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45章 历史不会忘记

是紧急召开政治局会议的通知!
接完电话之后,陈皓天半天一言不发,震惊得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张力被关押在了一处秘密地点——本来吴晓阳的亲信想接管张力,并且想直接秘密处死,许冠华当机立断,强硬地从吴晓阳亲信手中抢过了张力,并且让自己的手下严加看管。
但吴晓阳的结局,却是谁也想象不到的令人一唱三叹的转折……
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吴晓阳,命悬一线,脸色惨白如纸,昔日的威风早已变成狼狈,双眼紧闭,眼见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了。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一把几寸长的水果刀,就让不可一世的吴司令摔下神坛,原来再高高在上的人物,也不过是血肉之躯的普通人!
古秋实有早睡的习惯,今天也是早早睡下。到半夜时分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微微皱眉,他喜欢一觉到天亮,如此才能一天都精力充沛精神饱满地工作。
而远在梅花的季长幸,也是半夜时分被电话吵醒,微有不满的季老爷子拿起电话,还没有来得及骂上一句,就被电话里的消息吓到了,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电话也失手落地,摔个粉碎。
而羊城军区,不但电话响成一片,还人来人往,戒备森严,无数士兵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警报声四起,犹如发动战争之前的一级戒备的气象。
虽然对岭南即将春风浩荡早有心理准备,但古秋实还是没有料到事情最终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如果说季如兰和_图_书是死是活对他而言并不重要的话,甚至康孝之死也不过让他心中微起波澜,但吴晓阳身受重伤的消息,还是让他一时愕然并且唏嘘。
夏想推开了所有要接过季如兰的手,他亲自抱起季如兰,缓慢而坚定地一步步迈上了救护车。他也不听从医护人员的劝告,也不理会卢义和宋立要求他也接受检查的恳求,只是守护在季如兰身边,紧紧握住她几近冰凉的手,凝视她没有一丝生机的脸庞,泪流满面。
无数年后,研究夏想生平的史学家,将岭南最大的一次事变精心研究了数年,从有限的新闻报道上寻找蛛丝马迹,再问遍了当年的知情人士,最后才从浩瀚的历史尘埃之中发现了真相——岭南事变背后的最大推动力,唯夏想一人而已!
可惜,身为军人却没能在战场为国效命流血,而是被人仇杀,不但是莫大的讽刺,也是一生洗刷不尽的耻辱。
做人做到吴晓阳的份儿上,也当知足了,他身为军区司令,影响力却超过了省委书记,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来人!”老古大声吩咐下去,“去军委。”
……古秋实当时就震惊了,握着电话的手甚至有一丝颤抖,岭南大事,等于是平地起惊雷,好一场浩浩荡荡的春风。
“傻丫头,你别乱操心了,快去睡觉。”老古慈爱地拍了拍古玉的背,“别着凉了,天气还冷。不过我相信,京城的春天也快来了。”
夏想相信,季如兰从未m•hetushu.com有过真正的爱情,因为她的所作所为和初恋的小女生全无区别,所不同的是,初恋小女生的任性只是耍赖,而她的手腕却有一定的破坏力。初恋小女生的耍赖,如果耍赖不当,充其量失去心中所爱。而季如兰的任性,却因为一步走错,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
古秋实也顾不上再和夏想通话问一下具体情况,其实他很关心夏想的伤势,但现在确实没有时间了,放下电话,就立刻通知了司机备车。
天亮之后的羊城,恢复了热闹和喧嚣,又迎来了全新的一天。不管是从京城紧急飞往岭南协助陈皓天处理后续事宜的古秋实,还是从军委派出专机前来羊城军区替代吴晓阳接管军区的军委高层,总之,一切离普通百姓十分遥远,但即将发生的大事,却会在无形之中或多或少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
夏想的目光落在季如兰秀美的脸庞之上,一朵优雅而娴淑的空谷幽兰,就此香消玉殒,难道真是古来名将与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的悲壮?
陈皓天的电话,在半夜时分,突然铃声大作。
米纪火的电话,在半夜时分,也是突然铃声大作。
老古又欣慰地笑了,古玉生活在自己的快乐和美好之中,不被现实世界的残酷和真相所恼,他也就放心了。
……
吴晓阳一生努力塑造的光辉形象,在最后时刻,被张力的屠刀毁于一旦,尽管军区是自成一体的封闭单位,但也不知是谁故意走http://m.hetushu.com漏了风声,虽是夜晚,吴晓阳遇刺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不到几个小时就传遍了羊城的大街小巷。
一代中将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怜可叹可悲!不过,张力也用最后的悲壮之举证明他是关键人物的做法,也让人扼腕叹息。
“一个女孩一直刁难一个男孩,是因为她喜欢他。一个女人一直刁难一个男人,是因为她爱上了他。”季如兰的话,一直在夏想的心中回响,让他心中泛起层层波澜。
不过……家中的电话没有几人知道,而且在深更半夜打来,肯定是十分紧急的大事,他也就连衣服也顾不上穿,就急忙接听了电话。
羊城百姓感谢市公安局,感谢张力,感谢省委,却几乎无人知道其实真正的幕后英雄是夏想!躲在背后的夏想,在为了推动羊城的长治久安和开展专项行动之上,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努力,却并无几人知晓他的真正功劳。
……天亮了。
医生紧急抢救,实施了手术……
过了许久,老人的脸上恢复了生机,愤怒加悲伤,吩咐说道:“立刻去羊城!”
当年在羊城赫赫威名,曾经让岭南省委数名省委领导吃过哑巴亏,并且有一个无法无天为害一方的儿子的中将吴司令,几乎是羊城市民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都认为吴晓阳不但手眼通天,而且还无人敢管,甚至还会高升。
救护车发动了,医护人员紧张而慌乱地为季如兰量心跳、输液,夏想呆呆地坐在一旁,心中和*图*书全然没有一丝波动,季如兰的身体明明已经凉了,救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同样,在遥远的京城,老古的电话也是突如其来地响成一片,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惊心动魄,令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紧张和压抑。
整个岭南省委的电话,响成一团。
吴晓阳被紧急送往了军区医院。
“都什么跟什么,爷爷,你睡醒没有?是不是在说梦话?”古玉嘟嚷了一句,噘着嘴又走了,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酣然入梦。
接听电话之后,老古一脸沧桑,忽然之间仰天长叹一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好一盘让人眼花缭乱、出人意料的棋局!”
但……中央领导心中有数,并不是时常在新闻媒体露面的领导才是好领导,才是实干家,真正的实干事都默默无闻地奉献,从不夸大其词地炫耀。
一个小时后,传来了初步消息,吴晓阳的命……保住了!
张力是关键人物,不能落到吴晓阳一方的手中,万一吴晓阳死不了,事情就有可能会出现惊人的转折。
“爷爷,半夜三更,你去军委做什么?”古玉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穿了一件轻薄如沙的睡衣,光着洁白的脚丫,抱着抱枕,就如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
京城中央高层之间的电话,也响成一片。
许冠华的预感惊人的准确,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吴晓阳身中七刀竟然不死,还真应了一句话——千年王八万年龟。和图书
民意如潮,市民心目之中自有一杆秤。在上次河天健康中心事件之时,围观的市民将掌声送给了扫荡黑恶势力的人民警察。在吴公子宣告死亡之时,无数市民鼓掌相庆,互发短信,兴高采烈。而今晚,当吴晓阳身受重任的消息传出之后,不少人从睡梦中醒来,一下睡意全无,甚至一些人大半夜就放鞭炮庆祝,庆祝一代瘟神的殒落。
救护车来了。
张力行凶之后,被士兵当场抓获。他根本就没有反抗,已经心存必死之志,手中抓着滴着鲜血的水果刀,只知道嘿嘿地傻笑,整个人已经迷乱了。
硝烟过后的花无缺,残花落叶,犹如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
和陈皓天的表情几乎一样,他接完电话,惊呆得坐回床上,几乎站不起来。
但随即又想到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古秋实怵然而惊。吴晓阳身受重伤,羊城军区万一失控怎么办?刚一想到此节,电话又再次急促地响起。
……
夏想许久没有为一个女人动心了,但今天,他第一次为季如兰伤心落泪。一个女人,不管是怎样的刁蛮,也不管是如何的高不可攀,当她心有所属之时,她的种种不合常理的行动,在爱的名义之下,都可以原谅。
……
吴晓阳身受七刀,当场昏迷。也是张力没有杀人的经验,七刀,却无一刀致命。不过吴晓阳也惨得不能再惨了,肠子流了一地,鲜血染红了奢华办公室的地毯和昂贵的真皮沙发,真成了血染的风采。
历史不会忘记夏想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