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5章 要走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

“好了,都坐下喝茶,难得今天聚得这么齐,我就提个建议,不管有天大的事情,谁都不许提前走,一定要将聚会进行到底。”曹永国及时发话,以主人的身份打破了场中充满了回忆的气氛。
中国人一向含蓄,不喜欢过于直接地表露情感,人与人之间的见面,顶多就是握握手,但李丁山心情激荡之下,当着众人之面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向前一步给了夏想一个拥抱。
宋朝度内心从未对人透露的秘密是他在当年被高成松打压得最严重之时,在他坚强的背后,其实只差一点就放弃了希望,如果不是遇到夏想,他真不敢想象现在的他会是什么模样!
国内几代领导人中,如夏想一样在还没有问鼎之时就拥有了足够影响政局的自有实力者,仅此一人而已。
宋朝度笑着说:“说实话,不要紧,既然来到了家里,就没有外人。”
夏想也用力抱了抱李丁山,感受到李丁山瘦削的肩膀,他鼻子一酸,往事历历,转眼间十几年的岁月呼啸而过,从最初从燕市出发,再到坝县的历程,以及其后在燕市的种种,只要在李丁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对他的照顾和关怀,从来都是不计成本不顾后果。
宋朝度哈哈一笑:“说得是,我们讨论得再热烈也没用,要听听夏想对自己的安排。”
前者厚积薄发,后者循序渐进,两者不分高下,各有优劣。
燕市呀燕市,曾经留和_图_书给了他多少痛苦和心伤,也给他带来了多少希望和快乐。他由最初对夏想的极度不信任到慢慢接受,再到对夏想的极度信任,到底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只有他自己心里有数。当他被高成松打压得抬不起头,在他坚强的外表之下,心中是怎样的一片衰败,甚至他已经心生绝望……忽然就遇到了横空出世的夏想。
曹永国笑而不语,只是对众人关心夏想的成长,为夏想下一步出谋划策大为欣慰。
曹永国也说:“夏想,在座的都是关心你的长辈,你摆正态度。”
“南下……岭南?”宋朝度也吃惊不小,夏想一脸笃定的样子,似乎又布了一个什么大局一样,他就立刻猜测到了什么,夏想是想走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不是表面上的与众不同,而是真真正正的与众不同。
曹永国的眼睛也微微温润了,他知道官场中人轻易不会流露感情,在官场久了,面孔僵化了,情感压抑了,表情死板了,心情麻木了,今天,不管是叶石生的感慨还是胡增周的心声,或是李丁山的真情一抱,都是围绕夏想为中心,都是夏想带给了大家希望和感动。
叶石生讶然问道:“出了西省去哪里?进京?”
男人之间的拥抱,代表的是深深的信任和理解,是十几年不变的友情,是真心的碰撞,也是肝胆相照的情谊!
后备力量的道路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在地方历练到足够的和-图-书资历,然后直入中枢成为常委,一步登天,如当年的总书记。一种是在地方上历练到一定程度,然后入局,担任一届政治局委员之后再入常。
陈风一开始并没有介入讨论,等几乎每人都发表了意见之后,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都有道理,但话又说回来,夏想到底想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还得由他自己说了算。我们得听听他的意见,他不是小孩子了,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宋朝度一把抱住夏想和李丁山的肩膀,说道:“丁山、夏想,我一直当你们是最我良师益友,是我的人生的路灯。”
夏想的出现,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战胜高成松的希望,而且还真的和他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举扳倒了高成松,可以说没有夏想,就没有他宋朝度的今天。
李丁山摇头:“我倒认为,夏想再在地方上熬资历已经意义不大了,现在他的眼光和魄力已经可以就宏观调控问题做出准确的判断,我觉得等雷治学进京之后,夏想就在西省担任省委书记,一两年后进京。”
宋朝度猜对了夏想,夏想确实要走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他希望多一些地方上的经历,在进京从事高屋建瓴的工作之前,更深入地了解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现状,切身体会经济转型和政治改革之中的阵痛,如此,他才能切准国家的脉搏,才能为问鼎以后的大计,准备好万全之策!
在座之中,宋朝度即将迈入国家领导人行列hetushu.com,身份最高。叶石生其次,叶石生虽然已经退下,但官场之上级别排序不因是否在位而废,只不过几人都相识数年乃至十数年,今天又是一次私人的聚会,就没再讲究官场规则,随意而坐,随意发言。
夏想摇头:“应该不是,估计会南下。”
宋朝度轻易不会在人前流露情感,他的冷面宋的外号不是白叫,确实自我情绪控制能力极高,在人前永远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但今天,在夏想和李丁山之间真情流露的一瞬间,他的眼睛温润了。
宋朝度虽然是冷面宋,但越是冷面的人,往往内心越热,只不过他不善于或不习惯在人前表达罢了。不过今天他却失控了,面对夏想和李丁山的真心一抱,他压抑已久的情感也不可抑制地发作了。
叶石生并不赞成李丁山的思路:“我还是比较倾向朝度的说法,但要补充一点,夏想最好有直辖市任上的经历。”
宋朝度一关机,所有人都纷纷效仿,都将手机关掉。一屋子的人,除了方进江之外,个个都是省部级高官,都是国内的重量级人物,现在却都放下了伪装,以坦诚之心和真实的一面,喝茶聊天,欢声笑语,畅谈过去、现在和未来。
话才说完,就引得众人一阵哄笑,今天都放下了伪装,都不再板着面孔说官话套话,夏想反倒打起了官腔,在座都是他的长辈,不骂他就不错了。
夏想嘿嘿一笑:“好,好,摆正态度,一定和-图-书要摆正态度。”他喝了一口茶,才又抬头说道,“其实我本想在西省干满十年,但在一件事情之后,我在西省的任期肯定会缩短,初步估计,5年之内,我必出西省。”
各位都是曾经或是还在官场之上呼风唤雨的人物,如今都卸下了伪装,谈天说地,大笑出声,曹家并不太大的客厅,就成了欢乐的海洋。
“南方,不仅仅只有岭南,还有山城。”夏想答道。
也就是夏想,换了别人,谁也不可能自己安排自己的前途,平心而论,夏想也不能。但若根据实际情况而言,夏想又在一定程度上有左右自己下一步的能力,他身为家族势力核心力量的优势,让他在成为后备力量之初,就成长为了一颗参天大树,让几次意欲将他连根拔起的保守势力也无法得手。
夏想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很谦虚很随和地笑道:“我怎么可能自己安排自己?我坚决服从党中央的安排。”
叶石生的提议,等于是综合了总书记和关远曲的经历,确保夏想执政经验丰富,资历足够。
十几年的友情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兴衰,成就了一段可以流传的佳话,如果说在夏想初进官场之时直到今天,有谁和他心无芥蒂,从来没有过互相猜疑和暗算,李丁山当为第一个。
“好。”宋朝度今天无比放松,大声叫好,“就这么说定了。”说着,他主动关了手机。
而现在的夏想,连同他身后的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在内,和_图_书已经成长为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或许无法决定国内的政治大气候,但影响局部的气候,已经不成问题了。
被亲情和温情包围的夏想,心中充满了温馨和感动。是的,一直以来他何尝不是视李丁山为亲人?
相比之下,夏想第七代接班人的身份更从容,也更提前敲定,未必就一定循例前进,或许可以先入局后入常,打好每一步的基础。
忆往昔,憧憬明天,说着说着不知是谁就将话题引到了夏想的身上,胡增周就问宋朝度:“宋书记,夏省长的路子怎么走才能最快最稳妥?”
而纵观总书记和关远曲两届,都是由省委书记任上一步入常,省却了中间入局的一步,算是平步青云。不出意外,古秋实也会走同样的道路,在十八大直接入常。
夏想不仅仅给曹家带来了希望,也给无数人带来了希望,曹永国就想,也希望夏想最终能为中国带来希望。
夏想深情地说了一句:“李叔叔,我也一直当你是我的亲叔叔一般。”
宋朝度的言外之意还是让夏想走总书记、关远曲之路,以惯例行进。
是的,宋朝度直到今天还清楚地记得夏想当时的横空出世带给他怎样的震惊,让他灰暗的天空忽然划过了一道耀眼的光芒。他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夏想从外围从侧面相助,他别说能够扳倒高成松了,不被高成松打击得一败涂地就不错了。
宋朝度微一沉思说道:“我希望他在西省干满10年,然后再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