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86章 正中软肋

之前,江刚的安达矿业已经风雨飘摇,在受到可口可乐事件的连累之下,在相关部门的惩罚之下,股票大跌,停业整顿,一系列的事情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再加上江安吸毒,更让他怒不可遏,一连串的打击让江刚几近崩溃。
还好,西省地电事件进展顺利,夏想跳坑了,多少让江刚感觉到了些许欣慰。江刚准备等夏想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正好可以腾出手来,好好惩治一下陈艳,让陈艳付出惨痛的代价。
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王海洋因为政治立场的不同,又或是因为私人情感上对王胜帅的不满,疏远了王胜帅。
就在陈艳正在制造西省史上最大规模的引狼入室的历史之时,严小时和季如兰之间的深度谈判,也达成了全面的共识。
难道说,西省几十年来形成的秩序,真的要被一朝打破了?
王海洋似乎是在面临着生命的威胁一样,眼中流露的是惊恐和无奈,他向陈艳投去了求助和怨恨的一瞥。
第一枪,就正中江刚的软肋。
“……”平常脾气暴躁一点就着的王海洋,却在湖个性含沙射影的威胁之下,一时语塞,愣了半晌才回了一句,“我还需要多一点时间考虑,毕竟是大事。”
……
“陈总……”王海洋向陈艳开口了,分明是想让陈艳帮他圆场。
季如兰也是一愣,严小时的假设确实让人不好猜测,在夏想的心目中,到底是她重要一些,还是严小时重要一些?恐怕她和严小时心m.hetushu.com里都没底。
江刚甚至已经为陈艳设计好了陷阱。
王海洋明白什么了,陈艳一点也不明白,她意识可能上了湖个性的当了,或许她的一言不发被湖个性当成了一个筹码,就是说,在湖个性幕后的渗透环节中,她的形象不是引见人的身份,而是帮凶。
陈艳的话似乎让王海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希望破灭了,他艰难地说道:“陈艳,陈总,好,好,好,我明白了……”
“如兰,我和你认识多年了,一直就是纯洁的友谊,希望我们以后的合作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情。如果因为生意而影响了多年的感情,我宁愿不赚钱。”严小时的话发自肺腑,她赚的钱足够多了,她要的只是事业,而不是为了金钱的数字。
刚想到此处,王海洋就投降了:“好,既然陈总也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了。湖先生,你原先提出的条件,能不能再宽松一些?”
友谊是友谊,生意是生意,季如兰也就是在夏想面前流露小女儿姿态,在严小时面前,该严肃的时候,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
季长幸动身前往京城,是要为季家介入西省电力行业的纠纷而自上而下地施加影响力,季长幸不会一人出面,他还会邀请郑老在关键时刻为他说上几句。
夜晚,当夏想亲自前往机场接上了曹殊黧之时,晋阳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重拳出击行动,正式打响了第一枪。
再仔细一想,陈艳更是怦然心惊,可http://www.hetushu.com不是,她之所以有晋阳一姐的称呼,不就是和晋阳各个煤老板打得火热,而且知道无数煤老板的隐私?而她亲自陪同湖个性登门,肯定被王海洋当成了湖个性的帮凶,而不是单纯的敲门人……
握住了湖个性的手,王海洋又瞥了陈艳一眼,眼神复杂得令人心惊,陈艳知道,她永远也解释不清了。
陈艳先敲开了西省富豪榜排名第五的煤老板王海洋的门。
湖个性此话一出,王海洋和陈艳对视一眼,心中明白,付家不但耍赖,还很无耻,采取的是各个击破的手法,同时,还层层递进,将每个人都绑上付家的战车,为付家所用,并且让人无法拒绝!
西省工商界的局面,因付家的全力介入,而为之大变!
想通此节,陈艳后背冷汗直流,天知道湖个性在背后是怎样威逼利诱了各个煤老板,更不敢想象湖个性又把她形容成了什么角色……刚要开口申辩几句,湖个性却向她投来了严厉而意味深长的目光。
……
严小时“嗯”了一声,忽然声音就低落了许多:“如果……我只是假设一下,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发生了矛盾,你说他会偏向谁?”
合作的前提是信任的互相尊重,严小时尊重季如兰,就是尊重季家的实力,承认季家在合作之中的主导地位。她毕竟经商多年,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也清楚在介入垄断行业之时政治力量的重要性。
相信等付家完全入侵之后,西省各个m.hetushu.com煤老板之间因为江刚成立的研发中心而形成的空前团结的局面,将会毁于一旦。
其实何止狼来了,简直是豺狼虎豹都来了。
电话响起的时候,江刚正在努力推动下一阶段的部署,接起电话就脸色大变:“什么,狄国功有消息了?”
湖个性就继续紧逼:“时间不允许了,我希望现在就听到王总的明确答复。成与不成,不就一句话?”
“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王总能帮我一个小忙。”湖个性笑容可掬,“希望你能打一个电话给胡迭蓝,就说我和陈总即将登门拜访。”
“成交。”没想到一直咬定百分之十不松口的湖个性,意外大方地同意了,还主动伸出了真诚之手,“看在陈总的面子上,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在京城、西省省委都在围绕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而暗中较量之时,晋阳却对电力行业的纠纷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投入了全部精力开始着手实施重拳出击行动的第一阶段的部署。
“百分之七怎么样?”王海洋试探一问,小心翼翼。
王海洋和王胜帅并称为西省的二王,王胜帅已经投诚,名下的胜华矿业已经成为第一家国务院试点企业。以前,王胜帅和王海洋关系十分密切,但在胜华矿业成为试点企业之后,二人之间的关系迅速降温,几乎成了路人。
带来了季家赞成态度的季如兰重回晋阳,先和夏想见了一面,深入交换了看法——事关重大,必须征求夏想hetushu.com的当面点头,她才放心,尽管她和夏想会谈时心中难免掺杂个人情感,但总体而言,季家介入电力行业之举,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然后才和严小时就合作的细节进行了协商。
严小时平素精明过人,事事不肯退让,但在和季如兰合作的事宜之上,却是以退为进,毫不计较一时得失,甚至主动退让了许多,让步幅度之大,让季如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湖个性和王海洋一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王总,西省二王,一王已经归顺,你一人现在是独木难支,也该下定决心了。”
就连陈艳也是如此认为。
陈艳忙说:“我只负责引见,不会就你们之间正常的对话发表任何倾向性看法……”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怎么说话打起了官腔?
陈艳以为她的引见工作十分轻松,不就是敲敲门,说说话,然后没事儿人一样坐在一旁,冷眼旁观湖个性和西省煤老板之间的刀光剑影就行了,不想,事情完全不是她想象得那样轻松……
在雷治学入局之事突增变数之时,季家突然介入电力行业之举,更为国内的政治格局,增加了扑朔迷离的迷雾。
但在她引领湖个性敲开王海洋的房门之后,她坐在一旁听到湖个性和王海洋的对话,心中蓦然闪过一个惊恐的念头——付家也好,夏想也好,针对西省的布局,在表面上的和风细雨之下,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刀光剑影的激烈出手!
季如兰握住了严小时的手:“我www.hetushu•com明白你的心意,小时,和你合作,我放心。再说我们中间还有一个他,就算为了他,不管是你还是我,谁也不想将事情弄砸了。”
季如兰尽管知道严小时的话未必真心,但听在耳中,心中还是暗自欣喜,又见严小时微有不快,就想劝慰严小时几句,不等她开口,严小时却又悄然一笑,转移了话题:“好了,不说他了,说说季老爷子什么时候动身去京城吧……”
陈艳就愕然了,向来有话直说不肯吃亏的王海洋,今天怎么才一见面就软了三分,不,何止三分,简直是七分。
胡迭蓝是西省排名第六的煤老板,实力雄厚,但为人不太好打交道。
不知何故,陈艳心头蓦然一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不是惧怕湖个性,而是不知怎的,忽然间就没有了一丝自信。付家是势力庞大的家族势力,却又没有如吴家、梅家和邱家一样的大气,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在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实力的支撑之下,再加上令人防不胜防的手段,她此时才恍然而惊,说不定付家对西省的大举入侵,真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季如兰和严小时讨论了相关合作细节,出资比例,利润分配,等等,必须事事说到明处,摆在前面,省得日后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就不好了。
严小时不等季如兰回答,自问自答:“肯定是偏向你多一些,现在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谁也替代不了……”
“这个……倒是可以商量。”湖个性似乎很好说话,笑得很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