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4章 风云突变

就算雷治学现在不强势压制,在常委会上表决时,也可以被他一言否决,如此也是一样前功尽弃。
“雷书记,陈风已经明确向总理表态,他主动放弃入局,要让更有能力的优秀干部到更重要的岗位之上。”夏想轻飘飘地抛出的一句话,却如一块巨石一样落在了雷治学的心里,激荡起滔天巨浪。
“想请古书记在陈风退居二线的问题上,美言几句。”
不能让雷治学成为拦路虎是夏想的底线,他不可能打破官场常态以二把手的身份压制一把手,只能采取围魏救赵之策了。不过夏想有理由相信,围魏救赵更显高明,也更让雷治学无所适从。
不但市公安局内部出现了异动,几家煤企的私人保镖也出现了反常情况,大约有几十名私人保镖组织起来,要进京上访,打出的口号是争取生存空间,还我生存权利。
陈风的要求也不高,解决副国级待遇,最好是到全国人大养老。
其后,在初步洞悉了夏想的执政理念之后,雷治学出于自身的政治需要,本想牵制夏想,不让夏想在西省深入推进能源型经济转型——对他而言,能源型经济转型成功与否,并不重要,他的升迁之路已经内定,无须在西省拿政治风险换政绩——但却被夏想成功地反手钳制,利用入局危机让他陷入疲于奔波的困境,再加上和夏想达成了妥协,他就放弃了牵制夏想的做法,转为外紧内松的工作方法,为的就是换取夏想hetushu.com所说的劝说陈风主动放弃入局。
“步子不大不行,岭南马上就要成为政治改革的试点省份了,在陈书记成为风云人物之前,我总要提供一些具有探索意义的实际经验以供岭南借鉴……”夏想呵呵一笑,“不破不立,西省的局势,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沉默了半分钟,古秋实才说,“围魏救赵之计,好,我答应了。但陈风的工作,你是如何做通的?”
减少一个竞争对手,就相当于减轻一半的压力。
谁说到了省委书记的级别就是真正的封疆大吏了?错,省委书记依然只是地方大员,命运还掌控在中央的手中。上升,则是国家领导人,原地踏步,则是一届之后就退居二线了。
天壤之别的差距让所有人都无法坦然面对,更何况雷治学还面临着古秋实已经一骑绝尘而去的巨大压力,如果他和古秋实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等古秋实跃居常委之时他才入局,那么他有可能会被取消后备力量的身份。
陈风不想被人当成筹码摆弄,但既然被人竖了起来一次,就得顺势提出条件才行,官场之上,本来就是利益交换,他又不是无私奉献的雷锋。
似乎只是转眼之间,西省风云变色,夏想先前所付出的全部努力,即将付诸流水。
古秋实明白了夏想坚定的想法,就问:“那么,你想要让我替你在哪方面说话?”
“不方便也得方便,谁让你是夏想和*图*书?”古秋实最近心情不错,说话时也是轻松自若的口气,“是为了西省地电的事情?不是我说你,我总觉得你步子迈得太大了一些。”
在夏想上任西省之初,他和雷治学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亲密合作。
对陈风的深度了解,世界上恐怕唯他一人而已。陈风虽然也在意仕途,也想入局,但陈风有自知之明,他对时局深度分析一番,又在和夏想深入交谈一次之后,看清了形势,决定不再当靶子了,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主动提出退出入局之争。
雷治学又一次被迫面临着重大的抉择。
……
“古书记,方便听我汇报工作不?”夏想请示的语气很恭谨。
“想好了。”夏想很直接地回答,“西省地电也是西省能源产业的一部分,重组的话,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势在必行,省里肯定会不遗余力地推动。而且,我也不打算后退一步了。”
和雷治学之间的一战,许胜不许败,败,则在省委之中丧失主动权,那么他先前所有为之努力的一切,都有可能被雷治学一手推翻!
夏想也清楚他和雷治学之间正在进行的一场较量,至关重要,关系到他的计划的成败。雷治学身为省委书记,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真的强势压下西省地电的重组事宜,确实完全可以让他的努力付诸流水。
夏想注意到了雷治学眼中一闪而过的喜悦,微微一笑,笑意之中,有意味深长的内容:“据可靠消息www•hetushu•com,陈书记有可能要动一动。”
“……”雷治学一下惊呆了。
……
相信雷治学听到他的消息之后,会震惊得无以复加,夏想沉思片刻,打通了古秋实的电话。
其实从一开始,提名梅升平和陈风入局之举,背后并没有夏想的影子,夏想也没有胡乱猜测幕后推手到底是为他制造机会,让雷治学顾此失彼,还是在下更大的一盘棋……反正形势对他有利就是好事了。
雷治学就是夏想绕不过去的关卡,必须正面面对。
次日,晋阳的重拳出击行动遭遇到了第一次强烈的反弹,市公安局十几名中层联名反对市公安局的重拳出击行动,并以辞职相威胁!
夏想呵呵一笑:“先谢谢古书记了。至于陈书记的工作,其实不是我做通的,是他自己想通的。”
时不我待,雷治学的危机感,比夏想迫切多了。
雷治学走后,夏想长长出了一口气,身为省长,二号人物,想要在省委书记的权威之下从容开展各项工作,确实是一件难事。省长在省委书记的阴影之下主抓经济,省委书记名义上不干涉行政事务,实际上,省委书记的权威又无处不在,国内的政治制度,就是人为地设置障碍,人为地制造麻烦。
古秋实沉默了片刻:“我不赞同你拿电力行业开刀的做法,但我理解你的初衷,而且你让季家介入的手法很高明,现在京城关于西省地电的争论也不少,季老一直在京城坐镇,摆出了打持hetushu•com久战的准备。夏想,你的动静闹腾得不小,想好了怎么收场没有?”
西省地电重组,表面是西省内部事务,但在国家电网提出兼并之时却突然抛出提案,就是有明显针对国家电网的兼并之意。京城方面有人对此大为不满,通过特殊渠道传到他耳中的消息是,希望他能阻止夏想的小动作,坚决将西省地电重组一事扼杀在摇篮之中。
夏想的话,并不是全部的真话,有些事情他不能向古秋实说个明白。
雷治学出尔反尔,食言而肥,反正他答应劝说陈风退出入局之争的事情已经做到,那么陈风退出之后的变故,就和他完全无关了。对不起了,雷书记,夏想不无恶趣味地想,有来有往才是官场常态,虽然我不是睚眦必报之人,但翻手之间回敬你一出更有味道的好戏,也是为了西省的明天更美好。
雷治学几乎要喜形于色了,还好,努力压制心中的狂喜,没有在夏想面前失态,而是淡淡地问道:“陈书记高风亮节,是我辈的楷模。”对于陈风为何主动放弃入局之争,他心里也说不太清到底陈风是基于什么出发点,但他相信夏想的为人,夏想的话,百分之百属实。
当初,夏想初来西省,雷治学不清楚夏想的执政理念,出于对国内最年轻省长的尊重,再加上夏想身后惊人的势力,他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
一时之间,似乎重拳出击行动和西省地电、国家电网冲突事件,两条战线全部失利,是为夏想上和图书任西省之后遭遇到的最强的一波寒流。
事情,就确实激化了,也证明了一点,重拳出击行动终于触动了部分人的底线,再深入下去,就有可能让一些人身败名裂,于是,就有人慌了。
与此同时,围攻国家电网并且出手伤人的部分西省地电的职工,也被市公安局捉拿归案,并将依法移交检察机关,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但眼下,他要充分利用陈风和梅升平入局之事,为雷治学制造障碍,让雷治学焦头烂额,无暇顾及西省接下来的转型大计!
而随后雷治学又在省委会议上再次强调,绝不允许再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并且指出,国家电网提出对西省地电进行兼并的提议,省委省政府正在认真考虑,会有适当的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言外之意就是西省方面会做出巨大的让步!
当然,如果仅仅是陈风主动放弃入局之争,就完全称了雷治学之心,等于是为雷治学制造了大好时机,夏想才不会平白无故地为他人作嫁衣裳,陈风退位让贤之举,既是为了陈风的前途着想,又为了为雷治学挖一个更大的坑。
最强劲的竞争对手陈风主动退让,那么是否可以表明现在已经一切顺利,他所有入局的障碍已经扫清?
但过了一月有余,并未等来陈风放弃入局的消息,反倒因为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而让他身上压力倍增,不得不让他将目光从京城收回,重新落在西省,并就西省地电重组一事对夏想施加必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