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50章 已然大变

狄国功怎么会失踪?萧雷的震惊和王向前一样,他接到的电话只有一个消息,狄国功失踪了!
有时候,一步落后,步步落后,都不清楚国家到底要拿出多大的勇气来支持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在座的各人也心里有数,西省的症结落在两处,一是国家控制煤价,二是分配制度的不合理。所以在夏想提出命题时,江刚一摆困难,就含蓄指出国家控制煤价的不合理的政策。
是诱饵,也是必做的选择题。就是说,谁先试水,谁就有可能获益,但同时,也有可能被套牢。但谁不先试水,谁就有可能落后一步。
如此年轻的省长,如果说以后不会大有前途,谁也不信。也正是因为年轻,夏省长才犯不着冒进,只需要在西省熬上一届,完全就可以平稳上升。但既然夏省长非要大力推动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只能证明了一点——夏省长是奉旨行事。
夏想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身吩咐了一句:“健超同志,这个试点企业的报名,不讲任何附加条件,不比规模和产值,谁第一个报名,就定谁。”
说完,夏想微笑着冲场中一抱拳,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整个会场乱成一团,在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西省排名第三的煤老板王胜帅悄然来到冯健超面前,和冯健超耳语了几句什么……
怎么转眼之间,夏想就如同变了一人一样?
但也有人认为可能国家真会将西省的能源http://www.hetushu.com型经济转型上升到政策层面,所以西省才会调来一名国内最年轻的省长!
王向前脸色极差,被夏想扔在当场,心中的滋味确实难受。又见冯健超隐有得意之色,他就更是愤愤不平了。
狄国功失踪,最直接的连带责任人就是他,市委早就决定由市局限制狄国功的活动自由,就是说,狄国功出现任何问题,都将是市局的责任。而他作为市局一把手,肯定难辞其咎。
萧雷比江刚更失态,接到电话之后,紧张得差点将身前的桌子带翻:“什么?失踪了?怎么可能?快,立刻派人去找!”
高明,江刚恨恨地想,夏想哪里是省长,根本就是坐地起价的商人。
难道说……萧雷脑中蓦然再次跳出上次一闪而过的念头,桑天良案件张平少一手主抓,狄国功案件张平少却放手不管,交由市局自查自纠,莫非早知今日之事?
“好,先休息十分钟,给各位一个考虑的时间,十分钟后,谁第一个报名,我当场拍板就定下谁是西省首家试点企业!”夏想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但万一是真,万一夏省长一语定乾坤,放过了眼前成为第一家试点企业的大好机会,岂非要后悔死?
仿佛夏想的离开是一个契机一样,一下打开了一个环节……现场众人的电话响成一片。
江刚立刻明白了什么,有人想打安达矿业的主意!他就怒火中烧了,尽管他先前和-图-书出手百分之五被迫交与叶天南,随后又出手百分之五赠与陈艳,但他仍然拥有绝对的控股权。
狄国功怎么会失踪?
王向前的震惊几乎无以复加,如果说雷治学入局危矣影响的是他的长远,那么狄国功的失踪,影响的就是他的眼前。
江刚接完电话,大惊失色,一下站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本想再讲上几句,电话却突然响了,接听之后,王向前顿时脸色大变。
果真如此的话,谁抢占了先机,谁将会执掌西省能源产业的牛耳。而谁落后一步,就有可能在改革的大潮之中,被完全淹没。
其实何止会议的节奏完全在夏想的掌控之中,应该说整个晋阳的局势,在联席会议期间,已然大变,以联席会议的召开和狄国功的失踪为标志,西省的局势,正式进入了第三阶段。
如果是真,谁都想抢先一步,先占领了至高点再说,是一个绝好的打翻身仗的机会。但都又怕成了试点企业之后,最后国家的政策落实不了,就当了冤大头不说,还成了笑柄,甚至还会被西省的企业家群而攻之,在西省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如果陈艳的百分之五和叶天南的百分之五合并一处,再加上刚刚收购散户的百分之十,累加在一起就是百分之二十了,逼近了他心目中大股东的红线。
在雷治学进京期间,西省,悄然发生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巨变……
正是因此,众人之间的争论才m.hetushu.com最激烈,甚至还有火药味儿。
是的,威压,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身为省长的夏想,是在座众人之中年龄最小但级别最高的一人,他似乎没有什么官威,但浅浅的笑容的背后,充满了强大的自信,是一种大权在握、一切由我作主的自信。
江刚坚决反对有人出头争当试点企业,认为只是省政府分化西省煤企的一个策略,国家怎么会开放煤价定权价?开什么国际玩笑,国家控制多年了,早就习惯了西省的贫穷,沿海富裕省份也习惯了压榨西省的资源,国家的发展也需要低价的能源供应,西省注定是穷命,就别想好事了。
江刚接完电话之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连招呼也顾不上打一个——他不是失礼,是实在惊慌了,他刚刚收到消息,有人在幕后联络了安达矿业的许多中小股东,从他们手中收购了大量安达矿业的股份,据称,不低于百分之十。
不料……夏想刚一坐定,就接了一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后,夏想站了起来,抱歉地说道:“临时有点事情,我要先走一步了。各位,谁愿意成为西省经济转型之中国家第一个试点企业,就等会后直接向冯健超副省长报名。”
夏想和刚才一样,依然是一副淡定从容的姿态,端坐在台上正中的位置,自始至终表情未变,但在王向前眼中,在江刚眼中,在西省工商界各个重量级人物眼中,夏想和刚才的气势,又有本质上的不同。
和_图_书王向前接到的电话,是两件事情,一是关于雷治学入局一事,岌岌可危,二是狄国功已经确认失踪了。
江刚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谁第一个敢主动申请成为试点企业,他就敢出声反对,再联合其他人对他群而攻之。
十分钟时间一晃而过,夏想准时出现在众人面前,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淡定表情。
结果……竟然夏想夏省长真的暗示国家有望开放煤价,怎么可能?
更让在座各人不敢相信的是,夏省长随即抛出了第二个重磅炸弹——1000亿资金杀入西省能源产业市场,莫非是说,第一步,国家放开煤价,由企业自主定价。第二步,允许外来资本介入西省的能源产业,甚至不惜让外资涌入,就是为了规范市场,一切以市场为导向,由市场主导?
江刚不急才怪。
那么岂非是说,在座各位西省富翁排名榜的名次,有可能会重新改写了?
夏想一走,会场顿时“哄”的一声乱成了一团,在场的工商界人士三五成群,交头接耳,各自发表对突如其来的重大新闻的看法。事关各人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马虎不得,都必须慎重对待。
愣了半晌,江刚才明白过来夏想此举的高明之处在于哄抬心理,如果当众出价,怕是都不敢当出头鸟,但留在背后出价,就人人都怕别人抢了先机。
刚才的夏想,假装也好,气势内敛也好,总之给人的感觉很谦逊,很随和,而现在的他,依然是谦逊、随和的感觉,和-图-书但在谦逊和随和之下,却有着淡淡的不怒自威的威压。
萧雷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就被狄国功失踪有可能此发的巨大的动荡分散了精力,他转身不停地打出了数个电话。
夏想才走片刻,会议室就各色人等心思各异,一哄而散。作为夏想担任省长以来的第一次联席会议,表面上看开得并不成功,但实际上是否收到了夏想的预期效果,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结论——会议的节奏,完全在夏想的掌控之中。
不止王向前电话响了,江刚和萧雷的电话,也同时响了。
有人想通了此节,再联想到刚才夏省长提出国务院的指导性政策时,常务副省长王向前一副茫然无知的表情,就更坚定了一点,夏省长的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怕是中央要动真格了。
江刚愣在当场,完全没有跟上夏想的思路,他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要再和夏想论战一番,不惜顶撞夏想几句,也不能让夏想分化西省煤企的策略奏效,不料,夏想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
不过,江刚如何想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夏想此举确实一举两得,既从心理上攻破了在场众人的防线,又埋下了各人各自为政的伏笔,同时,借让冯健超负责此事,间接打压了王向前!
夏想还是夏想,丝毫没变,只不过刚才的他并没有拿出大杀器,而现在,他不但胜券在握,而且抛出了足以让在座各人心动的诱饵。
等夏想走后半晌,会议室才轰然一声,乱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