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5章 由小及大

老人姓王,是孤寡老人,前年老伴得了一场大病去世,花光了一辈子的积蓄,还欠了10万元的债。她是退休工人,一个人的退休金才1000元多点,一年省吃俭用连5000元都攒不下,10万元的债,她到死都还不清。
“领导,章市长来了。”唐天云汇报敲门进来,说道,“还有下马区委书记徐志强和区长魏其才。”
早在五六月份,燕市就开始全市范围内禁放烟花爆竹——国家召开历史性的会议本是好事,却上升到不敢让百姓放烟花爆竹的杯弓蛇影的地步,着实可笑——同时,还在全市范围内收缴仿真手枪,暗中清查社会闲散人员,力保燕市不发生任何可以扰乱十八召开的大小事件。
只是让章国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计划还没有得以实施,夏想就偶遇了一件七旬老人跳河事件,并且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夏想此时也没有意识到,老人跳河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后果,他只是知道,下马区肯定采取了一系列的防范措施,防止上访户、钉子户、三无人员和社会盲流乱跑乱说,不止是因为下马区有一场盛会的召开,还因为十八大召开在即,燕市作为京城的南大门,早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打他!”
话未说完,宋立手一提一送,当即就将房周字摔了一个跟头出去。
老人的话还未说完,夏想就已经流下了眼泪,是同情之泪,也是忧国忧民的省长之泪。
房周字的手刚伸www•hetushu.com出,宋立就出手了,一闪身挡在夏想面前,一伸手就拿住了房周字的手,冷冷说道:“保持距离!”
在送老人去医院的路上,夏想了解到了老人自杀的原因。如果不是他亲耳听到,他还真不敢相信下马区会有这么悲惨的事情发生。
房周字才参加工作不久,眼力不够,没看出宋立的身手是什么级别的警卫,手被捏住,疼得直叫:“放手,快放手!你他妈的弄疼我了……”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走马换将是常态,但有一点不同寻常的是,燕市在于繁然走后,夏想的影响力有所下降,直接的后果就是下马区新任区委书记和区长全是保守势力的人。
现任区委书记徐志强和区长魏其才,全是陆儒的亲信。
夏想一问,房周字眼睛一瞪:“你是哪个单位的?请出示证件。”
辛苦工作了一辈子,老伴只得了一场病,就房子没了,养老金没了,人生的希望,全没了。
王老太是一个要强的人,每天只吃馒头和咸菜,顶多到菜市场捡点菜叶,租住在一间四面透风的平房之中——原来的房子为了治病卖掉了——每个月的生活费降到了最低,顶多花上200元,这样每个月可以还款800元,希望在她的有生之年可以多还一些。
包括章国伟。
下马区自从江天走后,在经过长达十几年的夏想其及后来者治理之后,终于全面移交到了另外一方势力的手中,而且恰恰m.hetushu.com还是保守势力。
人群的情绪一点就燃烧了,估计也是平常对房周字印象不好,有人指名道姓要打房周字,话音刚落,人群一哄而上,有人上前就朝倒在地上的房周字的脸上踢了一脚。
陆儒作为保守势力在燕市最长远的布局,在燕市十几年后,终于坐上了市委书记的宝座,自然要大力扶植自己的亲信上台。在下马区的区委班子任命上,市委常委会讨论时,曾经一度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终陆儒还是力排众议,让自己的人坐上了一二把手的位置,强势和霸道的做法,令许多人不满。
不过章国伟也不会甘心失败,虽然陆儒是班长,他好歹也是副班长,再说他政治斗争经验丰富,也不怕和陆儒较量,反而很乐意和陆儒你来我往地明争暗斗。
小警察名叫房周字,名字很雅,其实是一个愣头青,仗着有点背景有点后台,在下马区目空一切,甚至连当年下马区的公安一哥历飞也不放在眼里,也是,他的姨夫是区长魏其才。
围观的群众怒了。
政治之上向来讲究平衡,但在平衡之中也稍有侧重,总要有一方占据主导优势。现在下马区的班子配备上,就是陆儒一方优势明显,章国伟处在下风。
下马区现任区委书记和区长,都不是夏想的人。
房周字说话就说话好了,或许是职业习惯,又或许是在下马区横行惯了,向前一步,又一伸手……夏想可是堂堂的省长,不是什么一般的厅和-图-书级干部,不是什么人物都可以近距离接近。
年轻时,青春奉献给了上山下乡,年老时,为国家工作了一辈子,却连一个感冒都病不起,她活着还有什么用?老人没有拿药,心里一片绝望,既然活着是煎熬,不如一死了之。
在房周字的惨叫声中,夏想一行带上跳河的老人,悄然离开了现场。夏想走后,大概过了几分钟,唐天云才悄然离开了现场。离开时,他还特意看了看手机,满意地点了点头。
章国伟现任燕市市长,经过在燕市几年的经营,终于打开了局面,但还是被保守一派的市委书记陆儒牵制,好在燕市市委班子中还有江天等人和他联手,不至于被保守一系完全掌控了大局。
夏想所以才会对小警察有此一问。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敢对夏书记无礼,打他。”
而且还是天大的好机会。
江天……也是夏想身后最庞大最隐蔽的政治班底之一,当然,章国伟也是。
下马区自从江天走后——江天现任燕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区委书记和区长都换了人。
老人就选择下马河夕阳最美的时刻跳河,随便死后尸体怎么处理,反正她付不起火葬费,买不起骨灰盒,更买不起一块天价墓地。
不过章国伟也没有轻易让步,在区委班子的组成上,接连提名了几个自己的人选,包括历飞。
和夏想的眼泪相比,付先先的眼泪更是肆意汪洋,是切身体会到人间冷暖的悲痛之泪。如果说之前和图书她怜惜卫辛的病情要建造公益医院,是基于友情,那么现在她被老人的悲惨经历震动,第一次对人间疾苦有了最真实的认识。
最后老人苦苦哀求医生,她只是感冒发烧头疼,只想拿最便宜的药。医生很不耐烦地开了一个药方给老人,老人扶着腰,一步步来到药房,递上单子,里面的人冷冷地说出一个数字:“50元。”
老人常年的营养不良,终于病倒了,实在支撑不住才去了医院。医生上来就要求她化验、拍片,甚至还要她做全身核磁共振,吓得老人差点没当场晕倒,按医生说的全套做下来,没有三五千下不来,老人身上只有区区十几元!
好在燕市还有一人是夏想的嫡系——章国伟。
燕市市委班子之中,江天现任常务副市长,不出意料,几年后章国伟担任市委书记的话,江天将会顺势接任市长。作为陈风的秘书,江天在陈风离开燕省多年还能保持了强势的上升趋势,除了与他个人的能力不无关系之外,同时,不为人所知的是,江天自己明白,大部分还是得自于夏想的相助。
老人绝望了,她连一个感冒都病不起,连一个烧都发不起,想想以前拿一个几分钱的药片就可以治好的感冒,怎么到现在打个喷嚏都要50元?
陆儒性子偏软,阳谋有余而阴谋不足,偏偏章国伟生性好斗,手段层出不穷,他又不如夏想一般讲究策略和手法,甚至有时候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陆儒虽然是省委常委,又是书记,表面和*图*书上处处压章国伟一头,实际上也被章国伟折腾得疲惫不堪。
章国伟咽不下下马区的恶气,在他看来,下马区是夏省长的发迹之地,就到他的任上落入到了保守一系的手中,是他无能的表现,他说什么也要夺回下马区,不让夏省长小瞧了他。
历飞在下马区一直在公安系统打转,此次在章国伟的力荐下,终于得以迈出公安系统,担任了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算是迈进了一条宽阔大道。
在章国伟的心中,一场关于下马区的保卫战刚刚有了雏形,就听说下马区将要召开一次意义重大的盛会,他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好,都来了,夏想微一点头:“先让国伟进来,徐志强和魏其才……先等等再说。”
盛会还未召开,先来一盘凉盘。
有了带头者,后面的人就无所畏惧了,纷纷拳打脚踢,打得房周字哭爹喊娘,连滚带爬。可惜爬也逃不走,坏事做尽的人,总会有遭到报应的一天。
和房周字一起来的还有几个警察,一见房周字被打,都怒了,上来就要动手。卢义见状,向前一步和宋立呈并肩之势,准备和宋立一起出手收拾几个不成器的小警察,不想不等他们动手,就突发意外。
“打房周字这个败类!”
没有夏想明里暗里的提携,江天在燕市的升迁之路,恐怕会止步于副厅级,哪里有现在身为燕市常务副市长的风光?陈风在燕市的影响力已经不复存在,只依靠陈风的余威,江天恐怕下马区一任之后,就会退居二线了。