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9章 收网之后是爆发

“都放倒了。”
相比范家父子的影响力,夏想现今的关系网,几乎渗透了国内的近十个省份!
不过,虽然几年来她的资金并没有投资多少实业,但因为旗下的控股公司交叉控股了许多产业,资产以每年百分之三十的速度递增。现在的她比起几年前,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她也耍了一个小小的心眼,并没有告诉夏想她现在的真正实力,如果说了出来,肯定会吓夏想一跳。
夏想自然不知道连若菡的小女人心思,和她聊完之后,又和卫辛、宋一凡说了几句。
冲进来几个人,一下扶起了桑天良,小声说道:“桑支,别说话,快跟我们走。”
夏想缝好了一个大口袋,摆好了龙门阵,就等向里面装人。他原以为对方会派人暗中和桑天良接触,并且通风报信,没想到,对方胆大妄为到了想要救出桑天良。
听到外面有了动静之后,桑天良的心提了起来,既想被救出去,又怕一出门就被灭口,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怎么是好。过了也不知多久,外面的声音消失了,既不见有人冲进来,又没有听到纪委人员的跑动,他就十分疑惑,难道刚才的半夜鸡叫是真鸡叫?
一子一女谓之好,连若菡现在最心满意足了,至少她比曹殊黧多了一个女儿,曹殊黧身为夏想明媒正娶的妻子,不可能再生二胎了。
梅晓琳没有上线的原因是她面临着由正厅到副部的关卡,是在湘江市一步扶正担任市委书记并晋升为省和*图*书委常委,还是调回京城进入部委,梅家暂时还没有决定,不过梅升平有意让梅晓琳继续在湘江发展,地方上历练人。
夏想之所以从上至省委下至市委,严密防范,不让对方在正面对抗中有任何进展,并且死死将桑天良控制在手中,要的就是激发对方孤注一掷的决心。
夏想也隐约听说了梅晓琳的事情,本想过问一下,只是西省之事一直迫在眉睫,他也确实顾不上,只好疏离梅晓琳一些了。
猛然一下想起了对方的来路,是煤老板的私人保镖,他心中一紧,忙问:“看守的人呢?”
夏想心头猛然一跳,好,终于收网了。
不管是研究夏想生平的史学家,还是夏想身边每一个阶段的对手,总是在事后分析夏想的出手之后才会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夏想有时温文尔雅象个君子,但有时候又心狠手辣如同屠夫。
好在她以前借助范家父子的影响力,费尽心机总算打开了机遇之门,现在则是在夏想无形的影响力之下,比以前轻松了不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项目,现在也能拿到了。
确实收网了。
桑天良很不幸,不但成了突破口,还成了诱饵。
但在桑天良事件之中,网络力量的介入不可或缺。网络上不热炒由桑天良引发出李向文,并且牵连到狄国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对方也不会焦急万分。在焦急万分的情形之下,一点儿也不清楚纪委到底掌握了桑天良多少违法犯罪www•hetushu.com的证据,更不确定桑天良会不会抵挡不住全盘招供,就会有人狗急跳墙。
卫辛还是老样子,柔弱而温柔,似水的柔情是她永远让人依恋的美好。宋一凡还如一个开心的精灵一样,叽叽喳喳和夏想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在她的世界里,似乎永远没有忧愁。
卫辛、宋一凡的公司发展很快,比起一年前的幼小,现在在京城已经初步站稳了脚步,在业内也算拥有了一席之地。当然,其中不乏有肖佳等人在背后的扶植。
想了想,夏想还是给梅晓琳留了言,宽慰了她几句,说是其实回京也是不错的选择……才说几句,电话就突兀地响了。
“别管这么多了,先走了再说。”对方来了三个人,一人断后,两人架起桑天良,迅速离开房间。桑天良有点迷糊,对方绝对不是警察,他并不认识,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很多人都是事后诸葛。
等连若菡、卫辛和宋一凡都下线之后,夏想看看时间才晚上九点多,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应该是在某一处地点的大网还没有完全收起,他就想再多等一会儿,随意扫了在线的好友一眼,心中奇怪,最近不怎么见严小时和梅晓琳上线了。
……
好,真好,而且对方出动的还是煤老板的私人保镖,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至于夏想掌控了西省的能源之后,要剑指何处,又要下什么样的棋,她才不管。她现在只想以母仪天和_图_书下的威姿,管理好夏想的几个女人们,然后再相夫教子,当一个贤惠的妻子和母亲。
在夏想的整个计划之中,桑天良是突破口,是关键的第一局,肯定会布局周密,并且充分利用好张平少精心配合的优势,要一举打开一个大大的缺口。
连若菡对夏想的计划全盘支持,她也想利用手中的资金多做一些有益的大事,总在股票市场游离不做实体,也不是她的本意。如果能用米国人民的血汗钱来为中国人民增加幸福指数,才是人生最大的价值所在。
夏想哈哈一笑,吩咐了一句:“收网,全面收网,一个也不许跑!”
……
桑天良一见来人势头不对,也顾不上鼻子巨疼,忙问:“你们是谁?”
桑天良心中突然升腾起强烈的不祥的预感,问道:“有没有发现异常?”
……
对方现在最迫切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和桑天良见上一面,统一口径。
她就等着万一有一天夏想为难的时候,她一掷千金买他一笑,想想肯定可以得意地看到夏想惊讶的表情。
不过,宋一凡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夏哥哥,你去西省,和雷小明、江安打架没有?要是他们还捣乱,好好揍他们一顿,千万别客气。”
其实屠夫一说是对手对他的污蔑,如果让夏想自己形容的话,他宁愿称自己为不按常理出牌。
严小时最近也忙,生意规模提升了不少,而且意外拿下了一个大项目,足以让她三年之内不愁赚钱。大项目是在齐省拿下的http://m.hetushu.com,李丁山帮了不少忙,近来严小时就一直在京城、齐省来回奔波,她和付先先一样,成了空中飞人。
如果让雷治学、王向前等人知道他现在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聊天的形象,肯定会哭笑不得,这就是指挥若定的夏大省长?这就是想打破西省依赖型资源经济局面的开拓者?
狄国功事件的引爆,意味着夏想和西省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战争,全面爆发了。
难得凡丫头也有记仇的时候,夏想哑然失笑。
和连若菡再次敲定了动用巨额资金并购西省能源一事,之所以不称之为狙击,是因为夏想还是愿意和风细雨地将能源产业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动刀动枪。当然,如果对手过于强悍,始终不肯退让半分,那就要两说了。
但梅老爷子也许是年龄大了,很想让梅晓琳回京待上两年,现在正是权衡之时。再加上梅晓琳最近了为梅亭到底是出国还是留在国内的事情犯愁,她不但很少上线,和夏想的联系也不多。
是的,纵观历史上每一次改革,凡是循规蹈矩的改革者,都被历史的洪流吞没了。却依然有成功的先例可以借鉴,而每一个成功的改革者,都自有跳出常规的一面。
不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他的豪言壮语和热血,是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夏想别看形象不佳——在家中还讲究什么形象,就是自己累自己了,天天在省委板着面孔已经够累人了,他要放松一下——而且还是在床上聊天,但实际上http://www•hetushu•com聊的都是大事。
话音刚落,突然院中灯光大亮,一列整齐的队伍如神兵天降一样,将桑天良几人包围在了中间。
和桑天良被瓮中捉鳖不同的是,狄国功在等桑天良好消息的时候,突然就被包了饺子。
网络上的热炒只是催化剂,舆论如果不被领导重视,就转化不成政治力。政治较量,还是以政治力为根本性的决定力量。网络再闹腾,也只是辅助。
这么一想,就来到门口,支着耳朵细听动静,谁知刚到门口,猛然一声巨响,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了,桑天良躲闪不及,一下被门板撞到了鼻子,疼得蹲到了地上。
夏想在历次和对手的较量之中,不乏神来之笔。倒不是他真的算无遗漏——世界上还真没有算无遗漏的人,即使聪明如诸葛亮者,也多有败绩——而是他在经历过无数次的政治风波之后,迅速地成熟起来,以有心算无意,前期做好充足的工作,才得以在每一次出手的背后,都有层出不穷的手段,让所有的对手防不胜防。
或者说,在改革的征途中,会有突如其来的神来之笔。
今晚的夏想,哪里也没有去,就一人坐在家中上网,和连若菡聊天,和卫辛聊天,和宋一凡聊天,一个人和数人同时聊天,打开了数个窗口,忙得不亦乐乎。
应该说几个女人之中,严小时最精明,在生意上也最有天赋,不过她既没有付先先一样在身后有庞大的家族势力,也不如古玉一样,天生如玉并且事事顺利,她必须事必躬亲,就劳累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