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86章 很微妙的转折

连若菡或许是近年来将精力多放在了生意和孩子身上的缘故,对夏想也看开了许多,知道夏想虽然女人稍微多了一些,但他说到底还不算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再加上她表面强势,其实内心也很柔弱,秉承的理念就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既然我们爱的是同一个男人……”连若菡的话一出口,卫辛就娇羞无限,蒙住了头。
卫辛醒来本是好事,她一句话却又将宋一凡逗哭了。
以雷治学的身份和级别,本不用对夏想如此礼遇,但他偏偏做到了,而且相信他此时已经得知了雷小明被夏想暴打一顿并且被扣押的消息,依然还能如此坦然相对,确实是夏想从政以来,所仅见的最冷静的一人。
雷治学并非一人现身在此,他的身后还有一人,矮胖,秃顶,且形象委琐,一看就是财主而不是秘书。
就连夏想也没有料到的是,卫辛和宋一凡事件,如果说宋一凡事件引发了他和雷小明之间的第一次交手,以及他和雷治学之间的第一次正面接触,那么卫辛事件,让他身后的女人们第一次坐在了一起——尽管不是全部女人们——并且开诚布公地谈论关于他的话题,而且还成立了夏想女人军团。
到了房间,夏想见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也就没有说话,就等雷治学主动开口提及雷小明事件。不料雷治学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并不是雷小明,也不是宋一凡,而是曹永国。
女人都不容易,尤其是和*图*书卫辛,古玉和宋一凡都有显赫的身世,卫辛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她只有夏想了。所以对于卫辛宁愿独处,宁愿一人在背后固执地守候夏想……连若菡心知肚明,只是不点破罢了。
从最早的时候,曹殊黧在单城夏想的家中,左右逢源,深得夏想父母喜爱之时,连若菡就下定了决心,她虽然没有存心要和曹殊黧一比高下的心思,但也不想在为人处世之上输她一等,曹殊黧是夏想的贤妻,她也是!
一切全拜连若菡所赐,夏想身后的女子军团,第一次形成了规模和效应,并将继续正规化。
夏想放心了,就又交待了宋一凡几句,不让她到处乱跑,又叮嘱了古玉一番,才转身离去。
或许对她而言,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幸福时光。
古玉也说:“男人有时也靠不住,主要是他不可能总在你的身边,他有很多事情要忙。他日理万机,又重任在肩,身为女人不能总给他添麻烦,所以,我提议,我们成立女子联盟。谁欺负其中一个,就是欺负我们所有人。”
夏想此时对此还一无所知,他在雷治学派出的专车的接引下,来到了一处会所。
几个女子索性借此次事件,将许多心知肚明的事情都挑开了,说到底,都是围绕一个中心——夏想。
古玉所说的男人更是特指夏想。
场面的事情,还必须做做样子,夏想也热情而恭敬地回应:“雷书记言重了,能和雷书记坐http://www•hetushu.com在一起,也是我的荣幸。”
古玉也微感意外,没想到连若菡会坦然面对。说起来几人之中,连若菡虽然和夏想没有法律婚姻,但却有事实婚姻,如果在古代,连若菡也算是正室。
古玉一扬头,傲然地说道:“被我打惨了,现在估计都站不稳了。下次让我遇到,还得向死里打。卫辛,不是我说你,女人就得硬气一些,别软得象柿子一样,要象刺猬扎那些坏男人的手。下次我教你几招,保管你打得江安狼狈不堪。”
只不过现在的她,秀目紧闭,脸色苍白,却是无喜无忧,进入了无知无觉的状态。
宋一凡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恐怕夏想和雷治学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交手,奠定了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的政治格局……
“不许说了!”卫辛脸红如血,“小凡,你再说,我,我就不理你了。”
一直性子冲和散淡的古玉,突然之间也强势了起来,不过别说,她的提议还真有几分可行性,也得承认,她对夏想真是好,处处想到照顾了夏想的情绪。
守候在卫辛身边的人,有连若菡,有古玉,有宋一凡。一直自认很是孤独的卫辛如果知道她一人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也当欣慰矣。
如果能替夏想处理好所有的后顾之忧,管理好夏想身后的女子军团,她居中为首,摆出母仪天下的威仪,就比一直躲在幕后的曹殊黧更能替夏想分忧http://www.hetushu.com,更有实际意义。
今日,借卫辛之事,连若菡终于初步实现了心中的理想,她喜不自禁!古玉的温婉纯真,宋一凡的单纯,卫辛的娴静,都让从小也是一人长大的连若菡心中荡漾起无比幸福的感觉。
有意思,雷治学对矮胖男人的态度,大可琢磨。明明他站在雷治学的身后,肯定事先得到了雷治学的默许,但雷治学对他视若不见,也不介绍他是谁,夏想就多少猜到了什么。
卫辛大着胆子露出了头:“我听连姐姐的话。”
“我知道卫姐姐的心思……”宋一凡见卫辛无碍,也恢复了活泼跳脱的性子,“上次有人偷偷和她幽会,怕我知道,偷偷摸摸的,可是我正好梦游,就偏偏撞见,结果倒好……”
雷治学亲自现身门口相迎,对他礼遇十足。
宋一凡更是没有什么心机,点头说道:“对,我也很爱夏哥哥。”
能坐到省委书记的高位,还能让人感觉清风拂面的人物,比起同级别但官威十足的省委书记来说,他已经做到了气势内敛,达到了不动声色的高度。
卫辛终究不是要强的性子,勉强一笑:“我可打不了人,也没有力气,以后远离坏人就是了。”
“说得是。”连若菡表示赞成,又埋怨卫辛说道,“卫辛你也是,说你,你总是不听。我一直让你跟在我的身边,你偏不,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你的性子是散淡了一些,但我、古玉、小凡,都是比你亲姐妹还亲的姐妹,http://www.hetushu.com你不和我们一起,想和谁一起?”
正好借这一次的意外事件,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也是她第一次勇敢地面对以前曾经不愿意面对甚至不愿去想的事实。
连若菡大喜过望:“你们都是我的好妹妹。”
连若菡特意将“男人”咬得重了一些,当然是特指某个人。
“夏书记肯赏脸,我很荣幸。”今年49岁的雷治学身材标准,白净脸庞,显年轻,十分精干当前一站,给人带来的感觉不是威势逼人,而是清风拂面。
卫辛也笑了:“你都说的是什么话,小凡,不要再胡说了……对了,雷小明和江安呢?”
夏想接到雷治学请他一起吃饭的电话后,迟疑了片刻,答应了雷治学的邀请。临走之前,他叮嘱连若菡,如果卫辛的病情在国内无法控制的话,就转到国外医院。
连若菡白了夏想一眼:“还用你说?专机已经准备好了,就看卫辛的身体条件是不是允许。不过专家说,卫辛其实没有大事,是以前太过劳累了,急火攻心之下,才吐了血。”
连若菡和古玉都会意地笑了。
……
连若菡爱惜地将宋一凡抱在怀里:“正是因为你在他身边么多年,他一直待你如亲妹妹,没有使坏,我才觉得他是一个真男人。”说完,她又提高了声音,“我就说一件事情,你们要是都认我这个姐姐的话,以后就都听我的话。我们爱他,就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让他全力以赴去应付一个又一个对手,不要让女人间的小和*图*书事烦他干扰他,你们说是不是?”
夏想一走,卫辛就睁开了眼睛,醒了,她醒来之后,最先看到的人是宋一凡,欣喜地说道:“小凡,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卫辛脸一红,没说出话来。
不过,古玉到底心底坦荡,她不如卫辛一样心思细腻,而且事事也想得开了,只微一愣神,就又恢复如常。
雷治学伸手一请:“请到里面说话。”然后不顾省委书记的身份,亲自头前为夏想带路。夏想就紧随其后,也不多问矮胖的中年男人一句。
“我也听。”古玉其实和连若菡关系一般,来往不多,对连若菡也缺乏足够的了解,现在她一下感觉连若菡亲切如姐姐一般,从小一人长大的她,忽然之间有了姐妹之情,大感温馨,上前抱住连若菡的一只胳膊,“我从小没有姐姐,连姐姐,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姐姐。”
“卫姐姐,你才吓死我了,你以后不许动不动就吐血就昏迷,要昏迷也要让我昏迷。”宋一凡的话,反而一下把几人都逗乐了。
连若菡怜惜地说道:“卫辛,你就是太软弱了,才让男人觉得你好欺负。女人就该自强自立,让对你有非分之想的男人觉得你不好惹,他们才不敢打你的坏主意。等你好了,我教你几招防身术。还有,小凡也要跟我学一学,女人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不能总依靠男人。”
夏想只看了雷治学一眼,就心中一跳,立刻得出了结论——果然是古秋实最强有力的对手,反对一派的眼光,也有识人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