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0章 连若菡的人情

“连……连姐姐,这,这,这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你还是收回去好了,真的谢谢你。”许宁语无伦次,确实吓着了。长这么大,她收过的最贵重的礼物不过3000元,就连她出嫁,父母赠送的嫁妆也不过3万元,何曾收过30万的礼物?
王端杰和武爱周在一旁默然无语中,心中却是感慨颇深。作为国内炙手可热的后备力量,国内最年轻的省长夏想,都以为会有怎样一个非同寻常的家庭,以及会有怎样一群高高在上的朋友,却不成想,不但和普通人家一样亲情浓烈,就连省委书记的千金曹殊黧和中组部部长的千金连若菡,也是如平常女子一般,二人不约而同地心想,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
夏天成架不住连若菡的一番好意,只好收下。夏想却是瞪了连若菡一眼,连若菡骗得过夏天成,骗不过他,那块表,少说也值3万多……美金!
夏天成的礼物是一块手表,夏天成不肯接受,嫌贵,连若菡就说:“不贵,才1000多美元,合人民币才6000多。”
一家人终于又开怀大笑了。
连若菡一开口,二人忙点头回应:“连总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连若菡却强行将钥匙塞到了许宁的手中:“夏想和殊黧不能常回家照顾二老,夏安和你在二老身边,你受累了,你有一辆车,也好多陪二老出去转转。”
“王书记、武市长……”连若菡从进来之后,只冲王端杰和武m•hetushu•com爱周点头示意之后,就并未理会二人,二人也不敢插话一句。若不是二人是高晋周一手提拔的嫡系,刚才的对话也不会让二人听到。
想想她的父母和夏想的父母都是世上最好的老人,正是因为双方二老的淡然,才让她和夏想从来没有因为家庭事务而生过气,想想有多少贪官被妻子一方的亲戚拉下了马,甚至还有被妻弟捅杀的官员,家和才能万事兴,确实是真理。
曹殊黧的泪水,是为夏天成和张兰认下了连若菡这个干女儿,以及连若菡从清冷如月回归到人间亲情而流下的感动之泪。
连若菡此来,不但带回了连夏和连心,她还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丰厚的礼物,连夏想也有。
曹殊黧的礼物是一套高级化妆品,价格是多少,连若菡没说,但以连若菡的实力,肯定价值不菲。
“好,我打算出资3000万在单城兴建一座可以容纳几百名孤寡老人的养老院,地点和人事安排由王书记和武市长定,我只有一个条件……”连若菡看向了夏天成和张兰,“请二老担任名誉院长。”
想起当年在坝县的初遇,曹殊黧也是感慨,二老一生朴实无华,却是最善良的老人,连若菡一世的孤单和忧伤都能让二老消融,遇到二老,也是连若菡莫大的神气。
但二人听到也就听到了,肯定都会牢牢管住自己的嘴巴,稍微泄漏半点不该说的话,就会前途难保。当然二人肯定和-图-书不会乱说,不提本身的政治素养,就是身为吴家一系的嫡系,也会自觉维护吴家的利益。
夏天成嘿嘿一笑:“只让你抱,不让我抱怎么行?你是她的干奶奶,我还是她的干爷爷呢!”
许宁一开始还对夏东、连夏和连心被夏天成、张兰过度喜爱而不喜,心想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她的孩子就没让二老这么疼爱过?
“没问题。”好事,天大的好事,可以和吴家建立更密切关系的投资是王端杰和武爱周求之不得的好事,二人当即拍板,“现在现场办公,马上敲定地点。”
夏天成也要伸手去逗连心,却被张兰一把打开他的手,嗔怪说道:“你的手粗得跟树皮一样,可不能碰我的心肝宝贝。”
但她很快就高兴得不知所以了,因为连若菡送了她一辆甲壳虫汽车。
正当众人都沉浸在人间的悲欢之中时,忽然,一声嘹亮的啼哭打破了微显凝重的气氛——连心或许是觉得她被忽视了,以高亢的抗议哭声来吸引众人的注意。
夏安有车,可以多为二老服务,许宁有车,也可以多陪二老出去散心。再者她能送车,也能收回,许宁收她大礼,就得更加孝敬二老。
夏想的礼物是一套西装——尽管夏想平常不爱穿西装,但身为省长,出席各项会议时,还必须穿西装——据说是什么名牌,一万多美金一套。还好,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商标都被处理了。
“我想在单城出资建成一家养和_图_书老院,不知道王书记和武市长是不是欢迎?”
张兰的礼物是一套家用医疗用具,考虑到老人年纪大了,容易高血压,连若菡就买了一套最好的家庭自备的量血压、血脂等用具,还配套送了一套健身器材,她希望夏天成和张兰健健康康地颐养天年。
夏想确实很幸福,因为随后连若菡又做出了一个更惊人的决定。
早年,连若菡曾经送夏安一辆车,现在又送了许宁一辆,在她豪爽大气的背后,其实也是用心良深。
“欢迎,当然欢迎。”有投资是好事,何况投资人是连若菡。
张兰立刻乐开了花,心里想,到底是一家人,不认生,再仔细端详,见连心眉眼有七分象夏想,更是乐不拢嘴了。
还是张兰心细,担心曹殊黧会因连若菡抢了风头而不开心,忙说:“若菡也是,怎么这么客气?这得花多少钱?还有殊黧也是,几年来零零碎碎也给家里拿了不少钱,你们两个闺女,让我怎么说你们好……”
连若菡的泪水,是世间最纯真的亲情之泪。
连若菡的到来,不仅让今天的家宴更加圆满,也让夏天成和张兰收获了意外之喜——不但名正言顺收获了一个干女儿,不又多了一个孙女,怎不喜出望外?二老好象一下年轻了十岁一样,一个抱着夏东和连夏,一个抱着连心,其乐融融。
连心不哭还好,一哭,就给了张兰抱她的理由,张兰早就想看看她的孙女了——尽管夏想不会承认,连若菡不和图书会明说,曹殊黧也假装不知,但张兰还能看不出来连若菡是夏想身后人的事实?
夏想的泪水,是对连若菡终于弥补了童年的缺憾而流下的欣慰之泪。
其实夏想不知道的是,连若菡想买一块10万美元的表送给夏天成,后来想想怕夏想骂她,就只好买了3万多的一块,还心里不踏实,总觉得礼物太轻了。
连若菡还想再送夏天成一辆汽车,后来一想还是没敢买,一是老人年纪大了,开车不安全,二是怕太招摇了,还有她虽然在夏想面前总耍小性子,其实也怕夏想批评她。
连若菡一个心血来潮的决定,为夏想开拓了全新的思路,让他对国内病得不轻的养老难题投去了关注的目光,或许以他现在的省长之位还不能决定什么国家的方针政策,但只要是进入了夏想视线的问题,就会成为夏想必然要解决的难题!
曹殊黧一点也不觉得连若菡的大手笔夺走了她的光芒,相反,她还真心为连若菡感到高兴,能送给家人礼物是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连若菡一直游离在家庭生活之外,夏家能让她有归属感,她也为她感到欣慰。
说来也怪,张兰一抱住连心,连心立刻止住了啼哭,睁大眼睛望向张兰,还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呀呀地想要抓住什么,抓了几把,忽然又咯咯地笑了。
许宁不傻,自然听得清楚夏想话里话外的含义,她不好意思地接过了钥匙,重重地点头:“我记下了,哥,我以后一定好好孝敬二老,http://m.hetushu.com万一哪里惹了二老不高兴,我不但没脸见你,也没脸见若菡姐了。”
夏想才知道曹殊黧背着他给家里送钱了,不由暗暗握了握曹殊黧的手,心中一阵温暖。只听说背着丈夫向娘家送钱的妻子,没见过背着丈夫给婆家送钱的老婆。
“在,在。”
曹殊黧脸上洋溢着光彩,幸福地看了夏想一眼,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含义就是——怎么样,你就幸福吧,你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
和别人相比,许宁的礼物最显眼也最昂贵,是一辆价值30多万的甲壳虫汽车——当然是人民币——当连若菡将车钥匙交给许宁的一瞬间,许宁一下惊呼一声,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过了半天才惊醒过来,一下感动得热泪盈眶。
但她有心就成了。
夏天成和张兰对视一眼,都无比惊讶,连若菡得有多少钱,一出手就是一辆汽车,太吓人了。二老有心开口拒绝连若菡的好意,夏想却说话了:“许宁,若菡送你汽车,你就收下吧。不过要记住,若菡是二老的干女儿,二老的幸福,就是让若菡最开心的事情。”
虽然夏安也有了一个女儿,但对老人来讲,儿孙满堂才是人间最大的幸福。
大厅之内,王端杰和武爱周也是默然无语,心中回荡着久违的感动。
连若菡却不知道,夏天成和张兰每天出去散步,又经常到田地劳动,身体健康得很,哪里用得着健身器材。
夏安的礼物也是一套西装,和夏想的同品牌,自然也价值不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