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8章 平添未知之数

夏想的口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康省长,是不是住得还舒心?”
张力的话,一下切中了吴晓阳脆弱的内心,他现在即将谢幕,被免职的风声已经传开,虽然他的部下和亲信对他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人心易变,一个聚会就会让许多人现出原形。
难道不来了?吴晓阳的目光片刻不离门口,他一直在等一个人的到来。
晚年丧子,是为人生一大不幸。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痛,让吴晓阳形容憔悴,短短几天就瘦削了许多,头发也更加花白了不少。
康孝就更有气了,以为夏想威胁他:“就不劳夏书记操心了。”话一说完,就生硬地挂断了电话。
“以吴公子的名义召开聚会,是一个让吴司令看清人情冷暖的最佳机会。”
张力不比季如兰,季如兰可进可退,张力一步迈错,就没有后路了。
“不来就不来,张力不露面,也是好事。”现在吴晓阳对张力越来有好感了,因为张力在现在的情形之下还和他保持了密切的接触,基本上还是向他倾斜的立场,就让他心中很是受用。尽管他也知道,张力的选择,多半是受到了季如兰的影响。
叶天南闻弦歌而知雅意,微一沉吟:“夏书记,现在不是心慈面软的时候,康孝……不值得拉一把。”
风,起于青萍之末……
宋刚之死并未在省委之中造成多大的影响,对于省委大部分人来说,宋刚只是一个陌生的符号,他是死是www.hetushu.com活,根本不过于心。但却都对康孝突然请了长期病假,而大感不解。
康孝放手大好的机会,而且身体健康得很,在侄子死的时候没有请病假,却在从蓝海视察工作回来之后,突然请了病假,难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见到季如兰出现的一瞬间,吴晓阳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他和施启顺交流了一下眼神,迈步向季如兰和张力迎去。
外人的猜测都离真相很远,但不用急,很快就会有答案了,人在疗养中心的康孝,人闲心不闲,出事了。当然,也不是他自己想出事,而是有人不想让他安生。
听张力说,夏想已经正告了季家,让季家谨防祸水东流,吴晓阳就暗暗冷笑,他是痛恨季长幸的横插一手,也曾经想过要报复季家,但后来和张力接触之后,又在施启顺的开导之下,决定绕过季家,只一心对付夏想,连带解决康孝。
最后结果是劫匪从容逃脱,警察无功而返。
也不算是正式的追悼会,就是吴晓阳通知了吴公子的生前好友,以及他的一部分亲朋好友,聚在一起,是为了缅怀失去的一切。
当晚,叶天南悄然来到疗养院,和康孝进行了一番深入的长谈。具体谈了些什么,无人知晓,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第二天一早就从疗养院传来了消息,康孝失踪了。
话……是张力所说。
想了一想,和*图*书夏想就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叶天南:“天南,麻烦你去疗养院走一趟,看望一下康副省长。”
如果让夏想知道季如兰现身吴公子的纪念仪式现场,也不知会作何感想。再如果让他看到季如兰的身后还跟着一人,正是让他把握不准的张力,那么他肯定会立刻改变现有的策略,一举切断和张力之间的任何来往。
也更让他坚定了信心,和夏想的最后一战,他必胜无疑。尽管宋刚已死,但孟赞、焦良更胜宋刚数倍。
聚会如期召开,让吴晓阳心中大定的是,基本上通知到的人,都来了。更让他欣慰的是,基本上他的亲信和嫡系,无一遗漏,就证明了一点,就算他被免职,他在羊城军区乃至所有有他的人手的军区,都仍然有足够的影响力。
季如兰为什么非要和夏想过不去,吴晓阳不去深究,他只需要知道一点,季家在他和夏想之间最后一战之上,如果能持居中的立场最好。不居中,偏向他也没关系。但要是偏向了夏想,哼哼,他就要和季家新帐老帐一起算了。
……
刚住进来,夏想的电话就追了进来,夏想到底想要他怎样?难道非要让他也从楼顶一头摔死才称心?康孝就没好气地答道:“舒心,舒心得很,要是没人打扰,就更舒心了。”
更有聪明者,将康孝请假和宋刚之死联系到一起,就私下议论,宋刚死在蓝海,他一死,康孝就急急离开了蓝海,而且到了hetushu•com省委,立刻就请了病假,一系列的事情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重大隐情?
李逸风说对了,康孝先前前去蓝海视察工作,确实是为宋刚领路去了。康孝哪里知道,宋刚打着要收拾许冠华同时为夏想挖坑的名义,其实暗中也在为他挖坑。
看到来来往往的客人个个肃穆,都在吴公子的遗像面前恭敬地献上鲜花,吴晓阳的自信又回到了胸中,虽然当他的目光落到吴公子的遗像之上,心中再次巨痛,但一想到不久的将来夏想将会摔落尘埃,并且有可能突然暴病而死,他就感到十分解恨。
不少人安慰吴晓阳,让他节哀顺变。语言无法抚平内心的悲伤,昂贵的拉菲红酒也不行,或许只有仇恨才能让吴晓阳悲伤减轻。
就在夏想和许冠华、木风把酒言欢、共商大计的同时,夜晚的南国之春,灯火通明,宾客络绎不绝。
因为夏想确实没有想到,张力在经历过河天健康中心事件之后,在眼下的关键时期,还是让理智向情感妥协,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原则,等于是已经行走在了悬崖的边缘之上。
所以,今天的聚会,一个人是不是现身,意义重大。
夏想和许冠华、木风的会面,尽在吴晓阳的掌握之中。
难道不来了?等了半天,吴晓阳慢慢有点失去耐心了,正当他的目光从门口收回的时候,忽然,一个一身黑衣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表面上,康孝失踪是天大的事情,警匪开车追和-图-书逐大战,是一件小得不能小的小事,难入各位省委领导之眼,但对夏想来说,康孝失踪才是小事,警匪闹市之战,才是了不得的大事。
正是季如兰。
夏想听出了康孝话里话外的极度不满,也能猜到康孝对他的误解,更能理解康孝的鸵鸟心思,其实康孝现在仍然正常在省委上班才最安全,躲得越远,反而越容易让人乘虚而入。
施启顺悄然来到吴晓阳身边:“司令,张力来电,他今天不方便过来了。”
今天的聚会,吴晓阳一开始并不想发起,之所以临时起意又发出了通知,全因一句话。
康孝总以为夏想竭力挽留他,是出于想让他当靶子的不良企图,其实是他疑心生暗鬼了。
随着季如兰的再次介入,夏想和吴晓阳之间的对峙,平添未知之数。
就在陈皓天指示要求立刻查明康孝失踪的真相之时,夏想并未理会康孝失踪事件,而是迅速电话通知林双蓬和向民新前来省委,向他当面汇报警匪事件的详细经过。
康孝是否知道宋刚为他挖坑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宋刚却在他的眼皮底下摔死了,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吴晓阳和夏想之间的对峙已经上升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稍有不慎他也有可能和宋刚一样摔一个粉身碎骨,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惹不起还躲不起?
黑衣人是一个女人,确切地讲,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她一身黑衣,手持一朵白花,出现在门口的一刻,所有人都瞩目凝http://m•hetushu.com视,让她一瞬间成为了中心。
聚会,有时是为了欢笑,有时是为了怀念,今晚的南国之春的聚会,就是为了悼念吴公子而召开的一次小范围的追悼会。
常务副省长在疗养院平空失踪,天大的玩笑!
但话又不能说得太明,况且,康孝哪里会信他?夏想只好说道:“疗养院不是久留之地,远离了省委的权力中心,也不一定安全。”
康孝在担任常务副省长之前,一直在省政府班子身居要职,在政府班子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威望极高,连米纪火也让上三分,甚至可以说,米纪火上任之后,由于低调和弱势,省政府的各项事务的真正决策者,还是康孝。
如果说康孝的意外失踪,引发了省委一场轩然大波,那么另外一件小事的发生,几乎没有吸引省委任何一个领导的注意力——羊城街头上演了一出警匪闹市开车追逐大战,起因是劫匪抢劫了一家珠宝店,被警方包围之后,突破重围,并且当街抢了一辆汽车,一路狂奔。
“我终究不忍心……”夏想忽然下定了决心,“也好,事情就交由你放手处理了,我只看结果。”
夏想无奈叹息一声,他本想伸手救康孝一把,奈何康孝陷在了他自己的固执之中无法自拔,难道康孝只能最终被吴晓阳榨取完最后的利用价值,然后一脚踢开?康孝平常挺有政治智慧的一个人,怎么遇到大事之上,如此草包?
康孝住进疗养院后,第一个问候的电话是夏想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