女?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看到后继有人的一天。”
如果说打黑还算为民请命,做了不少实事的话——至于在打黑的过程中,肆意以强权践踏法律,只因京城的一名律师替一名黑社会辩护,发现了打黑过程中的黑打现象,就被当地司法机关强行收押并且强行公诉,最终引发了一场人治和法治的大讨论,还不足以让世人警醒——那么全民皆歌,只差一点就跳忠字舞的愚民手段,就终于上升到了路线问题。
夏想就知道,就如总理所说,一步迈出,就永远无法回头了。
驱车先看了一趟老古,老古告诉夏想,他已经在羊城和岭南两处军区,都调动了人手,随时可以出动以保护他的安危,还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再来一出当年在湘省被人一路追杀的事情,这一次,好好地上演一http://m.hetushu.com出引蛇出洞,让吴晓阳背后的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好让我一举把他拿下!”
本来他在接到曹殊黧电话之后,在吴老爷子和吴才洋醒来时,就拨通了连若菡的电话,却没有接通。后来想想可能是连若菡太疲惫了,也就没再打扰她。
总理点头说道:“要求并不过分,我理解并支持。”
因为第二个消息是,吴公子告别了植物式生存,死了。
……
夏想默然点头,总理说得没错,在经历过最初的投机失败之后,在经历了河天健康中心事件之后,再在现今大环境的逼迫之下,叶天南在岭南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紧紧追随在他的身后,充当他的智囊和马前卒!
“夏想,天南在岭南,在你的领导下工作,你要多关怀他。他也说了,要向你多学习,要多听从你的指示。”总理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我相信,天南在岭南会助你一臂之力。”
夏想难得地脸一红,嘿嘿一笑,就找古玉说话了。
“不要受到外界事情的影响,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不管是谁,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在幕后所做的针对你的一切,都是徒劳的。要密切团结在以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的周围,不折腾,不闹腾……当然了,如果有人想折腾想闹腾,也不要怕,你放手大胆地去还手!”
吴才洋免不了又叮嘱了夏想几句,让他务必事事谨慎和*图*书,夏想点头应下,现在吴才洋对他的关心,越来越有亲情味道了。
还好,夏想和总理打交道的时间也不短了,调整了呼吸,平息了心情,迈进一个四面墙壁都挂着名人字画的房间时,一眼就看到了正背向而立的总理。
都因曹永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好女婿夏想。
“岭南的专项行动,开展得很有特色,为全国各省带了一个好头,皓天同志政治上坚定,始终和党中央保持了一致,总书记和我都对岭南的各项工作比较满意。”总理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岭南。
“夏想,永国是个好同志,对他的事情,我很惋惜。我希望你不要有心理包袱,相信党中央会给永国一个合适的位置。”总理上来先提曹永国,既是安慰,又是拉近关系,“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会认真考虑。”
好在总理只说了几句之后,就终于语重心长地落到了正题之上。
希望他爱的和爱他的女人一切安好,事事顺利顺心,不为他的事情担惊受怕,因为他清楚,再回岭南,肯定要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
“夏想同志,希望你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看清方向,一步一个脚印,不要出现失误。有时候一步迈出,就可能永远回不了头了。有事情可以和天南商量,有难题可以让天南去做,总之一句话,你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自身的安全。”
夏想也不客气,他也清楚总理的话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心和*图*书,就说:“岳父一生为官清廉,一直恪守本分,也没有为个人和家属谋求任何私利,希望他最后能有副国待遇,也能安享晚年了。”
夏想在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两层小楼,进到里面,发现里面的装修风格十分压抑,庄严有余而活泼不足,整体色彩偏暗,莫名就让人感觉到气氛紧张。
“若菡,你回来吧,我想你了。”夏想深情地说了一句。
夏想在喜悦之余,却是深深地思念,笑了一声:“对不起,让你受累了。”
其实夏想心里清楚,先从曹永国的事情开篇,再落脚到岭南,其实内在还是有一条串连之线,因为推动曹永国事件的幕后黑手,和岭南有着错综复杂的敌对关系。
夏想无声地笑了,一个月后连若菡和曹殊黧再回国,肯定再好不过了,到时国内局势未必风平浪静,至少岭南已经无风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连若菡了,说实话,夏想确实十分想念她。从当年坝县时的初识,到后来大雪封山时,连若菡冒着生命危险驾车从京城一路走山路前去探望她,只为了一试山路的可行性,往事历历在目,只是现今佳人芳踪杳杳,天各一方,思及往事,夏想竟然一时黯然心伤。
总理又说:“马上就召开两会了,两会前后,容易有风,你也多小心一些,不要让风沙迷了眼睛。你放心,在中央有总书记,有我,一些人想将一些事情强加到你的身上的图谋,和*图*书不会得逞。”
“咦……”连若菡奇道,“你的表现有点反常,这么严肃,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母女的事情?不,是对不起我和殊黧姐妹俩的事情?”
……
再深入一想的话,总理对陈皓天是否真心赞赏不得而知,但对陈皓天的政治对手却是百分之百的不喜欢却是事实,而那位再出昏招,想要借打击曹永国之际对他造成重创,进而再影响到陈皓天,就相当于走了一步大大的错棋。
次日,春光明媚,天气大好,夏想的心情也很不错,不过当他看到身旁光着身子裸露在外,却将被子压在身下的古玉时,还是欣慰地笑了。
和总理见面的地点是一处不起眼的灰色小楼,掩映在一大片控制区之内,安静并且安全。
男人也是人,也有柔肠。
一句,就击中了连若菡的内心,她沉默了半晌才说,“嫁鸡随鸡,嫁你随你,等一个月后,我和殊黧一起回去,好不好?”随后又故意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想我了,反正你就会骗我。”
也正是因为那位的错棋,才让气氛空前地紧张起来,同时,也让总理郑重其事地提出和他见面,而且夏想几乎可以断定的是,总理要在此事上和总书记坚定地握手了。
如果让外界知道曹永国的遭遇,恐怕不少省部级高官都会由衷地生发感慨——如果没有一个好儿子,那么一定要有一个好女婿——谁能如曹永国一样,因为用人不察要提前退下,总书记和和*图*书总理再三表示安慰?
夏想笑了,连若菡还是连若菡,敢爱敢恨,从未改变。
路上,夏想就等来了连若菡的电话。
本来夏想想下午就返回羊城,却被古玉缠住了,也不知是老古的话刺激了她,还是她自己母性大发,突然就想要孩子了,反正就是不放夏想走人,要夏想履行男人的义务。结果夏想就在古玉如水的温柔之中,难得地享受了京城之行的一次温柔之旅。
总理的背,微显沧桑,头上的白发也清晰可见,穿了一身灰色衣服,只从背影去看,谁也不会认为他就是名满天下的总理。
“谢谢总理对岭南的关心。”在总理正式提出今天会面的正题之前,夏想只能套话应答。
电话的内容似乎很平常,没有什么惊奇之处,有两件事情,一是常务副省长康孝到蓝海视察工作。表面上看,康孝到蓝海视察工作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联想到现在许冠华人在蓝海执行军务,再和第二条消息综合在一起分析的话,就会得出一个结论——岭南,即将风起云涌。
中午时分,夏想和唐天云会合之后,赶到了机场,正登机时,接到了岭南省委方面的电话。
上午,夏想又去了一趟吴家,向吴老爷子和吴才洋汇报了一下和总理见面的情况,又提到了连若菡应该会在近期回国,就让吴老爷子大为宽心。
“你又当爸爸了,你可真幸福,我可真受罪。”连若菡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快,丝毫没有因为岁月的流失而失去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