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26章 西省的夏想时代

几人恼羞成怒,意欲直接杀死老钱头了事,不想老钱头窝囊一辈子,临死时倒也勇敢,趁第一次爆炸的冲击波引起的动荡,解开了绳子,一把点燃了最后的炸药。
王向前跟随陈皓来到僻静处,陈皓脸色阴沉:“刚才雷书记找我谈话,问我是想留在晋阳,还是想回京城?”
王向前没要想到,刚才的一番对话,是他和陈皓之间最后一次对话。从此以后,他和陈皓再也没有见过一面。
迟迟没有进入公诉阶段的江刚一案,终于再次吸引了晋阳乃至西省百姓的眼球,公安机关正式宣布,经过调查取证,江刚除了涉嫌非法拘禁和强奸未遂之外,还涉嫌盗窃、侮辱尸体罪、危害公共安全罪等数项罪名,现在数罪并罚,一并提交到检察院,由检察院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
不怕有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三个河东狮肯定是受了高人指点,一下变成了有文化的流氓,分明就是要狠狠地打脸。
就在新闻发布会之后不久,不少人都发现了一个现象,常务副省长王向前突然之间就从所有媒体上消失了,不管是电视还是报纸,都没有关于王向前的只言片语的报道。
而在三个地市市委班子调整之中被闲置的几名市委领导,都是和当地煤老板来往过密的实权人物。
间接表明了官商勾结之战,已经上升到了全局。
7月,迎来了晋阳最热的季节,晋阳的政治气氛,也上升到了最热烈的时期。
……和_图_书
老钱头在井下的所作所为,自然无人知晓了,第二次塌方之后,他的尸体再次被沉到了泥潭之中,他三个儿媳不干了,到了抢险现场,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闹得工人不厌其烦,无奈说出了第二次塌方是人为制造的事故的事实。
一周后,省委宣布了三个地市市委领导班子的调整,陈皓外放到其中一个地市担任了市委常委、副市长。
倒不是雷治学真的完全屈服在夏想的压力之下,而是雷治学顺应大势,将以前提拔的部分亲信以闲置为由,躲过官商勾结大潮的最后清算。
以前陈皓对王向前总是笑眯眯的表情,今天一反常态,表情十分严肃,而且语气微有不恭之意,王向前的心再次下沉。
陈皓的外放是平静之中蕴含的第一重杀机,证明雷治学要和夏想紧密合作,要拿西省的官商勾结现象下猛药了。
王向前才回到办公室,就被雷治学一个电话叫到了省委书记办公室。一进门才发现,夏想也在。省委两大巨头同时现身,同时一脸严肃的表情,王向前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破灭了。
……
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陈皓其实本想回京,毕竟回京还好有照应一些,却没想到雷治学最终将他安排到了偏远的地市担任了副市长,虽然也是常委,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等雷治学离开西省之后,夏想主持了西省全面工作,他在西省将永无出头之日。
当一众记者听到三和_图_书女声泪俱下的控诉,指责江刚和王向前狼狈为奸制造矿难,并且王向前在发现了老钱头、老孙头和刘老倌的尸体后,为了毁尸灭迹,人为制造了第二次塌方事故,试图掩埋罪证,就是怕在井下发现更多不利的证据……所有人都震惊得目瞪口呆。
甚至……不少记者趁火打劫,暗中还拍了照片录了像。
更目瞪口呆的是王向前,他被三女围在中间,前进无路后退无门,对方又是泼皮无赖一般的人物,打不得骂不得,只能任由对方指着鼻子大骂。
王向前愕然呆立当场,不提刚才陈皓的拍肩膀之举是多么失礼,就是陈皓最后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就让他足够嗅到一场政治风暴的迅速逼近!
当天晚上,各大网络刊登新闻,标题直接就是说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向前就矿难事故的真相做出解释说明。
不等王向前说些什么,陈皓忽然伸手拍了拍王向前的肩膀:“王省长,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径直转身走了。
当然,仅凭三女一哭就能让王向前丢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国个别官员的脸皮之厚,长城都自叹不如,指望他们良心发现引咎辞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制造矿难的人安排好了一切,准备上井的时候,老钱头和老孙头心有默契,一起配合,偷跑到了井口,拦住了正准备上井的几人的退路。
刚刚在台上还大讲特讲事故真相的王向前,被三名泼妇围在中间,劈头盖和-图-书脸骂了一通不说,还吃了一嘴唾沫星子,堂堂的常务副省长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轰的一声巨响,老钱头、老孙头包括另外几名江刚的喽罗,一起被炸得粉身碎骨。
“向前同志,刘路招供了所有事实。”雷治学的开场白简洁有力,目光直视王向前的双眼,似乎在强烈暗示什么。
王向前人在官场多年,立刻心中一惊,猜测到了什么,快步上楼,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就在楼道被陈皓拦住了:“王省长,请过来一下。”
王向前后退了一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坐在了边上,没坐稳,又一下滑到了地上。
事实是,老钱头被人察觉到行踪后,对方将他挟持下井,准备将他活埋,一并算入矿难事故的死亡人数之中。到了井下老钱头才发现,已经有老孙头和刘老馆被抓了,他就知道,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听之下,三个儿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管他王向前是省委书记还是常务副省长,惹了她们,对不起,没完。
该死的警卫去了哪里?怎么还不把人拉走,非要让他把脸丢光不成?
一个月后,又有几个地市的市委班子进行了小幅的调整,如果不是政治灵通人士不会看出调整的深远用意所在——夏想的人在陆续上位,雷治学的人在明升暗降。
也正是老钱头拼死的举动,导致整个矿难事故的走向偏离了轨道,也彻底改变了王向前的命运。
他和陈皓的关系非同一http://m•hetushu•com般的密切,陈皓如此神态对他说话,绝对有大事发生。
和往常人人见到他都笑脸相迎并且点头致意不同的是,似乎转眼之间变了天,所有人见到他,都眼神躲闪,既不和他对视,更不和他打招呼,只是急急闪到一边,然后脚步匆匆离去,唯恐多停留一分就沾染了晦气一样。
谁是幕后黑手?联想到夏想第三次和第四次新闻发布会的表现,王向前恍然大悟,好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就是故意放他到台上,他越在台上说得天花乱坠,现在被打的耳光就越响亮。
江刚案件刚有眉目,中纪委就正式宣布了针对王向前职务犯罪的处理结果……西省,以江刚和王向前的双双落马,标志着全面进入了夏想时代。
西省的政治风暴,比所有人想象中来得更平静,但比猛烈更令人心悸的是,平静之中蕴含的杀机,更凌厉。
如果说江刚从西省首富的灯光之下,一下被扒光了衣服,沦落为强奸未遂犯已经够丢人了,那么王向前从坐在台上官面堂皇地大讲特讲事故真相,一转身就被三个女人在省委大院门口骂得狗血喷头,而且还是当着一帮记者的面儿,他的人,也直接就丢到了姥姥家。
再一看,他的警卫被老钱头的三个儿子,老孙子的两个儿子以及刘老倌的一儿一女死命地拦下,近身不得,王向前就知道,今天不好过关了。
第二天,各大报纸也陆续刊登了新闻发布会的内容,此次新闻,基本上全是一和图书字不差地照抄王向前的讲话,似乎记者们都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一样,都没有在新闻背后发表任何倾向性点评。
王向前费尽千辛万苦才挣脱了三个女人的包围,急急回到省委,正要怒不可遏地要求省委警卫处加强防范措施,以免再次发生类似事件,一进省委办公大楼,就觉得气氛不对。
对陈皓显而易见,是后者。
“……”王向前知道,他和陈皓关系过于密切的事情,被雷治学发现了,雷治学是想将陈皓外放了。中途外放秘书,要么是对秘书的破格提拔,要么是极度不信任的表现。
不出意外的话,江刚恐怕要在狱中度过余生了。
……其实王向前误会夏想了,夏想才不屑于用这种手段逼他现出原形,夏想有的是光明正大的方法,而且也早就准备好了炸药桶,随时就可以引爆,只不过没想到,老钱头虽一生默默无闻,但以最后一次悲壮的爆炸,炸开了西省灰蒙蒙的天空。
夏想补充了一句:“江刚也供出了矿难事故的全部真相,刚刚我和治学同志已经就此事指示省纪委,上报了中纪委。”
陈皓知道他走错了一步,受到了王向前事件的连累,但此时悔之晚矣。
王向前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想要暗示雷治学帮他一帮,念在过去的情谊上,替他向上面说几句好话,想了半天却想不出来雷治学在矿难事故上有什么牵连在内,他终于明白了,相比之下,他还是玩不过事事置身事外政治权术高明的雷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