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58章 三步走

……
妖精……江刚对陈艳既媚如酒又酥如柳的声音有本能的抵触心理,不是他意志坚定,而是他吃过类似女人的亏,就说:“好,但愿如你所说。别怪我说话不好听,陈艳,钱,你已经到手了,但要是不能履行承诺的话,对不起,还款的时候,估计就成了高利贷。”
“我的百分之十的股份,由我随便处置,你不许插手。”江安肯定喝酒了,舌头很大。
只靠七家煤矿的分红,一年下来就是天文数字。再加上雷治学衣食住行国家全管,不用花一分钱,他还要怎样?
第二步,加强各大煤企几间的互动,私人友情加强,交叉控股,各方继续推动。江刚就又陆续打出了几个电话,提出各种条件,要和各家煤企置换股票或是直接购买,总之,他不求控股别家公司,只希望在各家煤企的董事会之中都有一席之地,决定重大事项的时候,他都要有发言权。
她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忽然就笑了:“付伯举视察,付家进军西省煤炭产业,夏想加紧收网,要拿江刚当反面典型,江刚拼死反抗,鹿死谁手?对不起了夏大省长,你和江刚谁胜谁负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为我带来最大的利益,我就帮谁!”
甚至王向前还说,据说,张平少正在策划针对私人保镖的一次重大行动,可能要对私人保镖出重拳打击,安达矿业就是首当其冲的打击对象!
对呀,江安差点一下跳了起来,说陈艳是http://m•hetushu.com个妖精一点不假,鬼点子多得很,不愧为晋阳一姐,真有两把刀。不,是九把刀。
整个西省,谁也别想取代他首富的地位!
“其实江安和雷小明的关系这么好,雷小明可是完全可以影响雷治学的决策。还有一点……”陈艳故意停顿一下,吊了吊江刚的胃口,“矿难事故,地方电网和国家电网之间的矛盾纠纷,都可以用来大做文章,为夏想的脸上抹黑……”
况且还是没有经过人代会的代省长!
几百亿的资产,还能斗一个根基不稳的省长?
有了一个王胜帅倒向夏想还远远不够,就算国务院的政策正式公布,也只是一纸空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不放手,夏想难道还能吃了他不成?
第三步就是……陈艳。
江刚不但持有电力公司的股票,还交叉控股了一些其他产业,知道他的底细的人,都对他投资的眼光赞不绝口。
有什么了不起,一个落选的省长,就是政治上的失败者。
江刚终于自得地笑了,夏想对他四面包围,让他四面楚歌,他也不白给,他也有妙计,即将突破重围,并且还夏想一个大大的惊喜。
江刚的西省首富之名,并非浪得虚名,也确实他有百亿的身家。
“免了,免了。”江刚呵呵一笑,笑声中有几许躲闪,“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可不要让我等太久了,夏想现在步步紧逼,我都没有退路了。”
江安心中和_图_书一跳,忙深呼吸几口,放下陈艳的电话,他才感觉轻松了不少,心中的胡思乱想才算停止了。
实际上,江刚真实的身家比对外公开的部分还要多上许多,他西省首富的名号名至实归,比排名第三的王胜帅的资产多出近50亿。换言之,王胜帅和他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手。
江刚说单纯,陈艳则说是愚蠢。
尽管他能从市局脱身是雷治学过问的结果,但话又说回来,他并不认为雷治学的一个电话就值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况且在夏想步步紧逼的情形之下,雷治学并没有出手阻止夏想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而且听王向前说,雷治学也想坐收渔翁之利,想踩着无数煤老板的尸体捞上一笔政绩,好戴着光环进入政治局。
陈艳的电话一打就通,她的声音很轻快,就如一只早晨的百灵鸟:“江总,有何指教?”
第一步,调动1亿资金成立新型采煤研究中心,以研究国际化、标准化的采煤流程为幌子,将西省各家煤企组织在研究中心的框架之内,他出钱出力出计划,要将反对夏想经济转型的所有西省煤企联合起来,群力群策,不信夏想只有王胜帅一人投诚,就能打开西省煤企的全部江山。
陈艳立刻就听出了江刚语气之中的不善,“哟”了一声:“江总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和夏想已经初步接触了……嗯,可以含蓄地透露一下,是零距离接触,但离负距离接触,http://www.hetushu.com还差了一点儿火候。夏想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对女人也一样,他喜欢循序渐进……”
做完柔体体操之后,只穿了三点式的陈艳在房间中,赤足走动,脸上挂满了汗水,健美的身材没有一丝赘肉,完美而匀称。
江刚打定了主意要和夏想对抗到底,他没有退路。作为西省现状的既得利益者,一退则是万劫不复之地。
安达矿业是他名下主要产业之一,但却不是最赚钱的产业。江刚的聪明之处正在于此,以安达矿业为幌子,让许多人都不知道他最主要的利润来源其实是电力行业。
电力行业是国计民生的行业,稳赚不赔,想要持有电力行业的股票,不容易,尤其是内部股权。江刚就是江刚,他手眼通天,成功地在暗中转移了资金,不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如果让江刚知道他的秘密已经被人完全破解,也许他会震惊得不知所以。但现在,他只是气愤得无以复加,养不教,父不过,江安太让他失望太让他伤心了。
送出百分之五的股份——如果不是江安非要胡闹,他才不会同意拿百分之五的股份为代价来换取陈艳对付夏想——陈艳到现在还没有得手,难道是不想动手还是动手却没有动得了夏想?
可不行,他的钱还从来没有打过水漂。如果陈艳不能拿出真本事,就得吐出他的钱,他的钱很扎手,不是人人花得起。况且江刚有理由相信,陈艳在从江安手中骗取百分之http://www.hetushu.com五的股份时,欺骗了江安幼小并且单纯的心灵。
江刚微一思忖,唯恐是计,又怕错过好机会,就说:“说来听听。”
就凭刚才陈艳的一个点子,百分之五的股份就花得值!江安就如拨云见日一样,一下感觉到了眼前晴空万里,心情无比舒畅,呵呵一笑:“陈总高明。”
没错,江刚持有西省省内不少煤电或风电公司的股票。
江刚怒了,如果夏想欺人太甚的话,他拿出100亿砸向人大代表,不信不能让夏想在明年三月的人代会上落选!
“好,听你的。”江刚后退一步,现在他忽然感觉儿子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和雷小明关系密切,拉雷小明下水之后,雷治学想不下水也得下来。
如此一想,忽然觉得江安没那么面相可憎了,再怎么着也是他的亲生儿子,江刚犹豫片刻,还是拨通了江安的电话:“江安,这么着,你和小明一起过来和我见个面,事情都好商量。”
双管齐下,对,一方面由陈艳出手徐徐图之,一方面,他组建反夏想联盟,再一方面,从矿难以及地方电网与国家电网之间的矛盾入手,也可以挖一个大大的陷阱让夏想跳进去。
要是以前,江刚说不定还和陈艳玩笑几句,现在他火烧眉毛了,一点心情也没有,就直截了当地说道:“指教没有,要求却有。”
江刚要暴跳如雷了,江安被夏想暴打一顿的旧帐还没算清,夏想却又和他之间结下了新怨,难道说,夏想非要逼他走向绝路和图书
但王胜帅却有了取而代之之心,江刚就不免对王胜帅的痴心妄想嗤之以鼻。
想了想,江刚打出了第一个电话:“准备1亿流动资金。”
江刚现在焦头烂额,夏想的逼迫,雷治学的压力,不争气的傻瓜儿子,还有虎视眈眈的王胜帅,再加上他现在身陷保镖门之中,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了。
正是因此,江刚就一心认为雷小明是奉雷治学之命,通过江安向他索要股份。雷治学真敢开口,胃口真是大得惊人,以前,他曾经先后送出了不少股份,再多方运作,采取并购或吞并的方法,让雷治学控制了至少七家煤矿。
人的贪心怎么就没有够?
“江总怎么会没有退路?别开玩笑了。我这边得手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不如我们一起动手,双管齐下,可以更快地见到效益。”陈艳突然就抛出了一个诱饵。
“江总也太小瞧人了,晋阳一姐什么时候失手过?要不,我先在你身上演练一遍?”
“我可不高明,我是又柔弱又胆小的小女人。”陈艳吃吃一笑,笑声之中有说不出来的媚意。
当然,江刚并不知道的是,他自以为隐藏至深的手法,在一人眼中,却是毫无秘密可言。甚至西省许多人都不了解江刚到底涉足了多少行业,但那个人不但清清楚楚地知道,还几乎将他的底细列成了一个表格,然后按照表格上的顺序,准备各个击破。
政治人物都有翻脸不认人的本事,江刚算是领教了。
“那行,我联系一下小明,就尽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