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75章 路还很长

“你的担心很有道理,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陈皓天一边说,一边示意夏想坐下,“岭南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经济在飞速发展了二十多年之后,现在已经初步显示出后继无力的态势,倒不是说岭南的经济已经不用发展了,而是现在经济结构已经落后于经济规模了,必须要进行适当地调整才能继续推动经济向前发展。怎么调整?只有改革一条道路可走。”
……
况且卫辛还以自身经历安慰宋一凡,说她要和宋一凡一起勇敢地面对人生之中的插曲。
话虽如此,夏想心中还是隐隐担忧陈皓天的决定会让岭南再次置身于风口浪尖之上,毕竟岭南太吸引国内的目光了,一举一动都会成为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重大事件。关键还有一点,夏想在没有摸清总书记的态度之前,也不敢冒然就认定陈皓天此举是得自总书记的授意。
只因宋朝度让宋一凡必须和雷小明相处一段时间,不能上来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仅仅是宋朝度开口,宋一凡也许会虚与委蛇,假装应付,但她的妈妈也相中了雷小明,命令她务必和雷小明交往三个月以后,成与不成,到时再说。
更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老古给予他的,比他想要的更多。
林双蓬和以前的态度大不相同,一见夏想就十分热切地说道:“夏书记可回来了……”
夏想就是岭南省委无数人心目中的英雄。
古老此举,等于是正式转移他在军中www•hetushu•com影响力的开始,不过联想到夏想目前只是省委副书记,似乎有点担子过重了。
不少人还纷纷伸手,要和夏想握手。
陈皓天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还年轻,前方的道路还很长,你只需要继续在岭南做好本职工作就好,外围的事情,就不必再过多操心了。”
让宋一凡不厌其烦,大感无奈。
实话实说,名叫雷小明的追求者是一个名符其实的高富帅,高大,富有,帅气,而且还有品味,不开宝马开路虎,尽管说来,现在的路虎已经被印度的一家汽车公司收购,想来还不如中国的奇瑞和吉利,不过好歹也是出身英国的贵族,多少算是有绅士味道了。
尽管有个别张力的旧友因为张力的逝世而难过,但各方汇总的消息表明,吴晓阳必定大败,夏书记有望宜将剩勇追穷寇,继续痛打落水狗,所有人都热切地盼望着夏书记的继续出手。
来到陈皓天的办公室,夏想还未敲门,门就打开了,陈皓天开门相迎。
晚上,夏想和许冠华、木风见了一面。
只问是否支持想法而不是问是否支持工作,陈皓天还是留了余地,毕竟夏想还年轻,前路还很宽广,没有必要非要和他一起赌上一把。夏想完全可以和光同尘,甚至只靠熬资历,也可以稳步上升。
多年来被岭南省委视为洪水猛兽的吴晓阳,多少被羊城军区的大兵或军官欺压过的省委干部,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hetushu•com,在夏想亲临军委直面军委领导的惊心动魄的一战之后,夏想的威名,如一股浩荡的东风,瞬间传遍了岭南省委的每一个角落。
夏想沉默了片刻:“陈书记,道路可能充满了荆棘,而且风险极大。”
“民富国强,众安道泰,但现在的问题是,国富民穷,不还富于民,百姓没有购买力,就拉不动内需,怎么继续向前推动发展?想要进行经济结构的调整,就必须相应地权力下放,政府少插手经济事务。政府不能又当管理员,又参预经营,插手经济事务越多,越制约经济的发展,而且还容易滋生腐败。”
……
是头大而不是头疼,就证明她对他不是有了感觉,而是他让她感冒了。
陈皓天含蓄地笑了:“突然?我一点也不觉得突然,现在已经到了政治改革水到渠成的时候了,再不改革,路就不好向前走了。”
陈皓天侃侃而谈,向夏想阐述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当然,肯定只是一部分的真实想法,不会是全部,但以陈皓天的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却耐心向夏想解释许多,足以证明了他对夏想的重视。
“后果我都考虑过了,当年的改革开放,岭南吃了螃蟹。现在的政治体制改革,岭南也有勇气更有能力承担政治体制改革先行者的重任。如果有什么风险,就由我一人承担好了。”陈皓天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以示亲热,“我只问你一句话,夏想,你是不是支持我的和-图-书想法?”
不知何故,夏想对陈皓天的政治立场产生了微妙的偏差。
宋一凡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管得死死的,她都头大如斗了,早就想把苦恼向夏想倾诉,却被卫辛拦住了。卫辛以夏想现在事情太多不宜打扰他为由,让宋一凡自己处理个人私事。
“好,过两天安排一下。”
其实夏想已经将吴晓阳事件抛到了脑后,吴晓阳事件的善后,是军方的内部事务,他现在已经不便再插手,而且正是许冠华和木风借机崛起的大好时机,他怎能再横插一手?
一上楼,夏想就遇到了林双蓬。
宋一凡在卫辛的劝说下,也一心认为雷小明和江安事件不过是人生之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江安就是对卫辛死缠烂打的另一个高富帅——不会成为主旋律,不想小事不小,最终还是惊动了夏想,还险些酿成大事件。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风云轻……许冠华春风满面,木风云淡风轻,经历过巨变之后的二人,都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并且二人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莫逆了。
回到阔别的省委,从省委大院门口到办公大楼,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夏想却几乎寸步难行,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平常只敢冲他点头示意的省委工作人员,不管职务高低,和他熟识不熟识,一见他现身省委大院,都热切地围上前去,亲切地问好。
和卫辛的烦恼一样的是,宋一凡最近也是快乐之中,微有心烦意乱。不是因为身边追和*图*书求者众多,而是因为其中一个追求者与众不同,让她十分头大。
林双蓬见夏想坦然面对,也就释然了,笑道:“也没什么,她就是希望你能抽空到梅花看望她一次,她有几句话要当面说个明白。”
夏想点头:“话虽如此,但还是要坚定地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才行。”总理虽然在许多场合一直呼吁坚定不移地推动改革,但总书记并未就改革一事有过明确的表态,他就担心陈皓天的提议有点过于激进了。
但不管雷小明多有品味,多高富帅,宋一凡对他就是不来电,但偏偏雷小明对宋一凡喜欢得不得了,不但风雨无阻地每天一百只鲜花,每周一次精心设计的求爱场景,还对宋一凡许下重誓——不追到她,他终生不娶!
“夏书记……好!”
“夏书记好。”
夏想心中一热,吴晓阳事件,出发点是反抗压迫,为民除害,并有意助总书记一臂之力,也想让老古借机抢占更多的势力范围,不料助人却最终成了助己,等于是吴晓阳事件的胜利果实,他也得了大半。
“古老特意交待……”一见面,许冠华就送了夏想一份大大的礼物,“以后有什么事情,让我和木风事先和你商议,等你同意了再去做。”
“陈书记,我一下飞机就听到了一些传闻……”夏想进到房间之间,轻轻掩上房门,开门见山地提到了问题所在,“好象有点突然。”
夏想思索了片刻,重重地点头:“我全力支持陈书记的想法。”
最主http://www.hetushu.com要的是,陈皓天的讲话始终在他心中回响,他要迫不及待地和陈皓天谈一谈,要摸清陈皓天的真正意图,直觉告诉夏想,陈皓天此举不管是不是奉旨行事,政治风险都十分巨大,除非……
夏想和林双蓬握了握手,感慨地说道:“是呀,是回来了。”话题一转,又问,“如兰怎么样了?”
“夏想同志,欢迎回来。”陈皓天的热情之中,饱含着真挚的感情。经历过吴晓阳事件之后,陈皓天和夏想之间的关系更进一层。
夏想倒是坦然:“如兰有什么话说?”
夏想想说什么,许冠华却摆手说道:“要相信古老的眼光,他的安排自有道理。我和木风自不用说,肯定会以你马首是瞻,古老的意思主要还是给各地军区做出榜样,由我和木风带头,相信古老在军中的势力,就会慢慢划归到你的名下。”
几乎从来没有地方高官在和军方的过招之中胜利的先例,夏想的胜利,具有振奋人心的力量和让人鼓舞的榜样作用,微笑和恭敬写满每一个人的眼神,在他们的眼中,夏想无愧省委英雄的称号。
以宋一凡以前的脾气,要是生气了,几句话就会呛走雷小明。但在接到宋朝度的一个电话后,宋一凡很无奈同时很有耐心地和雷小明周旋,既没有对雷小明不假颜色,又没有对他热情有加,反正就是不咸不淡地交往……
“如兰已经出院了,回梅花静养了。临走之前,她让我转告夏书记一句话。”林双蓬的神情有点不太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