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74章 一条荆棘大道

宋一凡真是一个百变的精灵,现在完全可以独挡一面了,她的副总职务也终于名至实归,赢得了公司上下的尊重。
和羊城军区声势浩大却又刻意封锁消息的清洗行动大不相同的是,岭南省委出现的重大举动,确实出乎夏想的意外。
随着羊城军区第一波清洗行动的结束,第二波行动,正在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展开,羊城军区,人人自危,吴晓阳的残余势力,杯弓蛇影,惶惶不可终日。
……
他不能再和稀泥了,否则说不定有一天连他也被靠边站了。
而陈皓天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岭南省委书记,不再大提特提早就被国外抛弃不用的GDP数据,却直指导致国内现状根源的政治体制的改革,需要付出无比巨大的勇气。因为对于保守派而言,敢提政治体制改革的人,都是极右的激进主义者,是党的叛徒。
不过……夏想蓦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点,陈皓天在提及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大有玄机,似乎和总理刚刚在京城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讲话,互相呼应,莫非说,陈皓天是在替总理摇旗呐喊?
作为总书记一系的人马,陈皓天怎会和总理遥相呼应?夏想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许多年前,岭南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为国家的经济腾飞,做出了表率,并且带动了区域经济的发展。
再加上现在夏想更清醒地认识了现状,国内的种种弊病,已经到了不动大手术就无法根除的紧要关头,和*图*书因此在许冠华和他通话时,他说了一句:“斩草……除根!”
但改革开放到今天,面临的阻力和困难在加大。经济建设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觉得没有必要推进改革,改革的压力和动力在减弱。不少保守派的出发点就是巩固手中的权力,保护手中的胜利果实。
但她的厌烦也阻拦不了对方前仆后继的脚步,毕竟身为太子爷和公子哥,都自我感觉太良好了,认为天下没有摆不平的女人,或者说,在他们眼中,天下没有不喜欢在宝马车中哭泣或谄笑的女人。只可惜,卫辛和夏想的品味一样,不喜欢从光膀子的光头到二奶小三都在开的宝马,她只喜欢沃尔沃的低调和安全。
但在开心之外,也有微小的烦恼,只因她和宋一凡太耀眼了,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成为男人的目光追逐的焦点。尤其是一个个太子爷、公子哥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知道她和宋一凡都是单身,就如狂蜂乱舞一样,纷纷大献殷勤,要么送跑车,要么送999朵玫瑰,总之,全是俗不可耐的手法和伎俩。
羊城军区的清洗行动,一举枪毙十余名到医院闹事的军官,只是第一波。第二波,将会在羊城军区上下开展一场声势浩大的整风运动,凡是吴晓阳的亲信,全部归队划位,死忠者,杀无赦。摇摆者,争取一下。争取不过来,杀无赦。
倒不是省委内部又有什么冲突和矛盾,而是陈皓天在http://www.hetushu.com省委会议上的一次重要讲话。
会上,陈皓天提出岭南省委正在着手进行政府审批制度改革,下放一部分政府权力,目前各级政府机构正在上报可以减免的审批项目。
那么到了今天,岭南不再和别的省市对比并无多少实际意义的GDP数据,陈皓天的讲话表明,岭南或许将会成为国内最先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试点的省份。
在卫辛眼中,出身平民的夏想比那些出身权贵之家的太子爷、公子哥强了何止百倍?一些无所事事以追逐女人为乐的太子爷、公子哥在她眼中,不过是被他们的父母圈养的宠物猪罢了,除了吃喝玩乐和传宗接代之外,一无是处。
准确地讲,羊城军区的动静在他的意料之中,之前,许冠华已经和他通了电话,含蓄地提到了羊城军区即将会有一场清洗,夏想也对军中洗牌的残酷性有过了解。现在军中腐败成风,鸵鸟成群,也是得益于几次清洗。
政治体制改革试点,不成功,便成仁,夏想的眼前,再次出现一条充满种种可能的荆棘大道。
夏想知道就知道好了,卫辛却没有料到,夏想发火了,而且还是冲天怒火。
政委年事已高,退下在即,本想在吴晓阳的阴影下混到退下,不想出了一档子大事,现在再不站好队伍,恐怕退也退不安稳。他也清楚,许冠华在羊城军区的清洗行动,是奉旨行事,既有最高层的默许,又有军委少壮派的力挺。
或许总理这样那和*图*书样的做法让夏想并不欣赏,但和陈皓天一样,总理敢提政治体制改革,敢继续在改革进入了深水区的今天,依然坚定不移地推动改革的深入发展,就让夏想无比佩服总理的勇气和敢为天下先的决心。
受惯了城管欺压公安欺凌以及万税的平民百姓,住着世界上最贵的房子,吃着最毒的大米,开着最贵的汽车,加着最贵最劣质的汽油,却拿着世界上最低的工资,想要改变现状,想要提高生活质量,想要改变官本位的思想,不是一地一市的打黑唱红所能解决的问题,只有政治体制改革一条道路可走。
在体制内提政治改革本身就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作为既得利益者的陈皓天,敢公然宣称要在岭南推行政治体制改革,他比起只会自吹自擂博取政名和政绩的一些人强上百倍。任何打黑除恶,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国家的出路,只有政治改革一条道路可行。
近来卫辛的心情很不错。
现在又到了不清洗不足以警醒的地步,夏想甚至怀疑,如果真有南海或东海一战,以现在军队的士气和战斗力,能不能取胜还不得而知。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多年养晦养得事事养尊处优的军老爷们,让他们放下优渥的生活环境到枪弹纷飞的战场拼命,他们肯拼命才怪。
在吴晓阳时代,一直在吴晓阳的滔天气焰之下没有什么作为的军区政委,现在终于明白了形势,积极主动地推动肃清吴晓阳残余势力的运动,并大和图书力支持许冠华的动作,让许冠华放心大胆地去干,出了问题他负责向军委解释。
陈皓天的讲话围绕政治体制改革开展。
但目前政府放权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会触及现有的法律法规,希望能得到更高层面的支持。现在的政治体制已经制约了国家的进步发展,虽然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只是经济上取得巨大的成就,政治上,依然在固步自封。
卫辛岂能不明白男人的小小心思?不过是想送一堆耀眼的礼物,说一通哄人的鬼话,最终目的无非是骗女人上床。男人追逐女人到上床为止,她又不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会稀罕一些所谓的太子爷、公子哥的花言巧语?
当然,如果仅仅是气温的原因,倒也不至于让夏想微感不适,主要还是因为两件消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不仅仅因为她的事业蒸蒸日上,还因为宋一凡也从以前那个毛躁的丫头,渐渐成长为一名优雅的职场丽人,举手投足之间,除了日益成熟的风情之外,还有让人怦然心动的雅致。
再加上夏想最近和卫辛联系密切,几乎每天都要在网上聊上几句,虽不常见面,也让她足以心满意足了,她就格外开心。
而凡是积极主动揭发吴晓阳问题的,能拉拢多少是多少,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肃清吴晓阳的残留影响力,借机将羊城军区划分为老古的势力范围。
因为人在京城的原因,夏想没有来得及参加会议,但会议的内容,他一落地就得知了详细,顿时就大和图书吃一惊——陈皓天的讲话不但犀利,而且另有所指!
尽管陈皓天的原话夏想并未亲耳听到,但从省委传来的信息,不会对陈皓天的原意有任何的更改,也正是因此,才让夏想吃惊不小,不明白陈皓天为何突然就公开宣称要以岭南为试点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改革派在中央不但受到极左的保守派的牵制,在民间,也被百姓所误解,现在每走出一步,都会付出无比艰难的代价。或许有一天,国民真正觉醒了,看清了形势,才会清醒地认识到,谁才是真正为百姓着想的政治家!
生活,就是由细碎的幸福和微小的烦恼交织在一起,才充满了憧憬和希望。卫辛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能够应对一些无聊的人追逐,就没打算让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惊动夏想,却没想到,小事不小,最终还是让夏想知道了。
对于部分保守派来说,谁提政治体制改革,谁就和要他们的命没有两样。试想,有哪个相关部门愿意放权,工商、税务还是公安?都想加强自己的手中的权力,以便继续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继续凌驾于百姓的头上。
士气,需要重新凝聚。夏想尽管也觉得或许许冠华的手段有点过于暴力了,但不清洗不行,主和派就如身上的赘肉,一个大腹便便的人想不被人轻视不被人打倒,只有狠心减肥成功才有取胜的可能。
主要是吴晓阳是死是活并无消息,就平白增加了无数猜测。
羊城的气温比京城高了不少,让夏想微微有些难以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