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49章 生死存亡的重大命题

狄国功和王向前见面之后,又依次回了一趟四个家,算是一次告别。虽然受到了四房夫人一致的责骂,他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只是交给每一房一个存折,然后转身就走,留下一个毅然决然的背影。
他先后受到了数名高层人物的接见,虽然高层的密集接见显示出他依然身为后备力量的重要性,但得到的消息无一例外都不是很好的消息——提名梅升平和陈风入局,似乎不仅仅是虚晃一枪那么简单,幕后人物推动的决心很大,至少从现阶段判断,真要不遗余力推动梅升平和陈风入局。
即使陈风的提名最后功亏一篑的话,两大家族势力联合提名的梅升平,虽然现在才是省长之位,但梅升平可是正宗的家族势力出身,四大家族必然齐心协力要推动梅升平入局大事,再者梅升平和夏想之间也是关系非同一般,夏想也必定会出面替梅升平策应。
雷治学雷大书记,其实是实实在在被夏想摆了一道!
江刚并不和其他人有目光接触,只是低头不语,作沉思状,而王向前却目光飘忽不定,在每一个人脸上都一一扫过,并且特意停留少许。
雷治学更清楚的是,总理在中央的发言分量很重,总理力挺陈风,陈风又是夏想的良师益友,那么就可以断定,夏想会积极推动家族势力对陈风入局的支持,再如果总书记也点头的话,说不定真的大事可成。
从政治角度来说,夏想担任省长以来第一次联席会议,开得并不成功http://m.hetushu.com,如果夏想面对煤老板们咄咄逼人的攻势没有还手之力的话……
王向前在此时还敢和狄国功私下会面,可见他也胆子大得很,认为整个晋阳,不,甚至整个西省还在他的掌控之下,夏想虽是省长,也不可能知道他和狄国功见面之事。
狄国功一个人到一家小饭店要了几个菜,一瓶酒,好吃好喝了一顿,然后开了一辆黑车,悄然驶向了夏想下班的必经之地。必经之地有一处一般人轻易不会注意的死角,他躲在死角里面,计算着时间,等夏想开完联席会议。
王向前却不知道,夏想还真就偏偏知道了。
雷治学很清醒,和陈风相比,他资历稍浅——虽然官场之上资历不是唯一的决定性条件,但同样力度下,资历就是决定性因素了,总理如果非要推动陈风入局,以总理的权威,力度肯定不小——陈风比他早了几年迈入省委书记,而且地方工作经验也比他丰富多了。
成则平步青云,败则一步深渊。
此时雷治学人在京城,也经历了一次重大考验。
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让他坐在夏想身边,就如坐在一座高不可攀的高山身边一样,衬托得他无比渺小和卑微!再深入一想,夏想真是一个无比精明的人,雷治学没有出席联席会议,表面上是摆了他一道,现在看来,夏想正巴不得雷治学不出席会议,正好让他翻云覆雨,完全掌控了节奏。
会场之上暂时陷入了冷场之和-图-书中。
狄国功孤注一掷,用了半天时间,将他的所有关系都重新疏通了一遍,然后悄然和王向前见了一面。
夏想脚下有路,而且还有无数人为他铺路,他是幸福的。狄国功脚下无路,而且还有人处处为他封路,他是悲哀的。
……
怎么会,怎么可能?国务院要出台针对西省的重大政策,他好歹也是省政府的二号人物,怎么会对此一无所知?好,就算是拟议中的政策,他不够资格知道,至少雷治学也应该清楚,而雷治学临走之前没有对他有过任何交待,他就不免慌乱了。
狄国功随后又和部分道上的朋友见了面,既算是交待后事,又算是安排下一步,等做完一切之后,天色就渐渐黑了下来。
其次,家族势力空前强大,甚至就是强行提升夏想的仕途之路,让夏想提前入局提前问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说夏想此时在西省正在经历一个事关执政方针能否推行的关卡,那么雷治学在京城也正在面临一次有关切身利益的重大转折点。
有些人……是不是疯了?
不但是定时炸弹,还是遥控炸弹,遥控器掌握在夏想手中。
“有困难,可以理解,我也体谅你们的困难,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几套解决困难的方案。”过了大概一分钟之久,都以为夏想已经退让或说妥协了之时,夏想忽然又一脸浅笑,抛出了大杀器,“欲速则不达,省里也会考虑各个企业的现状和实际困难,所以拟选定一家企业http://m•hetushu.com作为试点。试点企业享受以下优惠政策……”
雷治学就不免焦急万分,情急之下,对于夏想正在省委召开的联席会议,也顾不上关注了。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反对的声音,王向前微不可察地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眼中的光彩明显亮了许多。
否则雷治学在场的话,夏想身为二把手,不可能抛出不经雷治学认可的方案。
会场之上就弥漫着无比紧张的气氛。
雷治学再深入一想,更是怵然而惊,真要是梅、陈二人有一人成功入局的话,后果将会十分严重,首先他的优势将不复存在,直接被排挤出局,甚至会退后到和夏想同代的悲惨境界。
夏想话一说完,台下也传来一片议论之声。议论了片刻之后,江刚又发言了:“请问省长,有什么样的资金支持,还有,国家的重点扶持政策,可不可以透露一下?”
也就是说,不管是梅升平或是陈风,只要其中之一能成功入局,都将是夏想的重大胜利!
疯没疯,雷治学说了不算,下不下一盘大棋,雷治学也不够级别知道,但他确实猜对了一半,确实有幕后力量在借各种布局,来为夏想铺路!
随后,参加会议的十几名企业家,十人先后表态——十人全是煤炭行业,没有表态的几人是房地产和钢铁行业,等于是说,夏想的提议遭遇了煤老板们众口一词的联合反对!
狄国功的失踪,即将为晋阳的官场地震,推倒最后一张骨牌!
雷治学就差点惊出一身的冷和-图-书汗。
当然,夏想之所以知道并不是因为他在监视王向前,而是自始至终都有人紧跟在狄国功身后。其实现在包括王向前、萧雷在内的人都不够警醒,也是在晋阳经营久了,就觉得晋阳如自家后院一样,却没想到,后院已经失窃,早就不安全了。
人都有惯性,认定的事情很难反向思维一下。王向前是,萧雷也是。萧雷多年一直在公安战线工作,还算稍有警惕之意,却没有拒绝狄国功的无理要求。而王向前更是想也没有想到,此时的狄国功,已经是一枚定时炸弹了。
一人先缓缓举起了手:“省长,确实有困难。”
是联席会议第二次冷场了。
是西省排名第三的企业家王胜帅。
“我这里也有困难。”排名第十的企业家王海哲也举手发言了。
如果说夏想抛出国家政策的风向是一记重拳的话,那么1000亿资金的涌入,对西省能源产业的冲击,绝对是致命一击。
……
夏想趁热打铁,不慌不忙地说道:“国务院的政策,我只能透露一点,等付副总理正式视察的时候会公布,总之,和西省自主经营煤炭有关,谁是第一家试点企业,谁就最先受益。而资金支持,也是为了配合国家政策,西省将允许外来资金进入能源产业,目前已经有数家投资公司和省政府密切接触,拟定中的投资意向,投资总额超过1000亿……”
在夜幕的掩护下,狄国功失踪了。
王向前已经晕头转向了,夏想不时抛出国家政策层面的利好消息和_图_书,他完全被蒙在鼓里,一点儿也没有听到相关的风声,作为常务副省长不但是失职,而且还有一种被边缘化的极度不安的感觉。
大概沉默了小片刻,或许也就是短短十几秒钟,但却让人感觉如同过了半天一样漫长……
江刚发言的时候,下面工商界的人士都向夏想投去了火热和期待的目光,显然,夏想的提议收到了应有的效果。
话一出口,满堂皆惊。
“我也一样。”排名第五的企业家王海洋也表态了。
但幸福与悲哀都是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
离会议结束还有一个小时,狄国功养精蓄锐,想要一击而中。忽然,他察觉到身后有危险逼近,蓦然回头,一个黑影倏忽而至,他刚要有所动作,已经晚了,头上就挨了一击,眼前一黑,就人事不省了。
莫非家族势力在背后,真正的意图就是要扶夏想早日上位?
“第一,税收优惠。第二,资金支持。第三,上报国务院备案,有望成为国家第一批试点企业……恐怕有人要问了,什么是国家第一批试点企业,这就是国务院副总理付伯举即将对西省的工作视察将要宣布的一项重大决定。”
其余几名副省长,有人一脸平静,有人微露嘲讽之意,有人微微惊讶,也有人漠然处之。
……
雷治学越想越是心惊,到底谁是真正的幕后推手,要下这么大的一盘棋?夏想才多大,36岁的省长已经够惊人了,难道还要出现46岁的国家领导人?
一个事关生死存亡的重大命题摆在了西省煤老板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