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78章 一如当年

一家人欢聚一堂,眼见到了中午吃饭时间,王端杰就小心地说出了希望夏想到单城饭店赴宴的请求,夏想没说话,夏天成沉吟一下,替夏想答应了:“王书记盛情难却,不去不太好。”
夏天成大手一挥:“先回家,王书记和武市长既然来了,不到家里坐坐怎么行?”
夏想在乡亲们围绕之中,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才进了家门,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因为他清楚,或许从此以后,他再回家和乡亲一起握手交谈并且亲密无间的机会,不会再有了。
国家在机关事业和企业职工的退休金上的区别对待,埋下了冲突的隐患。夏想虽是一省之长,但目前却无能为力改变大方针政策,但他清楚的是,退休金制度必定要有大的调整,否则,养老问题将会拖垮中国几十年的经济建设的成就。
夏想又说:“入乡随俗,从现在起,我不是什么省长,我就是一个回家探亲的老百姓,怎么安排,就听家人的,由老爷子说了算。”
王端杰和武爱周以前来过夏家,当时只是匆匆逗留片刻,做做样子便离去,没有注意到夏家的家具、家电是怎样的陈旧,现在留心一看,不由感慨,夏省长有今天的成就,绝非偶然,谁能想象得到堂堂的省长父母,住在一间不足90平方米的房子里,而且家具和家电显然都有了十几年的历史。
一看来电,夏想忽然有一个强烈的预感,他的单城探亲之行,怕是不能平静和_图_书了。
“好,好。”王端杰和武爱周喜出望外。
王端杰和武爱周以为夏天成和张兰穿着一般,只是做给外人看看,真正坐在夏家的客厅,喝着夏家的淡茶,环视四周的装修,二人明白了许多。
但曹殊黧却如邻家女子一般温和,她落落大方和王端杰、武爱周打了招呼,又和张兰细声细语说了一气话,就和许宁坐到了里间,说笑一些妯娌之间的话题,浑然没有省长夫人的傲然。
王端杰就悄然向秘书使了一个眼色,秘书会意,起身到了一边,打电话给安排酒宴的负责人,要求降低标准,不要山珍海味,简单实用就好,酒也不要上茅台了,就上单城的丛台。
夏想只知道父母节俭,并不知道曹殊黧近年来先后给了父母几十万。父母本来不要,却拒绝不了曹殊黧的一片孝心,就收下了,却又暗中全部存了起来,存单留的是夏东的名字。
此时,整个小区都轰动了,差不多小区一半以上的住户纷纷走出家门,要一睹夏省长的风采。虽然众乡亲们都认识夏想几十年了,但在他们心目中,夏县长、夏区长和夏书记以及夏省长,不是同一个人,都想看看,担任了省长的夏想和以前市长时的夏想,到底有什么区别。
结果让众乡亲失望又欣慰的是,夏想还是夏想,依然风采不减当年,既没有增加几分官威,也没有胖上几分,更没有大腹便便和秃头顶,笑容亲切,态度和-图-书平易近人,还和当年一样,就是乡亲们眼中的夏天成家的老大。
夏想摆摆手:“行了,别说没用的话了,既然都来了,就一起到家里坐坐吧。”
对于夏想此次国庆回家,夏安看得比夏天成长远,他知道夏想之所以带领全家返回,而且还特意住上两天,是因为等十八大之后,夏想就有可能前进的步伐加快,他或许就再也没有和家人有几天团聚的休闲时光了。
到了单城饭店,王端杰察言观色,暗中留意夏想的脸色,见夏想的目光落在宴会之上的菜品之上,目光只是闪动之下,并无不快或不满,他的一颗心总算落到了实处。
这种幸福,比升迁的幸福更浓烈,比打败对手的兴奋更持久。
夏想的心情十分舒畅也无比放松,人在官场久了,亲情、友情和乡情似乎都遥远并且陌生了,现在放下一切事务,全身心回家探亲,和家人团聚,和乡亲亲近,他感受到的是久违的感动和幸福。
其实夏安是对比夏想才过于谦虚地评价了自己,以他的所作所为,按照现行官员的标准,他已经是难得的好官了。他为夏想的前途让路,其实是国家的损失。至少他在位的话,可以少让一名贪官借机坐在他的位置之上为害一方。
在古代,曹殊黧必然是郜命夫人的待遇!
家和万事兴,曹殊黧的温存和善良,淡然且从容,是曹永国和王于芬的言传身教。夏想的平民情怀和爱民如子,和图书以及对金钱的淡薄对名利的淡然,源自于夏天成和张兰的诚恳、节俭等传统美德。
潮水一般涌来的乡亲,让夏想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热情和真诚,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没有虚伪和偏见,也没有欲求和阴谋,只想和他打个招呼握个手。
有一对勤劳、节俭并且惜福的父母,是夏想最大的幸福。
工作了一辈子的父母,因为是企业职工的原因,每个月的退休金少得可怜。同样工龄的机关事业单位的退休职工,月收入至少是父母的一倍以上。
单城市几年来,书记和市长换了不少,每任书记和市长上任之初,都要到夏家拜访夏天成,夏天成虽然朴实无华,但见多了书记和市长,在淡然之中,也自有一股常人所不能及的淡定从容。
若是以前,夏想或许还会犹豫一下,但今天他却说到做到,既然前面说过要听夏天成的安排,他就说道:“好,就这么定了。”
“夏省长,您看今天的事情是我和爱周考虑不周,请您批评。”
夏安就非常珍惜和夏想在一起的两天时间。
人在官场,总有一些事情需要舍弃,既然夏想选择了更加广阔的天空,人生之中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事情,都要为大计让路,为心目中的蓝图让路。
王端杰猜对了,夏想见王端杰安排的饭菜实惠并且不浪费,总算对王端杰多了不少好感,也就肯定了王端杰的为人。
夏想更不知道的是,父母每个月加在一起30和图书00元的退休金,每个月只花1000元的生活费,每年要存2万元左右,说是要给夏东上大学之用。而且父母每年都要到郊县农村的田地里捡粮食,农民遗弃在地里的玉米,他们都会捡回来,然后一点点弄碎成玉米粒,磨了吃玉米面。
王端杰和武爱周如遇大赦一般,喜不自禁地急忙下车,一路小跑来到了夏想面前。
王端杰及时的举动,为他争取到了极高的印象分!
他知道,他的仕途必然要为夏想的光明大道让路,但他很欣慰,没有一丝怨言,本来他就厌烦了官场的勾心斗角,也自认不是担当大任的料。为官十几年来,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无功无过,没有贪污腐败,也没有丰功伟绩,不过还好,并没有因为失误而为国家造成重大损失。
没办法,人生总要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夏想志在远方,心系天下,就不能拘泥于自己的情绪而不能自拔。
王端杰喜出望外,急忙前面带路,一行四五辆汽车,浩浩荡荡地开往了单城饭店。
夏安特意从章程赶回了单城——本来他要值班,但得知夏想要回家,当即向市委请假返回——他现在已经坦然面对仕途之上的升迁和他命定的前程了,经过多年官场磨练的夏安也终于心安体胖了,身材微微发福,心境也宽阔了许多,看开看淡了许多事情。
回到家中,看到十几年不变的摆设,夏想微微感慨,父母过惯了节俭的日子,给他们再多的钱和-图-书他们也不会多花一分。这些年来,夏想只是将他的工资拿出一部分孝敬二老,二老却说什么也不肯要,说是他们有退休金,每个月1500元,两人加在一起将近3000元,足够花了。
落座之后,正要开宴时,夏想的电话意外响了。
不少人就心中嘀咕,原来省长也可以这样当。
“是,是,夏老爷子说了算。”王端杰一脸迫切地望向了夏天成。
曹殊黧从以前的市长千金到省委书记千金,现在又是国家领导人的千金,身份年年见涨,再有一个显赫的省长夫人的身份,更是让人羡慕她既生得好又嫁得好,作为女人,真正做到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夏安以前不敢相信夏想会是后备力量的人选,总觉得他的哥哥如果有朝一日会是国家最高领导人,感觉十分不真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夏想以36岁年纪担任省长之位,夏安再没有政治头脑也清楚地认识到,夏家终于要出伟人了。
是的,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亲哥哥用了伟人的称呼!
夏想和众乡亲一一握手,对所有热情洋溢的问好,一一回应,没有一丝省长的架子,平凡得就如夏天成家的大儿子,视街坊邻居为亲人一般。
今天夏想的一句话,让一辈子被人称为老夏或是老夏头的夏天成,第一次享受了只有一定地位的人才拥有的“老爷子”的称呼,夏天成笑得很开心很从容:“王书记和武市长是我的父母官,父母官说什么,我就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